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反饥饿反迫害”与“应聘中南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西安探矿机械厂女工康素萍,因无辜被厂方停薪停职,向当局逐级多方申诉无果。因为被打上了访民的烙印,她“处处被歧视被排斥被另类对待”,在上访过程中,先后6次被关黑监狱,4次被行政拘留,1次被刑事拘留,“被迫服过毒、切过腕、跳过楼、开过瓢”,还多次被绑架被殴打……
    

    “长期上访导致债台高筑,生活无法维系”,越上访越深陷生存绝境泥潭的康素萍,突发奇想,在“墙外”的互联网上“斗胆应聘中南海”,不为别的,只为“和平崛起”的党国,能帮她免于饥饿。不知中南海的“公仆”是否懂“翻墙”,是否能在“敌对势力”的网站上看到她的应聘资料。
    
    柔顺是天下女人的一大天性。可当连温饱都成了问题时,柔顺的女人也有个性的张扬,也会变得若刺猬一般,不惮向中南海“发难”。深圳女访民赵国莉就曾“爱上胡锦涛”,她说“就是共产党枪毙了我,我也要向世界说出我爱你的心声”,要赤身裸体冲进中南海,表达她“爱的壮烈”……
    
    在冤民张袂成阴的“法治国家”,康素萍的困境对中南海而言根本就不算一个事,赵国莉的冤屈同样也不算一个事。赵“因被深国企领导恶意欠薪,贪污巨额奖金,打击报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血泪路”。与康素萍的处境一样,赵国莉奔走多年的结果,不外乎是惨不忍言。
    
    中国的访民,与纳粹德国时期的犹太人何异?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党和政府俨然自我缩小成了信访局或信访办,像蝙蝠的巢穴般见不得阳光,深藏在悠长的胡同内,长期一味对访民极尽敷衍、愚弄、打压之能事。“处处被歧视被排斥被另类对待”的被压迫阶级,在党国广泛存在。
    
    康素萍、赵国莉等女访民红颜神伤,冲冠一怒,直指中南海的抗争,在本质上完全就是“解放”前劳苦大众“反饥饿,反迫害”的一种重演。在“黑暗的旧社会”,“反饥饿,反迫害”的底层百姓,还能浩浩荡荡走上街头表达诉求;“解放”之后,就只能永无止境炊沙作饭,“逐级走访”。
    
    访民中的女人,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用她们奔流的乳汁以及无微不至的呵护,亿辛万苦哺育了这个苦难的民族。当她们的合法权益遭受黑恶势力的侵犯时,她们非但提告无门,还要遭到执政当局进一步的伤害。中国史上,再没有哪个朝廷像红朝这般,能无尽制造治下女性的流血又流泪。
    
    访民中的男人,与所有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一样,或为保家卫国贡献了青春中最美好的年华,或为国家的建设、祖国的繁荣操劳一生,可当非公平、非正义像泰山压顶般袭来时,却惊觉这“国”在卸磨杀驴,是个没人管事的“共和国”。你怀着朝拜般的心情去上访,惊见的是一座座的荒庙。
    
    只要稍微有人管事,冤民群体也不至与日俱增。总被雪上加霜的冤民,哪怕是行号卧泣在“天子脚下”,也同样是无改被凌辱、被打压、被耍弄、被冻死等等宿命,这固然可怜。但匪治、兽治至此,“执政”者们又何尝不可怜?太可怜了!“执政”了几十年,可怜还是一团乱麻,百弊丛生。
    
    国家信访局不让“越级上访”的所谓“办法”,并不能让走投无路的冤民就此自甘认命,可想而知。康素萍的“应聘中南海”不属于“越级上访”,赵国莉的“爱上胡锦涛”不属于“越级上访”……只要饥饿与迫害仍存在,形形色色、风起云涌的“反饥饿,反迫害”,就会以万般形式显现。
    
    古训曰:“夫国家之所以存亡者,在道德之浅深,不在乎强与弱。”“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却“以百姓可欺”;有能力动辄几千亿元用于政治演出,动辄几千亿元用于“维稳”,动辄几百亿元为异族免债,但“没有能力”或无心关切底层百姓的温饱……这不是执政品德出了大问题?
    
    “反饥饿,反迫害”与“应聘中南海”,是不作为和反向作为的必然产物。党国的兴亡全取决于公权体系,是否真在围绕国民正向运作。古话说:“有从仄陋而进显言,由卑贱而陈国事,可不恕之以难乎?”公门中的种种鬼蜮伎俩,非但体察不到草民的难能可贵,反而恩将仇报,负薪救火。
    
    “处处被歧视被排斥被另类对待”的访民,在某种程度上,多像是纳粹德国时期的犹太人。在以血泪铺就的“逐级走访”路上,不时感受到的也是亡国奴一般的悲凉。我深深理解康素萍、赵国莉的愤怒和无奈。当上至中央,下至基层,皆无秉持公道可言时,国在哪里?鹿走苏台,一片昏黑。
    
    
    写于2014年5月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85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52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718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什么?
·廖祖笙:执政良知能将黑夜与人心给照亮
·廖祖笙:纪念胡耀邦 缅怀伟光正
·廖祖笙:景阳冈的两只老虎真奇怪
·廖祖笙:归根结蒂是人性与兽性的博弈
·廖祖笙:致芊媛
·廖祖笙:写给法庭,写给未来和历史……
·廖祖笙:夜色还是这般浓黑
·廖祖笙:孔子成了孤魂野鬼 孔庙倒得支离破碎 (图)
·廖祖笙:曲阜国公然宣告曲阜独立
·廖祖笙:悲愤于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
·廖祖笙: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之“有罪” (图)
·廖祖笙:东厂和西厂的火拼
·廖祖笙:从“反庙集团”到“蛀虫集团”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
·3个政法败类中就该枪毙1个/廖祖笙
·廖祖笙:更惨党使得全民“智商还不如猪”
·廖祖笙:过去的一年,是……
·廖祖笙:“维稳”是蠢党挖坑自埋的游戏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廖祖笙家半夜又两次被“人”拉电闸
·廖祖笙: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