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试论共产主义的邪恶本质/说不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3日 来稿)
    
    作者:说不是罪
    

    首先想论述的是共产主义到底是一种宗教还是一种科学,不妨先假设共产主义是一种科学,大家都知道的著名的笑话就是如果它是一种科学,应该在动物身上先做试验,当然这个试验共产主义者们从来没有做过,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把它同资本主义做个比较,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应该说都是马克思的主观定义,在资本主义以前的时期,马克思称之为“封建主义”(?不确定,所以打问号),我知道讲到这里不知多少人要笑话我的浅薄无知——但是,我要说我的诸如此类的知识全部来自于我党的通识教育——所谓通识,大概就是常识的意思,是从小学课本里就开始灌输的做为基本常识的东西,所以,说我浅薄无异于说我党浅薄。
    
    姑且让我们按照我党的一贯说法说开去,封建主义是吃人的社会,资本主义是有钱人的社会,总而言之,除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其它的社会形态都是吃人的社会有钱人的社会,只有共产党的社会是穷人的社会,而实际上呢?我们看到的事实好像与之正好相反,至少近在毗邻的资本主义社会已经不再是什么吃人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人们大多数信仰基督教,也不反对你信奉其它教义,但是他们普遍的反对暴力的共产主义,与之相比较,共产党国家是不允许党员信奉基督教的,而且共产主义也不如资本主义国家有自信的言论自由,资本主义放开媒体,允许人们攻击政府,所有的媒体几乎都是民营的,人们可以尽情的嘻笑怒骂,政府有足够的自信相信自己是信仰正义、善良、博爱的基督教的真正子民,问心无愧,不必对任何反对派感到心虚、理亏、胆怯,他们甚至大胆地放纵公民拥有持枪的权利,他们根本不担心民众会用枪杆子把自己从民选的位置上掀翻,他们是民选的,是票选的,他们是光明正大的走上来的,他们为什么要害怕担心什么煽动颠覆呢?
    
    据说他们也曾经为共产主义感到胆战心惊,因此主动的校正自己的天平,尽量的扩大自己的公平正义,我想说的就是这一点,资本主义能够从不完善的情况下融合吸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里面可能实现的理性的一面,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可不可以吸收资本主义的好的理性的一面呢?从我党的邓小平时代来看,他们好像是可以吸收资本主义的一套的,他们终于不得不承认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而且确实也收进了资本主义的股票、股份制公司、,但是除此之外,再无其它,至于资本主义的三权分立、多党竞争、言论自由、媒体放开……这些资本主义的精华所在,他们一律不搞,他们充满着私心杂念,无耻之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甚至背叛了他们的祖宗马克思,马克思说怀疑一切,他们却声称他们掌握了宇宙真理,他们只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社会主义者,说他们是暴徒正好恰如其分,他们不让人说话,他们前三十年,搞人口大跃进、生产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后三十年,他们还是搞人口大跃进。生产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只不过换了一些具体项目——人口大计生,房产大跃进、(封)网(删)帖大革命——据说在鼎盛时期,专业的删帖人员达到几百万之众。就我亲身的经历,他们没有实行实名制的时候,唯一的实名制博客网站还能生存,自从他们声称实名制以后,唯一的实名制网站——博联社反倒不存在了,在他们没有存立安全委员会之前,有个叫一五一十部落的网站——只要看看这个网站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他们有多么无辜——是一直安全无恙地存在着的,自从他们成立了安全委员会以后,一五一十地说话反倒不存在了——这是多么怪异可笑又让人感到愤怒的事情,难道他们认为我们全体国民一律变成无声的羔羊他们才安全?他们跟资本主义相比差的真的不是一点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我还是想论证他们究竟能否像资本主义吸收社会主义的好的一面那样吸收资本主义好的一面,如果他们有这种可能,则善莫大焉,但是,我们看到资本主义家的之所以能吸收社会主义好的一面,完全取决于他们开放的媒体和充分的言论自由,取决于他们有一颗慈悲的基督心,而共产党人则号称是钢铁炼成的,他们甚至把人道主义都能划分成资本主义的而不予承认,其实人道人道,就是把人当人对待,他们不把人当人对待,已经是禽兽作为,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他们的观念里,人天生是有阶级的,而阶级和阶级之间竟然是只能斗争不能调和的,当然自从他们也开始搞市场经济以后,他们不大讲阶级了,但是他们还是坚持他们自己是最先进的,言下之意别人都是劣等的,只有他们是人上人,他们是领导阶级统治阶级,别人只能被领导被统治。
    
    就因为他们坚持他们才是领导阶级统治阶级,所以就注定他们永远不可能让我们有真正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放开媒体和枪枝,资本主义上台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从政纲领,是为了兑现自己的竞选诺言,而共产党执政纯粹是为了执政而执政,他们从来不用兑现自己的承诺,他们也不曾有过像样的承诺,他们连可以严格遵守不能随意践踏的真正的法律都没有。他们治理一个国家就是通过几个从上到下的党总支书记,一个中央党总书记加上三十个省部级党总书记,就这三十来个书记就是一国这法律这所在,他们说什么是法律,那么今天的法律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子的,至于明天谁又当书记了,说法又是一样了,不要紧,以又一样的书记说法为准,以前的统统不提。
    
    这种超级霸道暴力的统治制度他们称之为社会主义,真正的让人笑掉大牙,但是你要是说他们不是社会主义,不是科学,他们还要同你诡辩,声称,美国也不是一天就这样发达的,人家已经建国两百多年云云,他们就不肯认真的做个比较——他们究竟是像秦始皇多点,还是像真正的社会主义多点,秦始皇搞万里长城,他们也搞了个网上长城——叫防火墙英文名就是长城的说法——我不认为FireWall和the GreatWall有什么区别,都是the Wall!别人都没有,只有他们有,所以the是必须的!
    
    有人说共产主义是一种邪教,我觉得很有道理,因为比较基督教比较佛教比较伊斯兰教,人家都是通力劝人向善的,都是宣传博爱众生平等的,都是不觊觎人家财产的,只有共产主义把人生生的分成等级(阶级),同时又鼓吹等级(阶级)斗争,现在他们好像放弃了斗争邪说,但是还继续自命不凡,视众生不平等为下贱只能受他们的统治和领导。世界上想要找出比他们更荒淫更无耻更残忍的生物我看都万无可能!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都自认为自己的道路(政治)正确,但是并不因为自己的道路(政治)正确,就认为自己万能,可以指导众生的经济生活,共产主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只因为自认为政治正确就因此自认为经济也正确的奇葩宗教,他们不但政教不分,还政经不分,比如说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政治正确,所以只有他们特许的人才可以取得书刊发行销售权力,如果你是一个不被他们特许的人,对不起,他们不会因为你要靠卖书维生而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同情心理,他们说你的死活同他们无关,你可以去死,但是别再卖书了!他们因为认为自己天生正确,就强制地剥夺别人的房地产……还有造谣这事,比如他们自己天天造谣可以,把有公民权利的人说的一塌糊涂,把未经审判的人打入“双规”,但是别人轻微的表达一点不满异议,就要被他们随心所欲的抓起来,要么说人家造谣要么说人家扰乱公共秩序……真亏得他们嘴大亏得他们没有人性亏得他们丧心病狂,否则他们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却不至于良心不安精神分裂那是绝对不可能!!!
    
    我还是想探讨共产主义向资本主义的精华部分转移的可能性,我们都知道,所谓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就是一个符号就像你我的名字,本身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要怎么解释它们也全看我们的主观故意,不是你叫这个名字你就是个坏人我叫那个名字我就是个好人,资本主义在共产主义者眼里是坏的,实际上他们自己才不是东西,资本主义的现实是具有高度的开放性、包容性、自信心、利他性,而共产主义者们则抱残守缺固步自封邯郸学步买窦还珠,从共产主义诞生的那天起,就充满着矛盾荒诞——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的实质就是剥削无产者的剩余价值,我倒是想知道,难道资本家本身付出的高度的管理能力、综合筹划能力难道不算是一种产生最大的剩余价值的最大动力吗?既然无产者是被剥削阶级,你完全可以选择自己做资产阶级呀,我想没有人会相信资本家的工人全部来自于强迫劳动吧?我倒是愿意做一个随便哪位无产者的工人,我倒是愿意你施展你高度的管理才能和高超的生意头脑,让我安安心心的从你的手里领取菲薄的薪水,但是,我真的担心十之八九的工人阶级是不敢夸口自己也能当好赢利的资本家的吧?
    
    至于到了后来的列宁时期,据说也曾有过短暂的自信,以为可以凭选举赢得政权,谁想到人们并没有让他们赢,这直接导致他们从此坚定不移的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路,到了斯大林毛泽东时代,一如列宁开了暴力夺权的先例一样,他们又登峰造极的把暴力政权推向独裁和血醒的顶峰,其实这是他们的必然之路,暴力夺取的政权必须暴力来维持,同时仅有暴力还远远不够,还必须辅之以谎言和集(极)权,发展到今天,共产主义国家已经大部分偃旗“习”鼓,剩下的唯一唯二的几个国家在苟延残喘,据说他们认为苏联的倒台源于过分开放的言论,我真的笑的要喷出来,过分开放的言论自由不是苏联,是你们口口声声的资本主义国家好不好,要倒也应该是资本主义国家因为言论自由先倒好不好?猪头啊狗才啊白痴啊毛新宇啊,哈哈,怪不得人家都说毛新宇不是老毛的孩子,你才是老毛的孩子,你可真的像老毛啊,唉,共产主义让老毛搞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铁定死在你手里啦!
    
    我其实就是想论证一下共产主义有没有可能吸取资本主义的精华,只是太难啦,就此打住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1925102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说不是罪:真的伪善和伪的真善
·说不是罪:可怕的脑控
·你的手里有几条人命?/说不是罪
·两禁开放之后,你打算加入怎样的政党?/说不是罪
·用习主席的政法工作会议讲话精神解读许志永案件/说不是罪
·急什么,该来的都要来!/说不是罪
·中国文化的本质就是没有文化/说不是罪
·制度和文化/说不是罪
·假如我是老范,假如我是蝴蝶 /说不是罪
·怎样对待五毛?/说不是罪
·集权就是极权 /说不是罪
·霹雳人矢/说不是罪
·当局当理性,执政心态急待成熟!/说不是罪
·无土阶级泼了有土阶级一脸硫酸/说不是罪
·鸡蛋和石头都有错误的时候,你站在哪一边?/说不是罪
·恨不得杀了你/说不是罪
·秦火火和雷锋都是雷锋镇的好孩子 (说不是罪)
·我要把我的店名改成"说不是罪的博客书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毕汝谐(纽约作家)
  •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 GTV频频掉线直打脸郭瘟鬼强作欢颜终落败
  •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 仨元学社FutureBC2100PartyofCarnivalForHumanityInTheUniverse全
  • 胡志伟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 陈泱潮25.中共病毒超限戰,極有可能引發全面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 毕汝谐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仙性
  • 胡志伟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 走向大自然病毒盖不住人性
  • 胡志伟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 中华正国借疫煽獨越紅線,始作俑者終遭棄
  • 胡志伟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 谢选骏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 胡志伟《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
  • 生命禅院【英汉对照版】生命篇——生命的意义(LIFE——TheMeaning
  • 胡志伟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 谢选骏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论坛最新文章:
  • 卢旺达政府官为帮助民众面对新冠病毒不领薪
  • 东京都为移住酒店的新冠感染者提供公费食宿
  • 世界卫生日 世卫组织网页也404
  • 法国超市转向出售100%本土出产的水果和蔬菜
  • 疫情危机或成独裁滥权催化剂
  • 印尼智库警告当局:疫情下小心恐怖组织煽动袭击华人
  • 迪斯尼流媒体今天进入法国
  • 世卫“断线门”后 港府再指香港电台节目有违“一中原则”
  •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参加国务院发布会:推荐其他国家学习中国
  •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称中国疫情数据为“苦涩的笑话”后改口
  • 日本进入紧急状态 英相病情难料 法国确诊将破10万
  • 最终上诉推翻性侵儿童定罪 枢机主教佩尔获释
  • 德国新冠疫情还在扩大,但速度放缓
  • 欧洲多国疫情局势现曙光
  • 民主党议员闹区用话筒与警察对话被判“袭警”罪成
  • 香港无限期延长禁止非港人入境惟继续对大陆开放
  • 六年前7警毒打示威者终院今天拒绝5人上诉申请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