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伦敦客:为柴玲说几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6日 来稿)
    
    作者:伦敦客
    

    (一)柴玲说“期待天安门血流成河”的话及对此话的各种评论,过去各大媒体各有版本。最有资格站出来讲话的应该是当事人柴玲本人。现在她对包括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在内的公众,写了4.21公开信,解释了她说这话的情况,坦白了当时说话动机和话意,继续期待丁子霖他们原谅。
    
    柴玲的这种积极态度有何错?哪里该受谴责或驳斥?丁子霖说的“再也不会理她”(柴玲)一定有道理吗?难道要柴玲违心编造一番谎言,来欺骗公众 ,才能满足一些人的目的和欲望吗?
    
    中共25年,对国内外媒体大放六四屠杀是“迫不得已”的谬论,企图将六四屠杀美化成“平暴安定”、合情合理行动。如果我们抓住柴玲此话穷追猛打,意味着此话客观起到六四屠杀的推动作用,岂不正中了中共“迫不得已”论的圈套?岂不是既转移追究六四屠夫邓小平、李鹏罪责的大方向;又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地开脱或减轻了邓李屠夫的天大罪责?
    
    请广大网民擦亮眼睛,切勿将柴玲此话与邓李罪责混为一谈!请丁子霖他们义无反顾地坚持六四屠杀元凶就是邓小平、李鹏,而不是别人,更不是柴玲要负的责任!
    
    (二)我对25年来,丁子霖代表天安门母亲们,呼吁平反六四,收集死难者名单及赔偿抚恤死难家属,做了大量工作,深为感动和敬佩。那本《六四受难者名册》,我是哭着看完的。我在精神及道义上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丁他们这一边。
    
    但是,纵观丁代表天安门母亲对外公开发表多次的信或声明,虽然我支持他们谴责中共六四屠杀暴行和强烈要求平反六四,但在具体的六四屠杀起因和该谁负责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他们既没有像香港支联会那样看透中共杀人本性;也没有像台湾太阳花学生那样持有“我们共同敌人是共产党”的鲜明立场。丁他们片面认为的,天安门屠杀流血,如果学生理智或见好就收,是可以避免的观点,迄今为止,具有很大争议性。
    
    我是坚决反对丁他们这种“六四流血避免说”的。因为六四的屠杀是在邓小平家里早就策划商量好的,邓小平那句屠夫名言:“杀二十万,保二十年安定”就是在六四时期炮制的!在天安门学生撤场的6月4日凌晨4时之前,在六部口、木樨地、复兴门、五棵树等处的开枪屠杀已在6月3日晚11时就开始了,与5小时后的天安门最后撤场的学生有何关系?难道邓小平李鹏是听了柴玲那句话才起了杀心吗?难道戒严部队是让柴玲那番话激怒后,才大开杀戒吗?
    
    现在的今天就可问问地狱的邓小平是不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柴玲理应承担她犯罪责任;反之,六四屠杀罪责必须而且唯一地由邓小平、李鹏负责!柴玲决不应负半丝责任!社会的一些人,为何要死死盯住当时才十几岁的柴玲不罢休,而不去坚定地呼吁追究邓小平、李鹏屠夫罪责呢?恰恰证明他们是中共六四屠杀“迫不得已”论的受骗者和可悲的中共鼓吹手!
    
    (三)如果坚持丁他们的“六四流血避免说”,你又如何解释在6月4日凌晨4时学生全部撤离广场后,一直到6月7日,戒严军人还继续不断地在天安门广场以外地方射杀碾杀无辜学生及市民呢?我们不用翻其他资料,仅翻一翻丁子霖自己写的那本《六四受难者名册》,就马上查到那些自6月4日凌晨4时学生全部撤离广场后至7日的短短4天里,至少有名有姓10人被戒严军人屠杀(其他无统计的不在此例)。他们是:穆桂兰、田道民、龚纪芳、孙辉、王楠、董晓军、刘洪涛、萧克、钱辉、王争胜等人。
    
    难道这也是中共六四屠杀“迫不得已”的理由吗(因为此时广场已无静坐学生、学生组织已被打散、绝大多数市民都听从戒严命令呆在家里,局势对军队已无大威胁,根本没有中共所说的“迫不得已”的状况)?难道六四广场学生撤离后,这些死难者的被杀也与柴玲的那句话有关吗?
    
    (四)丁子霖儿子蒋捷连的遇难,是整个六四死难同胞们的遇难;这不是一个蒋捷连的个人悲剧,而是整个中华民族悲剧!六四屠杀,不是屠杀某一人,而是集体大屠杀。这就是六四悲剧本质。
    
    蒋捷连既不在广场学生队伍里被杀,也不是积极阻止坦克或阻拦军人行进被杀,是6月3日晚11时的子弹从木樨地射中他的后背,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可见,当时军人是乱开枪杀人的,是放冷枪杀人的!这是多么可怕的杀人情景!足以证明邓小平下达屠杀命令罪恶之血腥!试问:难道这也与柴玲的那句话有关吗?
    
    (五)丁子霖多封呼吁信或声明的字里行间,给公众一个明显信号:相信执政党中共和人民政府会平反六四的。这是一厢情愿的“六四一定平反说”,25年来,已在国内外公众中造成,负面影响超出正面影响的效果。
    
    鉴于“天安门母亲”这一特殊维权团体的客观存在和政府的限制性、默认性地容忍存在;鉴于该团体的正义性、弱势性及女性多易予同情等诸多特点,渐渐地变得她容不得别人提出的批评意见。因为,有谁会对丁子霖的天安门母亲这样正义的团体的观点提什么不同意见或批评呢?因此,上述的“六四流血避免说”和“六四一定平反说”,25年来,不是减少或谈出,而是越说越盛,越为强烈。
    
    这就不得不引起公众对丁子霖所代表的团体的批评及议论,甚至质疑她会不会有一天变成中共统战对象,最终沦为中共一党独裁工具,使《六四受难者名册》成为一堆纸灰。这样质疑难道是凭空产生的吗?
    
    因为,上述我所指的“信号”,正是丁子霖及她丈夫两人,作为中共篡政后又是57年反右后培养的知识分子,那个时代知识分子被中共看作57反右后的“政权精英”、“可靠人才”。在“人大”这个近似中共党校里,能够想象,党培养的丁子霖和她丈夫是教授,在长达30年里,他们会对中共错误或问题提出过什么批评或质疑吗?
    
    如果因六四杀了他们儿子,让他们感到中共杀人可怕让他们痛失独子,在悲愤之下开始批评共产党,但仅凭此种突发的悲愤,能让中共感到恐慌害怕吗?除了大量篇幅与中共讲“理”外,我看不到丁子霖和她丈夫对中共杀人本性有什么深刻认识;也感觉不出他们对中共六四屠杀必然性和对邓小平屠杀格言的淋漓反驳。
    
    他们年复一年地盼望中共会承认“平暴”错误、会改邪归正、会有平反六四那一天,这就等于盼望西边出太阳,盼望恶狼变绵羊!这就是丁子霖和她丈夫与同样是50、60年代知识分子的经济学家茅于轼 、军医蒋彦永、右派铁流、记者杨继绳等,这些比较能够看清共产党罪恶本质的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知识分子有着根本区别和不同的地方!
    
    (六)柴玲是位基督徒,作为教徒,她有权利站在宗教角度,而不是站在非教徒的世俗角度来评论六四事件;她更有权利或资格运用圣经新约里的基督耶稣的话来评论六四事件。
    
    因此,我认为,柴玲4.21公开信呼吁有关人士用平和的宗教心态看待六四事件,“不必为政府是否平反六四而绊倒和苦恼”,而是应该以“感恩的心等待神的时间带来” 的内容并无不当或错误。
    
    这里包含着柴玲祷告祈求神带来六四平反的那一天 ,与非宗教世俗人的丁子霖他们呼吁平反六四在诉求上是一致的。正如柴玲自己所说,“每个人对六四都有自己不同的判断,不同的纪念方式”,此话也无不当或错误。
    
    应该指出的是,信仰宗教的有神论者与未信仰宗教的无神论者在表示对某一问题态度时,会 出现不同的表达方式,例如,无神论者用三权分立和一人一票选出国家元首来结束一党专政制度;而有神论者是用祷告或读经方式祈求神以天的名义,既无边际的宇宙名义来“天灭共产党”。两者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仅仅是表达方式不同罢了。
    
    这里,我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当或错误!现在有不少人谴责或反对柴玲用上述宗教里圣经的话评论六四事件,认为她说的上述话是对六四死难者的二次侮辱。
    
    我认为: 1.谴责或反对柴玲说此话者,多半以上可能是非教徒的无神论者,由于不读圣经、不懂教义、无法理解圣经里基督耶稣话意,只是从无神论世俗角度去看待评论有神论的宗教话题,所以,必然误解柴玲上述评论六四事件的话意。
    
    2. 柴玲从未认可过她说的“期待天安门血流成河”是让别人流血,自己偷生的意思,当然也不认可此话是对六四死难者的第一次侮辱。既然不存在第一次侮辱,又何来第二次侮辱呢?
    
    3.即使2012年柴玲用英文信,用宗教观点发表了不当的甚至错误言论,引来公众谴责或反对,但并不等于柴玲2014年4月21日的公开信,用宗教观点发表对六四事件看法一定也是或必然也是不当或错误啊。如果等于的话,那还有什么纠正、改正不当或错误的前提或机会呢,人岂不都变成无缺点的神了?
    
    4.柴玲坚持6月6日参加美国国会的六四纪念活动并参加一个祷告会,再次展现了自己作为一名基督徒的自由信仰和不变的思想及理念。我为她的这一活动及她的信仰、思想、理念的不断修正、调整、提高而祝愿。
    
    我相信:在公众评论和媒体的驱动下,在越来越多人看清中共杀人本性下,纪念六四25周年及以后的永远纪念将载入史册;
    
    历史 (神)也将会让丁子霖代表的天安门母亲们,及所有不忘六四屠杀者,所期盼的六四事件真正昭雪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925022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柴玲为什么会激起众怒
·爱的见证:六四大屠杀25年后的柴玲
·柴玲应为六四悲剧负责
·李卓人批柴玲:向天安門母親傷口灑鹽
·肖国珍给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春秋戈:儿子牺牲了,怎能怪柴玲?!
·柴玲:致丁子霖母亲的信
·柴玲:上帝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变态//撒拉夫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钱文军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wenjun
·公义先于宽恕—从基督教神学评柴玲言论/曼德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我一个也不原谅——读柴玲《我原谅他们》
·柴玲你可以谈宽恕,但请不要以上帝的名义/斯凡
·评论:柴玲对基督的误会/苏慕之
·饶恕与不饶恕——和柴玲探讨/高约翰
·格丘山: 上帝审判柴玲
·柴玲再谈六四公开信:我不是要推卸责任! (图)
·丁子霖对柴玲的公开信深感失望 (图)
·天安门母亲怒责柴玲:在伤口上再加一刀! (图)
·維權者批柴玲辱六四死者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