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身:控告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9日 来稿)

说我为国民党翻案
    
     控告人 :陈永身、男、1934年、于1994年贵阳市文化局评剧团退休干部,现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次南巷4号附703号。

    
    被控告人:中铁十八工程局人力源资部党委干部部部长王兴周,贵州省贵阳市文化局法人。
    
    贵州省贵阳市文化局串通天津中国铁道部第十八工程局干部部部长王兴周贵州人,无理辱骂殴打我及我的代理人说我是国民为国民翻案的事实原委:
    
    一、贵阳市文化局要我找王兴周而我及我的代理人被王兴周无理辱骂殴打至伤的经过:于2009年2月17日下午我们来到十八局,我的代理人就说:王部长,我们今天来是对贵阳市文化局找过您之后,对陈永身进行的答复来向王部长汇报一下,看他们的回复是否真实,然后,再把一些情况是搞错了的再向王部长汇报一下。我们还没有把贵阳市文化局的回复给王兴周,王就肯定地说,贵阳市文化局的回复完全是真实的、对的。之后产生的对话:
    
    代理人:王部长,请您过目一下,这是陈永身授权给我的全权委托书(附件17)。这是贵阳市文化局给陈永身的回复及陈永身对回复提出的质疑(附件18、23、24),这一张是我到中组部后给的文件精神(附件9)。
    
    王兴周:人家贵阳市文化局是带着陈永身挡案来的,因为人家文化局拿出一个94年11月2日我局出具的一个证明(附件2),说陈永身是1949年7月23日入伍的,对此,人家问我们的道理,并提出了三个问题质问我们:
    
    (1)问我们出具这个证明的依据是什么?
    
    (2)陈永身的挡案在我们贵阳市文化局,你们出具的证明是依据什么?
    
    (3)因为“你们”出具了这个证明,所以,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损失,因为,他们到处上访上告。
    
    王兴周:“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说得是有理的,我对这一证明进行查找是谁出具的,没有存根,没有登记,不知是谁出具的。可是,对于公章确实是我们处的公章一点也不假,不知你们是如何弄到这个证明的,所以,贵阳市文化局不承认这个证明,此时,并指着我的脸说:“你什么时候入伍的,你活了几十岁了你还不知道吗?你应该清楚,你装什么糊涂?你还向你香巷的儿子要了几十万给你,指着我的代理人你到处上访捣乱,你(指着我的代理人骂道)有病呀!之后,又指向我说:你是国民党伪保长推荐你到国民党部队去工作的。
    
    代理人:他是到国民党部队是当过兵,不是什么伪保长推荐,他是被抓状丁抓去当国民党兵的。
    
    王兴周:这时又指着我骂道:你还想为国民党翻案吗?这个案是好翻的吗?你想翻就翻啦?你想什么时候翻就什么时候翻?我告诉你,这个案你是翻不了的,是绝对的翻不了的,这时,又指着我的代理人问道:你有他的挡案吗?
    
    代理人:我怎么会有他的挡案呢?我没有。
    
    王兴周:你没有我有,我给你看,你过来。
    
    代理人:你怎么会有他的挡案呢?
    
    王兴周:贵阳市文化局给我的,哦!我复印的,你看,1965年部队评定级别呈报名册,都说他是50年1月入伍的,没有说他是49年入伍的。这里他提干了,从副排长提成排长,级别,是班级。
    
    代理人:他既然从副排提成排长,副排就是干部级别,提成排长了他的级别怎么还是班级级别呢?如果是班级级别就是战士。可是,他早就是干部副排长又提成排长其级别还是战士班级级别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挡案,能成其为干部挡案吗?
    
    王兴周:这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我管不了。
    
    代理人:你管得了管不了,我不知道。因为,贵阳市文化局给你这个挡案材料,就是要你来压迫我们你才要我来看,你就是想证实他的挡案记载是正确的,入伍时间你用他们给你的挡案来证明这个问题。我看后,发现挡案中有不少错误,证明这个挡案是不真实的,甚至于可以说是被改动过的。
    
    王兴周:你再看这一张他是50年1月在广西田西县入伍,这一张表他也是50年1月在广西白沙(蛇)县入伍的,王部长你看这里还有一张也是50年1月在云南宝山入伍的,怎么会三次三个地方入伍呢?王部长你看这里有陈永身是49年入伍的记载,王兴周就,哦,这里有一个49年的入伍时间。
    
    代理人:王部长,请你慢一点翻,他怎么会在三个地方入伍?他们一直说陈永身是50年1月入伍的,我现在在你给我看的档案里一眼我就看到又有49年入伍的时间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王兴周:这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我管不了。你坐下,你坐下,我告诉你,文化局调查组说:关于我们十八局出具的证明他们是不认可的,你们找的证人,文化局说了他们也不认可,并指着我说:你是国民党伪保长推荐你到国民党部队工作的,这是事实,想翻案是绝不可能的,你们不要再捣乱了,你们真不要脸,太不要脸了,不要脸到极点了,自己不要脸还要到处上访上告,到处捣乱。此时:王兴周与我的代理人抢材料,没抢到就用力推我她出去将右脚打伤了。之后,我就问王兴周你骂谁不要脸,我们来找你反映问题怎么不要脸了。王兴周使劲推我的左胸左手叫我们滚出去将我打伤。之后,来了很多人,把我们歉出了办公室。
    
    代理人:又走进办公室问道,我一个70岁的老太婆怎么不要脸啦,你看见我们不要脸的事实是什么?你还是大机关干部部部长,为什么要这样骂人,他当过国民党的兵不错,他现在是共产党员他为国民党翻什么案?现在共产党还要与国民党合作呢?共产党也在为国民党翻案吗?
    
    王兴周:当着很多人不敢认帐,谁骂你们啦!
    
    代理人:你没骂就是我们冤枉你的喽!我敢当着你们单位的这么多人诅咒,如果你没有骂而是我们冤枉你的话,我们不是人养的,是母猪养的。你骂了我们,你不敢承认你就不是人养的,是母猪养的,你敢诅这个咒吗?王兴周不敢说话了。
    
    鉴于上述事实,我认为,作为师部机关现在的十八局干部部部长,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用这样简单、粗暴的工作方法,对待十八局前身部队干部出现的遗留问题。因为,对文化局提出的三个问题王兴周不应偏听偏信。
    
    首先,十八局出具的证明是94年11月2日,可是,贵阳市文化局到08年10月9日十四年后方来调查。事实证明,文化局没把我的根本利益放在眼里,其原因是因为早的时后在十八局没找到关系。14年后找到关系才调查。
    
    其二,我的挡案就有我的转业军人证明书(附件7)是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团军务股股长,还有83年贵阳市委组识部的干部履历表有我是1949年7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记载。而文化局94年工改时正科级也不给(附件3、4、10、13),按贵州省关于肆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下称贵州省文件)第3条第8款规定(附件22)没有相应职务但工作在30年的也应该是正科级。可是,文化局硬要给我认定是副主任科员,我参加革命46年,在部队是正营级职务,就一个正科级都不给而一般科员套改。我当然要反映。之后,贵阳市文化局不承认我的军龄及部队职务,免强才按贵州省文件第3条第8款工作年限满30年以上才将我的工资定为代括号的正科,我也一直不知道文化局是按贵州省文件第3条第8款套改的,是这次文化局的回复(附件18)中才说出了这个问题。事实证明,贵阳市文化局就因为我是国民党过来的,不按贵州省文件的第3条第10款进行套改(附件22-2)。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转业干部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发[1985]135号第二、一九八五年六月三十日前转业、职务安排偏低的营、团职干部,在确定其职务工资时,可给予适当照顾,我属客观安排偏低,一是我从参加革命至94年的工龄达46年,二是按军职以下军官、文职干部工资标准的职务等级,副团级军衔是上尉17级与地方副处对应,我军衔是上尉,而我的职务工资只是因工龄满30年是代括号的主任科员,而且还是通过拼命的上访、上告才得到的。事实证明,文化局一直不承认我是参加革命而只承认我是参加工作(附件18),不承认我在部队的军龄及部队的职务及正营级级别,根本没把我当成革命军人因我是国民党。按中央文件规定工改是93年1月开始工改,可是贵阳市文化局94年11月才工改,我在94年9月办理理的退休,不要我参加在职人员套改,按退休人员套改,认定是50年1月参加的工作(附件4、10、13),认定实有工龄44年也认定在部队职务是团军务股长正营级职务(附件12-1-2-3)。但是,又不按部队的连续工龄计算,也就是说不承认我在共产党部队的军龄及在部队任职职务,而评定的正科是按贵州省文件工龄满30年。所以,在高源补贴时,又按一般科员发放我反映后批文按副主任科员发放,有了批文也不补发(附件13)。
    
    其三、王兴周来说是中共较高机关搞干部工作的领导者,应懂得对待干部调查的严肃性和合法性程序。因为,十八局的前身是铁道兵第八师,十八局第三工程处的前身是铁道兵八师三十八团。我从炮兵团调到铁道兵后一直就在八师三十八团,我一直没有在师部工作过,原三十八团老人了解我的人较多,就是现在也还有了解我。王兴周是我走后几十年才去当兵的,他根本不了解我。从组织程序王兴周是不应该接受贵阳市文化局的调查及质问,应该介绍到原三十八团现在的十八局三处去调查去质问。因为,第十八工程局出得有证明,第三工程处也出具了证明并认定我是老干部(附件1),为什么贵阳市文化局不到我工作过的原三十八团现在的第三处调查质问,而要到我没工作过的中铁十八工程局去调查质问及指责十八局出错了证明?
    
    其四、关于王兴周的“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说得是有理的。其理在哪里?并且,王兴周所作认定仅仅是个人的看法,认定问题不引用法律条文,仅以“我认为”枪毙了当事人的“认为”,有无依据?依据何在?“我认为”仅是十八局公信力机关干部部部长,公信力机关的干部部部长不依据法律,依据什么?如果全国各地、各级公信力机关对待干部问题,都不依据法律条文,只依靠“我认为”,那么,陈永身的“认为”怎么保护?如果没有国家的法律、法令、及党的干部政策规定,王兴周的“我认为”又依据什么进行“认为”?个人主观意志?贵阳市文化局被告的无理狡辩?或许是贵阳市文化局有可观的猫腻?既然王兴周的“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说得是有理的理在何处?就凭王兴周的“我认为”贵阳市文化局是说得有理的,那么,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转业干部工作待遇问题的通知(附件(27)就是没有道理的喽?这是管理体制干部队伍的悲哀!
    
    二、王兴周说:贵阳市文化局不会承认十八局出具的证明的,对此,我不知道王兴周是不是要推翻共产党的法律法令?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贵阳市文化局说的,请问贵阳市文化局是不是法,共产党的法律法令王兴周不听而听贵阳市文化局说的,十八局出具的证明文化局不承认王兴周也不承认。那么,请问,王兴周承认是十八局的公章,这就证明十八局的民事行为以经构成并且是合法的有效行为,至于说没有查到登记、也没有查到存根,那是十八局干部部内部的管理问题,怎么要我来负责任呢?所以,十八局的这个证明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的,这个证明是受法律保护的。
    
    综述:王兴周与贵阳市文化局处处排斥前辈,排斥国民党,丑化和贬低十八局公信力,以没找到十五年前出具证明的人及登记记录以及登记存根为由,以此雕虫小技为幌子,实质上搞的是不可告人的勾当。为此,请求各级组织及有关领导为我主持公道,申张正义。
    
    联系电话:
    
    (宅电):0851—5968916
    手机:13765104963
    邮箱:[email protected]
    
    控告人:陈永身
    
    2009年3月1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2286004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应控告马航渎职欺骗 (图)
·博讯镜头 南通陈美芳的血泪控告 (图)
·行政控告河北省市县三级公安的腐败邪恶作为/李凤华 (图)
·控告 广西壮自治区党委秘书长兼联席办主任余远辉 (图)
·《岁末年根上海访民坚持控告上海市政府》 (图)
·就秦永敏“失踪”,北京肖国珍律师: 控告书
·控告河北省政法委、公安厅邪恶与腐败诉状/李凤华 (图)
·被非法剥夺诉权的公民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请愿书
·行政控告保定中级法院诉状/李凤华 (图)
·杜光:拙劣伎俩背后的惊天图谋——试评宋宝铃扬言控告胡锦涛的闹剧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控告山东青州王府办事处主任侯健、赵可群、冷殿明/王桂芹
·控告:我为国民党翻案/贵阳评剧团退休干部陈永身
·控告举报石家庄市第五医院用报废仪器和假药/李淑珍
·谢燕益刑事控告“绿坝部长”
·征集签名:控告问责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无锡维权
· 控告中国流氓加强盗的警察抢了我的救命钱而遭违宪教养!中国向世界承诺人权何在?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中国人民在怒吼:邓玉娇控告书发表,一个半小时回贴1755篇/陶达士
·武汉花楼街被强拆无家可归王桂珍夫妇“二会”进京控告/视频 (图)
·博讯镜头 全国“二会”前武汉赴京控告团今在京开练 (图)
·日商愤怒控告山东省招远市粮食局严重的犯罪行为(多图) (图)
·四网友到省政府递交《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控告检举揭发书》 (图)
·南乐教案•樊瑞珍(玲)家属前往检察院控告公安局 (图)
·遭强拆老人被扔进河,如皋孟海霞代父控告 (图)
·神奇:公民在检察院控告公安犯罪,公安到检察院对控告人拍照 (图)
·律师团就薛福顺死亡控告曲阜公安 办案机关态度引外界质疑
·肖青山巡回控告遇滑铁卢,被劫回吉安市失轮椅
·广东胡春华内乱 肖青山控告广州国保第一站
·韩亚空难悲痛新发现 叶梦圆父母控告旧金山
·张科科律师:赤壁检察院无法接待控告
·博讯镜头 胡大料刑拘释放即到中纪委控告 中纪委门前车马稀
·广西80岁访民雷善邦因控告最高法司法腐败/视频
·阮成叶控告河南省女子劳教所及驻马店劳教委
·抗议控告广西工商局腐败 渎职侵权
·七位律师就赤壁市看守所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向高检提出控告
·维权律师控告湖北赤壁看守所多项违法
·浙江省浦江农民控告镇政府侵犯村民土地承包权
·浙江桐庐当局把钟亚芳交给被控告官员赵华丰处理岂能活命?! (图)
·徐崇阳控告北京市公安局,武汉市公检法/视频 (图)
·欧阳小红、黄甫毅、李美华等人联名控告状
·公开控告信:关于曲阜市公民薛福顺的非正常死亡
·山东曲阜市公民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案公开控告信
·尹慧敏:控告最高法院出具非法通知书 包庇地方终结信访申诉蒙混过关
·两会召开之际,四位惨死在部队的士兵父母的血泪控告 (图)
·(图)关于郑州高新区管委会翟晓宾、张良才非法暴力逼迁创达高科的控告书
·陈建刚:控告大连中院违法行为,大连市检察院不接待 (图)
·武汉邱庆华今京控告开发商剥夺自己居住权 (图)
·德淑清控告北京朝阳区法院法官
·辽宁锦州孔晓云(企业法人)控告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检察院
·血泪控告!还我拆迁款!还我家园!无家可归!
·控告北京西城区房管局局长谭玉梅渎职
·伍雷论法的精神 :每日自费千元征控告信 (图)
·控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首席大法官渎职
·钟云清控莱西市公安局的控告书
·徐崇阳控告石景山丰台警察10人/视频 (图)
·大庆2万余被压榨劳工《控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