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治局新疆工作会议习近平 王沪宁三代国师/习总日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8日 来稿)
    
    习总日记(2014,5,27)
    

    凡是工作中遇到成绩,我习总近平一个人就能轻而易举解决,不劳各位大驾;凡在工作中遭遇困难,须发扬“三个常委顶一个臭皮匠,加上我一个凑成三”之精神,遵循集体领导之党内民主集中制规则,我通常会召开政治局会议,给各位政治局委员一个参政议政的机会,讨论研究当前所面临的难题。
    
    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我习总近平并非是一个独裁者,这是召开“526”政治局会议的第二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有难同当。我有自知之明,一个人搞不定,邀请大家一起来搞。至于最后搞得定搞不定,要看结果。若是搞定,那么是我习总领导有方;若最后没有搞定,集体领导政治局共同负责。
    
    以上是我为何要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新疆问题的动机和心机。
    
    “526”政治局新疆工作会议简要记录如下。
    
    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26日召开会议,研究进一步推进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工作。由我主持会议。
    
    我说,“新疆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新疆发展稳定,事关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事关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国家安全。
    
    但是,今年以来,新疆暴恐呈现参与恐怖分子人数越来越多,犯案区域越来越广,杀伤威力越来越强,影响越来越大的态势。今天我们召开政治局会议,就如何扭转目前党中央被动形势,请大家发表意见,共同拟定新的治疆方针。”
    
    李克强说:“新疆暴恐有一个特点,无组织性。至今没有具体组织承认对一系列的暴恐行为负责。当然我们真理部可以说有境外势力在背后操纵。但我个人倾向于认为,一系列由维族恐怖分子发动的暴恐行为,是由维族激进分子自发组织的恐怖行为。境外敌对势力如疆独势力在这些行为中发挥了重要影响力,但这种影响力是通过长期的潜移默化的疆独反党宣传,和宗教宣传来发挥作用的,而不是对暴恐组织或个人进行具体恐怖活动指导指挥的。因此,暴恐的无组织性,使我党打击新疆恐怖分子猖狂行为增添很大难度。”
    
    张德江说:“新疆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通常我们说‘胡萝卜加大棒’,即便是胡萝卜加大棒,也应该有重点。新疆工作的重要放在哪头,首先要认识和分析新疆问题的根源,如果问题的根源是大棒力度不够,那么我们就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如果是胡萝卜不够,那么我们应该多给小兔子发胡萝卜。中央现在有枪也有钱,只要诊断正确,不愁没有药,中药西药一起下,只要管用就是好药。”
    
    我问:“德江同志,你能不能谈谈新疆工作出现问题的根源所在?”
    
    张德江点点头说:“习总,老实说我想不通。党对少数民族尤其是维族,比对待汉族同胞不知好多少倍,按理说汉人闹暴恐才合乎情理。”
    
    王岐山插嘴道:“莫忘了国父孙中山当年辛亥革命时的口号,‘去除鞑虏,还我中华。’这涉及到民族独立的问题,不是发放胡萝卜少了的问题。”
    
    我问王岐山:“照你这么说,新疆问题无解了?”
    
    王岐山回答:“那也不是。历史表明,政府越宽容越包容,社会越文明,民众受教育程度越高,民族矛盾相对平和些。”
    
    我评论道:“那需要时间。我们今天坐在一起,主要检讨当前的新疆工作,寻找解决眼前问题的方法政策。说白了就是救火,新疆在发生火灾,我们要找到灭火的方法,换句话也可以说,我们要找到水源。”
    
    俞正声发言:“解放60年,为何今天新疆发生如此剧烈的社会矛盾?我认为是思想教育放松后造成的结果。前三十年,毛主席注重思想教育思想改造,走群众路线,民族矛盾就没有像今天尖锐突出。改革开放后,注重经济发展,放松思想教育,导致疆独思想萌芽。思想不正确,中央给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
    
    我评论道:“正声同志说得对,我同意。思想教育要抓紧,要宣传中国梦,要让维族同胞感受到党中央是真心实意地愿意带领各族同胞一起走向光明灿烂的幸福未来。”
    
    刘云山发言道:“新疆暴恐事件接连发生后,我召集真理部同志一起讨论研究,大伙儿一致认为,中国今天发生的很多社会矛盾,与放松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有关。幸运的是,习总当上总书记之后,及时地认识到党威信下降和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根源,英明地提出中国梦,把全民族的民族心凝聚在一起,正确地提出反四风反腐败抓思想教育走群众路线,开展批评自我批评。通过一年多来的反腐整风,社会风气为之大改观,领导干部工作作风也有了很大转变,同时带动了民族精神面貌的大改变。我深信,只要持之以恒,一些离心的维族藏族同胞,也会慢慢回到祖国各民族大家庭的怀抱中来。”
    
    王沪宁发言道:“我们也可以把新疆问题看成一个洗脑比赛,按照我党的说法就是敌我双方通过思想教育的方式争夺维族群众。看谁洗脑成功。对方宣传新疆独立,对维族同胞诱惑大。我们就应该攻击新疆独立的短处,告诉维族底层民众,即便新疆独立,底层百姓还是底层百姓,受苦的还是他们。反而我们共产党,为了民族政策民族团结,可以给维族比汉族百姓更优渥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条件。要做到这些不难,只要在新疆宣布新的政策,把维族与汉族民众所受到不同待遇制成图表,让活生生的事实摆在他们面前,让事实说服他们。”
    
    我高兴起来。王沪宁三代国师,想法的确高明。
    
    听完王沪宁的发言,深受启发。我评论道:“沪宁同志的发言,点出了新疆问题的所在,就是争夺人心的问题。建国65年了,65年 间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经历那么多磨难,为何仍然痴心不改,爱党爱国矢志不渝?一句话,党的宣传工作卓有成效。我们给人民幸福了吗?没有。我们给人民安全了 吗?没有。我们给人民自由了吗?也没有。我们给人民许诺了吗?是的,我们给人民许诺了。改革开放前是共产主义,改革开放后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现在叫中国 梦。因此,要加强宣传教育力度。”
    
    话 锋一转,我说:“强力维稳暴力维稳不是根本之道,我很清楚。以前党依靠政法委,结果哪,出了一个政法老虎周永康,搞苦了百姓搞乱了党。现在我们把政法委踢 出常委,降格为政治局委员,表明了党不愿意与人民为敌,不愿意通过镇压手段实行法西斯统治。但是如今恐怖分子猖獗,迫使我们不得不重走暴力维稳的老路,实 行武装警察巡逻,严防死守各交通要道,恨不得把老百姓都关在家里。但暴力维稳终究是下策,实现天下归心的维稳才是上策,所以,宣传和思想教育工作要紧紧跟 上。刘云山同志和刘奇葆同志分管宣传工作,肩上担子很重啊。
    
    今 天趁此机会,我要谈一谈极左思潮。我当上党的总书记后,实行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国防教育等方面的改革,尤其是在整顿党的领导干部工作作风生活作风方面,由王 岐山同志担任中纪委书记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拍苍蝇打老虎成绩显著,于是就得罪了一大帮贪污腐化分子,他们以党内左派自居,以毛主席思想为武器,恶毒攻击改 革开放,恶毒攻击党中央和中纪委,请大家务必保持警惕。对于那些明显带有极左言论和思想的领导干部,轻者予以批评教育,重者要审查有无贪污腐化行为,依法 处理。
    
    还是那句话,既要反对右的,也要反对左的,特别是极左思想的干扰破坏。今天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党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何方?”
    
    张高丽接口道:“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答案是,来自党内。满清末期,西方列强曾经讨论过如何瓜分中国。讨论结果却令人扼腕,不屑把中国变成印度那样的殖民地。理由竟然是这么一条法制,在中国,人民怕官府,官府怕洋人。通过中国专制政府间接统治中国,比直接统治中国更划算。”
    
    王岐山忍不住接着说:“按照党的宣传口径,满清是被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所推翻。其实不是,真正推翻满清的恰恰是满清重臣袁世凯。国民党政权被推翻是因为有我们共产党,而我党在今天,国内没有对手。因此党自身腐败是最大的敌人。”
    
    我补充道:“最大的敌人来自党内,右的会搞自由化,最后放弃党的领导。极左会搞倒退,回到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会把经济搞垮,最后必然把党搞垮。话说到这里,我们可以发现,做好新疆工作与维护党的领导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思想工作和经济建设,缺一不可。”
    
    见大家点头称是,我开始交代具体措施:“全党同志要深刻认识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和实现长治久安是我们 党治疆方略的方向目标,是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迫切期盼。孙春兰、孙政才和韩正同志,中央希望你们天津、重庆和上海三个直辖市,派出经验丰富的领导干部,去 新疆尤其是南疆,帮助当地政府把教育经济社区管理等搞上去。中央还将陆续公布新疆对口省市,中央和地方一起,扎实做好新疆长治久安各项工作,努力建设团结 和谐、繁荣富裕、文明进步、 安居乐业的社会主义新疆。”
    
    孟建柱汇报道:“按照党中央和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抓一批杀一批,公审公捕公拘大会在新疆各自治州展开,希望能起到震慑威吓作用。”
    
    我嘱咐道:“要保护好党的领导干部,重点保护好新疆汉族领导干部,不能让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为党工作。”
    
    李克强一本正经举手要求发言,“我坚决拥护政治局会议精神和习总书记有关新疆工作的重要指示。今天政治局会议,除讨论新疆工作外,能否也请习总书记向大家传达周永康同志一案最新进展,和中越南海冲突问题上党中央的立场态度。”
    
    我感到奇怪,问:“克强同志,政治局委员并未有此要求,你为何擅自做主代表他们提出请求?”
    
    李克强笑着说:“他们不敢提嘛。只要是爱党爱国的中国人,都会关心这两个重大问题,何况贵为政治局委员的他们。”
    
    胡春华善解人意笑着说:“如果习总书记觉得不方便的话,那就别说,我们可以自己翻墙。”
    
    刘奇葆好心提醒:“春华同志,千万别相信网上传言,要相信中宣部新华社,或是环球日报。”
    
    胡春华不满道:“那是给老百姓看的。我们可是政治局委员,请习总书记透露一点党中央底牌不为过吧。”
    
    张高丽反对道:“我不同意。咱常委,与你们委员相比,仅仅多知道几张习总底牌而已。若都亮牌了,我这常委还剩啥特权?”
    
    我安慰道:“大家莫吵。我哪,好比手上有一副牌共52张,常委哪,给看10张,委员给看5张。怎么样,够哥们了吧。”
    
    大家嚷成一片,叫喊着“太少了”,“习总独裁”。
    
    我呵斥道:“谁喊独裁我就把谁当恐怖分子处理。”
    
    等大家安静下来后,我苦口婆心道:“在座的都是既得利益者,所谓人上人,14亿之25, 我们是中国真正的利益集团。我们应该抱成团才是。反对独裁就是反对我党在中国实行一党统治,这道理是一样一样的。你们不可以享受着一党专制带来的好处却反 对个人独裁。这样做有违天理也有违地理,更不符合人理。一党专制的好处你看见了,我要让你们也享受一人独裁带来的好处。”
    
    李克强反对道:“别介。毛主席一人独裁的好处我们已经领教了。谢谢习总的爱心,我们不要。”
    
    我针锋相对:“克强,我知道你有心结。若是你当上了总书记,你也会心发此念。独裁是个好东西,不是不想,是不能罢。你们大家可知道当年袁世凯为何称帝?容我今儿告诉你们吧,不是老袁他糊涂,而是拼死命也要当一回皇帝,哪怕是一天也成。懂了吧。”
    
    汪洋深刻领会:“我说同志们,我们都是党的高级干部,一心一意为党为人民。相信习总也是全心全意为党为人民谋幸福。大家不妨给习总一个机会,当一回近平大帝,与北方普京大帝比试比试,谁更大帝。”
    
    李克强嘲笑道:“只听说过习总打的,没听说近平大帝。大家听清楚了,谁再敢提独裁二字,我马上打电话给胡锦涛同志告状。当年他裸退条件之一,就是维持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不许搞一人独裁。”
    
    我闻言马上站起来道:“谁再言独裁,形同此笔。”稍用劲,活生生把一支笔掰断。
    
    午饭后,政治局就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行第十五次集体学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614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日记:侬让让我?/何岸泉 (图)
·习总日记:是他们硬要我习近平当小组长/何岸泉
·影子小说——关于《习总日记》/何岸泉
·习总日记:要统治中国,非共产党这么粗野不可/何岸泉 (图)
·习总日记:上海自贸区,习李不同调/何岸泉 (图)
·习总日记:习近平示范如何处理党内矛盾/何岸泉 (图)
·习总日记:以苏共为鉴,可以救中共/何岸泉
·习近平关于薄案宣判无期的声明/何岸泉、习总日记 (图)
·习总日记: 习近平二探薄熙来/何岸泉
·习总日记:薄家三问习近平/何岸泉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限责任公司声明/习总日记
· 习总日记(2013,7,18-19-21)/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5-16-1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0-11-13)/何岸泉
·关于《习总日记》的说明/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 6-7-8)/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3-4-5)/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30,7-1-2)/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6,24-27-28)/何岸泉
·视频:何岸泉谈写《习总日记》,猜测习近平想什么
·习总日记:薄熙来自选“无期”/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习总改名字了!(习总日记5,22)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