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六四的大真相与小细节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4日 转载)
    
    
     随着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的展开,许多八九民运与六四事件话题开始频繁见诸媒体,当年美国驻华大使洛德5月16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天安门广场抗议将会作为最重要日子之一载入当代中国史册,并解释说,随后西方国家对中国采取的制裁措施是得当的,文明世界不能输出先进的武器,去支持一个对和平国民大开杀戒的政府。

    
    
    我相信,洛德对六四的历史价值判断是毋庸置疑的,尽管八九六四因当时政府的暴力镇压而告失败,但,它的历史地位却是崇高的,八九民运虽然失败,但却不失其光荣与价值,它不仅深刻地影响着世界,也必然会深远地影响着中国的民主进程。
    
    
    洛德1985至1989年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他离任的日子4月22日,正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追悼会召开之日,也是北京大规模抗议活动的首日。可惜洛德先生没有亲历广场民主运动整个过程,所以,他随后对六四事件的陈述,有可能引发误解。洛德认为:对“六四”的暴力镇压是不必要的,当坦克和军队进入时,抗议已基本结束,广场上只剩几千人,当局很容易用和平方式解决。“但是邓小平决定要予以反击。于是出现了残暴的镇压,对人权的残酷镇压,以及在之后数年内对民众的拘捕。”
    
    
    洛德先生对邓小平镇压六四民运的描述为什么可能引发误解?
    
    
    尽管六月三日晚天安门广场核心区只有几千学生,但整个北京的民主运动并没有停息,原因是学生与政府的对话一直没有有效进行,学生与市民提出的关于惩治腐败、政治改革等多条动议没有一条得到回应,邓小平、李鹏当局驱动军队进京,并不仅仅是冲着广场上数千名学生而来,更是冲着整个八九民运而来,当然,也是冲着他们自己的政敌而来。所以,对当局来说,广场上有没有学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通过戒严与暴力镇压,来重创民运力量,使整个北京被置于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中。
    
    
    误解之二是,“天安门广场”的概念问题:对北京当地人来说,天安门广场是非常小的范围,北为天安门,南为正阳门(前门),东为国家博物馆(当时叫中国革命博物馆与中国历史博物馆),西为人民大会堂,六三之夜,学生们坚守到凌晨三四点钟,最终由刘晓波、侯德健等四君子出面谈判,学生们和平撤出广场,六三之夜到六四凌晨,整个广场范围内相对安全,军人没有大规模镇压。当然,这并不等于广场没有死伤一个学生,一些学生冲击天安门前的军车,与军人冲突,就有伤亡出现,而救援的学生也遭到狙击,我从六月三日晚十二点后一直在广场,直到六四早上五六点撤离,看到多起中枪流血学生被同学搀扶着,在广场上找救护车或出租车,当时广场上我只见到一辆救护车和一辆出租车运送受伤学生。
    
    
    正如外国人在说“北京”时,泛指的是中国,而说天安门广场时,则可能泛指北京,或包括长安街沿线在内的区域,所以,极容易出现误解,而这种误解,也会造成不必要的纠缠,六四事件之后,许多国外媒体说天安门广场大遭遇大屠杀,血流成河,这里的天安门广场显然所指的是长安街沿线,而不仅仅指天安门前狭小的区域。刘晓波也因这个话题而深陷困惑,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台湾中国时报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刘晓波坦承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或者说,他没有亲眼目睹广场上出现屠杀情形,刘说的是一个非常狭小空间的事实,但官方之所以要通过刘晓波之口来说明,目的是回应国际媒体所谓的广场血流成河的“谣言”。
    
    
    我想说的是,刘晓波的证言不无遗憾,为什么?因为局部的真相并不是真相,国际媒体语境中所指的“天安门”,与警方或刘晓波证言中的天安门所指,完全不是一回事,如果有关方面需要证言与真相的话,应该公布全部失踪与伤亡学生与市民名单,并公布整个军队进城过程的录相与照片。当局不能公开全部真相,却要求刘晓波证言广场狭小空间里的真相,这显然在通过局部的情形掩盖全部的真相。
    
    
    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到底死没有死人,是一个伪问题,但这个伪问题为什么会泛政治化,并被做成一个严峻的话题?国际媒体当然有责任,就是没有更为严谨地对待政治事件中的地域概念。真相第一,但与真相有关的一切概念、细节都应该尽可能地准确,否则会给对手以制造舆论的空间。如果说天安门广场有一个空间概念上的所指问题,上述洛德先生的描述,也容易引起一个时间上的误解,即,八九六三之夜军队暴力进入北京城,是造成各种冲突与血腥流血之源,但天安门前纪念碑附近的学生与市民,通过谈判得以和平撤离。坦克群一字排开进入天安门广场,已完全是一种示威,或象征性占领。
    
    
    面对大真相与小细节的真实性,当局显然回避了大真相。政府完全可以通过对话与妥协来解决学生与市民占领广场的问题,但政府完全采取强硬的态度,敌意的方式,使事态不断扩大化,造成僵局。也即,政府完全不需要动用军队来解决学生占领广场问题,学生占领广场,完全是象征性的,并不影响政府运行,也不影响百姓生活。
    
    
    学生运动是和平的,而当天早晨六点三十分的新闻,我当时在广场边上一户居民家门口亲耳听见,他们对和平阻拦军队进城的市民学生污名化,视其为暴徒,并声言平息了首都暴乱。军队制造了暴徒与暴乱,却将污名栽在和平学生与市民头上。
    
    
    只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北京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主任李丹和吴晓镛播报了真实的消息:这里是北京国际广播电台。请记住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发生了最骇人听闻的悲剧。 ―――成千上万的群众,其中大多是无辜的市民,被强行入城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杀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们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
    
    
    尽管声音来自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我们也可以视同国际广播电台的声音,而这完全是相关记者的个人义举,李丹和吴晓镛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直到现在,当局对八九六四的大真相都讳莫如深,说明当局知其罪恶深重,一旦真相曝光,当局的合法性与追责,使其无法承受罪责之重。只有以历史虚无主义手段,予以禁止披露与揭示。
    
    
    赵紫阳之子赵五军近日在香港媒体上说:“中国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冤案,总有一天会昭雪。不然的话,下一代会问,这些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是怎样发生的?如果你避而不谈,那是我们国家的耻辱和共产党的耻辱。”
    
    
    是否有勇气公布八九六四大真相,并平反冤屈者,将真正考量“习李新政”的政治良心。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9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逃犯都是合法的
  •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陈泱潮19.中共國免於民族大殺戮大流血四分五裂的唯一道路,只有
  • 谢选骏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上官天乙“颜色革命”终需退场,香港人民亟待安宁
  • 谢选骏苏轼的汉奸哲学
  • 张杰博闻孔识仁:是自由主义呢?还是改良主义呢?何时正本清源呢?
  • 台湾小小妮中美貿易協議的玄機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八)—生命的感受原理/乾坤草
  • 台湾小小妮賴清德:捍衛中華民國,必須要先守護台灣
  • 滕彪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曾节明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陈泱潮18.中共繼續堅持一黨專政,中國分裂解體就具有合理性、合
  • 严家祺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康正果波多黎各环岛行
  • 台湾小小妮無家可歸
  • 谢选骏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首富贝佐斯手机遭黑 沙特否认王储涉案
  • 孟晚舟引渡案庭辩:律师坚称美国引渡控罪不成立
  • 武汉肺炎:朝鲜下令禁止游客入境
  • 医院拒收 海鲜市场患者为打吊瓶每天上街扩散病毒
  •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 武汉肺炎病毒传染与研究跟进
  • 马克龙出访以色列
  • 封锁重大疫情信息 党国体制办大事
  • 武汉发热女子承认用退烧药降温后进入法国
  • 世卫组织建议:个人预防武汉肺炎系列防护措施
  • 针对武汉肺炎,美国研发新疫苗
  • 武汉肺炎蔓延四成半省市 440人染病9人死 卫健委忧病毒有变
  • 袁国勇:新型肺炎可能已扩至第三波爆发 澳门现首宗确诊病
  • 港民主派两取消资格议席决不补选 仅及关键少数 议员忧难截
  • 蔡英文:中国应与台湾共享疫情信息 WHO不应排除台湾
  • 武汉肺炎病毒依然神秘
  • 武汉肺炎 超级传播者出现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