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补助“失独”是奖励不育的一种特殊情况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9日 来稿)
    
    
     杨支柱

    
     有网友说,“重庆提高标准啦,每月最高390啊,还不谢恩?另重庆每月最低工资为每月1250。”这是混淆视听。“失独”补助并不义剥夺退休金、最低工资或最低生活标准为前提,也不妨碍“失独”父母找负有法律责任者索赔,它就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特权。对特权嫌少,对分赃嫌少,特别是拿“社会抚养费”做来源和对比,对“超生”父母的再次抢劫冲动显而易见。
    
     “失独”父母手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尚方宝剑和一手悲情牌,其无理要求竟所向披靡,不但杨建顺教授明知赔偿或补偿无法律依据而主张创建一种间接因果关系使他们获得补偿(杨建顺:《呼吁社会抚养费转为失独家庭补偿保障基金》,新京报2014年5月7日),连何亚福也明知“超生”父母对社会的贡献大而赞成用所谓“计划生育事业费”(2012年的“人口和计划生育事业费”已高达812.85亿元)补偿他们。(何亚福:《应该用什么来补偿失独家庭?》) 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政府喜欢对“失独”父母和其他向政府要钱的人用模棱两可的“补助”名义给钱,但是在法律上,补偿和救助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制度。而且,无论是补偿还是救助“失独”父母,都是没有法律依据或法理依据的。
    
     因被强制堕胎、强制绝育而只有一个孩子并夭折的,他们索赔的理由应该是被政府强制堕胎、强制绝育,而不是“失独”。绝大多数“失独”的死因跟计划生育根本就连间接因果关系也没有,导致独生子女死亡的疾病或意外事故并不是因为计划生育才发生的,非独生子女也同样可能遭遇这些夺命的疾病或意外事故。损害与政府行为没有因果关系谈何补偿?如果仅仅基于损害事实予以补偿,那么是不是所有的人遇到灾害、疾病或意外事故国家都应该给与补偿?莫非中国已经进入了各尽所需的共产主义时代?
    
     根据孩子是包袱的计生理论,少生快富,独生家庭包括“失独”的,应该比其他家庭富有。尽管这未必符合事实,但是通过向多子女家庭征收所谓“社会抚养费”和施加各种迫害,政府也差不多把少生快富制造成事实了。由于城市率先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目前的“失独”老人大多数还是有退休金的,其经济地位总体上高于农村那些多子女父母。当然不排除有少数“失独”者会面临严重的生活困难,但是如果是救助,就只能以困难程度为唯一的标准,跟是否模范遵守独生子女政策无关。也就是说,既不应该救助经济上并不困难的“失独”父母,也不应该把经济上同样困难甚至更困难的多子女父母排斥在外。
    
     如果是“失独奖励”,那是独生政策的延伸和变本加利。“失独”父母动辄说少生孩子节约了国家多少资源、对社会做了多大贡献,其实就是在要求“失独奖励”。还是基层计生干部实在,某地计生办就曾写出公开标语:“独生子女意外死亡,国家奖励5000元。”只是“失独”父母认为一次性几千元或每月几百元太少了,要求政府奖励他们一辈子。
    
     目前计生委所给与的“失独补助”是以不能生育或不再生育、也不收养孩子为条件的,不知道何亚福先生或杨建顺教授是否也把这当作不言自明的条件。如果是,那么这个“失独补助”其实不是真正的“失独补助”而是针对“失独”父母的“不育补助”,因为它并不惠及所有的“失独”父母。如果这样一种“不育补助”是有理由的,那么奖励不育就更有理由,无论是生理上不育、找不到配偶还是自愿做丁克。根据计生理论,孩子是包袱,连一个孩子都不生的人显然比生了一个后孩子不幸夭折的人节省了更多的公共资源。反对奖励不育,逻辑上就应该同样反对奖励“失独”父母不育。
    
     上海市政府《上海市计划生育奖励与补助若干规定》沪府发〔2011〕24号第九条规定上海户籍居民婚后无子女的奖励为10000元,退休或到达退休年龄时一次性发放。第十条规定“独生子女意外伤残补助”,补助标准为“不少于3000元”。第十一条规定,“持有《光荣证》的本市户籍公民,其独生子女在未满16周岁之前死亡,自愿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由其户籍所在地的区、县政府给予不少于5000元的一次性补助。”该《规定》由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上海市计划生育奖励与补助若干规定》修订而来,修改的主要是金额,条文顺序并无任何变化,第九、十、十一条分别仍为“婚后无子女奖励”、“独生子女意外伤残补助”和“独生子女死亡补助”,“独生子女意外伤残补助”和“独生子女死亡补助”也都是以“自愿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为条件的。由此可见,至少在上海市政府看来,“独生子女死亡补助”本质上是奖励不育的一种特殊情况,而且其奖励金额低于婚后不育而高于独生子女伤残。上海市从“文化大革命”前开始就是中国计划生育的典范,上海市政府的这一规定跟计划生育将孩子当作国家包袱的精神是完全一致的:一个是从来没有孩子,一个是一段时间有孩子,一个是一直有孩子(伤残),奖励(补助)金额自然要递减。只是为了避免了“奖励死崽”之讥,将“奖励”换成了一个法律上无法定性也根本没有的名词——“补助”而已。
    
     外国人可能对于中国政府奖励死崽感到惊讶,但是中国人不应该感到惊讶。譬如中国政府和中国大部分知识分子都埋怨毛泽东没搞计划生育导致了毛时代中国人口大爆炸,其实毛泽东恰恰是强制计划生育的始作俑者,只是指标控制不那么紧而已。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的生育率一点也不比古代和民国高,而且其后期生育率已快速下降。毛时代人口高速增长其实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人口高速增长同步的,是全球医疗技术进步的结果,是孩子死得太少而非生得太多的结果。中国政府和中国知识分子要弄清这一事实易如反掌,未必不知道真相。他们不加思索地相信了人口多摊薄人均财富的谬论,痛恨但又不便控诉毛泽东时代孩子死得太少,便编造事实说那个时代中国父母生得太多;就像他们把“奖励”说成“补助”、把“强制”说成“服务”。在这样的国民心态和舆论氛围下,政府奖励死崽有什么值得奇怪吗?
    
     如果无条件给与“失独”父母补助——如前所述,其实是奖励,那么独生子女夭折后又生了一个孩子甚至生了一对双胞胎的也应同样获奖,而生育两个孩子不幸夭折了一个的却不能获奖,同样是生了两个夭折一个,为什么前者应该得奖而后者可能要缴纳巨额“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到底是收费还是伪装的罚款?杨建顺教授能找到法律可以伪装的法理依据?我看不可能,两者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听政府的话模范遵守计划生育政策,而后者不那么听话,对政府的非法要求予以非暴力的不合作。因此“失独补助”应该更名为“听话奖”——当然是听党和政府的话,听计生委的话。
    
     尽管我完全不赞成何亚福先生关于国家应当赔偿或补偿“失独”父母的观点,但是我通过他的《应该用什么来补偿失独家庭?》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另一篇主张国家应该像企业赔偿工伤死亡一样赔偿“失独”父母的文章——《谁能理解丧子群体之痛?》。何亚福先生在后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两位“失独”父母对他的另一篇主张立即废除独生子女的文章的跟帖,让我明白了长期以来大量“失独”父母恨不得对我食肉寝皮的原因——
    
     有一位网友回贴说:“现在千万不能废除独生子女政策!要让这种政策世世代代实行下去,要让更多的人领教我们的痛苦;只有这样,只有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才会有人关注我们,才会有补偿措施,我们才有安慰!政策再改变我们也生不出孩子来了,既然我们家破人亡,为什么让别人从我们的痛苦中得到政策改变的机会?得到多要孩子的机会?如果现在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那些有孩子的人,更有机会要更多的儿孙,他们更幸福,我们更悲惨!所以,独生子女政策不能改,要千秋万代执行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在天上的孩子得到公平。所以,坚决反对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反对允许生二胎的政策,希望国家把现行的独生子女政策改为一个也不许生,那才好啊!”
    
     另一位网友说:“在国家没有作出对失去独生子女父母的赔偿和对其养老承诺之前,丧子群体绝不会同意放开生育政策,我们坚决捍卫国家一胎化的政策,千秋万代,永远执行。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继续被愚弄,被伤害,想生二胎的人肯定不会理解我们,只有当你一个孩子都没了,你才能理解,这就是中国人的本性。我们会用生命阻止开放生育,不信,就试试,光脚的能怕穿鞋的?牺牲我们,换来你的二胎?门都没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2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省陆才俊参战补助待遇申诉书 (图)
·从公车补助7万6看改革开放的出路/崔士忠
·日本政党补助法制的研究/何子伦
·退耕还林补助被侵占,集体上访无人管
·湖南1乡镇发动村民建"假坟",套财政补助
·教育部:乡村教师生活补助费严禁冒领挪用
·杭州将一次性补助失独家庭5000元 鼓励再次生育
·广州公务员去年人均工资和补助17.5万
·中央紧急下拨特大防汛抗旱补助4.6亿元
·广西96岁老人深夜遭多人捆绑抢走2000元补助金
·盲人谋求自食其力 给人按摩补助被取消
·学生营养餐中毒:补助遭企业学校盘剥
·乡村小学校长连续6年冒领贫困生补助被举报
·女子为获征地补助 将户口留在前夫家13年
·芦山地震塌房最高补助5000元 孤残人员月补600
·安徽一教育局副局长贪污学生补助被笔迹专家锁定
·李克强:灾区每人每天补助1斤粮食10元钱
·广州规定“失独”家庭每人每月可领150至300元补助
·河南碾轧案涉事企业被疑强制征地 套取国家补助
·河南:1社区书记骗国家补助31万,获刑3年
·四川郫县数千教师罢课已三天 抗议政府克扣两年生活补助
·公务员隐性福利调查:补助卫生巾 节假日发钱
·河北规定自主就业退役士兵可获一次性经济补助
·浙江桐庐县冤民钟亚芳强烈要求补助5千元买生活急需品与过元旦及还人身自由! (图)
·红军母亲领不到补助 河南商城拘留69岁老人(图)
·下岗职工、大学生就业补助变老板吃喝娱乐资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