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2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 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各位同学好,克里米亚人家讲得够多了,我今天讲更大一点的,好不好?
    
    中国在联合国投弃权票是不错的选择。中国恐怕是在联合国安理会投最多弃权票的国家吧?以前中国的国际地位较低时,投弃权票总给人一种无奈和逃避的印象,但强大了后再投弃权票就不同了,给人一种进退由我,展示力量的感觉。正如同样是“韬光养晦”,贫弱时是别无选择,强大时是选择在我,这在国际博弈中可并不是同一个概念。
    
    现在老是听到有人叫喊要丢掉“韬光养晦”,他们都以普京为精神教父。他们说你看普京就敢对西方对世界说“不”。在他们看来,敢说“不”就是丢掉了“韬光养晦”。殊不知,一个国家的外交应该为国家利益、国家安全与国家稳定以及更重要的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的改善为标准。说“不”谁不会?中国那几年饿死好多人时我们全国人民都在对世界说“不”,连有国家想援助咱们,都被“不”掉了,很牛B吗?
    
    普京为什么要说“不”?那是因为西方根本不尿他,他说不说“不”,在国际上区别并不大,他的“不”从来没有给俄国带来利益,可他为啥还要说“不”?因为这个“不”是说给俄国人听的,他要用这个“不”塑造自己硬汉的形象,激起俄国人的民族主义情感,然后,确保自己能够当一位终身的“民选总统”。这是普京的梦想啊。
    
    普京2000年上台后,国际油价一路飙升,他仗着自己的这点好运气,俨然把自己打扮成复兴俄国的“普京大帝”,其实这个前克格勃心里很清楚,整个克格勃都不是人家的对手,靠你一个背叛原组织的中级克格勃干部就想翻转乾坤?普京也知道自己现在最大的依仗其实是推翻克格勃之后建立起来的俄国民主制度,而俄罗斯的民主制度几乎全部仰赖叶利钦执政的八年。那段时间虽然生活艰难,但俄罗斯的民主基础毕竟打下千年基业。普京一边吃石油老本,一边啃制度的老本,还同时做着“普京大帝”的梦。
    
    各位知道,在外交关系领域,粗分为现实主义(功利主义)和理想主义(以意识形态与理念为主),虽说现实主义在近现代一直占主导地位,但理想主义始终若即若离。我是这样划分中美两国外交实践的:美国是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中国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现实”差别不大,理想却不尽相同:美国推崇的自由民主,中国推崇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美国虽有理想,但常常为了现实利益而理念上做出妥协,中国虽然比较现实,但也会为了执政党领导和国家稳定这样的信念而在现实中做出让步。正因为中美两国的“妥协”和“让步”,才使得“新型大国关系”成为可能。
    
    俄罗斯呢,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当然,这不能全怪他,前苏联可是一个超级理想主义者,怀抱社会主义理念与解放全人类的理想,建立了社会主义大家庭,试图蚕食西方资本主义,结果弄到最后,社会主义阵营不但没有击败西方世界,当头的苏联反倒成了唯一一个被不友好的社会主义国家包围的国家——中国反对他,南斯拉夫、捷克、波兰,哪一个对他有好感?
    
    好不容易土崩瓦解,也建立了民主制度,可西方就是对他不冷不热,当初答应解散北约的承诺不但不兑现,反而变本加厉,一路东扩,包抄俄国。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是有苦难言,民主这东西是无法回头的,社会主义理想又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所以,普京的俄罗斯外交就采取了两边理想都不沾边的纯粹的现实主义——没有理想的现实主义,或者说功利主义,是很可怕的。就像一个没有信仰的唯利是图的家伙,是相当难缠的。
    
    但现实主义也不是那么好弄的。我们知道现实主义外交是要靠实力的,俄罗斯有啥实力?出卖石油的钱勉强够改善民生以保证他继续当选,不足以在国际上呼风唤雨。但普京比谁都聪明——当过特务又没有被灭掉,一般都比较聪明,这个你们都知道吧——在没有理想,现实主义又无法走出国门的情况下,要想民众视他为英雄,觉得少了他就会被外国人欺负到家门口,唯一的办法就是煽动民族主义,就是习惯性地站出来反对西方,把“不”字挂在嘴边。
    
    所以这些年,普京能对西方尤其是美国说“不”的,绝不会吝啬,绝不会犹豫,虽然在国际上说了等于没说,但他却在那批苏联时代培养起来的“俄国人民”中逐步享受到极高的声誉。我们看到,很少提民主自由,也不敢多提前苏联意识形态的俄国,“普京”成了他们的“意识形态”,成了他们的“理想”。这个时候,克里米亚又如从天而降的馅饼,给了普京天赐良机。
    
    普京是要定了克里米亚。而且,克里米亚兼入俄国,对俄国的国家利益与安全来说,还真是百利而无一害。至于西方能够做的,非常有限。普京不会害怕军事干涉的。苏联是在意识形态与意志的对决中败给美国的,而不是败在真枪真刀的对垒中。这一点普京很清楚,他宁愿兵戎相见,绝不愿意再拿理念与信念来对抗美国。
    
    美国也很清楚,所以他也不会动用武力。至于经济制裁,俄国的经济支柱是石油,美国的页岩气还没有成批量生产,暂时无法取代石油,普京也不愿意看那么远。至于限制贸易往来之类的,不要忘记还有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除了尖端武器其它啥都造得出的中国不加入的经济制裁,能有什么效果?更何况,俄国是除了尖端武器之外啥都造不出的国家。
    
    苏联这个时候跳出来同美国对抗,对中国来说当然不只是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利好”,政治方面更是不可估量。在中美两国“新型大国关系”就差临时门一脚时,普京同美国的对抗,多少可以帮助美国更现实、更清醒一些,不要再整天想着和平演变北京,你的“敌人”还是北极熊啊,中国只不过是一只熊猫嘛。
    
    至于有人说中国应该借机联合俄国对抗美国,我说你肯定是想多了,美国你是对抗不掉的,既然对抗不掉,花那个人力、物力和精力折腾啥?而联合俄国更是味同嚼蜡,毫无必要,更何况从长远来说,俄国的变数实在太大了,普京下台或者死去,就会让俄国一夜之间变天——那时,没有了“普京大帝”的俄国人除了拥抱自由民主之外,还有什么选择?但中国有选择,那就是没有必要把自己同任何一个大国绑在一起。
    
    克里米亚的问题很复杂,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要想分出对错时,你恐怕连判断对错的标准都无法统一。按照乌克兰宪法,克里米亚公投当然是非法的,但民族自决同追求民主自由一样,都是超越任何国家“宪法”的,否则世界上那么多殖民地和新建立的国家是如何独立的?当初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又是如何不顾苏联宪法而投票独立的?
    
    克里米亚局势的复杂性还在于,普京兼并克里米亚不但打破了冷战后的国际关系格局,也忤逆了百年来的历史大趋势。什么是历史大趋势?大家都知道,过去一百年,大趋势是几乎所有大帝国都在瓦解(包括中国在内,外蒙等不是也被苏联弄走了),不停地分成更多的小国家。这个是从殖民地纷纷独立开始的,一直延续到苏联解体。俄国这次兼并克里米亚确实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大国不被分割,反而一下子增加了那么多国土面积(当然,这里不包括老毛子以前从我们手里夺走的那么大一片土地)。当然,俄国今后会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只有掉下馅饼的天知道。
    
    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不做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不选边站就是最好的立场。中国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今后既要发展同美国不对抗、不冲突,合作双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也要同俄国发展一种不结盟、不选边站的“新型大国关系”。另外,就是在注重发展同欧洲、美洲、澳洲等国家的多边关系时,加大力量和投入努力搞好同周边国家的关系。以上几大关系处理好了,世界上再发生几个克里米亚事件,对中国的利益与梦想又能有多大的损害?
    
    杨恒均 2014.3.20 (根据19日同香港大学生谈话记录整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1919402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杨恒均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杨恒均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杨恒均
·飞机哪去了?/杨恒均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杨恒均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杨恒均
·杨恒均要‘替天行道’!?/伊利夏提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杨恒均
·秘书与太监/杨恒均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杨恒均 (图)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杨恒均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杨恒均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杨恒均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杨恒均
·中国如何在无声的较量中击退美国?/杨恒均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杨恒均
·不尽责的父母比不孝顺的子女更可恶/杨恒均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杨恒均
·反腐能否真正做到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杨恒均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