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云龙:今夜无眠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6日 转载)
    
    
    

    我坐在桌前开始写这些文字的时间是2014年6月3日晚11时。
    
    早就知道这将是个无眠之夜——在这个夜晚能够安然入睡的人,要末有非人的铁石心肠,要末有不可救药的遗忘症,或者昏昏噩噩,对自己生活的时代和国度一无所知。
    
    一天来的遭遇使我更加不能走向卧榻。
    
    这几天的情况就有点异常,小区的物业管理员一连几天来敲门,说是接到电话,说我家的电灯坏了。我告诉他,电灯没坏,我家也没人打过电话。他看了看我,说声对不起就走了。今天中午是我女儿开的门,他向屋里张望着,干脆问:“你父亲在家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才走了。
    
    我明白,这大概是打前站的。
    
    下午三点多钟,门又被敲响了,一开门涌进了十几个人,有派出所的警察,便衣的公安,还有挂着文化市场执法胸章的官员,其中有人端着相机进门就开始拍照。他们说:“接到举报,说你这里有非法出版物,我们奉命来执法检查。”
    
    他们直奔我的书房,有人翻检书架,有人打开电脑。他们发现电脑的页面上有一篇文章《二十五周年了》,如获至宝,问我是哪里来的,我告诉他们是从网上下载的。
    
    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从我的书架上他们挑出了十几本书,说这是我拥有非法出版物的证据,然后填写了一张《证据先行登记保存清单》,说这些物证他们要带走去检查。列入清单的共十三本书,其中《刘宾雁时代》三本,《刘宾雁纪念文集》两本,《人权年鉴》一本,《告别阳光》一本,《藏土出中国》一本,《我不是罪人》一本,《中国没有明天》一本,《微风巨浪》一本,《陈毅是个好同志吗》一本,《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本,共十三本。他们说这些都是境外出版物,我拥有这些书是违法的。
    
    检查完毕,他们抱走了“物证”,还要求我跟他们走,说是要录取口供。我问:“是什么法律程序?是传讯、逮捕、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他们说都不是,就是找个地方做个调查。于是我就穿好外出的服装,告别了妻子女儿——她们很平静,只是问带走我的人:如果我不回来了,她们可以到哪里去了解我的下落。
    
    我上了他们的车。车子一直开到当地派出所,他们在那里就开始了“调查”。
    
    我先问了一个问题:“据我所知,文化市场稽查有权对非法出版物的销售、流通环节进行稽查,但是,你们有权进入每个居民的家中进行搜查吗?一个人如果没有经营、贩卖非法出版物和境外出版物,仅仅是个读者,难道就涉嫌违法吗?”
    
    此次行动的执法人陈亚军回答:“我们是无权入户到居民家中搜查非法出版物的。但是此次行动是配合公安局的,他们是有权入户搜查的。而公安局是得到了举报的。”
    
    “调查”的重点集中到《刘宾雁时代》。他们问:“你是此书的作者吗?”我回答说:“是的。作为一个公民,我有写作的自由。我写的作品也应当有出版的自由——鉴于这里有严格的出版审查制度,我有权到可以自由出版的地方去出版,这难道是违法的吗?”
    
    他们问:“你是从什么渠道得到这三本书的?”
    
    我回答:“根据出版合同,出版社在出书后要免费赠送作者三本样书。这是出版社寄来的样书。”
    
    他们问我写作这本书的动机。
    
    我回答:刘宾雁是当代中国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一个伟大的作家和记者,为他写传记是历史的责任;同时,因为我也是个记者,还是刘宾雁的亲戚,更有责任来完成这个任务。
    
    他们问起其他十本书的来源。我回答:“《刘宾雁纪念文集》是刘公的家属送给我作为写作的参考资料,其他几本书是朋友赠送的读物。这里完全没有经营行为。至于这些境外出版的书是如何进来的,我无从知道,也无法回答。”
    
    有个人问我:“你不知道这些书是违禁的吗?”
    
    我回答:“对我来说,读书没有禁区。我什么书都读,当然,这不意味着读什么书就同意什么书的观点。例如,我读过毛选,但并不是毛泽东主义者;《我的奋斗》我也读过,但并没有成为希特勒的门徒。作为一个作者,我当然有自己的思想观点,但我不会要求别人一定赞同我的思想。比如《刘宾雁时代》,你们可以拿去看看,至于你们同意不同意书中的思想,你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我也愿意听听你们的不同意见。”
    
    问询、笔录、签字、按指印……一套程序完成,天已经黑了。当我回到家中时,家中的小狗热烈的欢迎我,好像我已经多日没有回来一样。而妻子和女儿平静地让我自己去吃晚饭,关于这件事她们一句也没有问。
    
    是的,无需解释,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前几天从河南传来消息,于世文、陈卫、邵晟东等九位朋友都进到铁窗下了,妻子和女儿都知道我也该做好准备了。
    
    当我又回到书房中,整理着凌乱的书架时,晚风起了,天边亮起了几个闪电。
    
    写完这几行字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今年的六月四日已经来临了。
    
    噢,我记得,二十五年前,此时北京城里枪声正紧……
    
    
    作者简介:60年代的北大中文系高材生、“北大第一名嘴”,70年代的“現行反革命分子”、死牢囚徒,80年代“黃河漂流”發起人、主持人;90年代河南大河報系元老、在河南報業集團享有巨大聲譽,被官方主流媒體稱為“怪人”、“狂人”,被同仁們尊為“馬老爺子”;本世紀前十年,因報導真相被撤職或變相撤職四次,成為體制外的異議知識分子、中國社會邊緣人。前几年成為《南方人物周刊》人物。曾受邀演講中國新聞狀況話題時,首次將紀念賓雁的長詩錄影《中國的大雁、中國的十字架》在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公開播放,並開講劉賓雁其人。2013年出版的《劉賓雁時代》一书的作者。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400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滕彪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金光鸿香港独立,诸夏独立,中华分疆裂土而治势在必行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独往独来江泽民栗战书王岐山纽时曝元老如何被“腐化”
  • 苏明张健评论保政权的习蠢货自身难保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鬱悶
  • 少不丁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胥志义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 非智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曾节明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教会,我的真正教会,要用肚子爬行了。
  • 谢选骏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在十一前后做了什么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在台协会主席: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 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街头遭铁锤袭击送医急救
  • 美国谴责中国当局干扰基督徒婚礼葬礼
  • 法为缩减排碳量抽选150民众组气候公约工作小组
  • 北京对美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愤怒威胁反制
  • 韩国访日客锐减日本不慌 中国人足以填补
  • 知道什么是反抗灭绝运动吗?
  • 艺术品市场遭遇英国脱欧:是危机也是机遇
  • 土叙边境混乱局势引发圣战分子东山再起的担忧
  • 林郑施政报告被抗议中断 不回应政治诉求恐难脱困
  • 安倍表示可与参加天皇即位庆典的韩总理会谈
  • 民调:大部分港人指反蒙面法无效 促警队大改组
  • 向港医管局开刀 中央官媒反被斥营造白色恐怖
  • IMF:全球经济增长撞上了关税这堵墙
  • NBA巨星詹姆斯批莫雷挺港在美引发怒火
  • 陆隐形资金大出逃 据指1312亿美元被搬到海外
  • 美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