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闵良臣:人类文明不是萝卜青菜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6日 转载)
    
    来源:共识网 作者:闵良臣     

    ——兼谈美国印第安人文明
       
    一
      
    人类各国各地区文明发展一直是不平衡的。中国有火药、指南针、造纸、活字印刷术的时代,中国的文明就是高于西方,西方也完全承认中国大唐、大宋时代的文明代表当时人类最高文明。后来西方有蒸汽机有火车有飞机有电脑有手机,西方的文明就高于中国。到今天,我们还常常为美国以及西方有些国家不卖尖端科技给中国耿耿于怀,这其实正说明中国现代文明,特别是科技文明不如西方。最近因“女童香港街头便溺”大陆夫妇与港人发生冲突引爆的舆情事件,说到底或叫起因还是一个文明问题。
       
    香港地区在英殖民者统治100年后,市民的文明程度就是要高于内地——我们不能说小孩在街头便溺比不在街头便溺的香港幼仔更文明。至于争吵中的误解、苛责、情绪乃至歧视以及“应该理解、包容”等等,那是另一个话题。尽管有官网发文,指港人“须抛弃‘自以为是’心态”,但这个题目的前半部分也还是不能不讲要“向文明看齐”。人类一直在追求更加文明,否则,我们这种国家的国民也就不必提倡民主自由了(申明,本人这里没有要偏向港人的意思)。
       
    虽如某国君在演讲中所讲,“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但就同一时代文明而言,不可能是平等的,不然也就没有“更文明”一说,不然我们也就不会承认美国以及西方一些国家为“文明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文明怎么可能与不发达国家的文明是平等的呢?这一点,读过18世纪英国亚当·斯密《国富论》的读者都知道。他在上卷第三篇第三章中说:“当时大部分欧洲商业,主要都是以本国土产物,交换更文明国的制造品。英格兰之羊毛,常与法兰西之葡萄酒、及伏兰德之精制毛织物交换;波兰之谷物,亦常与法兰西之葡萄酒白兰地酒及法兰西意大利之丝绒交换。”(第301页,上海三联书店2009年版)只会剪羊毛的文明与会制造葡萄酒以及用羊毛生产出精制毛织物的文明不可能是平等的。人类文明往往就体现在价值上。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几乎可以说,在这个星球上凡落后的国家或地区,往往就因为他们的文明不如人;而一切先进的国家和社会,也多是因为他们的文明是先进的。
       
    如果说“磨剪子”与“戗菜刀”的文明是平等的还有人相信,那么,说只会制造刀剪与会制造枪炮甚至制造电脑、手机的文明也是平等的,就是自欺欺人。十八世纪西方工业革命后发展起来的现代工业文明明显优于古老的农耕中华文明,这也正是26年前在中国多家电视台播放的电视系列片《河殇》解说词的主旨。特别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海上贸易发展出的现代民主制度与中华民族两千年不变的大一统专制制度,更不可能是平等的。否则,我们也不会在1894年的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否则,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八国联军入侵以及“小日本”的长驱直入:这一切,都缘于中国近代文明不如人,包括物质文明与制度文明,尤其是制度文明。
       
    人类文明当然可以乃至应该“交流互鉴”,但这与有人在演讲中所讲的“前提”无关。更重要的是,“交流互鉴”的结果一定是产生更先进的文明,此时如果还抱着“交流互鉴”时的文明不放,那就是抱残守缺,而抱残守缺也就一定会“挨打”。可本人怎么也想不通,中华民族近代挨打史至今不能让有人觉悟,不能不令人感慨系之。
       
    二
      
    话说不久前,这个星球上盛传出两句话,一句是文明没有优劣好坏之分;另一句是文明就像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之所以盛传,缘于此说出自一国家元首之口。
      
    那么事实是怎样的呢?除了上面本人所讲,再来看看人类史吧。
      
    对于刚走出非洲大陆的人而言,钻木取火就是创造文明,可这种文明跟今天的取火文明相比,一定是极端落后的文明,否则我们就一直用钻木取火好了。
      
    所以说,笼统的讲“一切文明成果都值得尊重,一切文明成果都要珍惜”并不错,但要看如何尊重如何珍惜。对已经失去意义的“文明成果”,我们就只能把它放进博物馆里供后人瞻仰,甚至只能听那里的讲解员讲解,比如钻木取火,比如我们的甲骨文等等。我们一定要弄懂“尊重”和“珍惜”之意,否则同样会犯“不可逆转”的错误,误国误民。
      
    在上帝眼里,世间万物也许确实没有优劣好坏之分。如果没有参照物,再猛的猛兽,再毒的毒蛇,再丑陋的人,再专制独裁的制度,它们或他们的存在也都是合理的。
      
    世间万物的优劣好坏是人在比较中发现和认知的,中国人对此称之为“有比较即有鉴别”。试想,这个星球上如果没有人类,根本就不存在好坏优劣之分。换言之,对世间一切事物的认识和评价,正缘于我们是人。所以说,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要了解的东西的优劣好坏,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去比较,或不肯去比较,或不敢去比较——当然,也有比较后仍看不出来或感觉不到的情形。
      
    没有比较,特别是不肯比较,就在那里说没有优劣好坏之分,这种人是可恶的,简直就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敌人;比较后却看不出来或感觉不到,这种人是愚笨无知的,而无知虽然好于敌人,但在古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看来,同样是一种恶;若是简直就不敢比较,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只能称这种人为懦夫。
       
    胡适当年笑话过一位日本博士,此人也名福田。游历了欧洲之后的福田博士,认为当时社会只有两条路可走:“不是纯粹的马克思派社会主义,就是纯粹的资本主义。没有第三条路。”胡适认为这位福田博士虽然到了欧洲,可惜走得不远,故对他说,如果“索性到美国去看看,也许可以看见第三条路,也未可知。”你猜这位经济学家怎么说,“福田博士摇头说:‘美国我不敢去,我怕到了美国会把我的学说完全推翻了。’”胡适当即说道:“先生这话使我颇失望。学者似乎应该尊重事实。若事实可以推翻学说,我们似乎应该抛弃那学说,另寻更满意的假设。”(《漫游的感想》,见《胡适文集》第2卷第113~114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版)
       
    然而,胡适不可能想到,又是八十多年过去,可以代表国家的人仍不肯尊重事实,害怕事实推翻了他们假装相信的主义、学说,甚至不惜拿“文明是平等的”来搪塞,拿因为“任何一个国家的今天都来自昨天”,因此某个国家就只能“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就只能“往哪里去”而“不会往哪里去”来忽悠。你说这怎么能说得通呢?照这种说法,像我们这种国家,因为“昨天”是专制和独裁的(如毛泽东时代),因此也就应该一直专制独裁下去,一万年不变;照这种说法,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搞改革开放,更不应该总是幻想西方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所以说人类文明一定有优劣好坏之分,也一定是不平等的。因为人类史发展到今天,人类文明的优劣好坏,几乎一眼便知,不证自明,因此有些方面的人类文明连比较似乎都可免了。比如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谁都看得出它们的优劣好坏之分。所谓看不出者,一定是偏爱古代文明的人,要不,就是个糊涂蛋,或者就是个骗子。
       
    三
      
    这一点,再来看看美国印第安人衰败消亡的历史就再清楚不过了。
       
    本人并没有读过有关美国印第安人历史的专著,但仅仅读了法国政治思想家德·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二部分第十章,对这一族群也能了解个大概。
       
    先说当我在书中以及托克维尔当年在美国考察时给其母亲的家书里读到印第安人的凄惨情形,尤其是出于无奈被殖民者一步步赶进深山老林,甚至被像西班牙这样的侵略者虐杀,自己的心很痛,甚至多次流下眼泪。这当然也缘于托克维尔的生动描述。请看这样一段:
       
    1831年底,我来到密西西比河左岸一个欧洲人称做孟非斯的地方。我在这里停留期间,来了一大群巧克陶部人。路易斯安那的法裔美国人称他们为夏克塔部。这些野蛮人离开自己的故土,想到密西西比河右岸去,自以为在那里可以找到一处美国政府能够准许他们栖身的地方。当时正值寒冬,而且这一年奇寒得反常。雪在地面上凝成一层硬壳,河里漂浮着巨冰。印第安人带领着他们的家属,后面跟着一批老弱病残,其中既有刚刚出生的婴儿,又有行将就木的老人。他们既没有帐篷,又没有车辆,而只有一点口粮和简陋的武器。我看见了他们上船渡过这条大河的情景,而且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严肃的场面。在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既没有人哭喊,又没有人抽泣,人人都一声不语。他们的苦难由来已久,他们感到无法摆脱苦难。他们已经登上载运他们的那条大船,而他们的狗却仍留在岸上。当这些动物最后发现它们的主人将永远离开它们的时候,便一起狂吠起来,随即跳进浮着冰块的密西西比河里,跟着主人的船泅水过河。(见《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378页,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
       
    1831年12月25日,托克维尔还停留在密西西比河上时,在给母亲的家书中,就把他当时看到的这一幕向母亲描述了,并且描述得更凄惨,证明了印第安人的迁徙之路确实就是一条“眼泪之路”,现容我也抄录一段在这里,这些毕竟都是印第安人的历史:
       
    ……可怜的印第安人抱起他们年迈的亲人,妇女把孩子扛在肩上,整个民族最后都带上了他们最重要的财产上路了。他们永远地抛弃了也许是他们祖先已经生活了上千年的土地,来到一片荒原上定居,但即使是这荒原,白人也不会让它享受到十年的和平。您注意到一种高级文明带来的后果了吗?西班牙人放狗去攻击印第安人,仿佛它们是扑向野兽,这真是凶残;他们在新世界烧杀抢劫,就像对待一个被攻占的城市那样,毫无怜悯和顾忌之心。(见《政治与友谊:托克维尔书信集》第37~38页,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版)
       
    作者虽然出生没落贵族,但非常有同情心,甚至在书中“以愤怒的笔触描写了这次迁徙”。然而,即使如此,只要我们记住无论是自然界还是人类,始终是弱肉强食,不能幻想什么人“对待不同文明”,会有“比天空更宽阔的胸怀”。而况,人的胸怀就是人的胸怀,怎么可能会比天空更宽阔呢?谁相信了,谁就是傻子——到现在本人也没看到过一个胸怀比天空还要宽阔的人,且不论他是普通人还是总统,是穷鬼还是富翁,是国民党还是其他党人。    
      
    正缘于此,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属于文明人的,并且谁的文明程度高,就属于谁。一切落后文明要么向先进文明学习,要么只能像印第安人一样走向衰败、消亡。股神巴菲特有句名言:“任何不能永远发展的事物,终将消亡。”文明也一样。根本不存在某一种文明会永存下去,更不可能出现永远高举某个人的旗帜这种荒唐的事情。看过影片《红河谷》中的观众大概不会忘记,那些英国侵略者自然十分可恨,但他们的有些观念,却是值得可恨他们的人们学习的。在这些侵略者看来,“落后了,就会灭亡了”,而在“科学面前,落后必将灭亡”。
       
    四
      
    作为一个种族,又根据人类自走出非洲后,事实上就开始了创造文明的考证,印第安人肯定也创造了一些文明,至少要比原始人文明,而况他们被从欧洲来而后来成了“美国人”的这个民族改变时已经是公元16甚至是17世纪了,这个时候,人类包括埃及、希腊、印度、中国已有很多民族都已经创造出了光辉灿烂的文明,因此可以想像,再不济,印第安人也还是创造了一些属于他们的文明。这一点,从托克维尔的叙述中也可看到,这些人至少知道用树皮盖起茅屋,而且还有了酋长等等。
       
    但无疑,印第安人的文明太原始,或者说太落后了,与殖民者的文明简直没法比。任何一个民族,文明的落后,就是最大的落后。如果文明落后得太悬殊,不是走向灭亡,就是被同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今天仍残存的印第安人,对已经发展进步到现代文明的人类而言,他们已经成了“稀罕物”。用个也许不恰当比喻,就像当年只愿呆在树上不肯下地直行的猴子永远也成不了人一样,残存的印第安人也很难成为一个现代文明人,因为他们离现代文明相隔得实在太遥远了。当然,本人并不否认,一个印第安人,如果从一出生就让他或她接受现代文明的熏陶和教育,仍有可能成为一个文明人。但我不知道残存的印第安人是否肯这样做※。如果愿意,那么若干年后,这个民族的最后一点影子也就从地球上彻底消失。这里不去深究。
       
    要深究的是,印第安人为何没有随着殖民者的文明而文明起来?对这个问题,现代人有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就像托克维尔在书中的那些叙述和表达,比如印第安人与黑人不同,黑人拼命想挤进白人族群,但白人不肯,而且告诉黑人是不可能的。当然,现在这一切都成为过去,有黑人血统的奥巴马不仅“挤进”了美国白人族群,而且还做了这个国家的总统。
       
    印第安人则相反:“他们在想象中满以为自己出身高贵。他们的生和死,都寄于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梦幻。他们根本不想使自己的民情服从我们欧洲人的民情。他们把野蛮生活当做自己种族的独特标志加以热爱。他们拒绝接受文明,而且拒绝的原因,主要的不是出于仇恨文明,而是出于害怕自己变得与欧洲人一模一样。”(《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372页)“没有一个印第安人认为在自己的树皮盖的茅屋里生活就失去了个人的尊严和因而觉得可悲。”(同上,382页)
       
    读到这样的文字,总会不自觉地联想到我们一些人,尤其是联想到不断强调“中国国情”或是“中国特色”的人们,而今又不知不觉地还会联想到有人把文明比喻成“萝卜青菜”,我不知道此人读到这种文字是什么感受。当然,也许他们不是像我这样理解吧。
       
    对于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而言,在“萝卜青菜”面前,当然可以“各有所爱”。问题是,人类文明,一定有低级文明与高级文明之分,一定有落后文明与先进文明之分,一言蔽之:人类社会文明不是萝卜青菜。因此,“各有所爱”往往行不通。或许正因为这句信口开河的话出自中国人大脑,有些人也就信了“各有所爱”的神话,中国文明才落后于西方。如果说中国的古人没有认识到还有情可原的话,今天有谁仍然认识不到,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
       
    事实上欧洲殖民者也一再希望印第安人能走向文明,但都没能成功。“有人曾多次试图深入印第安人地区,在那里传播知识,并任其保持漂泊流动的习性”,然而,“文明在猎人的茅屋里开花了,但到森林里又枯死了。”(同上,均见第381页)于是,托克维尔总结道:“这些在印第安人中间传播文明的人所犯的最大错误,在于他们不懂:要想使一个民族接受文明,就必须先让它定居下来,而要使它定居下来,就得叫它种地务农。因此,应当先让印第安人成为种田人。”(同上)印第安人最终没有成为文明人的致命缺点是没有定居下来先成为一个种田人,而中国如果始终不肯接受西方民主,总是强调要坚持“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又会怎样呢?
       
    其实,殖民者不仅曾经试图深入印第人地区传播文明,还做了其他一些“挽救”工作,比如1829年,美国把印第安人置于欧裔美国行政官的管辖之下;1830年,密西西比州实行将两个部落的印第安人同化为白人的政策,并宣布对带头反对者,均处以1000美元罚款和一年徒刑。可当这项法令用于密西西比州境内的另一个部落的印第安人时,这个部落的印第安人曾集会讨论这个问题。他们的酋长揭穿了白人的意图,号召人们反对白人要求他们顺从的法令,他们还同声宣布:他们宁愿重新回到荒山老林里去。
       
    中华民族的文明当然是印第安人望尘莫及的,但我们不能据此就可以说我们如何坚信乃至固守自己的文明,不需要像先进文明学习。你知道包括亚当·斯密和约翰·密尔——特别是那个亚当·斯密——为什么在他们的著作中一再声称“中国停滞”了吗?其实就是因为中国文明停滞了。遗憾的是,到今天,这个国家的最高层居然认识不到。
       
    现代社会的人们当然不会刻意贬损某一种曾经的人类文明,但落后文明无可挽回地会在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中逐渐消亡,这种例子在人类史随处可见,甚至如影随形。最终,人类一定会“独尊”一种文明制度,并在这种文明制度下,出现真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托克维尔告诉我们:“不难预见,印第安人不是永远不想接受文明,就是在想开始这样做的时候已经为时甚晚。”(《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380~381页)如果说印第安人对今人而言真有什么教训需要我们汲取的话,这就是最大的教训,或者说,任何民族都不要做印第安人第二。
       
    初草2014-3-28,4-24定稿
     
    ——————————————
    
    ※为了说明印第安人难以改变,托克维尔在书中还有一个注释,很有意义:
    
    北美的土著,以史无前例的坚定精神保留着他们的观点,甚至他们习惯的微小细节。200多年来,北美的漂泊不定的部落虽与白人经常接触,但几乎没有接受白人的思想和习惯。不过,欧洲人还是对野蛮人发生了极大的影响。即他们只是使印第安人更加衰败了,而根本未能使他们欧洲化。
    
    1831年夏,我到过密歇根湖畔一个名叫绿湾的地方,这里是西北部印第安人在美国的最北界线,我在这里结识了一位美国军官H少校,有一天他给我长篇大论地谈完印第安人性格的坚定性后,又向我讲了下面这样一个故事:“以前,我认识一个从新英格兰一所学院毕业的印第安人青年。他学习得很不错,外表同文明人完全一样。在1810年我们同英国人作战期间,我又见到了这位青年。他当年在我们的部队里服务,指挥他们部落的战士。美国人只是印第安人答应不以残忍的办法活剥俘虏的头皮的条件下,才准许他们参加美国的部队作战的。在……战斗后的夜晚,这位叫C的印第安人青年,来到我们的野营,在营火旁边坐下。我问他白天的战况。他向我谈了战斗的经过,而且越谈自己的战绩越高兴。最后,他解开军装的纽扣对我说:‘可不要出卖我,请你看!’H少校接着说:‘我看到他的衬衣里,贴着肉藏着一块带着头发的英国人头皮,而且还滴着血。’”〖参看托克维尔的《美国旅行记》)〗(《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372页)

(Modified on 2014/4/2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925622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耶鲁大学校长:中国大学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图)
·厉有为:宪政和普世价值都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
·政治决定人类未来,普世价值规则是人类文明基础/章柏宏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陈维健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耶鲁大学校长:中国大学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胡孟德:中共官僚践踏人类文明的本质
·茅于轼:人权观念改变了人类文明进程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汪
  •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 美国大学生指控「抖音」海外版窃取用户数据并传回中国
  •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 华人战胜了洋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三鞠请安定位失联车辆,需要用到一个星期和近90台地质探测设备吗?
  • 谢选骏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胡志伟《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生命观/雪峰
  • 胡志伟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陈泱潮11.3.如今的中共國正扮演敵基督角色,瘋狂打壓宗教信仰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论坛最新文章: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政治局会议定保经济 推基建追6
  • 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大 连续4月负增长
  • 广州或变维稳危城 “世界律师大会”遭抗议
  • 世界人权日港人或百万上街争诉求 多处爆港警举枪警告
  • 中国显富 德国要叫停对北京发展援助
  • 升级版航母新肯尼迪号试水 肯尼迪女儿摔瓶祈愿
  • 杨洁篪与蓬佩奥通电话 北京呼吁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 反退休制度改革: 黄背心加入抗议浪潮
  • “爱国”团体集会将选败怨气向记者发泄大公TVB未幸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