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央视“认罪”到底羞辱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2日 转载)
    
    华盛顿 —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为了政治恐吓,让陷入囹圄之人央视认罪,是北京从去年开始频频使用的无耻招术。最近迫使高瑜女士央视“认罪”,还试图将这种无耻做法施之于徐友渔先生,被其义正辞严地拒绝。看到这条消息,不由得为这位昔日的老朋友叫好,同时也想剖析一下,这种无耻招述到底羞辱了谁,对北京政权的命运来说预示了什么。
    
    *羞辱国民的统治者必被抛弃*
    
    中国历史悠久,兴亡治乱的经验不少。远的不说,就以明清两朝来说,教训最大者莫过于以下这条:朝廷摧残子民尤其是士子人格,最终到了朝廷生死存亡之际,朝廷必被臣民弃之如弊履。
    
    中国自古以来,只要不是暴君昏君当道,都还懂得“士可杀而不可辱”之理,只有明太祖朱元璋及毛泽东这两位农民皇帝特别喜好羞辱士子,朱元璋将廷杖大臣设为制度,毛泽东两手并重,既贬知识分子为“臭老九”,又对其施之以羞辱性的“思想改造”。
    
    廷杖之刑据说始自隋文帝,元朝皇帝好用此法,但只有朱元璋将“廷杖”制度化,大臣一言触了龙鳞,无论其品行学问如何见重于当世,朱家皇帝都立马扒下裤子,在满朝文武面前公开行刑。这样做的目的,除了让遭受廷杖者承受极为残酷的肉刑之外,更在于羞辱士大夫,让受刑者承受一种锥心之痛:别太将自己当回事,朝廷用你,有如用条狗,服务得好,赏你一块骨头;敢跟皇上说什么逆耳忠言,让你颜面丧尽。对旁观者来说,当然是起“教育作用”。
    
    中国士大夫既有“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仕途意识,也有“士为知己者死”的传统,即使在视君道为天道的古代,孔子都说过:“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这一说法稍晚被春秋战国时人豫让发挥为“彼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彼以众人待我,我以众人报之”,成为古代读书人均知的名句。
    
    宋明两朝倾覆之时的历史,就是孔子“君礼臣忠”的诠释。南宋小朝廷被元军追杀,最后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宰相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海,殉国者不知凡几;文天祥宁死不降,留下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成为千古传颂的名句。明朝最后几年,股肱之臣多有投降者,比如洪承畴、吴三桂等人。崇祯最后煤山上吊时,随行者只有太监王承恩一人。太子朱慈烺连投奔外祖父周奎,都被拒之门外。几百年间,同样面临朝廷倾覆,为何宋朝大臣死于国事者多,而明朝却从至亲外戚至股肱大臣,纷纷投降做了贰臣?其中有一个原因不可不察,即两朝对待士大夫的不同态度。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尽管宋朝已经不象唐及以前那样礼尊士大夫,但比起明朝还是要优渥很多,比如宋太祖立下誓约,将“不诛大臣、言官”作为祖训立于太庙,当然更不会用廷杖这种方式恶毒羞辱士大夫。也因此,宋朝倾覆之际,多有殉国之臣;而明朝灭亡之际,且不说皇陵被掘、少有殉国者相随,就连落到农民军手中的朱家子孙,死得都特别悲惨,比如福王传说被做成“福禄汤”。
    
    毛泽东的“思想改造”,其恶毒残忍更是超越了朱元璋。说起来虽然没有将人肉体消灭,但把诸多无辜之人流放至莽荒之地,让其为了最低限度的生存而苦苦挣扎求存,并被迫承认有罪的漫长“学习改造”过程,简直就是一种精神凌迟。对与一同革命的老战友,毛也极不人道,刘少奇、彭德怀等人的遭遇可作为佐证。毛泽东得到的报应是:他死后几十天,其妻侄尽入牢狱,而密室策划者就是他的大内总管汪东兴等亲信。
    
    *君视民如草芥,民视君为寇雠*
    
    能够被施以“央视认罪”者,在统治者眼中,当然还是“人物”,有社会声誉可毁之,对民众有教育意义可挖掘之。“文革”时枪杀林昭,政府居然还不忘向家属收取五分钱子弹费。如今先后让好几位中国人先后“央视认罪”,占用了黄金时段,居然没让“认罪者”交付那每分钟价值几万几十万的广告费,真要算是主子对国民施以“浩荡洪恩”了。
    
    我一直在观察,这个在所有机构前均冠以“人民”二字的本朝政府,与人民究竟是何种关系。中国古代有句名言,“国有三宝,曰土地,政事,人民”。古代思想家都懂得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孟子除了著名的“民贵君轻论”之外,更是将君臣关系视为一种双向的义务责任关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唐太宗李世民则将统治者与人民之间的关系视为“舟水”关系,水可载舟,水可覆舟。历代王朝末年的农民反叛,基本上是统治者竭泽而渔的结果。
    
    中国历史上有个朝代,统治集团内部的君臣关系及其与人民的关系,均可与本朝相类比,那就是清朝。清朝始终严守满汉分际,视汉臣与汉人为家奴,认为天下就是八旗的天下,汉人只是缴纳赋税的供养者,汉臣只是为皇家及勋贵服务的高级奴隶。即使到了清末,这一观念一直未改,慈禧那句“宁赠友邦,不与家奴”就是这一观念的表述。到了不得不准备立宪之时,成立的也是皇族内阁——这与本朝红二代认为中国是其父辈革命挣下的“红色江山”;在外援上很大方,对本国民众很吝啬都很相似。
    
    清廷既是这样对待家奴,家奴们在心里也视朝廷为外人,于是先有孙中山借朱元璋北伐檄文中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调动汉人的民族感情,参与推翻满清王朝的大业。
    
    以上事例,是想说明,只要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统治者就不会尊重被统治者(包括本统治集团的政治失败者)的人格、财产,想剥夺就随时剥夺;人格、财产本是人类立身之本,既然都可能随时被褫夺,被统治者除了在高压与利诱之下的顺从之外,内心也不会尊重统治集团的规章律令及一切说教。如今的中国统治集团,除了视土地为敛财之源以外,政事只剩下维稳与敛财;人民只剩下纳税功能。那些不能纳税的贫困人口,基本上被当作“负资产”看待;各种为了争取权利的反抗者(包括徐友渔等在家里私人聚会纪念六四)都成为“寻衅滋事”。其实,1989年“六四事件”,借助于当时外国记者的现场报导与各种录相,早已天下皆知,目前除了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内地之外,连特别行政区香港每年都在举办各种大规模纪念活动。这种情况下,北京当局强迫徐友渔“央视认罪”,除了自暴其愚其蛮之外,羞辱不了徐友渔,只能羞辱统治者自身,说明北京当局除了想掩盖这段根本无法掩盖的血腥历史之外,自绝于文明世界。
    
    央视认罪,完全是北京因其脆弱而体制性防卫过当。徐友渔等人,在中国的批评者与异见者当中,是最温和的一派,近年与他共同参与各种活动的人,有段时期高调主张与党内改革派合作。如果中共当局连这种最温和的批评都不能容忍,对这种建设性批评人士都要施之以“央视认罪“这种羞辱,其下场如何,利比亚卡扎菲算是不远之殷鉴。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321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愿中共吏治认罪悔改弃恶从善
·号外!李庄终于讲出“认罪藏头诗”的真相
·共匪不认错认罪,仅凭空洞的作秀言论,不可能化解矛盾(仇恨)3/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共匪不认错认罪,仅凭空洞的作秀言论,不可能化解矛盾(仇恨)1/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廖祖笙:逼走谷歌中共向全球认罪
·汪明珠:“顾大局”政治决定了中国人“被认罪”的屈辱命运
·李庄突然认罪原因六大猜想
·肖扬将如何向国人认罪?—从最高院、广东省高院窝案说开去 作者:广东省纪检委纪检干部
·信阳事件吃人原始记录:王志刚认罪书
·胡平: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贺伟华
·高智晟认罪不等于服法/綦彦臣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张耀杰: 中国人的不承认罪错与不容忍罪错
·“寻衅滋事”五君子会见律师 徐友渔拒绝央视认罪 (图)
·上月底失踪 央视播高瑜认罪片段 (图)
·网络红人“秦火火” 满脸笑容认罪 (图)
·秦火火认罪对杨澜罗援张海迪深表歉意 (图)
·网络推手"秦火火"被控诽谤寻衅滋事 受审认罪
·赵常青庭审拒认罪将择期宣判 律师提法院违反程序不被采纳 (图)
·王岐山为好友卖力“打虎”周永康死不认罪 (图)
·刘汉案多人认罪 求轻判
·吸取薄熙来的教训 周永康死也不认罪 (图)
·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关押11月 马新立获取保后拒认罪 (图)
·hTC内鬼案首度开庭 首席设计师简志霖不认罪 (图)
·王功权“认罪视频”险上央视
·王功权自爆 被捕后先“抗争”后认罪
·王功权 “认罪”后 可能已出狱
·《东方日报》周永康已关押天津 拒绝认罪或回答问题
·北重采购部一把手涉贿认罪 妻儿均已出国
·母亲为儿在京上学办假证,受审流泪认罪
·王功权被指认罪退出 当局打击新公民运动又一招?
·王功权或已向当局认罪
·杜培武案:警察遭警察刑讯逼供 违心认罪险被冤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