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轩:民主化后,缅甸会走上印度的老路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7日 转载)
    今年3月,我第二次参观仰光,距离上次去大约11个月。两次参观接触了本地新闻同行、民主斗士、参议员和官员以及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年轻人。尽管两次都是匆匆而行,但印象深刻,已经足够引起思考,构成猜想。
    
       东南亚地区自古就受周边强大外来文明的冲击,近代沦为多个西方殖民国家角逐之地,地区自身的民族国家建设,几乎可说是角逐的副产品。其必然在该地区民族国家独立后产生复杂的结构性问题,从而导致政治生态的多样化。在这片地区有威权有民主、有列宁-斯大林式社会主义体制也有君主立宪。在缅甸则是1945年后罕见的军人长期执政与内战。

    
      政治生态密集分布,对于喜爱考察后发国家近代化的人而言,显得很有趣。而缅甸则因为其国家规模和新近民主化转型,成为关注的焦点。
    
      同时,缅甸的邻国印度恰提供了后发国家民主化的成功经验,可以作为比较的参照物。个人愚见,若是看到缅甸民主化转型,不想到印度简直是怪事。何况缅甸的近代化原本与印度密切相关。最后一个缅甸王朝覆灭,替英国人管理缅甸事务的,是印度人。昂山将军在赴伦敦谈判独立事宜前夕,在德里特意停留考察管理经验。昂山素季的童年,也在印度度过,这背后有其大历史的逻辑。
    
      仰光在我两次参观间发生的变化,可喜而惊诧。道路、基础设施似乎更为完善,出租车整体更新,车窗外偶尔闪过的钢架玻璃式建筑,象征着这个国家努力跟上时代的步伐有多迅速。而且,貌似连停电的次数也减少很多。
    
      消息说2013财年缅甸的贸易额增长超过1/4。中、美、日、印、韩在缅甸的投入更多更活跃。随便在仰光街头走一走,问一问,乐观与期待随处可见。可是,随着缅甸新一轮大选的临近,我却依然怀疑,目前的增速是否只是因为底子太薄,闭塞太久。变革的能量是否持久,新鲜感是否会退却?严格说缅甸的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政治、安全、经济、产业结构,人们的智识观念依然不容乐观。假设军人的影响的确削减,假设缅甸民主转型基本成功,我依然对其未来数年乃至十余年的发展保持更为谨慎的态度。这是因为,它有些问题实在和上世纪中叶的印度有可比性。而印度民主所呈现的局面,尤其是问题则很可能在缅甸重演。比如发展速度缓慢,社会-政治集团间的沟通效率很低,政党间核心议题是如何瓜分公共资源,而非推动私有市场经济的竞争。党派或政治大佬会为了获得票仓,将公共资源视为钱包,以公共资源收买支持者。一般性的公共事业反倒会缺少资源投入,发展缓慢。这些问题在后发国家的民主化中多少都会出现,在印度尤其严重。缅甸又将如何迎接新的挑战呢?不得而知。
    
      国家共识仍需整合
    
      缅甸的第一大难题依然是建构国家共识,实现整个版图的政治一体。明摆着的在缅甸建构现代国家共识,比在印度更难100倍。缅甸各地区纳入一个国家范畴的时日比印度少不了多少,但独立建国的思潮和运动极为仓促。1885年缅甸的末代国王刚被英国人赶下台,并被纳入到印度范围统一管理,直到二战前夕。所有后发国家的现代民族主义者都是在西式学堂学出来的。没有英国殖民就不会有印度国大党。1885年,印度国大党已经成立,而缅甸第一代展开现代民族国家运动的精英才开始念英文。
    
      在前现代农业佛国,培养新意识的人,就像新的物种,需要规模、代际传承。英国殖民的时期短,意味着缅甸人浸淫现代民族观念的历史太短。印度至尼赫鲁一代,已经十足的英国范儿,视野与世界同步。客观说,昂山将军从政前的教育与社会经验履历,与甘地或尼赫鲁均无法相比。这背后是缅甸领导独立运动的精英阶层观念与业务水平欠缺。缅甸建国时民众的现代民族国家观念之薄弱和模糊可想而知。
    
      此外,印度有甘地这样的社运大师,将毫无现代民族国家观念的传统农民与精英国大党阶层整合到一起,培育出现代印度国的概念。这种量级的人物和社运过程在缅甸无法产生。对绝大多数生活在缅甸诸河流域的普通农民而言,所谓独立,无非只是把外人赶走罢了。尼赫鲁和甘地的联手,象征着印度有现代观念的上层精英和广大前现代世界人士结合,共同开创印度国。缅甸则缺少这种组合。
    
      不过,这还不是缅甸建构国家共识的最大问题,地区民族之间的分歧显然更棘手。
    
      在英国统治时期,英人倾向用克伦等少数民族管理缅族这种多数民族。日人占领时期,则反之多用南部的缅族。所以今天缅甸内战的格局,根源至少要倒回到英占和日占时期。各方彼此都有恩怨、猜忌。有些地区的独立诉求种子早已种下,甚至也不能说毫无道理。昂山将军原本是各方的脆弱共识。他遇刺以后,原本就只是同盟关系的各方势力再无法凝聚。缅甸军政府在1960年代上台,时至今日,还没有终止与少数民族地区的内战。这个国家的中央权力体系与地图边界极端不匹配,种子在英占时期就已种下。
    
      最初和奈温搞政变的,是昂山身边那批想要建构现代民族国家的军人,不能说他们没有情怀。有学者研究,在1945年以后的历史中,相较于一党专政和一人独裁,军政府是最不稳定的。在缅甸军政府能够长期维持,本身就是奇迹。但是军政府专制的结果又必然是造成知识界和权力的隔阂,激化甚至切断跨民族间精英交流的渠道。于是不专制,国家共识无力达成,专制,国家共识分歧更剧。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当战争不再能持续。少数民族地区放弃独立,中央政权靠什么来吸引及推动国家共识的建设,将少数民族地区纳入到一整套的政治体系中呢?去年夏天我在内比都见过几个北方的少数民族议员。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哭穷,要和中央要财政上的支持。
    
      显然,这是民主后的缅甸政府必须要面对的。反过来说,民主或许是熄灭内战的最好方法。印度是个好例子。印度的种族、教派、区域文明的分歧之多,之复杂,还要远超缅甸。但是竟然没有爆发内战,简直就是奇迹。从这个角度说,尽管民主在印度确实有消耗政治资源,极大降低公共政治议题沟通效率的问题,但却避免了成本更高的内战。
    
      可喜地是,民主转型之后,民间知识精英得以参与国家共识的建构过程,比如和平中心的成立,让学者得以在中央政府与少数民族地区精英间建立沟通渠道。民间的交流也得以展开。据我了解,在仰光就有白手帕这样的非政府组织成立,在仰光占据资源与知识优势的年轻人到北部山区去援助少数民族,还有民间的私人通讯社像 MYITMAKHA MEDIA GROUP,在少数民族地区培养自己的记者、通讯员。虽然他们的力量依然渺小,但在建立互信的层面上,他们有军政府无法比拟的优势。实际上在中国,中央民族大学伊利哈木老师建立的网站维吾尔在线,功能和价值既有相通之道。
    
      民主来了,公民没来
    
      缅甸第二个问题几乎是后发国家民族化的通病,既民主来了,公民没来。通用的数据统计,印度的农村人口比例在70%,缅甸也在70%。相对而言,印度60年代既有过绿色革命运动,农业生产的工业化程度比缅甸要高,但问题也不少。有学者考察,由于印度农村传统,印度某些地区的土地趋于分散而非集中,工业化生产的优势发挥不出来,比如化肥的投入提升了成本,但无法规避季风性气候带来的产出不确定性。受其影响,大量农民或农业工人自杀,这在印度甚至都算不上新闻。
    
      缅甸农村,一样受季风影响,农耕方式和百年以前差别不大。基于此,缅甸农民,更习惯于穿着传统纱笼,到寺庙或教堂里去拜神,他对于现代商业文明的契约精神、权责意识都不具备。民主化之后他们获得选票,却不会变成巴黎或伦敦的公民。当然,我并不是说缅甸农民没有民主自觉意识,不会去追求争取自己的权利。
    
      印度民主化后的历史上,对于如何争取现代公民意识薄弱的民众(主要是农民和城市贫民窟居民,也就是非正式部门的从业者),有充足的经验和例子。其中一个教训是,孤立的个体依然无法对抗强权。警察欺凌普通民众的事件时有发生,而受侵害者维权的成本则非常高,光是走诉讼程序就能拖死你。于是,民众只有依附于群体认同,通过群体形成社会压力。而最容易形成集体的,大多是传统社群观,比如部族、地域、宗教等等,也有相对新的观念,比如阶级、黑社会或者社区认同等等。
    
      这些现象在缅甸同样会出现,尤其在民众一人一票,政治博弈通过选举,以票仓决胜负的时候,就会出现有趣的局面——市场化政治。由于没有被纳入到近代化和工业化进程的选民占大多数,乃至绝大多数,政客的竞选方针就会向福利分配方向倾斜,许诺各种补贴、教育权、健康权等等。几天前昂山素季在她的素基金会创办发布会上,就明确她基金会的功能是推动缅甸人的教育和健康。这是对的。撒切尔夫人式的政治主张在缅甸没有市场。
    
      绝大多数政客或党派都不敢砍掉财政,只能一个比一个更多地追加。一旦当选,公共福利和公共财政资源就被迅速瓜分,比如信用社的农业贷款,当然会是自己党派的支持者优先。而这些党派往往是跟政治压力集团挂靠的。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印度就是这种财政追加最终破产,导致 90年代初不得不改革,走向市场经济。这点上说危机倒未必不是好事。问题是,当改革派国大党失败后,左派大佬经过反省,结论是正是因为收紧财政,扶植自私的商人,才导致了国大党的下台。
    
      前现代思维的选票得罪不起,所以连像辛格这样的坚决改革派也要穿传统服装出门。我前年去采访过他92年改革时的首席智囊,尚卡尔·阿查里雅。他在办公室里穿的也是传统服装。
    
      而去年在内比都,看缅甸国会议员们开会,除了军方代表,全是纱笼加马褂。如果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伊藤博文看到这一幕,不知会做何感慨。
    
      在缅甸国会通过《媒体法》前夕,昂山素季在公开演讲中提到记者需要培训,新闻人在享有言论自由的同时也要学习怎么负责任。毕竟缅甸现在的民间媒体人还太年轻,不到30岁的主编比比皆是。另一方面,年轻人的观念未必比老派人物差。年轻人更开放和接受现代观念。我仔细看了一下,大街上穿长裤、长裙等现代服装的,几乎全是年轻人。
    
      昂山女士的演讲不无道理。新闻行业是培养现代公民意识的要素之一。公民在绝对数量和相对全体国民的比例过少,这是民主化后缅甸面临的巨大挑战。将这个问题视为军政府的后遗症也不为过。专制社会没有培养公民的温床和空间,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公民也得民主,否则更没希望。专制社会只会愚民和制造更多的顺民。绝对的权力不仅导致绝对的腐败,还会导致绝对的愚昧,并制造更多的愚昧。因为集权者痛恨自由意志,后者不便于管理。
    
      总之,缅甸的民主化当然值得肯定,但其从失败国家到成功国家的路途还很漫长。基于两大结构性的问题,缅甸走上印度老路的情形,恐怕很难避免。可行地只是尽可能地吸取教训,让这条路短一点,不要像印度一样,自上世纪40年代末建国到80年代末之后,才开始改革。
    
      附:仰光的城市化观感
    
      仰光的城市平民窟规模会扩大,就像孟买。在军政府时期,仰光实际上已经控制不住了。1983年仰光面积不到134平方英里,2005年接近307平方英里。实际上这个扩张速度几乎与军政府逐渐放权的速度同步。
    
      坦率说,这座城市的城市化水平可真不怎么样, 1991年仰光只有37% 的住房能得到电力供应。你可以想见,在有电力支持的区域,电线一定会像蜘蛛网一样疯狂拉伸,而在其他后发国家,这种现象一般出现在贫民窟中。
    
      没有电力的地区,则谈不上是村庄还是城市。公共设施、管道电力无力普及,其生存条件之恶劣可想而知。
    
      在仰光还有个有趣的特点, 城市里的楼房 分两种,有电梯的,无电梯的。在政府限令下,无电梯房最高只可以建 8层。据我观察,市面上5、6层的楼房居多。没有电梯,住在顶层的人爬上爬下成本会很高。于是在这些楼前经常能看到长长的绳子,从楼上窗口垂下来,绳子终端系着夹子。想必,这是楼上居民和楼下商贩或社区管理者沟通的妙招。
    
      全国 5800万以上的人口,仰光集中了接近 600万人,超过全国人口的10% 。再除去70%的农村人口,第二大城市曼德勒、首都内比都真剩不了多少人。民主化之后,政府的强制力必然会减弱,其他地区居民和农村人口像仰光集中的趋势只会扩大。据说现在的官方统计仰光的人口增长率是 3%。而全国的平均水平是1.9%。
    
     在一般情况下,后发国家农村向城市汇聚是普遍现象,缅甸也不例外。在过去,北部山区的部分少数民族居民因为隔阂太大,资源太少,选择要么待在乡下种田种罂粟,要么去本民族的文明中心。但在和平转型后,恐怕流向仰光这种大城市的趋势会更明显。
    
      绝大部分新移民因为缺乏现代知识技能,无力在仰光的现代行业找到工作,他们只能干体力活。会用计算器或秤杆,能算帐的,自然会在街头摆摊。这样的工作投入不大,收益也不大。仰光满大街都能看到类似的商贩,在唐人街一带最为鼎盛,街道内侧是商店,外侧是一排排的摊位,有的对着人行道,有着对着马路。从街头走到结尾,要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或许这跟华人传统有关,在东南亚地区,华人聚集区数百年来就是商贸集散地。
    
      除了外国人常去的旅游景点与购物地——昂山市场,街头的乞丐并不多。我猜想这和缅甸的佛教传统有关。无力生计的人在寺庙也可获得一定生存空间,同样可以出去讨斋饭,投入产出比当乞丐差不了太多。
    
      新移民总是选择集中居住。尤其在城市周边的为开发空地聚集,在印度也是如此。要不了几年,这样的地方自然成为贫民窟。贫民窟一定程度上等同于落脚城市。我理解这是后发国家现代化不可跨越的一步。好处是贫民窟会成为传统农村与现代都市文明对话的通道,并筛选出农村最优秀的人才。他们虽然在知识观念上差,但勤奋和野心要比城里人有干劲的多。必须明确地是,城乡户籍隔离和城管的后果是社会分化,带来的风险恐怕会越来越高于容忍贫民窟。
    
      贫民窟的坏处是显而易见的,藏污纳垢,无法纳入公共管理体系内,产权不明。所有管理者都会为之头疼。据说在今年1月,仰光政府在莱达雅、丁茵、德共新区这三 个地区,强制驱离无照占住者,人数估计二三万人。
    
      这样的管理办法,大概是从中国学的。不过如果民主转型成功,这种办法就会不好使了。当年在印度,英迪拉 ·甘地权倾 一时的小儿子费罗兹·甘地干过赶人强拆的事情,但却很难制度化。
    
      从外部观察,仰光的阶层分化倒不明显,城市中产所在的聚集区看起来,和贫民窟也差不多,墙体斑驳,基本都是 3、40 年以上的房子,老旧的电表在中国二三线城市都很难见到了。比较而言,大概中产聚居区的电力相对有所保障。至于自来水是否充足都还是问题。说得刻薄一点,仰光和农村的差别,和镇子与乡村的差别差不太多。
    
      差别不大,缅甸人对现代都市的渴望也就还没有形成潮流。在仰光的出租车上,我看过几段流行的 MTV。本地特产的MTV,画面上一男一女,唱着情歌,拍摄水平还不如10几年前中国KTV 常见的那种粤式 MTV片子。画面上基本不会出现城市,更不会像印度人一样,跑到希腊、巴黎去取景。高级点的,就是帅哥开着汽车,低端的就是在村口、树林里小伙子拿把吉他泡妞。显然,导演的想象力被现实条件约束住了。好处是,看不到阶层差异,坐在车里的客人不会为自己不够洋气、高大上而自卑。我印象里,演员们似乎都没有穿着传统服装,而是现代的长裤、衬衣。
    
      不同阶层的分布也在交通工具上呈现出来。仰光有一圈环城铁路,大约 46公里长,39 个站,一圈下来要走3个多小时。据说,每天有13万人次的乘客,一年则有4800万。铁路两边,就是城乡结合部地带。铁路的服务对象,大致也对应着仰光的边缘人群体。
    
      城市里,运营的交通工具有三轮车、出租车、公共汽车、小巴以及很像小货车改装的运输车,样子有点像微缩款的运兵车,车的后厢是个大篷子,里面两排可以挤下十几个人。我在街上注意到一个穿着整洁的胖丫头坐在篷车后面,悠然自得的打电话。看样子坐这种车对于普通城市平民来说也是习以为常的。
    
      去年夏天,在仰光街头还能看到破旧的二手出租车,很像是黎巴嫩、伊拉克这种经过战乱的国家流行的那种,每辆车的年龄都至少在30年以上。可是今年明显不同,绝大部分出租车都变成了白色的准新车,车上还贴着日式的标签,车载 GPS里显示的也是大阪、横冈之类的地图。这些车大概是日本人新援助的。
    
      相应的,城市的面貌也有变化。在出租车里,我突然看见有崭新的钢架结构加玻璃墙式的建筑,简直惊呆了。街头有些老楼的正面重新粉刷,看着也有了点朝气。最有价值的证据可能是电力供应。此次在仰光三四天,只遭遇一次停电,可见进步之神速。
    
      这些当然是乐观的变化。再有就是见到昂山素季,她竟然会在公开场合发脾气,很有震慑力。我原来觉得她的政治经验实际上并不足,恐怕只适合当偶像,不适合做政治家。现在看,她还是蛮有气场的,或许真能玩的转。
    
      最后说说对寺庙的观察。我去过中东、欧洲、和东亚不少宗教场合,但很少遇到在晚上还让人随便呆着或祈祷的庙宇教堂。这点上说,缅甸的佛教寺庙显得很开放。在大金寺旁有个小寺,寺内还有池塘。我注意到晚上会有人在寺里虔诚祷告,而年轻人则聚集在池塘边谈天吃零食玩手机。
    
      可见这种宗教与其日常生活嵌入的紧密程度,恐怕连清真寺都比不了。
    
      说起大金寺我还有个地方没想明白。仰光成为首都是 1880年代的事情,但大金寺历史久远得多。这个寺的精致程度,确实让我吓一跳。东亚地区很少见,中东地区还有的一比。一般来说,这种寺是城市的地标,其规模大概也象征着城市的地位。以此而论,仰光在缅甸的前现代历史上,也该风光过才对。
    
    来源:共识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232082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俞可平在求是刊文:无高度发达的民主政治难圆中国梦 (图)
·香港普选路:中共骗案与民主派分歧 /林忌
·刘京生:与秦永敏先生商榷——也谈民主、团队、领袖
·付勇:只有通过公民不懈争取才能实现中国民主转型
·寡头阶级对美国经济民主的致命袭击/赵京
·《民主与分歧》/李宇
·对秦佬民主团队思考的评论/苏冀
·斯蒂芬·艾斯特:第三代协商民主
·臺灣民主運動館:慈母血澆開自由花/余杰
·笑话政治:民主党派牌匾,你懂的?/高洪明 (图)
·素质与民主/刘荻 (图)
·逼迫7个人开两个会,13亿中国人就能获得自由和民主
·反对“服贸”就是反对中共侵占台湾坚守民主/陈维健
·曾伯炎:台湾模式给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杨恒均:是的,这就是民主 (图)
·南风窗包刚升 :民主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秦永敏: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罗世宏:进化中的“台式民主” (图)
·街头运动就是民主制度/王丹 (图)
·民主党三成员遭刑事传唤 国保监控吕耿松手段升级
·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案庭审后与家属短暂见面
·拍砖杭警刑拘民主党人徐光谭凯的恶行/高洪明
·杭州民主党人潭凯、徐光需要法律援助
·浙江六异议人士被传唤两人遭刑拘 涉网络聊天谈及中国民主党 (图)
·济南各界二十余人到中山公园悼念民主先驱孙中山赵紫阳 (图)
·乌坎选举象征中国基层民主失败?
·基层民主梦破?乌坎高压下选新村官
·武汉首义广场访民缅怀为民主而牺牲的英烈/视频 (图)
·港籍民主人士杨匡25日已被起诉至深圳南山法院 (图)
·黄金秋因代笔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声明被传唤
·专访蒋孝严:两蒋垫好台湾民主基础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关于陈开频获释的声明
·烏坎民主註定死亡 又一反建制副村長洪銳潮被帶走
·郑金鑫的中国民主转型意见和建议调查表回复
·“两会”寄望:以民主政治推动改革深化
·陈开频访台回杭后失踪逾周 浙民主党四成员遭警方传唤
·从两会民主法治进程看国家治理现代化
·韩良等重庆纪念孙中山和三民主义遭警察围攻 (图)
·访民到沧州市委请愿 周本顺玩民主自保 (图)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谭凯的上诉状
·大民主党刘伟:国保在我家做笔录 (图)
·绝食感言/中国民主党湖南党员罗耀
·李旺阳,尹卫和,谢长发是反独裁,争民主的勇士/周志荣 (图)
·习主席参加的河北民主生活会开完了唐山官僚作风还是不改
·中国民主党人陈开频三问乐清公安 (图)
·中国民主党人为什么越来越多/徐光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138波茉莉花 (图)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128:中国民主党法拉盛街头声援访民 (图)
·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联合国上访记81:让自由民主的信息响遍世界各地! (图)
·厚黑精英民主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中共必须罪己诏 (图)
·请关注: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失踪了 (图)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深圳民主人士余刚23日被打 (图)
·湖南郴州:张圣雨申请民主愿坐牢/周志荣 (图)
·民主商城被淘宝公司单方面清空流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