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云大打悲情牌,说明事情很严重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4日 转载)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王海涛
    

    摘要:“虽千万人吾往矣,市场不信眼泪,市场更不怕竞争,市场怕不公平,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不知道谁给银行们的权力,可以伤害储户支配自己资金的权力。”当马云打出檄文般的悲情牌时,说明事情已经很严重。
    
    这几天,因为遭遇监管的风声,马云显得很悲情。
    
    他先是说,打败支付宝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又说,四大银行封杀,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
    
    这两句话,一句在“痛斥权力”对市场的干涉,一句描绘了“革命者”的大无畏精神。在一定程度上,这两句话,让马云在此次风波中,占据了道德优势。
    
    一般而言,改革者和革命者,容易获得民间支持,并由此获得道德优势。对于对决的双方,人们更愿意相信弱势的一方是受害者,因为给予同情。马云已经成功收获了更多同情。
    
    而被革命者、被挑战者,天然地处在“既得利益者”的地位,容易在道德评判中处于劣势。——既获利,又获道德赞誉,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啊。所以,银行系统及央行此次在舆论上很被动,也是必然。
    
    这些天,央行确实在舆论中处于不利位置。
    
    总理说,对于市场,法无禁止即可为,对于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
    
    这话属于常识。但我们很快发现,这常识不具“实操性”。
    
    总理话音刚落,央行下手了。套用总理说的常识,该如何评价央行的行动呢?
    
    事实是,到现在处在“辩不清”的状态。辩不清,不仅有这事儿“太专业”的原因,恐怕也有这样一个普遍性原因:对立的双方,处于强势的一方不屑于向另一方解释,我不需要征求你的同意,也能做,为什么要向你解释?所以,两个群体处于决裂之中。两个群体,对于一些关键的问题,各自理解,各自表达。
    
    对于什么是市场,什么是安全,什么是金融创新,马云的理解和央行的理解,一定相差十万八千里。
    
    在央行看来,顾客到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就得有一个5万元的“起步价”,但在马云那里,零钱就能放进余额宝。你若问,央行为何设置一个5万元的门槛,央行当然可以解释出很多。
    
    类似这样的规定,是对是错不重要——很多事情,本来就是难以用对错衡量的——重要的是,任何一个规定,都可以给出100条“合理解释”。
    
    对于这么“专业”的事情,如果不设置一些门槛,那还叫“行业”吗?就像画家肯定认为作家画不好画,央行当然认为互联网公司难以管理金融风险。你需要理由吗?可以给你100个理由,但更多的时候,1个理由不给你,你又如何?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马云应该不是碰到了很多央行给出了很多“你不能这么做”的理由,而是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对话”的机会。我是管理金融的,你是搞互联网的,干嘛要跟你对话,干嘛要向你解释?你以前也没有向我汇报过工作啊?
    
    当此之际,马云的“悲情表态”是在宣告,“如果我失败了,那是因为我触动了别人的利益”,这是将自己“放到尘埃里”的低姿态,并以此将对方置于“强大、野蛮”的地位,从而收获更多的同情和道德支持——赢得更多舆论支持。这样的悲情牌,或许可以让马云赢得舆论。但也同时说明,矛盾已经难以调和——或许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与“调和”吧。
    
    既然你不跟我谈,我也跟你彻底决裂,既然有可能死,那我也要成为一个为了理想而死的烈士——这是马云的悲情宣言的潜台词。
    
    重温一下马云充分运用悲情与愤怒的檄文中的几句话:
    
    ……虽千万人吾往矣,市场不信眼泪,市场更不怕竞争,市场怕不公平,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不知道谁给银行们的权力,可以伤害储户支配自己资金的权力。举世未闻,匪夷所思。
    
    马云在自己的“来往”社交平台上发出的这篇文字,一天之后删除了。似乎事情很严重。于是有人问,马云害怕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19820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马云赞俞正声“坚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鞭子”言论
·All in 移动电商:马云的急眼与迷茫
·冼岩:公知批王林,意在黑马云
·江棋生: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马云:金融行业需要外行人进来变革
·马云: 政治改革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图)
·马云:雾霾我特高兴 特权阶级没特供空气了
· 马云的亿念之症/布丁
·马云:连“猪坚强”都能活 你为什么不可以?
·一位普通股东写给马云的七条建议
·反垄断法:马云能告毛伟吗?/王磊
·马云倒下,能成为“史玉柱”吗/孙胜林
·误会了,马云“一元钱”说法的真正由来
·马云和王石到底该为灾区捐多少?
·马云的精彩演讲:我知道自己在吹牛
·马云来往谈四大行封杀支付宝:艰难骄傲的时刻
·马云:我们想摇晃金融体系……
·马云北大演讲完整版:真心话,什么才是阿里的核心竞争力? (图)
·打扮成“受害者”的马云都入股中石化了
·周小川以国家的名义和马云勾结做大自己的股份
·马云发文致敬李嘉诚
·腾讯和京东在一起 马云还睡得着吗?
·马云反击钮文新:天天骂体制 却享受着体制 (图)
·钮文新再抨余额宝:不如让马云开银行吧
·马云再发阿里员工信:云端将是移动互联网关键
·马云他妈打不到车 怪罪打车软件
·马云父母一句话:喻打车软件补贴战或终结 (图)
·马云:这次雾霾我很高兴 特权阶级没特供空气了 (图)
·马云:公司里有几个官二代 啥事也干不成 (图)
·马云哭了 微信红包火爆 腾讯市值破万亿
·马云来往发文:与妻子相关报道均是杜撰
·不要让一个父亲失去尊严 马云:放过张艺谋吧
·神秘江南会 马云的私家会所
·马云妻子:不帅的他能做很多帅哥做不了的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