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给各方的难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1日 转载)
      
    万维读者网俞力工来稿 昨天(16日),乌克兰克里米亚举行公投,并以96.6%的高票决定加入俄罗斯。此前,克里米亚议会也做出宣布独立的决定,因此引发的问题不只是“与俄罗斯合并是否非法”,更加关键的是,“一个主权国家的部分行政区宣布独立是否非法?”
       

    法律思考
      
    迄今,国际法并不支持主权国家内部的独立运动。唯一的例外是,自十九世纪以来的殖民主义侵略所造成的殖民地独立运动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其原因不外是殖民主义扩张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侵占土地和掠夺资源内容。
      
    九十年代苏东集团分崩离析导致许多地区的分离与独立。这主要是因为分离出去的地区原属加盟共和国,法律上享有加盟与退出的权利,因此既非法律上的例外,也没造成太多的问题。巴尔干前南斯拉夫发生军事冲突,则是因为分离出去的加盟共和国境内有很多的民族团体也同时提出独立或与塞尔维亚合并的要求,但却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干预下受到镇压而暂时“平息”。
      
    至于殖民主义之前的传统帝国的自然扩张,虽然也都造成了多民族共处的国家,但其少数民族分离运动却得不到国际社会与国际法的支持。原因是主要发达国家都存在同样问题,如果公开支持其他大国的分离运动,等于给自己添加麻烦。除此之外,传统帝国只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分,而没有压迫民族与被压迫、被歧视民族之别,因此不能算是种族主义压迫。鉴于此,若干强权即便暗地里支持疆独、藏独与台独,却不能在公开的外交场合对中国的领土主权提出挑战。
      
    及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冷战结束,西方集团便在美、英主导之下乘胜追击,重新安排国际秩序。因此,造成了两个抵触国际法规定的先例,即分别于2008年与2011年宣布独立又受到西方承认的科索沃与南苏丹。
      
    尤其是在科索沃独立时刻,西方已意识到将会促使俄罗斯加以利用,因此口口声声强调“科索沃情况特殊,只能视为国际法上的孤案与例外,不得放诸四海加以援引”。
      
    果不其然,如今克里米亚的独立造成了西方集团的尴尬,这不能不说是破坏国际法的现世报。其实,要说情况特殊,任何地方都有他地无可比拟的特殊性。
      
    政治思考
      
    早于十世纪,在当前的俄罗斯(欧洲部分)、白俄罗斯与乌克兰范围已建立了一个共同的“基辅罗斯王国”(俄罗斯之名由此而来)。其后由于蒙古帝国、奥斯曼帝国与波兰立陶宛王国的入侵而造成这三地的分裂。此后,待俄罗斯王国崛起,便又处心积虑地把失去的小兄弟给召回。
      
    大致从十七世纪开始,俄罗斯当局(包括苏联)便先后四次把自身的领土划入 乌克兰行政范围,其中则包括了1954年由赫鲁晓夫赠送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据报道,当时赠送的承诺相当戏剧化(酒席谈笑之间),且没有在正式手续中具体规定克里米亚境内重要军港(塞万斯托波尔市)的去留,因此法律上至今还可视为俄罗斯的直辖市。
      
    实际上,目前乌克兰的“领土”约有90%以上是俄罗斯赠送的。该情况,采用换位思考办法,则相当于国民政府光复后为了笼络台湾而把福建、广东送给台湾省政府管辖。可想而知 ,俄罗斯对待小兄弟始终是相当的大方,以至于一向称呼乌克兰为“小俄罗斯”。如今,乌克兰西部部分居民受到欧洲联盟与美国的引诱,不惜切断与俄罗斯的文化、政治、经济脐带。然而,其境内近80%的东正教人口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对多数人口而言,向欧盟与西方靠拢,不过是渡过经济难关的权宜之计。至于两地间的文化脐带,那是近千年培养的传统关系,就好比河南与山西之间的难舍难分。
      
    如前所述,单纯从国际法角度观察,一个国家如何管辖自己的领土属于不容侵犯的最高权力。如果能够取得族群间的谅解,例如捷克与斯洛伐克的和平分离,当然是最理想方案。更何况,目前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国的苏格兰都有离异倾向。不论这些政府是否同意,也不论其他联邦成员是否同意,应当都是外人不得置喙的内政问题。
      
    然而,最近乌克兰的政变,明显受到外界的干预。无论是贿赂民众上街示威游行,培训反政府力量的抗争手段(如使用网络),提供武器给极右势力,公然让数百名美国黑水公司招聘的雇佣军在基辅首都耀武扬威,以及遭窃听的美国与欧盟领导人的私下电话记录,都可说是“给抓个正着的确凿证据”。因此,外来力量的干预首先就破坏了乌克兰内部和平协商的政治基础。在此情况下,西方集团难免把自己置于非常尴尬的处境。如果一味反对克里米亚的自由选择,那么又如何对自己支持科索沃独立自圆其说?如果往后对乌克兰的财政支持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又如何提防下次乌克兰选举再度决定与俄罗斯结盟?就俄罗斯一方而言,处境也不轻松。如果热烈欢迎克里米亚的独立与合并,又如何对境内有离异倾向的少数民族说“不”?中国亦然,道义上,看来北京政府甚是同情克里米亚民众的抉择,然而考虑到自家的一堆问题,最后可能会选择遵守现行国际法“不支持独立运动、不干预内政”的普遍原则,而只会泛泛地主张和平,但对具体的独立与合并问题保持沉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1919802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蒙・史密斯:为什么克里米亚全民公投不被认可
·丁咚:克里米亚公投为何不合法?
·陳破空: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查建国:克里米亚加入俄非坏事(与环球时报争鸣之96)
·王军涛: 西方 俄罗斯和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处境都很尴尬
·克里米亚、马岛和钓鱼岛
·冯全民:俄操弄克里米亚公投实为不智
·今天的克里米亚是昨日的外蒙古!
·克里米亚:肥肉虽美消化难
·中国的克里米亚窘境 习近平骑虎难下? (图)
·中国对克里米亚公投保持警惕低调呼吁各方克制
·是否并入俄罗斯 克里米亚3月16日公投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养生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论坛最新文章: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英国脱欧协议在议会面临严峻考验
  • 数百黑衣人现身NBA篮网赛事撑香港 选蔡老板的地界非偶然
  •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 对两位开明老者的纪念
  • 陈同佳案:台湾法务部指中国媒体掩饰推卸港方责任
  • 一篇安葬文网上流传 透露赵紫阳埋葬地点
  • 布鲁塞尔的奇迹会在英国国会再现吗?
  • 土耳其指责库尔德人破坏停火协议
  • 香港法庭否决禁同性婚姻违宪 但促港府检讨
  • 林郑叫停为记者注册构思 不排除日后改组班子
  • 中大校长促正视 德国大律师会开腔 港府设独立调查压力续增
  • IMF、世银秋季年会共同呼吁成员国解决贸易分歧
  • 加泰罗尼亚52万人抗议独派领袖被囚 警民发冲突
  • 香港民阵20日游行申请遭禁 多区示威者筑人链戴面具抗议
  • 前国际货币基金前总裁拉加德再成欧洲央行首位女总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