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肖国珍给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2日 转载)
    
    柴玲女士,
    

    出于对历史真相的探求、对25年前牺牲在北京的学生与市民的怀念、对人生命与尊严的敬畏,我持续地关注与六四相关的信息资料。包括看过您的视频,听过您的演讲。对《天安门》里您说过的话,我的理解可能与很多人不同,我想的是,当时您那么年轻,突然卷入到一场浩大的政治运动,担任总指挥,这是何等不易;面临大军压城的镇压,要求年轻的你做到淡定从容亦未免苛刻。后来的人生起落、异国求生、心理转换,亦让我感同身受地有一种共鸣和怜惜。
    
    今天,意外地从邮箱里收到您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写的公开信,仔细拜读后,有诸多我认同的,我就不重复了;同时,也有我深感不安之处,不若在此一吐为快。
    
    以下,凡您的原文,我用红色字体标出,其他为我的意见。与您商榷。
    
    一、那我又没有做错的是哪?有。那是我当时不认识耶稣,不认识上帝,没有按圣经的话语行事。如果我那时认识上帝,我会做的怎样的不同:我会按神的话语:罗马书第十三章:“所有的人都当服从在上掌权的,因为没有一个掌权的不是出于神。所有掌权的,都是由神所指定的。”除非,掌权人做的是违反神的诫命和旨意的事。政府下令不许游行示威虽然违反宪法, 但并不违反上帝, 所以那时我就该遵从政府的命令,劝人不要上街游行,不要绝食, 不要在广场。但要在宿舍里或校园里迫切祷告, 像80岁的摩西一样,跟随神的时间和带领, 靠神的大能和计划改变中国。
    
    “作为当时的学生来说,我们不用游行示威。因为只要我们相信基督, 我们可以奉他的命祷告, 改变中国。神会垂听我们的祷告。”
    
    ——就算“所有掌权的,都是由神所指定”,掌权者亦当“以德配天,明德慎罚”,如果用枪弹与坦克镇压和平的民众,就是自绝于天下之独夫民贼,天下可共讨之。正是:“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虽崇尚忠君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古人,亦认为凡损害民众利益的独夫民贼,人人得而诛之;身为现代公民,岂可唯官府之意是从?
    
    宪法之要义,在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权利。当今世界,所有文明法治国家,无不是宪政国家;即使是专制政府,亦口口声声声称尊重宪法权威。您说“政府下令不许游行示威虽然违反宪法, 但并不违反上帝”,依据的是什么道理?什么逻辑?
    
    您作为当年学生领袖,二十五年过去,反思之后居然得出此种结论——而且以上帝之名——我不能不担心这会不会误导日益兴起的公民运动。说实话,这是我写作本文的最大的冲动。
    
    要求民众只能顺服政府,这完全是是非不分。政府为服务民众而产生,政府官员是人民的公仆,政府应当听人民的,否则就没有合法性与在在的价值。而不是相反!
    
    按您的逻辑:
    
    1960年前后,当数千万人饿毙(因为政府抢走了所有的口粮甚至粮食种子)之时,他们不必逃亡(因为政府不准逃荒,民兵守在村口),在家恒切祷告,就有吃的了?或,虽没吃的,饿死也全进天堂,因为他们听政府的?
    
    1989年,当坦克碾过来,不用反抗也不用撤退,就在广场恒切祷告好了?
    
    当你逃亡之时,响应政府号召,去“自首”好了?须知政府还要你揭露别人。
    
    当政府要拆下十字架,不必守护,回家恒切祷告好了?
    
    请别告诉我,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前,反对拆迁的五千信众,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
    
    请别告诉我,因参加公民运动至今系狱且拒绝向当局低头的赵常青、李化平、刘萍,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
    
    摩西出埃及,他也得走动,而且是辛劳奔波,而不是呆在原地祷告——他说不定还犯了当局禁止的“偷越国境罪”呢!
    
    “但是如果掌权的人的命令违背神的旨意, 我们就必须像彼得一样,“顺服神,而不顺服人”。”
    
    ——这个我完全同意。
    
    问题在于,这与你前述“我就该遵从政府的命令,劝人不要上街游行,不要绝食, 不要在广场”矛盾。
    
    不许游行示威,在我看来,就是违反上帝旨意的。因为集会、游行、示威,乃是天赋人权,是应然法(神定法);同时,在人间、在中国,以实然法(人定法)的方式,提供了宪法保障。
    
    且别说当时的法律并不禁止集会、游行、示威,法不禁止即自由,因而人们完全有权享有该等权利;就算法律禁止集会、游行、示威,也是恶法,人们有权抵制恶法。尤其黑色幽默的是,恶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就是八九六四之后匆匆出台,为防止新的六四而制订和实施的。
    
    二、从邓小平那里, 他不用担心失去控制, 只要他做顺服神意愿的事, 因“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罗马书 8:31)他绝对不应该也不敢开枪杀人。
    
    他怎么可能“不用担心失去控制”?他何曾做“顺服神意愿的事”?他怎么“不敢开枪杀人”?邓小平至死也没有信仰基督教,没有忏悔,若再有一个六四,而邓依然活着,他照样会开枪,请问人们能等待吗?等他开枪,等坦克碾过,然后去天堂与上帝约会?
    
    还有,无论是邓本人,还是某党,有什么权利来控制民众?如前所述,应当是民众控制执政者才是!
    
    三、那些下令屠杀,打压民运人士和贫民的,如果他们还是不赶快跟神跟人民忏悔,一旦他们寿辰一到,他们的下场怎么会不更惨。
    
    问题在于,迟到的正义依然是非正义!如果将一切寄望于来世的审判,那现在各国都有的法庭,全都可以取消了!
    
    我认为,您寄希望于来世,而较少考量今日中国黎民之苦痛、官员之肆虐。古人云:未知死,焉知生。我想,反过来也成立: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神?有人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原因即在此。
    
    圣经也说,“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我们应当将人文关怀投放在现实社会,及时制止当下不公义之事,爱人就是爱神。
    
    四、您说,“两千年前,耶稣就已经为我们, 为中国的自由牺牲了, 因此没有任何人需要再流血牺牲了。”谈到 2012年6月4日被打毒针而死的胎儿之死时,您又写道 ,“似乎是上帝在说:今天, 我通过一个孩子的死, 来换回百万亿万个孩子的生。”
    
    每一个生命都同等宝贵、独一无二。打毒针而死,这是本可避免的人为悲剧,为何要让人类付出如此代价呢?
    
    同理,收容制度之恶,人所共知,本可直接取消;难道一定要孙志刚被打死,才能换回收容制度之废除?
    
    有多少代价、多少人间悲剧,是人为的、可以避免的?您居然把它们归为上帝的旨意和奇妙安排?
    
    以上,是我一边读一边产生的感想。我相信您的初衷是良好善意的,那就是:传播福音,给天安门母亲“带来安慰”。同时,我不能不怀疑它给天安门母亲带来的是安慰,还是更大的痛苦。
    
    每当我看到丁子霖母亲那悲伤、倔强、沧桑的脸,想到她经历的25年来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她所受的打压而非安慰,其他与她一样悲伤的母亲;每当想起六四,我就痛苦而愤怒。说白了,我无法宽恕那些策划和实施屠杀的刽子手,直到真相、追责、赔偿的实现。
    
    我还认为,真理是朴素而简单的。一些常识,如同公理,不需要通过引证任何经典来证明。有时候,即使圣经,亦如庐山之深,可能让人迷路;不若走到空旷之地,反能见其真面目。真理之头脑,未必需要缀满宝石的帽子来镶嵌。
    
    以上我说的,还是有太多的形容性词语。其实我想说的非常简单:对以武力镇压和屠杀平民的行为,是反人类罪,应当在当世就得到公正而不延迟的审判,让生者得安慰,死者得安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714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春秋戈:儿子牺牲了,怎能怪柴玲?!
·柴玲:致丁子霖母亲的信
·柴玲:上帝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变态//撒拉夫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钱文军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wenjun
·公义先于宽恕—从基督教神学评柴玲言论/曼德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我一个也不原谅——读柴玲《我原谅他们》
·柴玲你可以谈宽恕,但请不要以上帝的名义/斯凡
·评论:柴玲对基督的误会/苏慕之
·饶恕与不饶恕——和柴玲探讨/高约翰
·格丘山: 上帝审判柴玲
·让柴玲宽恕去吧!/何岸泉
·张铭山:正义宽恕及其他——评柴玲宽恕六四刽子手
·柴玲宽恕六四屠杀者引发争议 (图)
·柴玲出卖吧,请不要以耶稣的名义/张朴
·柴玲请闭上你的嘴/大陆读者斯凡
论坛最新文章:
  • 寻找脱贫之道 美法3经济学家共获经济诺奖
  • 航天强国关注“清除空垃圾 ”
  • 官警二代死刑逍遥引高层动怒 滇孙小果案再审
  • 法彩票公司将开放股权 政府鼓励个人购股
  • 突尼斯将高票迎来法学教师新总统严打腐败
  • 公安局长疑戴名表视察无锡桥塌现场 网民不太信
  • 德国5G不排斥华为给平等竞争
  • 经济紧与人民币贬 游日中国客不再疯买了
  • 中国新款汽车叫哈佛 俄人或最爱
  • 赵紫阳百岁冥诞出记传 透露曾吁为六四平反
  • 韩法务部长辞职 文在寅能否消弭危机前景未卜
  • 腾讯清早偷偷恢复NBA转播 惹网民酸骂
  • 日本台风灾难扩大 国际阅舰式取消
  • 赵紫阳百岁冥寿 子女发文谈中国精神困局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