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胡石根/吴仁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9日 转载)
    吴仁华更多文章请看吴仁华专栏
    胡石根更多文章请看胡石根专栏
    

    (这篇旧文刊登于2002年6月14日出版的美国《新闻自由导报》总第367期。2014年5月6日,胡石根因参加纪念六四25周年的研讨会,与浦志强、徐友渔、郝建、刘荻被刑事拘留。)
    
     中国大陆近年曾流行一首校园歌曲《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胡石根就是我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硕士学位时睡上下铺的兄弟,时间是一九八三年至八六年,他攻读的是语言学专业,我攻读的是古典文献专业。
    
     胡石根一九九二年因组党案被捕,一九九四年被重判二十年有期徒刑,至今已渡过漫长的十年牢狱生涯。记得九○年初春的一个深夜,当我在摄氏七度的气温下跳入浪涛汹涌的大海,游向自由的彼岸时,心中抱持的信念就是为了到海外为狱中的王军涛、陈子明、陈小平、刘苏里、刘刚、万新金等诸多的朋友呼吁。这些朋友如今已陆续出狱,可狱中却出现了一个胡石根。最近十年来,这位当年睡在我下铺的兄弟一直让我牵肠挂肚。
    
     如今全美学自联将第二届自由精神奖颁发给胡石根,使我这个早已过了激情年龄的人再次激动不已,在感激全美学自联之余,积压已久的愤愤不平之情也稍微平息,多年来,在海外人权组织要求优先释放的政治犯名单上,在各项奖项中,都见不到胡石根的名字。
    
     胡石根是一个典型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对政治毫无兴趣,在大学本科及研究生期间,他都是班级中唯一一个连共青团组织都未曾参加过的“普通群众”。
    
     胡石根也是一个极“无趣”的人,读书只读专业书,连当年风靡一时的“朦胧诗”都不屑一顾。他不迷足球,不玩围棋,连电影都很少看,几乎没有业余爱好,比我这个自称为“出土文物”的人还要古板许多。他与妻子的相识,还是介绍人牵的线,那时都年已三十了。他的妻子小王是中国科学院的打字员,一位老实本分的北京姑娘。
    
     胡石根唯一给人深刻的印象就是“倔”,也就因为倔,他与同学的关系并不亲近,也因为倔,他在狱中比别的政治犯多吃了很多苦头。他的倔,表现在敢于在法庭上大喊“打倒共产党”,他的倔,表现在始终不低头,入狱十年,一直处在二级严管的状况中。
    
     谁能料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读书人,在八九年六四屠杀事件发生后,当学生领袖和知识界精英被捕的被捕,逃亡的逃亡,白色恐怖笼罩神州大地之际,竟然揭竿而起,为首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等组织,并筹划用模型飞机在天安门广场散发抗议六四屠杀、悼念死难烈士的行动。
    
     胡石根在北京城四处奔波,联络同志组党的时候,曾经跑到我所工作的中国政法大学,他自称是我的同学,与我的同事联络。由于六四屠杀所造成的巨大恐惧,胡石根的组党行动遭遇重重挫折,许多人士以各种理由拒绝参与,也有许多朋友考虑到现实的政治风险予以劝阻,但胡石根依然义无反顾地向着组党的预定目标前行。
    
     曾让胡石根天人交战的是来自妻子的劝阻,他的妻子恳求他为了女儿和家庭,不要去冒政治风险,但他最终没有听从妻子的劝告,这也使得他的妻子无法原谅他。
    
     我能想象,在漫长的十年牢狱生涯中,胡石根最愧对的一定是他的女儿和妻子,也正因为这样,他在狱中始终没有放弃专业研究,最终发明了一种计算机汉字输入法。他本想在申请专利后再出售专利权,为家人的生活和女儿的教育筹集一笔资金,可恨的是当局不让他申请专利,原因是他一直不认罪服罪。
    
     胡石根的组党活动从一开始就引起了当局的注意,据说第一次组党会议的参加者中就有中共特务。这可能与组党的规模较大有关,九二年五至六月遭镇压时,被当局拘捕的骨干人员即多达三十多人。
    
     政治犯在狱中的处境本来就艰难,胡石根的处境尤其艰难,因为他缺少亲人关怀。他是江西南昌人,在北京除了妻子,没有别的亲人,而他的妻子又不谅解他。他的兄弟虽曾从南昌远赴北京探监,但只能偶尔为之。狱中有一项规定,每位囚犯可以设立一个二百元人民币的帐户,以便在狱中购买日常用品。胡石根在北京找不到亲属帮他设立帐户,后来还是由一位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的同学出面予以帮忙。在这里,我丝毫没有责难他的妻子的意思,作为一位妻子和母亲,她有她的考虑,而且这种考虑也是正当合理的。胡石根尽管是一位可敬可佩的民主志士,但对于他的妻子和女儿而言,他的确不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
    
     如今,在北京市第二监狱,胡石根已经树立了英勇不屈的形象,赢得了难友们普遍的尊重,但他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每当北大同学及从第二监狱出狱的难友对我说起老胡早已疾病缠身、须发皆白的时候,我的心情就无比地沉重。老胡出生于一九五四年,目前理应是处于人生鼎盛的壮年时期。
    
     老胡,请你原谅,这次虽然是你首次得奖,我也已尽我所思,但最终却只写下这么短短的文章,也许是我过去忽略了你,也许是你本来就是一位太过普通的读书人。
    
     老胡,我的兄弟,请你千万保重,为了你的妻子和女儿,也为了关心你的同学和朋友,我还期待着与你在北京重逢的日子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912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子明患癌急救 吴仁华遥忆旧知
·89年中共动用正规军屠杀平民,对军队伤害其实也很大/吴仁华
·吴仁华:《零八宪章》将是长期公民运动
·吴仁华:独自挡坦克的王维林身在何处
·吴仁华:从“六四”升官名单 看哪支部队杀人最狠
·吴仁华评习近平重提毛口号 意在政治利益非关个人信仰 (图)
·吴仁华“寻找六四军人” 发军方恐慌
·吴仁华返乡探亲终如愿 慨叹回家的路太漫长
·六四流亡者吴仁华顺利回乡 失踪数月引外界担忧
·吴仁华评温家宝两会闭幕之言 仅属空谈形同表演
·吴仁华谈“乌坎效应”渐蔓延 启发基层维权更有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人生就是活见鬼
  • 人生就是等死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 陆媒长文吹捧“网络审查之都”
  • 博客最新文章:
  • 余志坚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徐永海圣爱团契科学研究:表象差异测查、磁悬浮发电机、名可名非
  • 周劍岐海军青岛阅兵“看不舰”
  • 余志坚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金镳挣扎情景剧
  • 罗勇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许之远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旭升有话闪烁其词意欲何为
  • 茉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余志坚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心灵之旅两年过去,仍然没蹭上timing
  • 杜垣另辟蹊径谈台选玩弄话术藏祸心
  • 章小舟当头一棒难翻身愿望政庇难成真
  • 马山挣扎境遇中的情景剧
  • 谢选骏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邵国辉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 谢选骏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论坛最新文章:
  • 金正恩即将访俄与普京会晤
  • 北京抗议美国取消进口伊朗石油豁免
  • 律政司长夫大屋僭建罪成 罚款了事 司长早脱身
  • 巴黎圣母院给建设新欧洲带来希望
  • 韩国瑜参选5点声明 球又抛回国民党党中央
  • 5G:陆称达商用水平 开试验网城市至少25个
  • 中国8家豪华饭店被取消五星级资格
  • 两岸三地对斯国旅游警示升级:避免前往
  • 美取消进口伊朗石油豁免 国际油价应声上涨
  • 海军成立70周年 习近平称“中国人民热爱和平”
  • 美国正考虑将芬太尼列为大杀伤力武器
  • 日海上幕僚长率舰访华 旭日旗未被作为问题
  • 韩国瑜松口:不计得失荣辱愿为守护负起责任
  • 亚洲经济从第二季度起转向复苏
  • 中国强拆模式不要泛滥“一带一路”的呼声
  • “不,华为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
  • 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 美仅派上校出席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