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走过「六四」二十五年/王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3日 来稿)
    (作者王岛)
    
     前言:一个不知道自己国家历史的民族是最可悲的民族。尤其是八零九零后所受的历史教育,中共当局对他们一直是只字不提地完全封锁上世纪末的那段血腥历史,导致了绝大多数年轻人对历史的无知与思想断层。还原真相与史实,不让我们下一代继续活在谎言里,是中国有良知的历史学者和基督徒的又一文化使命。

    
    还有五十天,即将迎来“六四惨案”二十五周年,“八九六四”成为八十年代许多大学生人生的转捩点,也必将成为中共最终走向毁灭的转捩点。经历「六四」以后,一大批八九学生彻底抛弃共产主义无神论的信仰,找到了人生与宇宙的至高真理——就是主耶稣基督,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二十五年后的今天,这一代人正是奔五的年纪,他们也成为中国最大民间组织----几千万家庭教会的骨干力量。八九一代为什么彻底抛弃共产主义无神论信仰,他们为什么很多人成了带领教会热心传道的传道人?他们二十五年所走过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本文又是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
    
    一、「秋前算账」
    
    笔者曾经也是八九天安门的学生。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人民带来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给中华文明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尤其是八九六四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但天安门广场上的枪声却仍然在人们心中回荡成为痛苦的记忆,而成千上万的无辜人的血还在继续流淌着,浸染了华夏每
    
    一寸土地。八九六四以后的岁月,是我人生最黑暗最绝望的时期:六月底,就被学校以一封学校补课为由的电报哄骗回校,回到学校就失去了自由,不准离开校园,天天被叫到保卫处审问,要求老实交待,深刻反思自己学潮中的问题,我们称之为「秋前算账」。
    
    象我这样一个长期受到共产党无神论者洗脑教育的大学生,被天安门的枪声从梦中惊醒了,从此再也不相信共产党的鬼话连篇宣传,也开始重新寻找宇宙与人生的真理。“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因为罪人在寻找神的时候,神同时也在寻找人。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
    
    二、良友电台——黑暗中的明灯
    
    有一天我听到了福音广播——香港良友电台的节目——它犹如天籁之声,我的心如磁石一般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从此,听福音广播成为了每天的必修课。电台播放的圣诗让我躁动的心平静了许多,尤其是里面提到的上帝与《圣经》,让我极其渴慕想了解,于是就一封又一封的给电台写信,但都如石沉大海,后来才知道,是中共的通信封锁,信不可能寄达香港。
    
    于是,就发疯似地找呀找啊!想方设法要找到一本<圣经>来读,我搜遍了大学图书馆的每一角落,逛完了武汉三镇的每一个书店,都没法找到一本<圣经>。因为从四九年直到如今,在中国大陆仍然不允许公开出版发行<圣经>。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次逛街时,我看到了一个心目中觉得既神秘又神圣的地方——中南神学院,也是一个基督教堂。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有勇气跨进这个大门,于是多次徘徊于教堂大门外。
    
    有一天,我与一位同学谈起这神秘的地方,没想到他也正在悄悄寻找信仰。他也是天安门学生,我们是五月底才从天安门广场带着外高联的使命撤回到武汉,我们的任务是全面发动武钢工人罢工。“六四"后,我们作为学院骨干受到当局的软禁和严格审查。实际上,"六四"以后,许多年轻学子都彻底把共产主义信仰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开始寻求什么是宇宙和人生的真理。我们系一位青年教授开设的<世界四大宗教>选修课,极其火爆,文科楼梯形教室走廊外都站满了学生,连理科专业的学生都来选修,我们两人当然也积极报名,认真听课。不久,我们两个人相约一起怀着一颗既渴望又忐忑不安的矛盾心情,再次徘徊在教堂门面。
    
    三、天使般的奶奶
    
    此时,预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一位满面荣光的老奶奶从教堂里面蹒跚着走出来,我发誓,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这么慈祥的老奶奶,从她的脸上,我可以看见满有喜乐、安祥与亲切……所有正面的形容词都可以套用在这位老奶奶的脸上!当时,我心里就想,她一定是一位得道高人。她也是一位很有心的人,她在教堂里发现我们一直在教堂外徘徊,就走出来欢迎我们,温柔而又热情的邀请我们进去参观教堂,很有耐心给我们介绍什么时候有活动,套用上世纪一句时髦话:“我们感受到了春天般地温暖!”
    
    于是我们马上答应下个星期日一定来做礼拜。
    
    盼啊盼啊!终于盼来了礼拜天,天还没亮,所有的同学都在睡梦中,我和那位同学就悄悄爬起来,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赶往教堂做礼拜,这是我们平生第一次做礼拜,觉得有点儿神圣,也有点儿激动,我们热烈讨论,并且相信我们一定是第一个到达教堂的人。天边刚吐白,我们就抵达了教堂,教堂的大门已开了,此时,教堂里一遍宁静,我们步行上二楼礼拜堂,让我吃惊的是,时间这么早,我们远远不是第一个到教堂的人,早已有几十个人跪在讲台前,在那里闭着眼小声地祈祷。我轻手轻脚的走进前,看到好多人的脸上还挂着泪花,正在与上帝交谈。我真的很嫉妒这些圣徒,他们与神这么亲近!对于我,上帝却是如此遥远抽象与陌生。
    
    做了几个星期的礼拜后,终于等来了教堂有少量<圣经>出售,定价是12元,记得当时学校给我们发的生活费是每月14.55元。可见<圣经>当时还是蛮贵的,但是即使再贵些,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买。拿到<圣经>后,心情很激动,就如饥似渴地读,囫囵吞枣地读。
    
    四、共产党的囚徒
    
    很遗憾的是,<圣经>还没读懂,不到一个星期后,我就被捕了。一九九0年四月七日晚上十点多,我刚看完电影回宿舍的路上,我的辅导员老师说找我有点事,他把我带到校园内一辆警车前,我感觉不妙,还来不及撒腿逃跑,就被两个彪形大汉挟持进了警车,如此,我被秘密逮捕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入共产党的监狱!一个自认为非常单纯爱国的被视为天之骄子的青年大学生,一夜之间竟成了被专政的对像,成了被镇压的阶级敌人,也成了“这个世界不配有的人”!我的心情也随之从高处瞬间跌入了谷底!
    
    这是我第一次坐共产党的牢!但确实领教了共产党的牢实在不好坐!在牢房里,我被看守和武警多次殴打和使用电刑,我曾绝食抗争,不吃不喝达八天,瘦的只有皮包骨,也被关小号黑房子八天、钉在板子镣上无法动弹,从黑房子放出来后又长期带着土铐子。国民党的监狱每天有放风,共产党的牢房一年到头都不放风,吃的饭是陈年老米,根本没有洗,上面一层泛黄还夹杂着几颗老鼠屎或「小强哥」,难以下咽但也只是半饱。每天一起床直到天黑,就是被强迫做苦力活,这样子真是生不如死,想一死了之却又死不了,在极其痛苦和绝望中感到度日如年。
    
    五、上帝为我打开了监牢的门
    
    在这炼狱般地痛苦中,心灵就更渴望读《圣经》,想从<圣经>中去找寻苦难的答案,但尝试多次要求同校乡友把我那本宝贵的<圣经>送进牢房,但被狱方多次拒绝,不能如愿以偿,心灵真是饥渴难耐,空虚无聊。
    
    有一天在做苦力活时,当牢友们谈论他们只相信钱,他们的信仰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时,我就随口说我相信上帝,没想到这引来一阵哄堂大笑:“你信上帝?你是个大学生,也不像我们犯了杀人、抢劫和盗窃的罪,上帝为什么不来救你出去??”我强辩道:“神是公义慈爱的上帝,他一定会打开牢门,放我出去的”他们说:"你做白日梦吧!"其实此时我对上帝也是半信半疑,在这种光景下挨过了漫长的一年多,直到一九九一年五月,突然法院来人开庭叫我的名字,这样我被拉到了武汉巿中级法院受审,此时我作好了被判刑三到五年的思想准备,但不久的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我被当局宣判犯有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证据确凿,但犯罪情节轻微,免于刑事处分(其实我已经被监禁了一年零四十天),并宣布当日释放,之后我就被单独关到一个监号里等候释放,中午时分,四周非常的宁静,但我的心情难以平静,监牢的大门很快会为我打开,也是做梦都想不到的“自由”时刻马上就要来临了!真是百感交集,眼泪突然夺眶而出,我扑通跪下了,在上帝面前第一次俯伏谦卑下来,承认他的伟大,自己的渺小和悖逆,这是我第一次肯向神祷告认罪:"感谢上帝救我出监牢,感谢主的恩典!“基督释放了我,叫我得以自由!”(加 5:1),他使我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打开了共产党黑牢的大门,也使我的灵魂从黑暗国度进入了光明的国度,真的应验了“人的尽头就是神拯救的开头! ”
    
    六、从天之骄子到黑人黑户
    
    从监狱出来以后,才得知那位同学也在一次听良友电台的节目中决志信了耶稣,并且参加了一些武汉外教的团契,他与我分享一些外教常常为我的得救和获释祷告甚至是禁食祷告!我得知后很受感动,因为我与这些老外素昧平生,我们大学生可以在天安门广场上为了国家和民族命运绝食斗争,我也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在共产党的监狱里绝食抗争,但他们凭什么也要做这样的绝食抗争?只能有一个解释,是神的爱!此时的我完全被神奇妙无比的爱包围了!
    
    在即将毕业前的一个星期,又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我竟被校方以一纸布告开除学籍,扫地出门,而且将我武汉的非农业户籍予以无情的注销,当我拿着监狱的释放证去老家公安局派出所要求重上农业户口时,竟然多次被无理拒绝,这样我就由一个被称之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成了一个无身分无户籍的"黑人黑户"。除了耶稣以外,我真的一无所有了,成了「这个世界不配有的人」。
    
    这时又将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往哪里去呢?我如何生存呢? 这对当时的我无疑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我知道我的人生之路一定不是一帆风顺的,最关心我的中学历史老师也对我说:“你与其他同学走的人生道路将会完全不同,你一定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而你今后的路也许会崎岖坎坷不平!"
    
    七、跪别年迈双亲
    
    这一年多坐牢的四百个日夜里,政府与学校当局封锁了关于我的所有消息,对于我的家人而言,我音讯全无从这个世界失踪了,年纪老迈的父亲对我仍然活在人世已是彻底绝望,他安慰家人说:“就当没有生我这个儿子算了!”
    
    因为我的父母一直以来都是以我为荣,盼我将来出人头地,谋个一官半职以光宗耀祖,但我真的很令他们伤心失望!我好像做了一场恶梦,梦里醒来回到解放前。所以回到家后,我就像是一个失而复得,死而复生的浪子一般。
    
    在家调养了一个月,我决定独闯海南,然后偷渡香港,到达自由的彼岸----美国。临走之前,我让父母大人坐在堂屋正中的椅子上,就扑通跪下来,对两位老人说:“阿爸阿妈,儿实在不孝,也实在对不起了,儿子没有脸继续待在家里,白吃粮食,不孝儿子今天向二老告辞,我要离家去闯荡世界,请你们不要牵挂儿子……”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与他们抱成一团,痛哭而别。
    
    八、独闯海南
    
    当时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就从桂林爬火车到了湛江,坐了一夜一天的火车,终于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蔚蓝色的大海,正如当时的电视片《河殇》所表达的,大海就是那一代大学生心中开放自由的象征,因此,我的心情起复澎湃,此时此刻前途渺茫,如同这茫茫大海,我知道我的人生之路一定不是一帆风顺的。我就像海中的那片孤舟,飘流在疾风海浪中,不知何时靠岸?但我坚信有主在我船上,就不怕风浪!!
    
    当时海南岛刚开发搞特区,我不知道大陆人进海南岛不管谁都要有特区通行证,后来到了海口后才听人说这事,很多闯海的人被查到后都被遣送回去。但奇妙的是,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来查我的证件,就这样畅行无阻坐船到了海南岛,我相信这是神的保护。
    
    而且,到了海南岛后,我虽然一无所有,露宿公园,居无定所,但关键时刻总是有贵人相助,到目前为止,在海南岛遇到的朋友,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是患难之交,我也把我福音传给了朋友,好几位朋友都信了耶稣。现在回想起闯海的这段经历,真的是上帝在背后默默地眷顾。主耶稣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患难朋友,莫逆之交。如果我过去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话,也许我今天仍然像一个浪子一样,徘徊在主耶稣恩典的大门之外。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223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邓小平预感挫骨扬灰——纪念六四大屠杀25周年
·吴金圣:关注六四英雄李英之 (图)
·質疑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湯美華
·徐沛:“六四”十八周年与袁红冰笔谈
·莱文:我为何倡议公开纪念六四25周年 (图)
·费良勇:六四纪念十大战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图)
·六四纪念十大战
·六四“暴徒”苗德顺仍在狱中关押/武文建
·郑存柱:“六四”25周年绝食与感言 (图)
·六四25年接力绝食唤起民众埋葬专制
·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艾鸽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 (图)
·艾鸽:六四女鬼(油画) (图)
·“六四绿卡”血肉之恩你报了吗?/高春风
·话“六四血卡”--我对你们的几点意见/李布然
·敦促中央先行个案道歉赔偿平反六四
·何哲:希望成立美国六四绿卡族联合会
·薄熙来案将成为左派心目中的“六四” (图)
·六四前夕,胡錦濤突瞻仰胡耀邦故居
·香港议员梁国雄拒绝脱六四衣服 上海被拒入境 (图)
·视频:营救六四学生和异议人士的“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六哥(陈达钲)先生谈话
·六四天网两记者取保 警方审讯指名黄琦“问供” (图)
·中海油傅成玉也与六四屠夫李鹏的女儿李小琳有染/博讯独家
·六四難屬:今年監控升級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25周年专辑(续) (图)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25周年专辑 (图)
·俄使馆借六四拉拢北京 唤起网民记忆 (图)
·苏州公民因申请六四游行被“煽颠”判刑 (图)
·长沙国保关心“葬礼”行动是否有关六四:反雾霾就是反政府 (图)
·陈卫、于世文等六四公祭人士遭到调查 (图)
·当局开始调查春节期间参加六四公祭人士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遭北京警方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被警方带走 (图)
·因“两会”北京六四伤残者齐志勇遭警方软禁家中
·天安门母亲对当局绝望 横跨多地寻找六四难属
·天安门母亲:中共反腐更须平反六四冤案 (图)
·在京维权人士看望六四伤残者齐志勇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