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伯炎: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30日 转载)
    
    人,在埃及法老眼里,是他金字塔的石块。在花刺子模国王眼里,是喂他圈里老虎的肉团。在红朝暴君毛泽东眼里,不仅继承了这些古老帝王们的观念,人,还是他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子弹与炮灰。人民成为他玩弄权术的政治魔布,他用阶级斗争这块魔布,先玩出地、富、反、坏四类敌人。再用左与右的魔布,玩出右派,敌人变为五类。其后,又以文化革命的魔布,把人民玩成牛鬼蛇神,使中共的5类敌人,再陡增到21类。毛泽东统治中国27年,笔者亲见他玩这种戏法,玩得是非颠倒,人妖混淆,灾祸不断,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文化毁弃,历史大倒退!
    

    人,在埃及法老眼里,是他金字塔的石块。在花刺子模国王眼里,是喂他圈里老虎的肉团。在红朝暴君毛泽东眼里,不仅继承了这些古老帝王们的观念,人,还是他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子弹与炮灰。
    
    人民是他玩弄权术的政治魔布
    
    毛泽东说过许多赞扬人民的话,什么群众路线,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等。他那本语录里,还写有“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些抬举人民的话,都是要人民抬他登上权力的极顶。当他一登上天安门,1949年以后,立马就要人民礼赞他这个胜利者“万岁”;到1966年,再升级为“万寿无彊!”人民,都匍匐在他脚下,不是人民,更非现代公民,乃是他的臣民了。还必须紧跟他,学他那“斗天斗地斗人”的哲学,被他玩成“斗民”;到“大跃进”时期,他号召超英赶美,又成“跃民”了。史学家王春瑜读了老毛称赞黎民的诗:“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发现六亿人民在老毛眼里这么错位与颠倒,人民实为“六亿神州尽顺摇”,个个被他摇成顺民,再变成饿死的鬼民。国家主席刘少奇稍微不顺毛的心,就被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直到逼死为止。神圣的革命同志,也非人民,成敌人了,“人民”这词儿,不是他玩政治魔术的魔布吗?
    
    毛泽东统治中国27年,笔者亲见他玩这种戏法,玩得是非颠倒,人妖混淆,灾祸不断,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文化毁弃,历史大倒退!
    
    他用阶级斗争这块魔布,先玩出的敌人是:地、富、反、坏四类。再用左与右的魔布,玩出右派,敌人再变为五类。再早,他就用政治路线的魔布,把王明、张国焘、博古、张闻天等玩下台;继后,又以文化革命的魔布,把人民玩成牛鬼蛇神,中共的5类敌人,再陡增到21类。当然,绝大多数都是假想敌。成都活了近百岁的老记者车辐生前说毛泽东特别怪:自古以来,将反对者称敌人,老毛把众多拥护者,也打成敌人,古今绝无仅有!
    
    于是,中国这神州,被他玩“斗争”斗了几十年,耗尽元气,斗衰生气,最后玩到“经济崩溃”(这4字定语,见中共《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未写进决议的是:政治也出现危机,自他开创的“你死我活”缠斗,今天的中南海内,斗争,仍没有终止哩!
    
    中国,被他玩得过头了,仍应了《周易》那“否极泰来”的话,逼出改弦易辙的改革开放来。不过,历史也回报他,让毛泽东付出代价:在他陷万千无辜的人为敌人后,他老婆江青、侄儿毛远新也获得敌人身份,判为反革命入狱。岂不也应了“玩火自焚”这句老话了吗?
    
    “卫星”他玩出笑话与灾难
    
    毛泽东玩帽子戏法,开帽子公司。给别人戴痛的脏的臭的帽子,给他自己头上戴的“伟大”帽子,就重叠了导师、统帅、领袖和舵手四顶。像花环重叠花环,王冠重叠王冠,浮夸过头、瞎吹过度呵,我实事求是赠他一顶:中国第一政治魔术师的帽子,更合适吧。
    
    送毛泽东这些高帽子的,也摸透他想做君师合一的统治者心思,也就是:既穿中山服做稳皇帝,还要坐进文庙充圣人,做政统与道统全能的帝与师。生时享极富贵,死后仍享千秋祭祀,这也太贪婪太狂妄了吧。他,一个乡村教师,考北大落榜,在北京做“北漂”通过岳父走后门找到北大教授李大钊,李向校长蒋梦麟给他要到去北大图书馆当临时工的饭碗,却在馆里抄卡片不合格,被馆长张申府责令他重抄。那个同他从湖南同时来考北大的梁潄溟,未进校,就被蔡元培聘为教师。相较之下,梁漱溟是人才,毛润之则是邪才。真是人才,北大图书馆那环境,还不涵养出个正人君子的文化人,还用去井岗山落草为寇吗?老毛在文革中,废了一切大学,还自诩他进的绿林大学,比正规大学优越。其实,他只在绿林大学读了个造反专业,如果,他略具中学的物理化学生物知识,有点基础,也就不至于鼓吹放亩产万斤的卫星了,毛氏浪漫主义放卫星的神话,却变成千古笑话了。可是,被这笑话饿死了3千多万种粮的农民。人家赫鲁晓夫玩的卫星,在天上,毛泽东玩的卫星,成白骨骷髅,在地下。现代社会,出个科盲皇帝,也不奇怪,伊莉莎白女王,未必懂许多科学,问题在于毛泽东不懂,还要充全能,而且叫他那些文盲与半文盲的干部,都充全能。有知识与经验管农业的邓子恢,1955年,老毛用个“小脚女人”就把邓玩成右倾分子了。似乎老毛听人们喊他万岁,他就自以为万能了。人家孔圣人说到稼穑之事,也老实地对学生说自己:种粮不如老农,种菜不如老圃呀。而且,他在反右时,还武断地批判“外行不能领导内行”这话,说它是反党言论。一句常识话,这一批,便批出外行吃香,内行倒霉,竟成为制度,他在位,就是各单位都有外行领导内行的体制,文盲管教知识分子,压制知识分子。
    
    当年,斯大林担心老毛是东方的铁托,其实,他远不如铁托,打下江山,铁托懂得把武夫们送进学校去文化与文明化,毛泽东却要他的武夫们,去把持与垄断一切权力,铁托还懂武安邦文治国,老毛却要武夫与文盲治国。文革时,闹到大学也叫什么工宣队军宣队去占领,我的邻居李姆姆一个造纸工,当年就在工宣队,去统治过音乐学院。这种文盲领寻,甚至中共的中央喉舌《人民日报》也出现过文盲总编鲁瑛,在那要害机关,也闹出一本《鲁瑛笑话》至今尚流传。海外的芦笛先生著出一部《治国白痴毛泽东》比我见识老毛的荒诞与畸怪,更多更精采。
    
    今天,习近平还想把毛皇帝当作正资产正能量紧抱不舍,难怪有人说中南海在玩抱定时炸弹击鼓传花,这炸弹,有多种解释,我看:就是老毛哟!
    
    建国,他建出一个怪胎的王国
    
    从实际出发看毛泽东,当年,他不过是个闯荡社会的愤青加文青,从篡夺党权军权,因缘际会,夺得政权,既不懂建政,也不谙建制,更不懂经济建设,只有本事把社会捣鼓破坏得稀滥,政治秩序、社会伦理、自然自态,全破坏了,(大跃进把一切山林伐为秃山)他却无能力,在他讲的“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只写了一笔滥帐无数血腥留在史册。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说毛党与毛政权,能打下江山,却不能建设,像寓言般说准了。老夫不说别的,就说这世道被老毛破坏彻底后,恢复市场,证券交易的资本市场,至今还变质成赌场,因素,仍有老毛造的孽末忏悔与清除哩。
    
    建国后,你看老毛住进中南海菊香书屋,曾阅读钻研《资治通鉴》17遍,他的政治文化(实是帝王术)就局限于老帝王们那些驾驭臣僚的权术,建20世纪国家,要向10世纪的司马光找经验,还把从英国工党理论权威拉斯基的中国学生储安平、罗隆基打成右派加以清除。显然,老毛建的非现代政治国家,而是拉中国回到皇权专制政治的老路,跟随他打江山的部属,还说他“建囯有功”,老毛将辛亥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国的共和,颠覆回到他宗法的“千载皆行秦政制”秦王朝,是功吗?害得今天的接班人,还陷在帝党后党太子党秘书党与外戚内戚的争斗中。而他的“无法无天”专制,在文革祸害了几亿人,彭真从秦城监狱出来,本想痛定思痛地建设法治,近30年了,老毛那无法无天仍阴魂未散,今天,护法的律师,前有薄熙来抓律师李庄判刑,现有习近平拘律师浦志强入狱,能说这不是文化革命那无法无天的幽灵,仍附在前红卫兵薄熙来、习近平身上吗?毛泽东用人治代替法治的反现代,开历史倒退车子,今天,还不见当局刹车与回头呀!
    
    我这么挖根究柢,去褪毛泽东身上的神光,也许使毛粉们很难接受,老夫再信手拈来:仅就老毛以内战打人海战术,去指挥经济大跃进,就是刻舟求剑的愚蠢,而他提倡外行领导内行,(1957年反右就横蛮地说外行必须领导内行)就必然陷入盲人骑瞎马的陷阱。他在位几十年,不断地对知识分子与文化学术精英进行灭种式的清除,使当今世界的人才竞争,中囯处于劣势,不得不倾本来匮乏的资源与亷价劳力去竞争。今天的任何弊病与疑难,一追究,总追到毛泽东这总祸根。难道中国的诺贝尔科学奖几十年无人获奖,与毛泽东消灭文化科学精英无关吗?
    
    毛泽东搞文革,学校断弦歌10年,造成的人才断层,从今日大学由工农兵大学生掌权,教育商业化还加洗脑化形成犬儒市侩化,不与毛泽东歧视打击学术精英与毁坏现代学校相关吗?他对现代教育的糟贱,从1952年就开始了。他用马列教条,否定了社会学,取消了社会系,叫吴文藻费孝通这些学术精英失业。老毛还用辩证法否定逻辑学,使哲学系讲逻辑的金岳林教授改行,今天学生与记者行文不讲逻辑,成为国人通病。为啥不要社会学,因为老毛根本就不想建现代文明民主社会,他要建由党垄断一切的党主社会,也就是权力通吃的丛林社会。这种社会,不依靠法,靠暴力,不要民众信任,要慑服其赤色恐怖之下,结果,他在中国打造出军营式加监狱式社会,小监狱名单位、公社,大监是省市、国家。这种格局,被这些年的市场与开放,淡化了部份,但这样版,在今天朝鲜,仍十分典型地存在。有人至今,还拿老毛 “建囯有功”为他开开脱,他建的军营与监狱式的国家,农民在公社监狱为奴,市民在单位军营为仆,害得今天向现代国家启步,处处是障碍,是功、还是罪呢?
    
    理论现出他做世界导师的狂妄野心
    
    文革中,吹毛泽东发展马列理论,达到顶峰。也就是达到终极真理,再不发展了,别说这叫理论,常识也违反了嘛!
    
    “造反有理”“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是陈胜吴广的理论,黄巢宋江的口号,中国老掉牙的打江山与坐江山的老谱呵。更可笑的是老毛还将自己这些陈货,充革命普世价值,在苏联与欧洲推销碰壁,又转销亚非拉,推销时,还搭送大量金钱。不过是他打朝鲜的联合国军,向史大林交出投名状,一边倒进苏联,就在世界陷于孤立,想拉拢些落后的独裁者,他要称什么第三世界盟主。结果,全浪费了表现与中国人的民脂民膏。用前后两代中共党魁比较,老毛输出革命(中国特色的)也输出钞票去拉拢世界穷哥们。今天,习近平在墨西哥说他不再输出中国革命了。中国输不出破产的“枪杆子里出政权”伪价值观了,只有输出搜刮的金钱,去充世界级的纨绔一代了。
    
    显然,邓小平讲韬光养晦,改变了毛泽东四方称雄却四面楚歌的孤立。他改输出革命为输出亷价劳力产品,借世界市场,赚出众多特权阶级经济暴发,确实比老毛那“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玩法划算。习近平说不再输出革命,现在,他不仅是输不出革命,他面临的是输出亷价劳力产品,也过时了,那用1亿条牛仔裤去换1架飞机的交易,也难维持了。邓小平是在美国人打伊拉克阿富汗战争的空隙里韬光养晦,习近平是在阿拉伯民主潮流冲击下,以及国内经济弊端与拖延政改暴露的危机压力下,去四面亮剑称雄,却掩不住他对世界民主潮流的惊恐与招架不住了。
    
    最近,习近平刚道出他的“鞋论”说穿鞋者才知自己的鞋是否合脚,不要那些普世价值给他做鞋。本月在欧洲,又用橘变枳的“橘论”,去说民主对中国是水土不服,要变种,似乎这华夏的奴种,不可变。习近平说民主要乱,去吓唬国内民众,说水土不服,去抵抗国外潮流,可是台湾,仍是中国吧,那里实行民主近30年了,乱了吗?马英九有维稳办系统几百万军警宪特如大陆在镇压访民寃民吗?大陆每天涌去成千上万旅游者,不仅不见台湾乱象,还见到温良恭俭让的淳良民风,和讲礼亷耻的良性,共党讲中国水土不服民主,台湾就刮了共党一耳光呵!既然习近平如此欣赏这专制反抗民主,他穿毛泽东这鞋想走邓小平的路,也很自然,他满口的群众路线、焦裕祿工作作风类毛话,以及最近拘捕有良心的学者,有人说是小毛泽东复出,也非虚言了。这就是恪守毛思想毛理论者的尴尬与荒唐。
    
    不过,历史已翻过几页篇章,改革开放确也再走回头路,邓小平在六四枪炮打回毛的计划经济也怕了,不顾望九高龄用南巡讲话去扭转走回头路的形势,难道今天是习近平穿邓鞋走毛路足以显示智慧而不是愚顽吗?
    
    毛泽东留给中共的,绝对是一笔罪恶性的滥帐,是一笔负资产负能量,清箅了,中国才能走向世界先进民族之林,我这信毛教觉醒后对毛的认识,绝对比红卫兵一代更多角度与体验:
    
    1,仅就共党这革命党,现己质变为腐败党,合法性问题,由腐败更深化了。根子,都在毛泽东。本来暴力夺权缺乏合法性,是可用军权党权返回民权,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转型。只因老毛坚持他的打江山的要坐江山陈腐观念作怪,他将神权君权时代那些腐朽观念,强暴地运用于民权时代。不是给民众于权利,去解放创造力,而是给党和党员无限权力,去加强对人民的控制、洗脑与愚弄。这权力能不腐败吗?人,既是他打江山的工具,也是他坐江山的工具。他说夺权叫革命,夺产叫翻身,他运动农民革土地的命,地主灭了,财产分了,今天,党国以土地国有化,再从农民手里,夺给各级官僚掌控,就都变为拥地卖地的大地主了,这不是革命党变腐败党的一条路线图吗?当然,极权政治条条道路通罗马(腐败)不仅此一路。
    
    2,老毛讲“为人民服务”的毛时代,就只见为权力服务、为首长服务。1960年,中国饿死3千多万人时,湖南湘潭为毛主席建滴水岩行宫仍在进行,毛的享乐是建立在饿殍的白骨上的,我说他眼里的人,同埃及法老与花刺子模国王眼里的一样,不是夸张吧?中国人拼命地服务毛的党国,肥壮出一个政治特权阶级。这新阶级,毛时代,突出的是政治特权。邓时代的改革,不改革毛建立的政治特权制度,使得这新阶级,从毛时代的政治暴发,在邓时代,再锦上添花,又经济暴发。他们消灭了传统的地主资产阶级,用特权再变自己为新的地主资产阶级。习近平还称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家从西方国家纳税人的钱,被政府第二次分配给穷人为福利与失业救济金,看到欧美国家有社会主义。而中国纳税人的钱,被极权制变成“三公消费”的刮民主义,还无耻地说这叫社会主义,国际学者说:中共把资本主义好的全拒绝,坏的全集中拿来,笔者还发现这共党讲的唯物主义,已变成孟子批判过的“上下交争利”的唯利主义了,甚至以GDP显示的利润升官,可用钱买官到副总理和将军了,岂非国已不国了吗?还说他很快要挤下美国,充当世界老大哩!荒唐得可悲又可笑。
    
    革命,已革回工农和特权阶级
    
    中国人为毛打江山,当了炮灰,为毛坐江山,当了饿殍,儿孙们又在红二代血汗工厂,当了亷价劳动力。当年农民夺地主房屋土地财产,现在又遇上官商连手来拆迁豪夺自己的土地房屋,老毛叫人民剥夺地主,现在又剥夺到人民头上了。人民,不是愚弄民众的词儿,有人对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直到今天还认不清,习近平还把毛时代造的那些为人民服务的假典型,如雷锋、焦裕禄等,炒热来再麻醉民众,有效吗?掌权的学贪官,叫民众去学雷锋,有特权的当老爷,无权的尽做牛马,当局要玩老毛的魔术,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互联网的网民增加,已没有太多愚民供接班人愚弄了。有的已变醒民,有的变成智民,被当局称刁民,还有的被迫变为暴民。习近平从毛失败破产的毛经中找治民伎俩,无用了。
    
    这几十年,老毛称他是改天换地的革命,只见民间社会,革成党国制极权社会。读书人革成臭老九,文盲流痞都成了大哥大。官府垄断,从饭碗到你媳妇怀孕的合法与非法,不做向党告密做宵小之徒,就叫思想反动,难怪君子(文明人)倒霉,小人(野蛮人)吃香,大学老师也不要人格,只要利祿,怎么,革命革出个丛林世界呢?拿几張雷锋焦裕祿的招贴广告画,能掩盖这腐恶吗?更别说官二代红二代,革出一些衙内、贝勒式人物的复活,甚至宫廷皇储的再现。
    
    以上,还只说到政治与社会生态,若睁眼看自然生态,还真把清明世界改成了污浊世界,天,已成雾霾的天,地,已是重金属污染的地,而且,水,也污了。毛泽东在他《沁园春》里浪漫地吟的“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今天已变成“江山如此糟糕,引权贵尽卷款逃之夭夭”矣,逃往美澳加那毛时代称做“水深火热”的地狱国家了。不能逃的百姓们,难被江山折腰,只有被折寿了。
    
    这些革命者,从山沟打进城市,我看见他们足上草鞋换成皮鞋,黄脸老婆换成女学生,吆着骡子驴子来,坐着吉普“宝马”出。四合院坐厌了,已改成美国加州好莱塢明星住的那类别墅了。他们真就这么都逃之夭夭,中国,便像送走瘟神一样,少了折腾与灾祸,难得清净与安乐了。可是,他们打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招牌,还要实验(搜刮)下去,这党国体制的政权,乃强盗政权加殖民政权的结合,中国被共党由毛泽东用魔术,玩人民、玩国家、玩革命等魔布,还可在全部穿帮与现象后,承他衣钵,再由接班人不断玩下去,可能吗?笔者原意把老毛的玩诗词、玩女性再要当中国人伪总爸爸写下去,文已颇长,只好另篇述说了。毛泽东这中国祸根,认识得最深刻,总结得最简明的,还是赵紫阳,晚年,他对部下杜导正说:中共解决两个关键就走出这泥淖陷阱:其一是:把人当人;其二是:不再违反常识。(见《杜导正日记》)这两点,不正是毛泽东一生罪恶的源头吗?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9/201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03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伯炎:习近平说的正路和梦路都是逃路
·曾伯炎:台湾模式给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历史和现实都在打王小石的嘴巴/曾伯炎
·我看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曾伯炎
·曾伯炎:成龙的奴话
·周光直的黑色记忆/曾伯炎
·曾伯炎:我记忆中的成都“六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英欧终达成新脱欧协议 为何英首相约翰逊仍捏一把汗
  •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主席表示还将推动新独立公投
  • 美国国务院宣布两名美国公民在中国东部被拘押
  • 库尔德被攻 IS囚犯或越狱 法外长访伊谈转移法籍囚犯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