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杜阳明: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2日 来稿)
    
    在中共喉舌电视节目的实况转播中,秦火火案的主角亮相,与以往被中共处理过的节目一样,全世界关注此事的人看到的表面现象是秦火火认错服罪,在庭上与伪法院配合默契。并且承认编造散布包括中共少将罗援、阳光媒体集团创办人杨澜、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以及中共铁道部等的虚假信息”,主动表示公开道歉。

     没有与中共黑暗面经常接触的人根本不了解中共的卑鄙无耻,肯定相信电视直播的真实性。我看到的却不是表面现象,透过秦火火的认罪伏法,不由我想起2003年7月23日被劳教后,地方政权与监狱当局狼狈为奸导演的丑剧。
    
    闸北区电视台准备到大丰劳教所搞一个上访钉子户被洗脑转化的典型,用以教育被中共关押在黑监狱的访民。
    
    当天我先被大队长王水兵叫到办公室谈话,王水兵客客气气地让我坐下,给我倒茶、点烟。我也很配合地喝完茶、抽完烟,然后被带到一间房间,里面有一架像照相馆里的落地照相机,事后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没有任何印象。当我劳教期满后回归社会,张翠萍告诉我:伪政权将我被转化的录音、录像的电视节目在访民中传播时,她跳起来说“我不相信杜阳明会说这样的话。”
    
    以后闸北区法制办公室、政法委、公安局轮换到大丰劳教所提取“口供”,大队长王水兵照例给我喝茶、抽烟,事后谈话内容依然是印象全无,我开始怀疑王水兵的的烟、茶有猫腻。当他再次奉上烟茶时,我不再“享受”,以清醒的感觉接受了法制科女性张科长的询问,张科长提问“王明清是不是你们的头”我回答“王明清如果是头,我可以做大总统”并且马上表示:拒绝回答类似问题。他们立即明白,我没有喝茶抽烟,致幻剂没有进入我的口中,阴谋失败了,马上主动停止了询问程序,匆匆忙忙地打道回府,以后再也没有来过。
    
    我之所以浓墨重彩地阐述这些事情就是想告诉全世界,在中共监狱被失去自由的地方,共匪无所不用其极,秦火火的行为是否像我当年一样,被监狱当局做了手脚?
    
    其实中共对付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的办法远不止使用致幻剂等卑劣手法,精神折磨、人身伤害、酷刑虐待是共匪常用的手段。秦火火是否遭到过以上行为,从而改变了初衷,说出言不由衷的谎言。这些证据可能要在秦火火被恢复自由以后的揭露,甚至是共匪政权垮台会的解密才能浮出水面。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秦火火被中共金钱收买,与当局达成权钱交易,配合伪政权在电视节目中亮相,以图震慑其它的网络大V金盆洗手,不再“诽谤”。
    
    在秦火火失去自由的情况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中共答应金钱收买,也是一个骗人的幌子,忽悠当事人配合默契,完成伪政权的操作程序。
    
    其实秦火火在网络上“诽谤”的言论远不及本人在网络上的言论,本人发表了六、七百篇文章,主题内容就是打倒中国共产党,推翻中共政权。中共猢狲吃桃子专拣软的捏,秦火火第一次面对中共黑暗面,肯定有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对共匪的残忍认识不足导致幻想。很容易被谎言欺骗、暴力威胁征服,从而配合共匪完成铁案、害人害己。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4年4月12日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4/4/1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25720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绷紧的神经/杜阳明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杜阳明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杜阳明
·“瑕疵”说是共匪继续故意犯罪的掩饰词/杜阳明
·周永康案迟迟不决是习近平陷入力不从心的困境/杜阳明
·曹顺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谋杀4/杜阳明
·曹顺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谋杀2/杜阳明
·杜阳明:曹顺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谋杀1
·战机轰鸣,中共疯狂备战/杜阳明
·中国被一群连话都说不连贯的蠢材、庸才强奸/杜阳明
·中共不再拒绝救助/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习近平大秘丁薛祥是对我迫害的三元凶之一/杜阳明
·翻墙引发暴恐的理论将成为中共进行网络围剿的先导/杜阳明
·滥杀民众的岂止是昆明暴恐/杜阳明
·中华复兴的前提是没有共产党专制/杜阳明
·丑陋的伪外交部形象/杜阳明
·昆明事件终有一天真相大白/上海闸北杜阳明
·权力关进笼子流程表是大忽悠/上海杜阳明
·主席台上的贼酋只能紧绷着脸/杜阳明
·习总仿效蒋经国的打虎,二个党国一个下场/杜阳明
·上海:王扣玛、魏勤案16日开庭/闸北杜阳明
·陈光诚不应该成为中美强权政治交易的筹码/杜阳明
·不彻底否定毛贼东,既不能平反4/上海闸北杜阳明
·紧急关注在两会会场递交议案的八位访民/上海杜阳明
·春晚演员阵容降格,显见中共财政羞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强拆、截访的悲剧何时了2/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伪政府为什么敢于作出不再解决访民诉求的决议1/杜阳明
·杜阳明:凤凰涅槃五周年,无怨无悔反共匪4
·凤凰涅槃五周年,无怨无悔反共匪3/杜阳明
·引蛇出洞的上访路到处是陷阱、泥淖3/杜阳明
·沈勇等人被害证明是共匪在杀光中国人/ 杜阳明
·穷极无聊,共匪已经开始掠夺百姓碗里的饭/杜阳明
·薄熙来的重罪轻判岂止是官官相护/ 杜阳明
·上海闸北:魏勤王扣玛冤案成定局/杜阳明
·世事难料不科学,中共垮台是必然2/杜阳明
·童国箐劳教案维持原判是专制制度的必然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3年5月9日
·剖析中共以走“程序合法化”完成违法犯罪5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3年4月28日
·中共政权必然垮台的多种不可逆转的因素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在黄埔中心医院的遭遇/上海闸北维杜阳明
·中共体制下任何冤案不可能彻底昭雪3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2年1月26日
·不是法院是威虎山/杜阳明
·中共体制下任何冤案不可能彻底昭雪1/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