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伯炎:驳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5日 转载)
    毛泽东之贪,是窃得党权图到政权,以贪到国家示范,他的党徒,谁不是学他,以权谋财,以权谋色,以权谋子孙幸福。毛泽东是大手笔大贪,党徒们相对于他,都不过是小手笔,似乎应属小贪,但这些小于毛泽东之贪官,随便抓一个都富可敌国,超过历史中的严嵩、和珅了。有人还说老毛建国有功,岂不功在贪官吗?功在他建政权由专制到极权,这绝对权力才绝对繁殖蛹蛆般繁荣的贪腐,虎狼式的苛政。当前反腐,不从制度变革入手,不挖毛始皇这腐败的老根,就只能把宫廷权斗的老戏演完,中国的人肉宴席,胜利者与不倒翁一们照旧饕餮,不断地在庆祝党国反腐胜利中,肆无忌惮地腐败下去,直到有一天亡党易帜。
    毛泽东统治中国27年,至今,已隔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朝。但前朝远去了,还有诗在写:“冷冷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遗民闲话,今天,就仍有:嚣嚣恶世风,虎狼尽英雄。白头翁媪在,闲坐说毛公。毛泽东这号人物,文革后审“四人帮”时,把他也拉下了神坛。轮到该清算他的时候,邓小平怕自己也分一股账领一份罪,因毛的众多坏事恶事,他都是副手与助手。邓说毛的定论,让下一代来做,这一拖延,似乎毛的负面被模糊了,却尘埃落定,真像更加毕露。
    

    显然,他们给老毛在《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定》是在敷衍毛,就是给他三七开的隐恶粗糙结算,党内有大批老干部,也是不服的。可是,敷衍者认为弄个决定,就可止住当时的议论与声讨了。
    
    但是,打倒再复出的他们,最怨恨毛的,仍限于文革10年,被打成走资派受辱,若讲文革前17年,他们就同邓小平一样,谁不是毛的助手与下手呢?毛的大跃进大炼钢铁与公社化造的滥账,他们都有一股,更别说“一化三改造”及统购统销对生产力的破坏了。因此,清算毛,就仍有清算到他们身上之虞,毛暴政饿死3千多万人,没有他们的拥毛三面红旗,哪里会在和平时期中国,让这么多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数呢。于是,文革10年,否定了,文革前17年,仍捂着,由伟光正罩着,便有今天毛粉们来再造毛神的空间,及无知者来胡说乱编毛的余地了。
    
    秦暴政毛暴政是后世大批判题目
    
    当年,毛在世威镇天下时,议论他就叫“恶攻罪”。有呼口号失误了,被杀头的。仍吓不住封不住百姓的口。那时,仍有人藏被窝悄悄说他,或在厨间饭桌上低语他。文革的牢狱超地狱了,我还见少年劳教犯在门上写反标咒他。他死后,尤其是公审他老婆等四人帮时,便可以公开说他了,放胆说他了。不仅有人以“五人帮”说他。“四人帮”一打倒,便有用“伤痕”在小说中控诉他,还有知情老干部在会议上媒体上批他了,习仲勋就评毛的成功在于愚民和利用愚民。海外学者芦笛著书,以《治国白痴毛泽东》评他哩!毛在世时,他从孔夫子批到林彪,从胡适批到胡风,从司徒雷登批到赫鲁晓夫,文革中的科盲还批到爱因斯坦。除了秦始皇与商鞅韩非,古今中外,不遭毛泽东批的,很少。都是妄批乱判。当历史复原真象后,能不反批毛泽东吗?何况他27年暴政,留下太多批判的题目。两千年前秦暴政,还在批,批毛,同样是百年、千年话题!
    
    反党成功者唯毛泽东
    
    笔者有17年经历蒋朝代,毛朝代27年,也全经历了。装了一肚子历史,还在反蒋潮流与拥毛热流中,激情参与并体悟思考过。退休下来,也就有闲坐说毛公的话题与资料了。能窝在心里不说,带进骨灰盒吗?
    
    老毛总说自己是马克思的信徒,他那小红书《语录》开篇就用马克斯装潢:“指导我们思想的埋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却又说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两千年前中国的秦始皇,与两千年后德国马克思,有什么瓜葛或思想相通?他真是马教信徒,那么,从苏俄取经归来的28个半布尔塞维克,如王明、博古、张闻天等,应都是马教的圣徒了,为何他尽视为仇敌,不断地打倒除净呢?而且,欧洲与苏联那些马教发源地的原教旨教徒,老毛除了以暴君斯大林为同志,凡是不同意他枪杆子出政权者,皆成了敌人。老毛真正的同志,应是秦始皇。还有未公开说的陈胜吴广朱元璋洪秀全等。他夺得党权与政权后,便以秦王嬴政的气呑六国的野心,要做第三世界盟主,将马克思政党,蜕化加异化为宗秦始皇的毛党。老毛一生在打倒反共与反颠覆共产的敌对分子。但真正反共颠覆共党成功者,唯毛泽东也。他用自已毛教篡改了马克思,他应是:打马克思旗反马克思的老手,他用共和国招牌,却全实行法西斯专制,他穿中山服做一言九鼎皇帝,他建的党国一体的怪胎政体:乃毛泽东将马教变毛教,共党变毛党,还变共和国为毛帝国,文革期间俨然是毛的党毛的国毛的天下了。党与国全化为毛的囊中之物。庄子说的“窃钩者,侏,窃国者,侯”毛泽东篡党窃国,比那些贪住房百多套,金子许多吨的军头,与贪多少千亿的常委,他才是中国第一大贪,听那些说毛时代清亷的瞎话,就既可笑又可悲了。国家主席刘少奇,他说只要动个小指头,就可把他打倒,还被害死,这国,已非中国,国家主席都是他的仆役,岂非成了嬴政那样秦国的毛国吗?照老子《道德经》里“大象无形”的话看,毛泽东岂不也大贪无形乎?
    
    毛泽东之贪,是窃得党权图到政权,以贪到国家示范,他的党徒,谁不是学他,以权谋财,以权谋色,以权谋子孙幸福。毛泽东是大手笔大贪,党徒们相对于他,都不过是小手笔,似乎应属小贪,但这些小于毛泽东之贪官,随便抓一个都富可敌国,超过历史中的严嵩、和珅了。有人还说老毛建国有功,岂不功在贪官吗?功在他建政权由专制到极权,这绝对权力才绝对繁殖蛹蛆般繁荣的贪腐,虎狼式的苛政。
    
    略具一点分辨是非的头脑,也明白这腐败之根,是老毛用权力垄断种的,再被邓小平坚持垄断,这腐根,在党国垄断的权贵市场中延伸恶化的。1952年。毛用“三反”“五反”运动反过腐,只煞了一下风,清了一下君侧。继之的“一化三改造”权力更全面垄断,就从制度上更孵化了腐败的泛滥。就是他讨好斯大林把百万军人去抗美援朝,他儿子在志愿军司令部监军,违犯军纪,被炸死,彭德怀赶回来向毛汇报,被挡在室外。主席与嫔妃仍在昼寝。气得彭老总骂:无产阶级也兴三宫六院吗?(见景希珍的《彭德怀回忆录》)彭总没读太平军史,天王府里的嫔妃盛过明后宫哩:毛泽东关门在中南海做皇帝,唐代风流的唐明皇腐败,还留下长生殿爱情,毛泽东在禁宫里腐败,只留下宫廷绯闻:如气得彭老总把他属下20军文工团,从中南海调出。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拿女明星上官云珠向老毛进贡,叫老毛霸占民妻,害得这江南女子在文革自杀。现在还传闻那首写“俏也不争春……她在丛中笑”的诗,实际是赐给上官云珠的。当年,害得郭沫若等去注解,亿万人去品藻,历史老人来打开封皮,却是以权谋色的一场悲剧,而老毛这类淫恶之事,从萧三说他在清水塘奸李立三老婆,到周恩来忍气吞声见干女儿孙维世披头散发从毛车厢跑出,毛泽东的革命史,伴之的还有一部淫恶史。无论今日的张宏良司马南等以千斤脂粉、百吨油漆去重塑毛泽东金身,都是徒劳,能抵御历史老人一层层剥画皮那复原真像的巨手吗?
    
    区别是以革命之名腐败和以改革名义腐败而已
    
    毛泽东打下江山,讲传统温良恭俭让的士绅尽除,持礼义亷耻的知识人受压。提倡知识分子工农化,实是弃文明化,学粗鄙化。从土改到文革,尽是阿Q那种流痞之徒跳上跳下,神气地唱“手执钢鞭把你打”毛泽东上神坛,阿Q们很神气。人家勤劳积蓄的产业,被这些游手好闲之徒以革命的名义占为己有。甚至,将有产者的妻女,分配给造反者。毛泽东这种劫夺式强盗贪腐,远比今天官吏们偷盗式的贪腐,更败坏人心与世风。难道老毛的文革大学,造反系打砸抢专业,不是土改大学抢抄杀专业的翻版吗?毛时代的前17年与文革10年,是一脉相承,今天共党偷盗式贪腐,又与毛时代抢劫式贪腐一脉相承。给毛时代打上“清廉”的印记,去欺骗年轻后生,也许能得逞;但在我这耄耋老汉面前,能不穿帮吗?
    
    毛时代是讲穷光荣,腐败都有一层朴素包裹着。邓时代以来,讲富阔气,就有一层骄奢外表。仅凭外表去区别两朝代,人家习近平也不同意,说前后30年是不能对立哩!因为,两时代都是权力与一切!权力和资源要垄断,还不许监督。绝对权力,必然绝对腐败。
    
    腐败的形式也有些同与不同
    
    当然,两个时代,有计划无市场,与强政府有市场,绝对公有与允许部份私有,物资匮乏与物资充足,就仍然使两个时代的贪污腐败,各具特色:
    
    毛时代因物资匮乏,(乃生产力被不断变革生产关系破坏)精神贿赂的腐败,远超过物资贿赂类腐败。这种贿赂还讲等级,例如:文化革命早请示晚汇报的祭神表忠活动,在贵州省的行礼如仪有:祝毛主席万寿无彊!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祝李再含主任比较健康!(李是省革委主任)权力者接受精神贿赂式的贪腐,不仅公开化礼仪化还等级制度化,名,公开贪得后,利,也就滚滚而来了呀。
    
    毛泽东这种万寿无彊的极权,给他的物质享受也是无限的。1960年,全国在百万千万地饿死人时,湖南湘潭以上亿元给毛主席建滴水岩行宫,仍在进行,清朝皇帝只有避暑山庄一个行宫,全国给老毛建了数十个行宫。有的还是防勃列日湼夫原子弹的地宫建在咸宁。老毛的行宫建在千万饿殍白骨上,这腐败还有谁能再超越?林彪称老毛是马列主义顶峰,实是有史以来贪腐的顶峰矣!给毛泽东与毛时代戴顶清廉帽子,不可气更可怒吗?
    
    再如贪官贪色,毛时代多以权谋色,现在贪官,既以权谋再加钱诱,今天的是公开养二奶小三。毛时代是悄悄地强奸诱奸。暴露了,还以腐蚀老干部判劳教掩盖。媒体不披露,是非被颠倒,不像今天邓玉娇受辱,网上一说,天下声讨。而毛时代,老毛发配千百万知青下乡,有多少邓玉姣在山野被基层权力者以权谋色受辱,多数是哑吧吃黄莲,不被人知,就掩盖了。能说毛时代的权力不为恶,这权力只邓时代才犯罪吗?阿克顿勋爵说: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权力在毛时代,人们吃饭的粮票、穿衣的布票乃至上学、就业全垄断在官吏手中,都由权力者把持分配,饿死3700万庶民,没饿死一个干部。可是国家规定的粮食定粮是平均的。从基层干部到上层,腐败在垄断的分配里就操作了。是牺牲几千万生命,去保几百万干部的命,这能称毛时代清廉吗?由那时多少级的干部有特供规定,延续到今天,已从中南海到县级,有特供基地,我居住城市的首脑机关,20多年前就不饮自来水,而改吃特供的峨眉山矿泉水了。仅特供这一件,也造成腐败的权力者没有治污染积极性,使中国成为普天之下莫非毛土党土后,又无净土了。
    
    当前反腐,不从制度变革入手,不挖毛始皇这腐败的老根,就只能把宫廷权斗的老戏演完,中国的人肉宴席,胜利者与不倒翁一们照旧饕餮,不断地在庆祝党国反腐胜利中,肆无忌惮地腐败下去,直到有一天亡党易帜。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420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伯炎: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曾伯炎:习近平说的正路和梦路都是逃路
·曾伯炎:台湾模式给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历史和现实都在打王小石的嘴巴/曾伯炎
·我看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曾伯炎
·曾伯炎:成龙的奴话
·周光直的黑色记忆/曾伯炎
·曾伯炎:我记忆中的成都“六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ABC神学的蔓延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疾病、健康
  •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 陈泱潮7.中国唯有【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才能为万世开太平
  • 曾节明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 姜维平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 谢选骏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 陈泱潮6.党天下和家天下一样寿命有限,不可能为万世开太平
  • 李芳敏144000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 陈泱潮總論5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论坛最新文章:
  • 潘基文率国际众名人参观韶山毛泽东故居引猜想
  • 超美又一例 胡润说最值钱新创公司在中国数量也超美
  • 法德在是否允许英国推迟脱欧日期上存在分歧
  • 外交暗战急 美大使呼吁北京松盯美国外交官
  • 威廉与哈利王子哥俩感情真的不好了?
  • 韩美关系败象? 美大使官邸遭亲平壤人越墙侵入
  • 台湾质疑港人杀港人为何香港不审
  •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 北京香山论坛官方鹰派学者警告:中国有能力摧毁美国
  • 卢浮宫举办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展
  • 智利:社会风潮骚乱酿7死 总统称进入交战状态
  • 加泰或再学香港反送中: 蒙面
  • 中国防长香山论坛 :解决台湾问题是国家最大利益
  • 贸易战蔓延 中国申请对美国24亿产品课加制裁
  • 英国议会今应再次表决脱欧协议
  • 欧洲央行行长更替 负利率政策是否延续引关注
  • 部分实现超美 中国富人多过美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