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雷无声: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党国大扫荡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4日 转载)
    作者: 雷无声
    
     来源:民主中国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遭警方秘密抓捕而失踪,标志着中共当局开始为“六四”25周年清场。自高瑜失踪过后,北京律师浦志强、学者徐友渔等多名参与“六四”研讨会的人士也被警方刑事拘留。原以为,这只是杀鸡儆猴之举,没想到,在继这些人被抓捕之后,几乎每天都会传出有人被刑事拘留或者失踪的消息。
    
    以往,当局的清场行动远没有今年来得这么早,其规模和力度也远不如今年这么大。有人初步统计,迄今为止,被抓捕的敏感人士已经接近百人,倘若把被抓捕的访民也算进去,那就数不胜数了。之前曾有坊间传言称当局会在“六四”25周年前后实施大抓捕,目标人数在万人以上,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传统上,中国人喜欢重视整十的周年,比如某某事件十周年、二十周年,今年的6月4日是“六四”25周年,按说,这一天虽然敏感,也不至于有那么敏感,不该让当局太过重视,可是,从几乎每天都在抓人的情况看,当局已经是如临大敌、草木皆兵了,大有要将异议人士一网打尽之势。
    
    为何“六四”25周年显得比之前的“六四”20周年更为敏感?着其实是几个方面的因素所致。首先,距离“六四”的时间越长,民间人士,尤其是当年参与过民主运动的仁人志士心中的痛感就越强烈,他们希望通过各式各样的活动来纪念“六四”,虽然这些举动并不能促使当局平反“六四”,但至少能告慰一下“六四”亡灵,同时让自己问心无愧;其次,看到民运人士早在去年就已经发出的“天下围城”、“重返天安门”倡议之后,当局不得不紧绷神经,竭尽全力应对,并由防御性转变为攻击性;再则,习近平登大位不久,时刻担忧民间力量借纪念“六四”掀翻其龙椅,所以提前布局,鼓励相关部门进行大扫荡。
    
    往年,民间人士都会进行或明或暗的纪念“六四”活动,即使被警方发觉,一般也不至于将参与者刑事拘留,至多只是问话。从今年的抓人情况看,当局的容忍度已经在大幅降低。不仅抓捕高瑜这样温和的言说者,浦志强、徐友渔等这样温和的与会者,而且还能够旧事重提、秋后算账。据维权网报道,5月26日晚上,曾参加大年初三举行的“六四”公祭活动的河南记者石玉和侯帅、方言三人,被郑州警方强行带走。更有甚者,武汉警方竟然连在酒店讲法的和尚以及听法的人士也一起抓走,转移关押场所后竟然还佯装不知情。另外,打击行动还涉及到外媒记者,如日本经济新闻助理辛健也被刑事拘留。
    
    当局的无耻无底线显然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照此下去,异见圈中人,在以往即使安全系数再高,现在也不敢轻言自己能够继续安然无恙了。“六四”25周年前的中国可以说到处都充斥着“红色恐怖”,要想继续从事民主、人权事业,就更应该时刻准备着锒铛入狱。看到敏感人士一个个被抓和失踪,很多普通网民都已经不敢碰触敏感话题了,尤其是关于“六四”的。据外媒报道,就连左派教授孔庆东也因为谈及“六四”微博遭封杀。
    
    “六四”25周年前夕,中国的人权状况惨不忍睹,可是,国务院新闻办却在5月26日发布了《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这份白皮书涵盖:发展权利、社会保障、民主权利、言论自由权利、人身权利、少数民族权利、残疾人权利、环境权利和人权领域对外交流与合作等九个方面,充满了谎言和涂脂抹粉,民权凋敝的中国俨然共产主义的天堂,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中共当局在“六四”25周年前的大扫荡并不仅仅限于抓捕各类异议人士,还包括“净网”行动,所谓的“净网”,其实就是以“扫黄打非”之名行封堵言论和屏蔽消息之实。原本在去年就已经被整顿得千疮百孔的微博,如今更是奄奄一息,千千万万爱好自由的用户相继转战微信,使得微信由先前的不冷不热变得如日中天。
    
    几个月前,腾讯公司迫于宣传部门的压力自己进行所谓的“自纠自查”,当时,众多的微信公众号被封杀,只是,风头一过,很多账号又得以重生。微信恢复了昔日的活力,继续成为交流信息和针砭时弊的工具。微信的实际影响力已经超过了微博,这是当局极不情愿看到的事情,在“六四”25周年前对微信再下重手几乎是一种必然。
    
    果不其然,5月27日上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门召开专门工作会议,部署从当天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微信等移动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治理行动,目的是“集中整治移动即时通信公众信息发布服务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可想而知,这一次针对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的官方行动会比以往严厉得多,不久以后,应该会有不少微信公众号被封杀,而且难以起死回生,而很多敏感消息也无从发布,甚至可能会有用户因为使用微信发消息而被抓捕。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彻底整顿微信其实之前已有征兆。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曾在4月16日发文称,微信上充斥着的“错误言论以及谣言”,不仅使得网民难以辨别是非,而且由于微信不像微博那样可以直观统计转发情况,一旦谣言开始传播,便再难以阻止。5月中旬,中央电视台《国内焦点》节目形容微信公众帐号是“谣言和虚假广告的温床”,微信在清理垃圾信息方面的努力不够。任凭官媒如何抹黑微信,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中国最大的谣言制造者不是微信,也不是微博,而是官方和官方媒体。
    
    “六四”25周年之际,中国的官民矛盾已经到了空前激烈的程度,不仅是新疆这样的少数民族地区危机四伏,恶性事件频发,在汉人居住区,同样是民怨沸腾,社会危机一触即发。最近发生在杭州等地的官民冲突事件显示,民众已经对这个穷凶极恶的政权忍无可忍了,再不政治改革,迟早会一发不可收拾。
    
    中共当局“六四”25周年前的大扫荡,虽然能让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暂时销声匿迹,让异议的声音消弭于一时,但是,却无法阻挡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潮流,无法扼杀广大民众追求宪政民主的决心。仁人志士就像是那疯长的春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当局一切丧失民心的逆天举动,都只会成为埋葬红色帝国的催化剂,而宪政民主制度也必将拥抱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010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罗好:六四是中国最长的一天 (图)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维健
·今晚 六四守夜 (图)
·六四魂 (图)
·“六四”为当代中国铸民主血魂/蒋蜀军
·六四和解,从停止相互抹黑起
·纪念“六四”民运25周年/北京市民
·六四感怀 —— 希望互联网传递我的感激给我的导师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严家其:必须在中国大地上为“六四”平反
·芦笛:拒绝汲取教训 六四还会重演 (图)
·我的六四随笔/陈炳傑
·隔洋问侯,去年偶遇的“六四老人”
·六四没赢家:邓有过赵有错胡太天真 (图)
·王丹:很难寄望习近平来平反“六四”
·纪念永垂青史的“六四运动”25周年/淳于雁
·于世文:平反六四对中共是加分,不是减分
·美国名主播拉瑟谈六四:即使蒙羞也应记住历史 (图)
·胡少江:六四的枪声开启了中国腐败新纪元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突破网络封锁很重要
·澳籍画家郭健北京被抓 曾对外媒回忆六四 (图)
·杨海的“六四”诗抄:《1989的女孩儿》 (图)
·六四25周年特辑(上):六四大家谈
·北京防范悼六四 免费请留学生去旅游 (图)
·六四如此维稳:木樨地铁站封出口 外国学生被旅游 (图)
·“今晚,我将无法入眠”——六四25周年北京加强打压异议人士
·六四25周年:美国智库出新书指北京政治压迫愈演愈烈 (图)
·六四25周年之际 天安门广场加强警力 (图)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六四周年前夕谷歌在中国被严重干扰 (图)
·六四25周年:黎安友谈历史记忆的心结 (图)
·外媒指称今年“六四”前夕官方控管更严 (图)
·“六四”25周年纪念会在美国国会前举行 (图)
·六四25周年:期盼平反 未圆的中国梦 (图)
·六四薪火 代代相传:专访天安门母亲新发言人尤维洁 (图)
·拉希玛: 中国政府依旧掩盖六四事实是一种罪恶 (图)
·北京木樨地戒备森严 六四前夜压迫更甚 (图)
·在京访民李贵锁“怀念六四爱国大学生”演唱/视频 (图)
·姜野飞等人士中共泰国使馆前举牌纪念六四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