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如何疯狂杀掉共产党异议分子王佩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8日 转载)
    
    (参与2014年3月17日讯)无论国内国外,还是历朝历代,妇女都是国家和社会关爱与保护的对像,然而在毛泽东时代妇女却成了无辜射杀的猎物,這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谋略留给中共一页血腥的历史。遗憾的是中共不去清洗這页肮脏的历史,至今还视为仙丹妙药珍藏保护,以至走不出這个光怪陆离不断重复的争斗怪圈。我们是历经浩刼的一代,亲眼目睹了毛泽东如何借用各种政治运动集权树威整人害人杀人,又如何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除掉他的政治对手刘少奇、彭德怀、贺龙、林彪等一大批老革命,又如何用“公安六条”强行造神,杀害千千万万无辜的芸芸众生。特别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杀害众多反对他的妇女。仅我知道的就有林昭、冯元春、王佩英、方中谋、张志新等数十人。是的,這些妇女不是毛泽东亲自开枪杀害的,可他是制造這些政治灾难的真正凶手。正如“三年人祸”活活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责任只能是毛泽东而不是中国共产党。在那个“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特殊疯狂的年代,毛泽东的权力早已超越共和国任何法律、法规与党的组织和政府机构,成了比皇帝还皇帝,比希特勒还希特勒的巨超人物,中国共产党仅是他作案的一个工具而已。正如镇压法轮功的是江泽民,不是中共全体党员一样,我们必须要分清责任,不能笼而统之。
    中共历史任何一件血腥肮赃的罪恶都是毛泽东所为,不是中共全体党员所为,许多党员也是受害者,這将是解开中国政局迷团一把最有效的钥匙。是的,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同时也就没“反右斗争”、“三年人祸”、“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自然也就没有“大树特树”的“公安六条”。“公安六条”是1967年1月经毛泽东亲自批准而向全国颁布的“天条”。它明文规定:“凡是书写反动标语,呼喊反动口号,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自此,凡有对毛泽东不敬的言行,哪怕是支字片语都得坐监杀头,其黑暗残酷远远超过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因此,才有那么多的无辜群众被杀害。一代女中蒙杰林昭、冯元春、王佩英、方中谋、张志新,就是這样被处决的。追本溯源,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千古一暴的毛泽东。故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死敌,是杀害中国人民的刽子手!不把他送上历史审判庭,中共无法浴火重生,中国也永无宪政民主!
    林昭、冯元春我曾有过記述,今天要写的是王佩英和方中谋。
    王、方兩人同时蒙难于1970年1月和4月,王杀于北京,方杀于安微固城县。“罪名”都是污篾攻击“伟大领袖毛泽东”,“仇恨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她们怎么仇视、怎么污篾呢?就是面对毛泽东的专横与倒行逆施的“文化大革命”极为不满,在群众吃不饱穿不暧的社会生活现实下,愤怒地喊出了:“拥护刘少奇,打倒毛泽东”。前者是群众举报,后者是丈夫和儿子的告发。无论是“群众告发”还是“丈夫、儿子的检举”,都是毛泽东恶政恐怖气氛所致。王佩英被杀前是中国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的职工、有七个孩子的母亲,方中谋是固城县医院副主任医师,拥有三个儿女的妈妈。兩人都是少年追隨共产党、热爱新中国的革命献身者,其中王佩英还曾是中共党员,在老毛争夺天下的岁月,她在开封的老家便是地下党秘密联络处。
    
    
    (王佩英烈士遗像)
    我认识王佩英的三儿子张大中,现任北京大中电器集团的董亊长,母亲被杀时他刚步入社会,大中电器集团最先起步一千元的开办费,就是王佩英“平反”后政府给的抚恤金。2010年(?)王佩英柀杀的40年迎来了北京大中电器集团建店30周年,张大中先生为母亲画像举行了揭幕式,我和难友茅于轼先生作为嘉宾应邀出席,对王佩英被杀的前前后后才有了更深的认识。
    王佩英生于河南开封,是个富商的独生女,十二岁父母双亡,她继承了四十三间房,四十三亩地与不少家财。拥有开封北道门街最气派的房子。她和监护人住在深宅大院,有亲戚想霸占这个弱女子的房产,王佩英出手不凡,找了一个年青律师打官司最后保住了家产,这个律师叫张以成,就是后来的丈夫。张以成是地下党工作者,在任中华通讯社开封社外电口译员时,张以成就将情报源源不断提供给中共,后开张以成成为郑州地下党负责人,曾给共产党送去郑州城防图,领导发动学生运动,工人罢工,瓦解国军士气,保护美孚大楼铁路电信局等重要物资与大楼,使共产党顺利解放开封。当时中共地下党没有活动经费,夫妇俩卖掉了一半的房产来救济中共的活动,而另一半则在解放后捐给了党组织,因为王佩英坚决认为共产党员不应有私产。捐了全部私产后,原先的富家女一文不值,困难到向邻居讨粮食养活七个儿女。
    张以成是北京朝阳大学法律系毕业生。他与王佩英结婚后去北京工作,但一直没有合适和成功的工作,一度以卖老家的“吹喉开关散”为生,最后不得不回到王佩英的家乡开封。这时,张以成还不是一个共产党员。王佩英用自己的私财救济了他。两口子当时一心过着自己小日子,但张以成突然被日本宪兵抓走,说他杀了日本人。严刑拷打后被关于北京的监狱。张以成确实没那么英勇,他确实没有杀日本人,起因是他当巡官的大姐夫有一把盒子枪,离开北平时存在张以成那儿,张以成离京时又把枪存在舅父处,被宪兵查出,舅父慌乱中说成是张以成的。一场无妄之灾改变了不关心政治的张以成,用现代的话说,他成为一个“愤怒青年”。感到了当二等公民的悲哀,常叹报国无门,大丈夫马革裹尸还。被共产党注意到了,发展他成为地下党员。
    王佩英一直认为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解放的,她为此付出了自己财产,献出了丈夫(张以成积劳成疾,以肝病60年去世)。解放后她逐渐发现共产党变质变味了,不断搞政治运动,说一套做一套,甚至欺负人民和压迫人民。稍有点地位的党员都有特殊待遇,不再有抛头颅洒热血为了解放人类的理想,好些党的领导都追求高官厚禄养尊处优。特别是1957年“反右斗争”后干部作风越来越不正派,说真話实話的受到打击,说谎話假話的受到重用。接着“大跃进”带来的全民性饥饿,广大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过着比解放前还苦的日子。她认为问题出在毛泽东的身上, 1965年毅然要求退党。她退党书上這样写着:“申请退党,理由如下,因无意义,又无目的,自我受罪,何苦而为,因此因此,坚决退党,速办手续。”
    从此,她不再信任党,不再信任被独裁者绑架的“组织”,尤其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被打倒的“走资派”极为同情。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一天在食堂当众喊出:“拥护刘少奇,打倒毛泽东!”经群众所谓的举报,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立即以“现行反革命”罪名将她逮捕。1969年下半年她被戴上牲口嚼子押往北京市各区游斗,口内塞入砖头,下颌被掰成脱臼。 1970年1月18日的,经公安部领导小组谢富治等向中共中央请示获批,,1月22日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公法军事管制委员会下达“[70]刑字第19号”死刑判决书,1月27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公审,王佩英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当天即被押赴芦沟桥执行枪决。当时,由于担心她喊出口号,她的咽喉被细绳勒住。甚至她可能在押往芦沟桥枪决的囚车上,就已被勒死。毛泽东罪恶令人发指,有良心有中国人你能容忍吗?而今虽然喊“打倒毛泽东”不会再判处死刑,可谁又敢喊呢!红色的恐怖气氛仍压在民众头上,因为那魔鬼头像还悬在天安门。
    方中谋,安徽宿县人,家庭出身地主,学生时代追隨共产党参加革命,先是宿县人民医院护士,后是固镇县任人民医院门诊部副主任。她在工作中一贯追求上进,被选为工会委员和建设社会主义极积份子,1951年与一位出身农村穷苦的孩子张月升相爱,后经组织批准结婚。此人有9年党龄、11年军龄的中共党员,25岁就是正营职干部,当时是皖北宿县区中心卫生院医政科课长,也是方中谋的上级。婚后两人恩恩爱爱,相敬如宾,是一个典型的幸福“革命”小家庭。這祥的家庭总是融着浓浓的政治气氛,是忠于“党和毛主席”的标兵,自然是历次政治运动的追隨者。好不容易含辛茹苦地熬了出来,到1966年“文革”时已有两子一女。這种家庭看来幸福,总潜藏着巨大的政治阴影,如果有一方“出轨”(思想和言行与当局稍不吻合),那结下的“情感”与“幸福”便立即瓦解冰消。1953年方中谋的妈妈在老家因父亲的问题实在呆不下去,带着一儿一女投奔女儿生活,于是成了一个有8口之家的大家庭。
    
    
    
    (方中谋1956年3月的照片)
    1957年“反右斗争”后中国政治形势急转,“阶级和阶级斗争”成了国家运转的主轴,接着是“大跃进”、“大炼钢鉄”、“反右倾”等一系列政治运动,到了1960年物资供应越来越紧缺,全国亿万个家庭口粮均不够吃,黑市米贵如珠,街头巷尾到处是饿殍。這个城市干部家庭也捉襟见肘日不敷出。哪点点工资哪够花销啊!为了生存,方中谋卖掉了自己的金壳手表和一些值銭的衣物,为填饱肚子也得去“自由市场”出高价买些洋葱头和野菜杂物等补充口粮的不足。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挺过了困难岁月。
    1962年中央7000人大会后,政治态势趋于平稳,国家经济有了好转,社会物资供应日渐丰富。没有想到毛泽东为了逃避瞎折腾的惩罚,把“人相食”這笔“三年人祸”帐記在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头上,捍然发动乱軍、乱党、敌政的所谓“打倒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历代的争权夺利都在高层不祸及老百姓,而毛泽东的争权夺利都是借用群众运动打倒对方。這场“革命”使全国乱成一锅粥,任何单位、家庭、个人都难以回避。不是说谎造谣结成肮脏的政治一体,便是互为仇敌的生死寃家,這正是毛泽东所要达到的罪恶目的。
    1967年1月16日,身为县卫生局负责人的张月昇,被“革命造反派”視为刘少奇的喽啰揪了出来批斗,罪名是“顽固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派”。不几天斗争升级,大字报指名点姓地说张月昇的老婆方忠谋系恶霸地主、国民党中统特务中心组长,双手沾满了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鲜血、在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我人民政府枪毙掉方雪吾的女儿,接着,张月昇被造反派戴上高帽子游街。
    其实方中谋的父亲方雪吾并不是恶霸地主,更非国民党特务,兩手不但未有鲜血还是中共地下党员。1928年在党员项孟卿帮助配合下,他在家乡开办农民夜校,宣传打倒土豪劣绅,求得翻身解放;并担任桐城县北三区农民协会负责人。1929年,经中共县临委书记章逐明派遣,他和项孟卿等进入国民党县党部任职,从组织上控制了县党部领导权;并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和工农群众高涨的革命热潮,后与组织失去联系脱党。
    解放后家乡进行土地改革运动,不知为何与土改工作队长失和被诬陷而杀掉。地下党员变成地主恶霸、特务份子非此一例,全是政治斗争需要的结果。
    在一次批斗张月昇的会上,有人拿出写有“地主分子母老虎”的纸糊帽子,硬要逼着方中谋戴上。方是个有反抗精神忠于亊实的女性,大声抗议道:“这不符合党的政策!”再上群众有不同意见而终于作罢。但是低头跪在水泥地上丈夫的张月昇,却被“革命造反派”拳打脚踢打过半死。她爱丈夫、疼丈夫,但对于狂热疯颠的“革命造反派”又有何办法?
    在那个一切讲政治、讲阶级的年代,好人与坏人的划分不是道德标准与行为准则,而是所渭的成份与政治取向,凡地、富、反、坏、右与出身地、富、反、坏、右的子女,以及“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臭老九”和一切不拥护“伟大领袖毛主席”和“社会主义”的人,都是“坏人”;相反只要出身成份好的工人、贫下中农以及那些拥毛拥共的人,都是“好人”。“好人”可以任意打“坏人”,甚至杀“坏人”也不为过。不然全国各地何致有那么多集体的大屠杀血腥事件,诸如北京的大兴、湖南的道县、广西的柳州,杀“五类份子”杀得来遍地是血,死尸堵塞江河,连两个月的婴儿也不能倖免,甚至还把被杀者的心肝掏出来开设人肉宴。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一遍大好,越来越好”的形势下。到了1968年毛泽东又发起“纯洁革命队伍”的“清理阶级队伍”政治运动,方中谋所在医院的革委会,将她作为“地主分子”的“特嫌人员”进行隔离审查,并限制人身自由。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俗話说“兔子逼疯了也要咬人”。在无端的、持续的打压摧残下,方中谋不能不奋起反抗!向谁反抗?怎么反抗?自然是对准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毛泽东。在這之前她的家庭和亿万中国家庭一样,墙上挂着毛泽东的画像,桌上摆着毛泽东的“红宝书”,早晚还祈求祷拜,但得的却是這样无边无际的痛苦,一气之下的1970年2月13日晚,她当着丈夫、儿子的面,愤然说:毛泽东是个暴君,害得中国人吃不饱穿不暖,我要为国家主席刘少奇翻案,反对毛泽东搞个人崇拜。说着说着就把挂在墙上的毛泽来画像撕毁焚烧,把摆在桌上的毛泽东石膏像砸毁。本来這是人性在屈辱中的一个最正常的反抗表现,竟没有想到却给她生命带了死亡的灾难。
    這深更半夜发生在家里的义举有谁知道呢?告发她的却是19年同睡在一张床上的丈夫、被“革命造反派”视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县卫生科长张月昇,还有她被红色思想污染的16岁儿子张红兵。此时的中国早已不个正常国家,根本无亲情、友情、人情,心中只有一个不伦不类的“阶级情”和如何洗白屁股去忠于“伟大领袖、伟大舵毛、伟大导师”,就像妓女要于她鴇姆一样。自此中国人不供祖先,不奉神灵却視毛泽东为“祖宗”。人人像打了“鸡血针”,饿着肚子跳“忠字舞”,踏着父辈死尸表演“三忠于”、“四无限”,大脑里都装着一句比驴子还要蠢的嚎叫:“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那时哪还有什么国家、民族啊!六亿中国人民都是毛泽东下的“种”,中共的“孙”,没有一点点人格和尊严,全是认贼做父的畸形儿。因此丈夫张月昇检举妻子不足为怪,儿子张红兵告发母亲在情理之中。在强大恐怖红色的高压下,为求生、为苟活,用表忠求自保,应该理解宽恕。不过他们做得太过的是,不但向县革委会人保组作了检举告发,还要求判“反革命份子”方中谋死刑,并立即执行。也许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就這么点点撕撕像的屁亊能杀头吗?
    
毛泽东如何疯狂杀掉共产党异议分子王佩英

    (這是张月昇检举揭发妻子方中谋撕毁毛泽东头像的亲笔信)
    
    (這是宿县地区軍亊管治委员会判处方中谋死刑、立即执刑的判决书)
    
    固城镇县革委和宿县地革委获得此一报案后大喜过望,认为抓住了一条大鱼,是向“无产阶级司令部”请功的大好时机,,是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表忠心的最好时刻,這个女人的人头会使他们连升三级直至封王拜相。恶罪的体制,恶罪的思想,导致方中谋难以挽回的血光之灾。县地革委兩级负责人,立即将此案列为为重大的“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大案,火速上报省革委会核心小组,很快批准下来判处方中谋死刑、立即执行。从2月13日发案到批准死刑,还不到两个月时间,时间真够快速。
    毛泽东时代干得最爽的就是杀人!杀人对毛泽东是种享受,他认为杀人越多,他的红色帝业就巩固。所以他一生的“伟业”就是杀人。从井岗山杀到瑞金,从瑞金杀到延安,从延安杀到北京,从北京杀向全国。反对他的人杀,不反对他的人也杀,男的杀女的杀,老的杀少的杀,婴儿也杀。据不完全统计,他主政中国27年将近整死、杀死了一亿中国人(含三年人祸饿死的人)!说穿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以杀人的思想、毒害人的思想,必须清除尽净。可悲的是,直到今天中共仍视为“祖宗”。主管中国意识形态的刘云山常委,就大言不惭地说:“祖宗不能丢”!中国能好吗?
    2014、3、15于休斯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92081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晓刚:不懂毛泽东,没资格谈宪政
·章立凡、浦志强:关于尊重逝者生前志愿火化毛泽东遗体实施迁葬的提案提案
·土豪毛泽东习近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李天天
·梁文道:习近平大爷毛泽东的孽债
·李天天:清除毛泽东的中世纪余毒
·姜还是毛泽东的辣
·巴克:毛泽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诡道家
·想不到杨开慧生前如此“评毛泽东”/淳于雁
·毛泽东是中国文化的产物/林保华
·俞正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吗? (图)
·中国民众究竟怎样看待毛泽东?/胡平
·景山议政 有市民说:声讨刘云山公审毛泽东/视频
·评价毛泽东/魏京生 (图)
·景山议政 嘲笑毛泽东的帝王诗---不须放屁等/视频
·韩家亮: 应该怎样评估政治领袖 --- 兼论毛泽东其人
·孟凡贵:论毛泽东时代的“两极分化” (图)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余樟法
·付勇:毛泽东是残害中国人民的大暴君
·张炎夏:毛泽东搞人民公社错在哪 (图)
·3月9日在京访民与“毛泽东”景山公园联欢/视频 (图)
·星期天 上海、武汉访民与“毛泽东”一起到景山休息 (图)
·图片:天安门广场毛泽东画像遭泼墨 (图)
·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冷处理毛泽东
·韩国论文说毛泽东曾承认辽东半岛是朝鲜领土 (图)
·网络盛传天安门毛泽东画像被人泼墨
·学者律师联合发出“火化毛泽东遗体”提案
·传毛泽东画像遭泼墨 天安门广场紧急戒严 (图)
·重庆毛泽东像裹红布搬走 送进博物馆 (图)
·博讯讲座:毛泽东的矛盾复杂性原理研讨会/
·被嘲是毛泽东小蜜 张玉凤当场翻脸 (图)
·环球时报:毛泽东功绩不容抹杀 红歌须继续唱 (图)
·“毛泽东搞得一塌煳涂”
·毛泽东文革中回湖南衡山拜见道士对白
·习近平权力超毛泽东 九常委制已变成元首制
·宋彬彬造反得力 天安门为毛泽东戴袖章
·编剧轰央视《毛泽东》剧本:渣都不剩
·毛泽东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大会/视频
·习近平评毛泽东功过,党媒盛赞
·全国农民永远的敌人——万恶之首毛泽东/胡常根
·上海高月清不服因悼念毛泽东拘留5天处罚继续申诉 (图)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