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弛《一个维吾尔人家庭史》中的谎言/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突然冒出了几个专事写维吾尔人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的,看似非常亲切、亲和,站在维吾尔人立场替维吾尔人说话,且似乎非常担心、担忧维吾尔人前途未来的汉人笔杆子;他们文笔流畅、娓娓道来,以文学写作的手法、一改过去中共御用文人那种说教命令、威胁、利诱式口气;他们明修栈道——赞美几个汉化维吾尔人(实则赞美汉文化之上),暗渡陈仓——指责大多数维吾尔人没有走这些汉化维吾尔人之路(指责维吾尔人保持维吾尔文化、信仰就是落后、保守)!
    
     这些作者大量使用极个别几个维吾尔人一边倒的观点,用编造的虚假事实企图假借维吾尔人之口混水摸鱼、混淆是非。

    
    最典型的这类笔杆子一个是王大豪,另一个是张弛。
    
    今天,我就以最近各类汉语网站上走红——张弛的《一个维吾尔人家庭史》开始,给这类不知羞耻、玷污中国文人骚客文德的笔杆子门上一堂课。
    
    张弛在其《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采访手记里这样介绍他写此文的目的:“在见到库尔班江之前,我正在为寻找有关新疆的好故事发愁。”
    
    张弛是在寻找合他口味的‘有关新疆的好故事’张弛是共产党的笔杆子,当然这合他口味归根结底是要合张弛主子——共产党的口味。
    
    再看紧接一段:“从2010年开始关注新疆,我陆续写过几篇有关新疆的报道,有较为宏观的中共治疆方略,有新疆反恐维稳的实地体验,还有对急速蔓延的宗教保守思潮的探讨。但在天安门、尤其是昆明发生暴力恐怖袭击后,我发现内地民众对于新疆的了解几乎空白,除了库尔班大叔进北京,就是冰山上的来客,还有我们新疆好地方,现在则是切糕、小偷和恐怖分子的代名词。与此同时,媒体充斥着各方专家的唇枪舌剑,但透过这些争论,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新疆依然陌生。”
    
    在这段里,张弛先肯定其主子——中共政策(‘治疆方略’、‘反孔维稳’、‘激素蔓延的宗教保守思潮’),再肯定疑问不断的所谓‘天安门、昆明发生暴力恐怖袭击’(暗指一定是维吾尔人所作所为),最后貌似中肯地表达其担忧:“‘新疆’‘现在则是切糕、小偷和恐怖分子的代名词’。”
    
    然后就是寻找中的张弛碰到了库尔班江,而库尔班江的故事又正是张弛寻找的;说得更准确点,实际上,也是张弛的主子共产党要寻找的故事,所以大家一拍即合;库尔班江的故事就这样展开了。
    
    至于张弛的其他有关这篇文章发表过程的叙述我就不在此赘述了,既然合了张弛主子共产党的意,发表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至于篇幅长短,时间先后;中国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既然合了主子的意,这一切都根本不是问题。
    
    但这篇故事就如同过去中共制造的有关雷锋、焦裕禄、孔繁森、及其他民族团结模范们的故事一样,经不起推敲;故事情节的不符合事实是非常明显的。但有因为普通汉人不了解维吾尔人,再加上维吾尔人一再被中共妖魔化宣传;张弛的文章,就有可能蒙蔽一些不太愿意动脑子的愤青;一些甘当奴才的维吾尔渣滓也有可能随张弛这篇文章起舞,指斥自己的民族。
    
    所以,我又一次铁肩担道义,揭露这些御用、无赖的本来面目,驳斥他们对维吾尔人的无端指控,揭露他们编造故事的小丑伎俩。
    
    现在我们来逐一分析张弛〈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的虚构情节!
    
    文章一开始,张弛借库尔班江之口暗示形成库尔班江家庭‘新思想、新观念’原因是:库尔班江的父亲借中国改革开放走向内地。张弛在此公然将中国当作了维吾尔人接受新思想、新观念的唯一去处,将其绝对化。
    
    张弛在悄悄地暗示只有学汉语、学中国文化,才是新思想、才是进步、才是跟上时代步伐的表现。这种说法荒谬的不值一驳;驰骋美国各大学、各学术机构,来自中亚各国维吾尔人根本没有去过中国,更不会汉语,张弛不会蠢到认为他们也落后的吧!?
    
    紧接着张弛继续借库尔班江之口叙述昆明事件、7.5事件、马航失事等事件对维吾尔人的影响;当然张弛也好、库尔班江也好,也都没有胆量质疑事件的性质、真相,只能找着中共的说法,先肯定是维吾尔恐暴分子干的,然后谈感受。
    
    这里张弛也好、库尔班江也好都刻意避开中共宣传部门一味地妖魔化维吾尔人的事实,也不去质疑上述事件之后,中共政权的不作为,放任互联网上汉人愤青对维吾尔人进行仇视、谩骂宣传;而是无端地按中共说教指责维吾尔人败坏了‘新疆’人形象。
    
    说得是‘新疆’人形象,实际上指的是维吾尔人形象。说实话,维吾尔人的形象还真用不着张弛担心,也更用不着跟张弛们混饭吃的库尔班江担心。谁都败坏不了一个延续了自己文化、信仰几千年古老民族的形象,无论他是生活在中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库尔班江,还是其他人;为讨得一些他人的残羹剩饭而胡说八道,败坏的是自己的名声!
    
    ‘库爸三迁’当然是张弛为显其知识渊博,而套用中国儒学大家孟子成长故事中的《孟母三迁》。
    
    说实话,如果库尔班江真的认为他们家是维吾尔天山南部少有的全家离家创业的家庭的话,那库尔班江真的是太孤陋寡闻了!南部维吾尔人离家创业的多了去了,北京、上海、天津49年之前就有大量南部维吾尔人全家做生意,这里我就不提全家在沙特、土耳其做大生意的和田维吾尔人了,他们富的可以买下库尔班江及张弛全家老小;吹牛不是这样吹得,库尔班江兄!
    
    和田维吾尔人重视教育是有名的,我当过十五年老师,教过无数维吾尔学生,其中来自和田的很多;我记得一位来自和田干部家庭的维吾尔女孩,是医士班的学生;她学习四年,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她不仅学习好,而且还在宿舍偷偷做了四年礼拜、封了四年的斋,信仰和学习科学知识并不矛盾,张弛同志、库尔班江兄;更不要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为了夸耀自己的父亲而侮辱自己生长的那块儿土地、家乡的父老,库尔班江兄!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天山南北维吾尔各大中城市、农村牧区中,不会念《古兰经》的维吾尔人占维吾尔总人口绝对多数(限于文章篇幅,在此不讨论原因)。就我家庭而言,会念《古兰经》的也就父母和我,我其他兄妹都不会念《古兰经》,但从来没有哪一位维吾尔人指责过我们为‘异教徒’!
    
    我也有过很多来自和田、喀什噶尔的朋友,有来自城市的、有来自农村的,他们当中大多数也都不会念《古兰经》,但也没有听说哪一位维吾尔人骂过他们‘异教徒’?更遑论不被维吾尔社会接纳的问题了。库尔班江兄,造谣不能这么造!
    
    因为儿女不会念《古兰经》而被兄妹抛弃,歧视、讽刺挖苦,我这是第一次听说,库尔班江兄,你家确实和一般维吾尔家庭不一样!不过,库尔班江兄,我不想对你妈妈妄加评论、过多猜测为何被其兄妹们所抛弃,你一家确实挺可怜的!
    
    ‘朝觐的波折’
    
    这里张弛和库尔班江又一次暗使伎俩掩盖事实真相,将维吾尔人的朝觐问题转化为地方官员的蛮横霸道和贪婪,实际上,不用张弛、库尔班江教维吾尔人,维吾尔人都知道去麦加朝觐是有条件的,家乡平安、儿女不愁吃穿等是最基本的要求;很多维吾尔人在库尔班江的父亲之前就已经开始做善事帮助其他维吾尔人、投资维吾尔教育事业。
    
    库尔班江不敢讲的是,有很多维吾尔人因为投资维吾尔教育事业,而被中国政府以各种名义剥夺资产投入监狱;库尔班江应该听说过阿卜杜瓦利∙阿尤布(Abduveli Ayup)吧,他年龄和你相仿,就因为投资维吾尔语母语教育而被投入监狱了。
    
    至于去麦加为什么要政府批,张弛、库尔班江?你两位为何不问这个问题,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我相信和田一些官员的做法是不对的,这不是国家的政策,也不是新疆自治区政府的政策”中国《宪法》那条规定公民实践宗教功课要政府批准?这么侃侃而谈的库尔班江怎么突然一下就变得这么愚蠢了呢?
    
    “最不好的”老师
    
    我不知道库尔班江是如何得出和田的维吾尔人不喜欢女儿当老师的,我认识的和田朋友都送儿女去上学,而且希望儿女们有出息;我教过的学生里和田籍的女孩子学习最刻苦,有待头巾的,又不戴的,没有人强迫,也没有人反对,头巾也没有影响这些女孩子的学习!很多学生家长来学校看孩子,顺道和我见个面,聊一聊孩子的未来,从未见过反对孩子工作的家长?
    
    考试监考严是老师的责任,将责任当作赞美的资本,和赞美官员清正廉洁是一样的,说明共产党统治下的腐败已经严重渗透到了学校!
    
    维吾尔人不会因为老师的严格管理而恨老师;古老维吾尔传统,家长将孩子送到学校交给老师的时候要说:“孩子的骨头是我的,皮肉是你的(Ustihini mening,gushi sizning)”意思是希望老师严格管理,不听话时可以打手板。怎么一到库尔班江的妹妹就成了‘恶魔’、‘最不好的老师’;我不想猜测库尔班江的妹妹是否另有隐情,是否因常打小报告而讨人厌?
    
    维吾尔人在自己的语言被严重边缘化的今天,当然讨厌过分强调汉语课的老师了,这和过分强调英语课的汉人老师不怎么受汉人中学学生欢迎是一个道理;张弛和库尔班江大概还没有进化到能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他们也不会把这拿出来当事谈?
    
    孩子笔迹的讥讽条子倒是谈了一个事实,遗憾的是库尔班江和他妹妹都太蠢,没有能正面理解条子的意义。条子说的是事实,你库尔班江就是能将汉语说得滚瓜烂熟、能出口成章,你还是维吾尔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成不了汉人,你还是一条哈巴狗。
    
    给中共卖命几十年的死蚂蚁∙踢离蛙儿滴(Ismayili Tilwaldi)、奴儿∙白克力(Nur Bakri)汉语那个说得不比库尔班江及其妹妹差,但一样,是汉人眼里的一条狗而已;惹急了,汉人一样喊“吊死白克力!”,尽管库尔班江、及他妹妹汉语说得好,那天试试去喊一句“吊死王乐泉或吊死张春贤”中共军警准保会让他们鬼哭狼嚎!
    
    ‘信任基础上的生意’
    
    做生意凭信誉,这本来也是个在正常不过的事了;但这也被这位张弛拿来说事,既然他要说,那我们就顺着他的话进行分析!
    
    维吾尔人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信誉,而这信誉是靠伊斯兰信仰来规范的,不卖假货、不欺骗顾客、不坑蒙拐骗。我在在石河子时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汉人买羊肉,稍微有钱的都喜欢到维吾尔人屠夫那儿去买,因为维吾尔屠夫不卖注水肉、不卖病死肉;库尔班江兄,这就是维吾尔人做生意的原有本色;为什么过去可以凭一句话做买卖,而现在连发誓都不可靠呢,那是因为一些维吾尔人失去了信仰,和一些汉人一样只认钱的缘故!你弟弟因为信仰不虔诚,在深圳学坏了!好好反思一下,张弛先生、库尔班江兄,问题出在哪里?
    
    ‘不敢让弟弟待在和田了’
    
    不敢在自己的家乡待的人是什么人,库尔班江兄?维吾尔人有句话:“背叛自己家乡的不是好男人!(Yutidin kechken er emes!);和田的山水生你养你,到如今倒让你感到不安全了,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恐惧你的家乡?你不会也是共产党的暗探吧?
    
    要么是库尔班江的一家都有问题,要么是张弛在编造;库尔班江的弟弟在深圳呆了半年就认为在和田的二十年是白活了!这二十年是库尔班江弟弟被和田山水养育的二十年,一转身就翻脸不认人;什么人这么不要脸,敢这么轻浮地否定养育自己的家乡?!现在无论穿着打扮,还是处事方式,四弟都跟他在和田那些朋友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我爸完全踏实了。库尔班江,与其说:“现在无论穿着打扮,还是处事方式,四弟都跟他在和田那些朋友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我爸完全踏实了。”还不如说弟弟现在完全是汉化了,和维吾尔人不一样了更为贴切!?
    
    深圳不仅教会了库尔班江弟弟欺诈(卖假玉石),而且让他成为了一个轻浮地背叛家乡、抛弃自己民族风俗习惯的逆子!我不想说这是接受汉文化的结果,因为我知道真正的汉文化也强调爱自己的家乡、祖国,爱自己的民族风俗习惯!
    
    ‘汉族兄弟、干爹和干娘’
    
    我在石河子见过两个有汉族干爹娘、干兄弟的维吾尔人!其中一位还是我的一位朋友,他告诉我,本来他和其干爹娘之间只是一般师生关系,但学校为了发掘、寻找民族团结典型事迹,将他们的关系升华为了维汉干爹娘之间的关系;他先是被迫很尴尬地接受这种被升华的干亲关系,后来发现这关系还能带来官运、财富,所以就开始刻意配合宣传!
    
    我不知道库尔班江和他老师的关系是否也被张弛发掘、升华了!
    
    没有那个维吾尔人没事干了去管库尔班江家里是否来了汉人,也没有人会咸吃萝卜淡操心关心库尔班江的妈妈是否给汉人作抓饭,这也太夸张了。
    
    张弛或库尔班江愚蠢地以为维吾尔人恨汉人,不,张弛、库尔班江,你们要么是真不懂事,要么是装傻逼;如果不是中共汉人来到维吾尔人家园,以强权暴力干涉维吾尔人生活、信仰、传统,霸占维吾尔人土地,维吾尔人干吗要恨汉人呢?
    
    几年前我就说过:作为个人我可以和任何一个汉人做朋友,但一想到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共政权暴政,我就无法坦然和一个汉人做朋友;因为每天正在屠杀、抓捕我维吾尔同胞的就是一群汉人军警或汉人军警指挥下的维奸奴才!
    
    不过库尔班江还是说了一些事实,他干爹和他的关系是在库尔班江送最好的玉石,他汉人干爹送胶卷、教摄影投桃报李式交往中加深的,还是以物质为基础的。张弛的主子共产党的祖师爷毛贼泽东说过:“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张弛、库尔班江,我看还是先回家思考思考再来编故事。
    
    ‘我在内地的日子’
    
    维吾尔人在中国日子不好过,并不是始自昨天或前天,那时老早的事;这,要么是库尔班江大概太年轻不懂,要么是张弛故意歪曲。对于中国军警对维吾尔人随意、无端截查,有几个维吾尔人敢说不,库尔班江除了说‘辛苦了’以讨好军警外,还能有其他法子吗?这是典型的打肿脸充胖子!
    
    为了突出库尔班江对汉人的亲善、卖乖,张弛叙述库尔班江在地震灾区将一位汉人老太太的腊肠喂了狗;为何不说实话,为何要欺骗人家老太太!我相信如果进行解释老太太一定会理解的,这不是亲善,是在侮辱那位汉人老太太的好心!
    
    记得十几年前的一次朋友聚会中,就有位在官场混的大学同学曾说过,以后汉人官员选拔维吾尔官员,可能要看维吾尔候选人是否敢毫不犹豫地吃猪肉再决定;看张弛这段假借库尔班江之口对伊斯兰信仰禁忌猪肉的一再描述,大概同学的预言已经变为了现实。
    
    ‘办护照很不易’
    
    办护照就谈办护照的问题,别转移话题;国外的人不都是乱七八糟的人,库尔班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孙中山也是在国外开始其革命事业的,相对于满清政府大概也是‘乱七八糟的人’;周恩来、邓小平等除毛贼泽东外的中共大批高级领导,当年都是在国外开始搞革命的,相对于国民政府是‘乱七八糟的人’!
    
    生活在国外的反对共产党专制,要民主、自由、平等的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不是靠他人施舍吃饭的;我每天上八小时的班,回家利用晚上时间写文章揭露张弛、库尔班江之流御用骗子;没有人因为我揭露骗子给我钱,这是我的业余爱好,张弛、库尔班江这类井底之蛙是永远明白不了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明明是要上网被人侮辱了,不谈被侮辱的事,反而吹捧如何拒绝了所谓几百个采访邀请,为何不敢给出一俩个国外媒体的名字,恐怕是夸张的编造吧!库尔班江为了使自己摆脱因一时兴起写一篇诉苦文章而引起中国警方注意的困境,极尽能事诬蔑自由世界媒体,愚昧至极!奴才挨了打,也说是主子的赏赐!
    
    但库尔班江在这里还是透露了一点他的战战兢兢,他连回个电邮都要请示其汉人干爹,他太可怜、太可怜啦,奴才的命在哪儿都一样!
    
    库尔班江有汉人干爹、单位作保,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搬出个护照来;库尔班江的弟弟背弃自己的家乡,但因为没有汉人干爹帮忙还是办不上护照,说明了什么?说明库尔班江之类的奴才再怎么否定自己的维吾尔身份,中共政权还是不信任他们!尽管他们生活在中国,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咒骂着自己的家乡、父老,但中共还是将他们弃之如敝履!可怜啊、可怜!
    
    ‘我对新疆的理解很灰暗’
    
    库尔班江对土耳其的了解太肤浅,是的,土耳其的发展是世俗化的结果,但土耳其政府并没有干涉民众的宗教信仰,去麦加朝觐也不需要政府批准!而且,各个宗教都可以存在,人们自由实践自己的信仰,不用担心政府街道办事处的人会查房,也不用担心因为封斋而丢失工作,库尔班江为何不谈这些呢,是张弛删掉了吗?
    
    我也在土耳其待过,几乎每年都去土耳其,但从来没有经历过库尔班江所谓的土耳其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大概是库尔班江当惯了奴才,到土耳其也在寻找献媚的机会,而人家土耳其人不理解、不领情,使库尔班江感到了土耳其人高高在上!
    
    不说土耳其人问库尔班江是否吃过点心、喝过茶是否真发生过,我非常怀疑这段对话的真实性!单说我在大连上大学时令人啼笑皆非的、和大连人的对话;当时,经常有大连人问我们冬天吃什么、干什么,我们哪儿是否有汽车等看似非常愚蠢的话,但我确信,问这些话的人绝非有恶意或要侮辱我们,他们只是不了解、好奇而以!
    
    欣赏土耳其文化中的包容性,库尔班江就应该给共产党政府说,给张驰说没有用,他只是个讨饭的御用文人;库尔班江不知道,张弛的地位比他的高不了多少;两人的区别只是:张弛是家奴,库尔班江是外贼!
    
    谈宗教信仰、谈《古兰经》,库尔班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自古至今一直是在走中间道路,偶尔出现一些保守是对过度开放的反动,是对异族统治强权暴政武断干涉维吾尔文化、传统、信仰的反动,是一种民族自救、自保行为;如果异族殖民政权的强权暴政解除了的话,维吾尔社会又会回归正常!如果张弛学过一些心理学及社会学知识的话,应该懂得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如果库尔班江还有点维吾尔人的人味的话,他也应该懂得维吾尔人为何走向保守!
    
    观察一下中国汉人社会自文革后的变迁,汉人在经历过文化革命对一切传统的打、砸、抢的超过度反传统后,也出现了寻找宗教信仰的以保持心理平衡的反动;自所谓的改革开放后,有大批汉人练法轮功、信佛教、信基督教,这一切决非偶然!
    
    维吾尔人的主体是健康的,腰杆子是直的!伊斯兰是维吾尔人保存自己文化身份的最后堡垒;所以有人在中共主子的授意下,要挖维吾尔人信仰的墙角,他们假借库尔班江之流之口,攻击、诬蔑维吾尔文化、传统、信仰,宣扬汉文化优越论;以达到通过同化消灭维吾尔种族之目的,齐心何其毒也!
    
    最后,我想善意劝一下库尔班江:人可以胡吃胡喝,但不可以胡说八道诬蔑自己的民族、家乡、父老,更不可以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对自己民族的神圣信仰狂言乱语,小心真主的惩罚降临头上!民族的诅咒可是了不得,库尔班江!
    
    我奉劝库尔班江老兄还是找你干爹闷生发你的大财,愿吃猪肉、吃猪肉,愿找汉人姑娘、找你的姑娘,但不要对维吾尔人文化、传统、信仰指手画脚!
    
    我也奉劝张弛、王大豪这类的中共御用作家笔杆子们,少参活维吾尔人事务,没有人相信你写的东西;汉人都不信共产党御用作家笔杆子,还指望维吾尔人信吗,你们也太小看维吾尔人的智商了;共产党里比你们有能耐的多了,他们折腾了维吾尔人将近半个多世纪,还是一无所获,就凭你们几个御用笔杆子哈巴狗,白日做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15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采访手记/张弛
·解放报:维吾尔人向中国堡垒发起攻击 (图)
·曹建明张春贤撥维吾尔人铁心分裂 我习俞救火
·为何维吾尔人选择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中国新疆政策把一些维吾尔人推向好战
·维吾尔人的脊梁还是直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在步车臣之后尘/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2013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双重标准,恐怖主义成为维吾尔人的标签?
·由‘杀汉灭回’口号的演化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妖魔化宣传/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中国共产党能容得下维吾尔人的批评吗?
·他们能代表维吾尔人吗/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是这样照顾的!/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的宣战/伊利夏提
·视频:乌鲁木齐搜捕维吾尔人,武警与暴力
·远离问题食品,发展维吾尔人自己的食品工业
·北京镇压新疆:用维吾尔人惩罚维吾尔人
·BBC:新疆维吾尔人为何要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视频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
·官媒选择性采访维吾尔人:犯罪就抓 该毙就毙 (图)
·震撼视频:新疆街头追杀击毙持刀维吾尔人
·长沙砍人事件:见新疆维吾尔人就拷起来 (图)
·200多名维吾尔人在泰国被捕 欲寻求联合国庇护
·中国人第一反应 “维吾尔人太可恶”
·热比娅:勿因昆明袭击妖魔化维吾尔人 (图)
·人权日:维吾尔在线呼吁改善维吾尔人的人权
·新疆巴楚发生暴力袭击案件 9名维吾尔人被击毙
·维吾尔人压力陡增 担心沦为排查“敏感群体”牺牲品
·天安门冲撞案后 维吾尔人呼吁中共检视新疆政策
·北京对维吾尔人的盘查和监控升级
·日媒报导铁口直断天安门 车焚人亡涉维吾尔人恐袭
·半岛:北京借打击冲突之名加大压制维吾尔人的力度
·新疆限制南维吾尔区维吾尔人迁徙与务工
·土耳其国会议员呼吁突厥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倾听维吾尔人的声音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