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纽时:六四时北京三轮车夫给我上了一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7日 转载)
    来源:纽约时报 纪思道 
    
    
纽时:六四时北京三轮车夫给我上了一课

    六四期间,一些人力车夫冒着生命危险去营救伤者。Manuel Cenet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位人力车夫:他流着眼泪,蹬着车,拉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学生冲向医院——远离刚刚用子弹击倒那名学生的士兵们。
    
    那位三轮车夫是个勇敢的人,比我更好的人。他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永志不忘。
    
    当时我们正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旁的长安街上,时间是1989年6月3日夜里,中国军队镇压学生民主运动的时候。25年前的春天,那场学生运动震撼了全中国。
    
    从4月中旬到6月初,数百万抗议者挤满了中国各地上百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要求享有言论自由和民主,反对腐败。我当时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社长,在中国生活。那场运动令人难忘——而且最初也很鼓舞人心——交织了勇气和向往。
    
    抗议者承认,他们的生活已经得到了大幅改善,但他们认为这还不够。他们坚称,他们不只要填饱肚子,还要享有权利。
    
    迄今为止,那都是我所报道过的最有礼貌的抗议活动。在推搡着挤过警方的人墙之后,学生游行队伍会停下来,转过身,再三呼喊,“谢谢你们,公安!”有些学生被指定负责捡拾在混乱中丢失的鞋子,并把它们交还给相应的学生或警察。
    
    抗议学生占领了北京中心地带好几个星期。然后,6月3日晚,部队从几个方向攻入了北京。他们就好像是一支外国军队似的,朝一切移动的东西开枪。在距离天安门广场几英里的地方,一个朋友不到20岁的兄弟被军人击毙,当时他不过是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部队开始进城时,我跳上了自行车,飞快地朝天安门广场冲去。在那里,成群的市民涌到了街上,试图保护抗议学生。他们也遭到了枪击。
    
    在那个可怕的夜晚,以及6月4日的凌晨,最英勇的人就是那些人力车夫。他们蹬的三轮车原本是在北京各处运货用的。每当枪声一停,这些车夫就会蹬车冲向军队的方向,运回殒命或者受伤的学生。
    
    士兵们不为所动,甚至会朝试图搬运学生的救护车开枪。但车夫们却把生死置之度外。
    
    他们的英勇特别令我感动,因为在那个春天,我非常频繁地听人说,中国还没有做好迎接民主的准备,中国人受教育程度不够,素质还不高。说这些话的既有外国人,也有中国官员。民主往往更牢固的扎根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社会,这一点倒是不假。
    
    然而,我清楚地记得一名车夫:他身材魁梧,穿着T恤,也许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然而,他是何等地英勇!当他冲过去搬起一具躯体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他会中弹而亡。他把那个年轻小伙放在车斗里,拼命朝我们骑回来。他的脸颊上流淌着眼泪。
    
    他看到了我,见我是外国人,便突然转过来,在经过我身边时放慢了速度,让我能够见证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这是一个可怕的夜晚,我不记得他的原话,不过大意是,我应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全世界。
    
    当然,他不能很好说出“民主”的定义,但他为民主冒了生命危险。
    
    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长安街沿途建筑物上的弹孔已被修补,历史也同样遭到粉饰。有一次,当我提到六四大屠杀时,一名中国大学生疑惑地看着我,让我深感震惊;原来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事。
    
    中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也是事实。人们收入大幅飙升,住房条件获得了改善,最新的数据(我们应该对此持保留态度)显示,中国的妊娠和分娩死亡率比美国还低。
    
    那位人力车夫可能没有投票权,但是他的孩子很可能上了大学。中国的进步无可争议。然而,人的尊严不仅仅需要填饱肚子,还需要享有权利。
    
    伟大的中国文学家鲁迅曾经就当年的一场大屠杀写道:“墨写的谎说,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中国正在变得繁荣昌盛,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也在形成之中。与此同时,公众参与的诉求将会提高。从波兰到韩国,世界各地的诸多民主运动我都曾经报道过。我相信有一天,就在天安门广场上,我可以在一座纪念碑前表达对当晚死难者的敬意。我希望,那座纪念碑会是一尊人力车夫的雕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804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陶业:论制度正义—-纪念六四25周年思想随笔之二
·国家悼念六四,一定不是永远的梦
·张健:我站在家的门口——六四二十五周年巴黎随笔
·朱欣欣: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吴祚来:六四的大真相与小细节
·晓明:从“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事件中应该总结和反思什么?
·陈忠和:纪念六四就要坚决反对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暴力行动 (图)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六四前夕当局扩大抓捕范围,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施英 (图)
·零八宪章月刊:除了义无反顾地革命,别无选择——纪念六四大屠杀25周年
·六四前访胡平:中国专制挑战民主价值观
·王向理:官方“六四”定性的两种说法
·肖国珍:八九六四我上街了 (图)
·孙文广: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六四
·胡平,陈破空谈六四学运以及高瑜一案/音频
·【六四大家谈】(2)这是一个没有纪念碑的时代!
·章小舟:习近平“平反六四”之说纯属妄言
·【六四大家谈】(1)一码归一码,说说柴玲错在哪/潘晴
·习近平是否会为“六四平反”破冰?
·紧急关注:河南郑州多人被带走,疑与二月【六四】公祭有关
·马晓明六四前夕被软禁 改革派赵正永放抗议
·西安维权人士马晓明六四25周年前夕被软禁
·六四25周年前夕刘霞遭严控病情恐转差 香港支联会遭史上最猛烈黑客攻击 (图)
·海外民运呼吁参加中驻美使馆外六四纪念会 (图)
·六四重返天安门 -昆明陈鹰军 (图)
·天安门音乐剧 洛杉矶摇滚六四——第四代华裔有感而作 (图)
·六四25周年前夕当局对刘霞监控趋严 (图)
·湖南怀化黎建君被国保约谈六四期间不允许外出
·著名作家野夫可能因“六四”研讨会被传唤 多位北京民运人士被上岗旅游 (图)
·马云称赞“六四”镇压 民运人士阻止阿里巴巴上市 (图)
·英国民间人权团体纪念“六四”25周年 (图)
·BBC25周年特辑:六四始末之四——喋血长安 (图)
·为了忘却的纪念:参与者 受害者 经历者见证六四 (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六四前夕当局扩大抓捕范围,国际社会继续关注 (图)
·25周年特辑:六四始末之四——喋血长安! (图)
·李登辉发表“对「六四」二十五周年祷告文” (图)
·“北京欢迎你”六四活动 重庆刘伟被刑拘 (图)
·六四真相苦行僧-吴仁华:清苦25年依旧无悔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