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随笔:戒严部队对救护车开枪让我想通了/陈炳傑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5日 来稿)
    文/陈炳傑 原标题:我的六四随笔 现标题为博讯编者所加
    
     前言:

    
    一直以来都想写这样一篇文章来说说自己对六四事件的感想,但一来有些史实我了解的并不深,作为一个1988年出生的人,贸然的写起来怕会闹笑话;二来,尽管我不愿意承认,甚至有些引以为耻,但事实是由于我的成长历程和环境,我的身上也不可避免的刻有“后六四时代”的绝大多数中国人身上的特征:恐惧,怯懦,丧失方向和信仰等等。这些特征在人们成长和受教育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形成,然后被刻在性格里慢慢固化成一种近乎本能的东西。因此每当我提笔撰文,尤其是想批判什么的时候,也会质问自己:难道你不是这些人之一,不是这个时代的一部分吗?所以这会让我很纠结是否要把一些东西写出来、发出去。
    
    但后来我慢慢想通了:正是因为我是“后六四时代”的一份子、我身上不可避免的有着那种种特征,我的思考、我的文字才显的有意义。因为与更年轻的后人或者纯粹的外人和旁观者相比,或许单纯的文字和影像信息对谁都是触手可及的,但每个人的心路历程却是截然不同的,而这,对于64这样的事件才是真正弥足珍贵的。
    
    六四事件对我的影响,概括起来其实就一句话:打破了以往我对道德底线的认知,进而促使我带着质疑的眼光去审视中共治下的一切。这听起来似乎有些极端,但很讽刺的是在当今中国这种处处充满谎言与斗争的社会背景下,这种过度的质疑反倒成了保持清醒、保持独立的人格和思想的必要条件。
    
    背景和题外话(略长,请酌情跳过):
    
    坦率地讲,说起六四,我最初是根本不了解也不在乎、甚至是站在六四的对立面,认为真的是偏激的学生要以暴动的形式无端的颠覆政权、祸害国家的。这种思想和我的成长与教育经历密切相关。我成长在一个典型的充满文革遗风的家庭里,多数亲人不是在49年后的种种运动、镇压和清洗之后被吓的噤若寒蝉,就是在经历了诸如文革、六四的洗礼之后,主动或者被迫违心的开启了“衷心拥护党的领导”的“五毛”和“申纪兰”模式。家父至今依然忠心耿耿的高举毛主席旗帜、处处拥护党的政策和领导,看新闻联播和各种抗日神剧时常能被党的伟大光荣和正确感动到老泪纵横;除此之外还经常乐此不疲的见机就向晚辈们介绍“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多么的困难”、“文革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以及“朝鲜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等等;但凡听见我们年轻人点评实事或者批评政府,立马便摆出真理部的姿态来严肃告诫我们“出了门可别这么说啊”、“你们这些年轻人看问题都不端正”之类云云。说实话,有时我都不得不对家父激情澎湃的“自干五”行为佩服的五体投地。而家里唯一一位有气节、有道德操守的老人,我的姥爷,已经在约10年前过世了。
    
    提起我的姥爷,我想起一件幼时的往事,放到这里我也觉得格外有代表性。
    
    我小时候在姥姥姥爷家长大,一直到上初中之前才回到父母身边。大概在刚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在新闻联播里看到老态龙钟的邓小平之后顺口问了姥姥一句:“邓小平将来也会死吗?他什么时候会死去?”我记不清当时为什会这么问了,好象是恰逢一个年长的亲戚刚刚过世,而那个亲戚比当时的邓小平年轻,于是我可能想当然的认为“老人都是在某个相同的年龄死去的”,才问了这个问题。当时我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有关政治的概念,甚至根本不知道邓小平为何人,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国家领导人,然后觉得为什么他那么老了还每天都出现在电视里。我至今还清晰的记着姥姥的反应,她瞬间变得严肃了,把我叫到跟前厉声数落我:“你这孩子怎么说话!以后不许这么说啊!你知道这要让别人听到,让警察听到会怎么样吗?你就会被他们用绳子绑起来带走!你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姥姥姥爷了!”当时的我着实被吓住了,尽管心里依旧充满了问号,但却深深的相信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说了一句天大的错话。
    
    后来我也问过姥姥为什么,但她不愿意解释,或者说按照她的思维模式也未必解释的清楚吧。随着我后来对我家人的了解,在这种问题上,她当时应该并不认为我的话只是一个孩子天真的疑问,而是自然而然的把我的话上纲上线到了“反抗、诅咒国家领导人”的层面了。以至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甚至继续发酵成了我们家内部的一个“政治事件”,姥姥但凡有机会就会和她的儿女和亲戚们(也就是我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等等)义愤填膺、添油加醋的说这件事,一边说还不忘一边数落我“你看这个孩子,太难管教了!这么小小年纪就说这种话!你将来怎么办!”之类云云。我当时年幼胆小,尽管心里充满着各种不解、愤怒、和委屈,也无力在一群开批斗会一样的大人面前争辩什么。只是后来想起这件事时意识到,这整件事对我来说可以算作认识中国的批斗和整人哲学的启蒙事件了。
    
    所以说到这里,对于了解中国社会现状的人来说应该不难想象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的孩子在学会自行判断是非之前,接受的都是些什么样迂腐、奴化的教育。不怕读者笑话,当年911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也是那群“拍手称快”的中国人中的一员,甚至还幸灾乐祸、振振有词的说:“美帝国主义活该!让它总是欺负我们中国!”当时我刚上初一。
    
    现在回想我对911事件幸灾乐祸这件事时已经想不起当时究竟是什么的心态所驱使的了,只是依稀记得那时的我产生这样的想法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因为我所接受的观念和信息就是顺着这个思路来的:历来都是外国欺负中国,我们的党从来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妈妈一直都在领导着祖国人民抵抗外部侵略,都是外国对不起我们;现在帝国主义依然亡我之心不死,因此才煽动我们国家里的坏人一起来搞破坏,中国的内忧外患依然深重,你们作为祖国的明天一定要分清敌我,坚持斗争。这些话不是我在今天以一个成人的视角去写的,而是小学时学校的教育和家庭的氛围给当时的我留下的自然而然的认知。尽管那时基本不懂这些话背后意味着什么,但这种受害者的姿态和所谓的爱国情绪却一点也不少。可笑的是,这段话其实放到今天拿来做讽刺也依然不过时,国内的五毛和那些无知的人至今也是这套论调。
    
    所以写到这里,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最初我对待六四事件是不了解也不在乎,甚至不是站在学生一方的”的了。
    
    我开始真正的读书和思考始于高中时候。因为高中之前的信息闭塞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我在初入高中之后遇到了一系列知识上和人际交往上的问题,甚至因此到了抑郁的程度。但是这些成长的困惑在迂腐的、并且“以压制和掩盖为处理任何问题的主要手段”的父母那里是得不到任何帮助的,所以我只能求助于网络和书籍。所幸的是,尽管父母并不乐于见到我读那些真正有利于思想启蒙的书籍,但碍于一些面子上的原因他们倒也没阻止,况且我人长大了,他们哄骗和压制起来也逐渐在脑力和体力上都感到力不从心。
    
    这里我不妨进一步解释一下这个“面子上的原因”。有着文革遗风的父母是出了名的爱尊严和爱面子的,为了做面子工程,他们甚至对金钱、亲情、友情等等都可以置之不顾,而“孩子喜欢读书”又是他们对外宣传、炮制他们教子有方的伟大形象的好素材。但是他们自己除了尽人皆知的四大名著和毛主席语录之类的洗脑书籍之外又没读过什么真正的书,所以他们在书籍的审查方面无论在智力和理解力上都显得捉襟见肘,再加上为了逃避日后在其他亲戚朋友面前被数落说“你怎么给你孩子看这种书”的可能性,他们便索性在我读书上网获取知识和信息的问题上完全放任不加干涉,然后对外声称“我儿子看的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书,我没有参与”。这样一来,既换得了开明父母的形象,又免去了“择书和教子无方”之嫌。这一切之所以不是我对父母心存偏见导致的妄加猜测,是因为在一些只有我与父母存在的场合中,他们私下里便不小心说了实话:“你的那些书啊,我都看了!都是胡说八道,你看就看吧!别跟着学!”我问:“既然你都看了,那么书里讲的什么?咱俩探讨一下为什么是胡说八道可以吗?”回答:“……,……怎么跟你爹/妈说话?”而至于网络,即便在今天他们也坚定的相信新闻联播中的论调,即网上充满了色情和反动的内容,“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就是被网络给教坏了”。
    
    就这样,自高中开始一直到本科阶段,随着知识的涉猎和社交逐渐变得广泛,以及参与和经历一些校内外琐碎的事情,我逐渐认识到中国社会中藏于种种谎言和粉饰背后的那些丑恶与扭曲。例如,高中时亲身经历的百度贴吧吧主争夺战,仅仅为了一个根本就没有实际权力吧主位置,几个学生、老师、和校领导甚至互相斗争到了以学业和事业相威胁的程度;还是高中时,曾亲眼见到一位一直以来凭能力取胜的化学老师在竞聘岗位时,因对手在教育局有着强大的后台而被一夜之间“贬为庶民”;本科时因参与校级科研项目而有幸目睹了教授、学生之间在科研经费和科研成果上的斗争和黑幕;以及后来女生浴室被偷拍,校领导掩盖事实并以学业相威胁;朋友保研厦大却遭学校恶意取消名额,被迫重新参加考研;出国后一个远在芝加哥读PhD的朋友突然得知其早年的学术论文被国内导师抄袭,最终维权未果;PX游行时“满城尽带武警”、夜幕来临之后的暴力清场、以及事后学校和社区的查访和“秋后算帐”……如此种种,不可谓罄竹难书。这大大小小每一次经历,都不断促使我对中国社会、乃至人性产生质问:这个时代、这里的人和事,还有着哪怕一丝的公平和正义吗?所有的那些礼义廉耻难道只是为了粉饰这些谎言和扭曲吗?很不幸,答案是肯定的。
    
    我的六四情节:
    
    我对六四事件的看法和观念的真正转变始于The Tank Man中戒严部队对救护车开枪的镜头。毫不避讳地说,这一幕对我来说是一个颠覆价值观、击穿我对道德底线的认知的trauma。我承认,“麻木”几乎是每个当代中国人都很难免疫的国民性,而我又因为经历并且看穿了前述的那些种种谎言与丑恶,因此我在看六四事件的图片、文字和短片的时候一直都很冷静,只是心想:“嗯,没什么,坦克、开枪清场也符合他们的逻辑。”所以整个过程中我也只是把六四当作一件普通的恶行来了解而已,尽管感情复杂,但并没有多大震撼。但当看到救护车遭到枪击、冒烟撞毁的时候,我愣住了:一直以来医生和呼啸的救护车在我心中都是如天使般救人于危难的,无论是有人因病、或受伤而危在旦夕的时候,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便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可是如今连救护车和医生也不放过,那子弹和枪声便是在赤裸裸地宣布:没有希望,更没有底线了。
    
    自那一刻起,仿佛我脑海中那个掌管善恶与道德底线的开关被重置了一样,我如梦初醒般意识到:我感受到的那些不公不义实在是太浅薄太低级了,它们只是后六四时代最浅层的表象而已,在这一切背后,整个执政党、甚至在这么多年来的教化中很多人的善恶与道德已经不仅是是非好坏三六九等了,而是根本荡然无存了。后来又有好多回忆和新的认知如潮水般在脑海里涌现,以至于让我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都感到“恶心”,并且几乎因此而质疑一切事物的真实性、近乎着魔的去挖掘事物背后的“真相”。那时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心里回响:我从小到大听到的、看到的、被灌输的一切是非曲直,有多少是粉饰与谎言;新闻里那些义正词严的伟大光荣与正确背后藏着多么扭曲甚至可怕的人性与逻辑;那些看到鲜血却还为党为政府唱赞歌的人的心灵是多么的麻木和丑恶……
    
    其实现在想来,这种思想状态其实也是在走另一种极端,而且很容易被他人利用。只是在彼时彼景里,这种感觉是对那时最贴切的概括。
    
    结语:
    
    六四事件,尤其是The Tank Man,是一记击向我内心深处的重拳,它让我更深刻的认识恶,同时也更加珍视人性与道德。六四是一个悲剧,但正是她作为悲剧的力量,才使得对她的纪念显得弥足珍贵。鉴于中国社会目前的生态,或许我们无法寄望于什么一夜之间的变革,但至少64作为开启一些人公民意识的钥匙,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609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蒙克:六四历史需要时间沉淀 (图)
·25周年北大教授孔庆东首次公开谈论“六四事件”
·以“清算毛左”取代“平反六四”/吉歌
·孔庆东六四访谈/杨子 (图)
·曹长青:千秋与朝夕——六四25周年
·刽子手有何资格平反“六四”?
·雷无声: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党国大扫荡
·罗好:六四是中国最长的一天 (图)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维健
·今晚 六四守夜 (图)
·六四魂 (图)
·“六四”为当代中国铸民主血魂/蒋蜀军
·六四和解,从停止相互抹黑起
·纪念“六四”民运25周年/北京市民
·六四感怀 —— 希望互联网传递我的感激给我的导师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严家其:必须在中国大地上为“六四”平反
·芦笛:拒绝汲取教训 六四还会重演 (图)
·我的六四随笔/陈炳傑
·六四阻上访 北京扣押632人 (图)
·六四解密文件:解放军边笑边开枪 (图)
·六四25周年 北京3名天安门母亲失联 (图)
·六四北京森严,维稳拘捕逾500人 (图)
·六四之后 21名被通缉学生领袖今何在? (图)
·中国媒体沉默六四 环球时报对外发声 (图)
·中共政治局十五次议「六四」内情
·方政:六四很多人葬身坦克履带 希望下一代勿忘那段历史
·六四周年:中国媒体沉默 环时对外发声 (图)
·六四周年:中国严控微博 封杀措施空前 (图)
·外媒:多名解放军高层参与六四镇压
·关于六四 你知道多少? (图)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图)
·世界各地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图)
·六四25周年:艾未未玫瑰照悼念 吁毋忘六四 (图)
·六四25周年:北京保安森严 维稳拘逾500人 (图)
·鲍彤被控制“旅游” 六四严防死守超历年 (图)
·白宫敦促北京说明六四死难者、被拘留者和失踪者的情况 (图)
·六四天安门广场如临大敌香港记者被驱赶
·六四,镇压访民,如同绑匪拿了赎金还撕票,天理不容 (图)
·六四前夕北京维权访民遭追捕 (图)
·姜野飞等人士中共泰国使馆前举牌纪念六四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