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光明中寻找黑暗(王丹)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9日 转载)
    王丹更多文章请看王丹专栏
    
     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中国社会现代性建设的开端。所谓现代性,就体现在民主与科学这两个宏大宗旨上。其中,科学代表着理性和逻辑,其意义不亚于民主。

    
    我们都知道,在一个社会中,不建立起关于民主和科学的最广泛共识,就很难建构起完整的现代国家。而在中国,这个任务始终没有完成。九十五年过去了,民主与科学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价值,这个令人浩歎的事实,也反映出建立这样的价值,是一个艰难的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叫做啓蒙。
    
    有一幅漫画非常具有啓发性:一条木板横在悬崖边,探出悬崖之外的那一头站着统治者,另一头站着人民。统治者对人民指手画脚,人民只能面对。只有一个人试图走下这个木板,大多数人只是漠然面对统治者的横暴。其实,如果大多数的人,追随那个觉醒者走下木板的这一头,另一头的统治者就会立刻因为失去平衡而跌下万丈深渊。但是问题就在于,大多数人只看着统治者,没有意识到选择权是在自己这边:只要抬腿离开,胜利就可以到来。这幅政治漫画告诉我们的深刻道理就是,我们这个社会不进步,不是因为人民没有力量,最大的问题,是人民不知道自己有力量。
    
    而要让人民知道自己有力量,这个努力,就叫做啓蒙。
    
    啓蒙,不仅仅是思想建设,也需要行动的示范。从“五四”到新文化运动,从“二二八”到美丽岛,从“六四”到新公民运动,历史上很多先进所做的努力,本身就是一种行动的啓蒙。这样的啓蒙,就是用自己的行动给社会做出示范,告诉大家,人民是有力量的;面对政府的压制,我们并非束手无策。这样的啓蒙,就是要在黑暗中去寻找光明,给大家以希望。
    
    但是还有一种啓蒙,是要到光明中去寻找黑暗。今天的台湾,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啓蒙。
    
    说是光明,也是相对而言。相对于中国,台湾已经进入了启动民主化建设的阶段,专制统治的黑暗时期已经成为过去。这样的时代,是不是就不需要啓蒙了呢?当然不是,而且甚至更需要。
    
    因为虽然旧时代结束了,但是改革制度容易,改变思想困难。政权已经轮替两次,但是在台湾,保守的,甚至是倾向于专制的思想观念,在社会中还是所在所有。这一次太阳花学运中,我们看到种种言论,例如“希望政府戒严”,“学生是红卫兵”,这样的言论的存在,我们平时看不到,但是一旦社会事件发生,就会呈现出来。这使得学运彷彿一面照妖镜,让我们看到了这些民主社会中残留的专制渣滓,这些光明中的黑暗。
    
    它说明,民主建设任重道远,我们只有从思想观念,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等等方面去真正普及民主与科学的普适价值,逐渐杜绝反民主,反智,反人性的东西,才会有真正的民主巩固。
    
    而且,正是在已经民主化的社会中,大家更容易放鬆警惕,而忽视那些旧思想,那些专制言论对社会的危害。而民主的制度,某种程度也成为这些旧思想的保护伞。所以,越是在已经开始民主进程的社会,越需要我们更加努力地去寻找这些光明中的黑暗,然后去抵制,去批判,去消除其影响。
    
    可见,从五四到现在,啓蒙这项工作,仍然不能鬆懈。
    
    来源:自由亚洲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9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丹:中共腐而不败
·请用逻辑说服我/王丹 (图)
·这次学运中最让我吃惊的一件事/王丹 (图)
·街头运动就是民主制度/王丹 (图)
·王丹:台湾支持中国民主的八个建议
·习近平反腐败?别傻了!/王丹
·重新认识邓小平/王丹
·陆生应当如何看待台湾/王丹
·当天安门广场成为禁区/王丹
·周永康政变未遂/王丹
·流亡的意义(上)/王丹
·用科学的道理鼓吹民主/王丹 (图)
·未完成的权力更替(王丹)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太子党的政治个性/王丹
·90后是中国的希望/王丹
·王丹:中国没有出现平反六四的征兆 (图)
·中美陈光诚协议疑点重重/王丹
·民主不是乞求来的!/社科院资深人士评王丹等人的回国要求
·要让中国人“死得起” 王丹誓破“天价殡葬” (图)
·王丹:习近平反腐败?别傻了!
·广州抓捕参与王丹发起的天下围城绝食活动的维权人士
·薄熙来囚秦城 过来人王丹:以前伙食很差
·王丹唁電許良英先生逝世
·王丹谈太子党的四大政治性格
·王丹竟称十八大前夕 改革已死
·王丹撰文称支持陈光诚暂时出国
·网上纷传当局拟解禁六四 王丹指“完全感觉不到”
·王丹:拒買《中國時報》聲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