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平公开反对“一国两制”/胡少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2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昨天,曾经负责中国政府港澳事务多年的鲁平,在接受中国新闻社专访的时候,要求未来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爱社会主义”。鲁平的一席话,立即在香港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香港的舆论界和反对派负责人,批评鲁平关于“爱国爱港要爱社会主义的说法是破坏一国两制,愈来愈荒谬”。而拥护北京体制的香港政客,则对鲁平的讲话表示欢迎。
    
    鲁平何许人也?他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经担任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主任,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秘书长,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等要职。他与周南等人,是当时中国政府涉港事务的强硬派代表人物。他干过的最著名的事有两件:一件是激烈反对香港新机场的建设,认为那是英国政府在财政上搞垮香港的一个阴谋;二是反对最后一任香港总督彭定康推出香港的政改方案,并且不合外交礼仪地斥责彭定康为“千古罪人”。
    
    鲁平昨天的讲话是有针对性的。他是公开反对港人多种提名渠道进行二零一七年特首普选的诉求。在香港社会的巨大压力之下,中国政府被迫同意,在二零一七年让香港居民通过普选的方式的选举产生行政长官。但是,中国政府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始终坚持只有政府控制的“提名委员会”,才有提名特首候选人的权力,拒绝任何其他方式产生候选人。香港民主派人士,则要求在提名委员会之外,增加政党和公民直接提名的方式。
    
    随著二零一七年的日益逼近,关于香港普选的辩论越来越激烈。退休多年的鲁平,公开出来为政府站台,充分表明了中国政府对香港普选问题的担忧。事实上,鲁平并不是第一个出来就香港普选问题讲话的官员,包括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之内的不少北京官员,最近纷纷对香港反对派和市民要求真正实行一人一票的普选表示反对。但是在众多的讲话中,鲁平讲话的意识形态色彩最浓,话说的最直白。
    
    鲁平的讲话,集中地反映了中国政府在香港普选问题上的不妥协立场。中国政府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妥协,首先是因为中国执政党担心,得到香港民众支持的特首不接受北京的控制,北京将会因此失去对香港政治的控制权;与此同时,中国官员的忧虑,也充分表明了北京对其在香港的代理人,能否得到港人的拥护完全没有自信;当然,北京的立场也表现了目前执政者的思维惯性,他们从来都不愿意,让选民真正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选举领导人。
    
    鲁平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讲话表明,中国政府正在从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的承诺上向后倒退。顾名思义,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连制度都是不同的,更应该允许香港的行政长官和香港居民持有不同的意识形态,信奉不同的主义。假如如同鲁平所说的,香港特首和居民必须热爱社会主义,那就成了“一个主义、一个党、一种制度”。这与当初“一国两制”的构想,风马牛不相及。
    
    自从香港回归以来,中国政府,一方面希望香港继续在经济上奉行资本主义,发挥金融中心的作用,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又对香港市民对民主自由的追求,采取敌视的态度,并且通过各种方式,对自由舆论进行打压,对民主诉求进行抵制。中国政府希望香港成为一个由共产党及其代理人操控的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就像他们努力在中国大陆所做的那样。“一国两制”,只不过是一句欺世盗铃的口号而已。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801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总理追求不可能的目标/胡少江
·乌克兰事变给中国带来什么?/胡少江 (图)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胡少江
·在娼妓们面前,中国的官媒何来道德优势?/胡少江
·达沃斯:矫情的王健林遇到理智的约瑟夫 /胡少江
·中国官僚制度的“绝症”/胡少江
·“标哥”在纽约丢人现眼的背后/胡少江
·也谈陈光标“购买”《纽约时报》/胡少江
·北京、东京齐“拜鬼”/胡少江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谁弄丢了钓鱼岛?/胡少江
·一个令人失望的全会公报/胡少江
·何新的“货币战阴谋”和中国经济的困境/胡少江
·香港电视牌照风波背后的北京身影/胡少江
·胡少江:你是谷开来们,还是夏俊峰们?
·庭审薄熙来是一场闹剧/胡少江
·中国加强反对民主改革的宣传攻势/胡少江
·“棱镜”事件所折射的大国关系?/胡少江
·李克强的行政改革困难重重/胡少江
·人大和政协:万分之四的价值 /胡少江
·胡少江评论:“干掉薄熙来”是执政集团的政治共识
·胡少江评论:薄熙来事件的另两层意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