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云飞:胡耀邦的新疆政策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3日 转载)
    
    
    中国山东网友 李云飞
    
    李云飞:胡耀邦的新疆政策


    新疆乌鲁木齐
    
    新疆问题从本质而论是中共新疆政策严重失当所致
    
    解放前,中共曾向“三区”(伊犁、塔城、阿山)人民承诺新疆问题由民族自决。解放后,中共食言转而谋求永久统治,并借鉴俄属突厥斯坦苏维埃政权经验,通过移民和文化同化政策来削弱本土民族的政治诉求。于是,新疆的“民族自决”以“自治区”这一行政概念取而代之。
    
    当然,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区仍能有效解决少数民族问题。这种自治区一般会实施高度的地方自治,属于国家第一级行政区划,可拥有自己的立法与行政体系。如葡萄牙、西班牙、墨西哥等国,都设有类似的自治区。这种自治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少数族裔在国家主体民族中的民族利益,如生存的权力、信仰自由的权力、保持传统文化的权力以及作为原住民对本土资源优先使用的权力。
    
    实践证明,这种自治区并无损于国家统一,并能有效解决国内的族群矛盾。然而,中共对新疆的移民和同化政策从根本上消解了自治区概念的原始意义,并且施行以党代政,由汉族干部出任党委一把手,并完全按照“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章法办事。
    
    如此一来,中共统治下的自治区仅存一空洞的名目,并且与当地少数民族在族群权力、宗教和文化上不断发生冲突。今日新疆问题,拨去皮毛从本质而论,实为中共新疆政策严重失当所致。幸甚至哉,共和国史上存有胡耀邦的民族政策,可资后人参悟与借鉴。
    
    1980年2月,胡耀邦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当选之初便召开书记处会议,讨论少数民族问题,他说:“自治与自主权是密切结合的。这就是个性。没有个性,就没有共性,这就是辩证法。没有充分的民族自治权,就没有各民族的大团结”(《新时期统一战线文献选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5,p113)。自治就是自治权,胡耀邦提出要放权给自治区。这种领袖人物的远见卓识立即遭到一些中共官员的抵触。
    
    1984年,胡耀邦在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再次谈及这一问题时说:“你们无非是第一担心是不是在搞社会主义,或者说害怕不能用和内地一样的模式来搞社会主义。第二,担心党的领导会不会削弱。第三,担心宗教的影响会不会愈来愈大。第四,担心有朝一日会不会重新出现大叛乱。”(1984年《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他接着说:“我们的汉族干部如果不尊重人家,甚至想用汉族文化代替人家的文化,肯定是要踫大钉子的”。(同上)最后他说:“生活的辩证法就是这样,你越怕丢掉的东西,越是缩手缩脚抓住不放,就越是会丢掉!”(同上)胡耀邦把自己的民族政策概括为六个字:“免征、放开、走人。”“免征”就是至少免除自治区两年的农牧税。“放开”,就是在所有经济领域都要放宽政策。“走人”,就是除必要的干部外,所有汉族干部都调回内地安排工作。他鼓励各地少数民族一把手制定相关政策维护自身的权益,为本族谋福利。在新疆,胡耀邦重修被毁的清真寺,修突厥文化史,平反冤假错案。
    
    李云飞:胡耀邦的新疆政策


    
    铁血治彊,胜算几何?
    
    在胡耀邦当政时期,新疆没有发生一起暴动事件,这与王震主政新疆一年(1950年)出现16次武装暴动形成鲜明对比。显然,在这种宽松的民族生存环境下,没有人不是爱国者!相较如今国民无爱国心,官民水火不容,当政者是否当自省乎?1987年胡耀邦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辞职,两年后与世长辞。随着他的去世,共和国最宽松的民族宗教自由时期宣告结束。
    
    25年来新疆和西藏的问题日趋严峻,国人有目共睹。今天共和国的精英们正在四处寻求治彊良方,而它30年前就存在于共和国的政策中,关键在于谁有魄力付诸实施。
    
    随着胡耀邦政策的终止以及高压政策的推行,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随之产生。该运动的支持者们提出的要求是:实现东突厥斯坦原住民的政治自决;停止旨在改变东突厥斯坦人口状况的移民计划;停止对当地突厥语民族文化的破坏;停止汉化以及强制汉文推广政策;停止限制宗教自由;停止在新疆境内的核试验(止于1994年)。
    
    历史的链条环环相扣不容得有“如果”,而如果胡耀邦80年代的治彊之策得以推行,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支持者们的上述诉求就没有理由被提出来。2005年11月17日,达赖在接受美国《世界日报》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如果胡耀邦当时继续掌权,西藏问题早就解决了。”
    
    少数民族不仅自治名存实亡,宗教信仰亦遭干涉。喀什图书馆2013年3月8日在门前的一个通知中这样写道:“尊敬的读者:戴头巾、面纱、穿着吉力巴甫服饰禁止进入图书馆!”于田县英巴格乡中心小学门前告示写道:“不准戴头帽、头巾进入学校”。2014年焉耆县七个星镇党委发给村民一份《七个星镇村民不带异常头巾、不着奇装异服、吉利巴甫和男青年不留大胡须责任书》,并要求所有家庭成员签名。
    
    近日,阿克苏市幼儿园给家长发短信称:“各位家长:今接到上级通知,幼儿送到幼儿园时,男孩不要戴小花帽,女孩不要戴头巾、丝巾,家长接送幼儿时不要穿吉里巴甫服,一经发现,本园将要求幼儿立即退学!”这类话语在新疆俯拾皆是。
    
    新疆现行的高压政策旨在避免分裂,然而如胡耀邦所言:“你越怕丢掉的东西,越是缩手缩脚抓住不放,就越是会丢掉!”实则,新疆问题不在新疆,而在于执政党和主体民族如何对待他的国族(梁启超、孙中山语)同胞们。
    
    他们是要以礼相待把客人留住呢,还是当成家奴仇敌整日瞋目对视呢?那些认为只要改善经济民生,给维族人一口吃的就可以摘掉头巾、剃掉胡须、关上清真寺的大门并最终会让恐怖主义销声匿迹的想法,是否显得过于白痴?人之为人是因为宗教信仰人格尊严所在,如共产党人之于马列主义,基督徒之于基督教,犹太人之于犹太教,宗教信仰人格尊严不存,人与猪狗动物何异?天下第一等罪恶,莫甚于侵犯他人的宗教自由!
    
    铁血治彊,胜算几何?就历史经验而言,不外乎这样两个结果:如希特勒对待犹太人那样施行种族灭绝,汉族取而代之新疆;或像“巴以问题”那样使新疆问题巴勒斯坦化,冲突永无宁日。铁血治彊更严重的后果还在于使新疆问题万劫不复,一旦中国真正意义上实现民主化,面对这样的政府和主体民族,维、哈、回等少数民族必然会在政治自决的诉求中走向独立,因为以往的经验证明它们没办法和汉族共荣。
    
    现如今“反恐”几乎成为各国政权打击反对势力的万能理由,而真正的恐怖分子或许就是在这种暴力之下被真实地产生出来的,然后使反恐成为一种事实。然而,这种危险的政治游戏不应在新疆上演,因为那里还是共和国的领土,不是美国之伊拉克和阿富汗。亡羊而补牢,犹未为迟。惟愿胡耀邦的政策重现天日,惟愿执政当局能借此政策挽救国家于分裂的绝境。
    
    
    
    来源:BBC (博讯记者:寓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612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金圣:为何纪念胡耀邦
·邓小平到底为何逼胡耀邦下台?/未普
·廖祖笙:纪念胡耀邦 缅怀伟光正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陈破空 (图)
·胡德华:胡耀邦理念是人的解放
·从纪念胡耀邦看人格魅力推动政改
·胡锦涛:胡耀邦和六四没有关系 (图)
·红莲寺要为胡耀邦建塔
·赵士林:为什么将恐怖主义和胡耀邦先生挂钩? (图)
·冼岩:昆明暴恐案的源头之一是胡耀邦
·胡耀邦家族历来恶心(两大证据)!
·高高举起胡耀邦的旗子,杀出一条政治改革的生路!/史学
·谁是党内“第二胡耀邦” /吉歌
·胡耀邦之子胡德华讲话:苏联处处好男儿
·民主化無可阻擋──胡耀邦的理念與主張/楊力宇
·胡耀邦、胡德平与习近平的新政/彭涛
·高瑜:人民的朋友胡耀邦 (图)
·胡耀邦与嫖娼/戴建丰
·高阳台·悼念胡耀邦/艾鸽
·六四25周年回顾(二)胡耀邦逝世导致学潮 (图)
·胡耀邦儿子回忆父亲与温家宝的交往
·泄密罪拘捕高瑜 针对的是胡耀邦家人
·揭秘:周恩来胡耀邦讣告都少了哪个评语
·秦永敏:陈齐勇纪念胡耀邦被关精神病院要求释放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 卷入侵吞善款传闻
·党性vs人性 胡耀邦留下的绝唱 (图)
·美日嚣张 胡耀邦儿子访日成臭棋
·对于当下中国 胡耀邦到底意味着什么 (图)
·胡锦涛在胡耀邦墓前大喊 惊呆所有人
·胡锦涛参访胡耀邦故居,政治意图何在 (图)
·胡耀邦儿子言下之意 就是要习近平为六四平反
·胡锦涛在胡耀邦墓前大喊这句话 所有人惊呆 (图)
·习近平打虎 胡耀邦成了他的护身符
·北京禁访胡耀邦故居 赵紫阳大秘电话被断 (图)
·胡耀邦之子﹕有良知的人都会记住他 (图)
·胡耀邦故居门前 公安驱赶记者
·悼胡耀邦是常态 悼赵紫阳才是风向标 (图)
·安倍密会胡耀邦之子胡德平
·上海帮选胡锦涛吊唁胡耀邦之时偷拆我私房
·胡耀邦忌日,访民狂打横幅,泄心中怒火/视频 (图)
·祭奠胡耀邦,快近临产妻子李玉强烈要求释放被抓捕的刘修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