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3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杨恒均的独立博客 发布者:杨恒均

    
    大家知道,我在中国被网友戏称为“民主小贩”,意思是我总是像老太婆一样喋喋不休地传播民主理念,像一名小贩一样“王婆卖瓜”,反复诉说民主的好处。可我这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在民主制度的发源地美国,以及哈佛这样的民主理论的重镇,我既不敢奢谈民主理论,也不会为民主叫好。我今天想讲的题目是“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你们看,这个题目很安全,我是讲亚洲嘛,而且是批评民主——要知道,在中国大陆,打死我我也不会批评民主的,我憋了很久才逮到今天这个机会,美国哈佛是批评民主的最佳地方。
    
    亚洲的民主肯定是出了一些问题,如果站在美国这边看过去,问题还相当严重。泰国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不断受到冲击,乌克兰的民选政府被推翻竟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欢呼,还有前些时候的埃及军事政变,也是推翻了一个票选政府……今年是亚洲民主大选年,这三个国家发生的事,无疑投下了深深的阴影。难怪会被一些试图阻碍、推迟本国民主进程的人士作为借口。
    
    但这不能成为我们不提亚洲民主存在问题的借口,同美国、欧洲和澳洲相比,亚洲、非洲等地新兴民主政体不但存在选举上的问题,还有腐败以及治理效力低下的毛病。很多学者一碰上这类问题,总希望从制度设置上找到原因,查看这些新兴的民主国家制度设置上同西方老牌民主国家的差异。但就我的观察,制度与机构设置上的差异并不是太大,这是因为诸多亚非拉新兴民主国家享有的“后发优势”。
    
    什么是新兴民主国家的“后发优势”呢?老牌民主国家的发展道路都清楚呈现在我们眼前,他们经过的曲折,走过的弯路,受到的挫折,付出的代价,以及最终取得的辉煌成就都一览无余。这些都是新兴民主国家最好的教科书。你没有必要不停地去“试错”,拿百姓的血汗钱甚至生命去探索所谓有特色的民主道路,是为“后发优势”。
    
    想一下美国人为制定一部《宪法》集中了多少大脑?争论、吵架、博弈、妥协过多少次?费城制宪被后人传为美谈,可从当时的情况看,真没那么浪漫和好玩的。之后民主的“后起之秀”中,有哪一个国家的“宪法”制定者还会傻到重走一遍美国的“制宪”历程?大多照抄照搬那些“不言而喻的真理”和条条框框完事。当多年前研究各国宪法时,我看到一个奇特的现象:如果不是因为看熟了美国的《宪法》的话,我还真没法把那些后期的亚非拉民主国家的“宪法”同美国的《宪法》区别开来。
    
    “宪法”如此,各国民主制度之设置,又何尝不是这样?你敢说泰国的民主制度与选举机制比英国的落后?但选举后就有人可以不认账,去冲击民主选举制度;你能说乌克兰的民主选举设置有多大的毛病?但选出的总统就可以继续贪污腐败……作为硬件的制度设置与《宪法》条文并不难照搬,但软件呢?我以前写过博文讲过,问题出现在与民主制度相辅相成的民主价值理念上,这样说吧:民主制度建立了,但与之相匹配的民主价值理念在这些国家并没有被广泛的传播与接受。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民主的价值理念(包括自由、法治、包容、平等、公平、博爱等启蒙时期脱颖而出的价值理念)缺失,那么“民主”本身赋予大众的选举权将很可能是一种灾难,别说选出希特勒,就是选出比希特勒还坏的人,也不会出人意料。如果美国大选后败选的党派与支持者总像泰国败选的那些人一样不服输、不服气,那么,美国早就被长年累月将近一半的“败选”选民的游行示威摧毁了。宽容让民主得以实现,包容则让民主可以继续走下去。缺少了宽容与包容,再好的制度,恐怕也无法发挥优越性。
    
    说到民主的价值理念,大家自然会想到素质——民主的素质。“民主”之所以在古希腊实行过一段时间后,整整停顿了近两千年才改头换面粉墨登场,除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经过启蒙之后大众民主素质的提高。
    
    我不是“素质决定论”者,但我认为,民主制度同以往的所有政治制度不同之处就在于,这是一个需要“民”直接参与的政治制度,如果连“民”都没有觉悟到或者不愿意参与决定、管理国家和自己的事务,或者有了民主权利后,却不愿意按照民主的规则来运作,那种“民主”是可想而知的。我认为亚洲民主制度存在的一些问题,确实同民主启蒙、民主的价值理念与民众的民主素质脱不了干系。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我说过的新兴民主国家的“后发劣势”——新兴的民主国家都想学习世界上最优秀的民主制度,且从最好的阶段与地方切入照搬先进制度,但却无法复制这些优秀民主制度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那种过程和积累。
    
    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拷贝了英国大宪章、法国人权宣言和美国独立宣言中精彩的内容或曰普世价值,但有多少国家真正走过这三个国家几百年的启蒙以及浴血奋战而最终获得“普世价值”的艰难历程?美国的民主高度是绝大多数新兴民主国家的目标,但哪一个国家愿意或者可以重走美国230多年艰难的民主之路?世界各地遭受歧视的国民都多少怀抱一丝非洲裔奥巴马当选总统的“美国梦”,但谁会允许在一个民主国家里,允许重演从当奴隶开始,一步一步争取到选举总统和被选举为总统的那种漫长的历史过程?
    
    专制制度虽都是一夜之间被推翻的,但优秀的民主绝不是一日之间可以建立起来的。世界上所有老牌的民主国家的民主制度几乎都是渐进发展起来的。就拿选举权来说,几乎都是从有产的男性拥有投票权开始,经过漫长的演变尤其是不断觉醒民众的抗争,后来才扩大到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穷人、少数民族等等。可是,如果今天有人建议,那些发展水平只相当于百年前英美国家的亚、非国家,“为了民主的质量”,暂时只把选票给予那些有钱有知识的男性公民,他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和人民的公敌。实际上,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以美国民主历史上歧视女性和黑人的事实来攻击美国民主的虚伪本质,彻底否定美国民主。
    
    幸或不幸的是,大半个世纪以来建立起来的新兴民主制度,几乎都是一日之间建立起来的,而且,从宪法到制度,几乎都是直接由最先进的民主国家那里“一揽子”拷贝过来,至于投票权,自然一步到位,立即实行了一人一票,省掉了美国民主史上近两百年的逐渐扩大投票权的制度演变过程。
    
    新兴民主国家的“后发优势”可以避免暴力流血,促使人们尽量通过改良达到民主转型,但这同样造成了一种“后发劣势”,就是让人忘记或者忽略了世界上最早也是最优秀的民主制度,不但经过了百年启蒙,而且还经历了浴血奋战,经过了愚昧和文明之间漫长的拉锯战。美国人为了摆脱英国统治、建立第一个民主政体,牺牲的人不够多吗?英国的民主运动前后一百年,国王和平民死伤也不少吧?更不用说血腥的法国大革命了!
    
    我并不是鼓动暴力,但鉴于民主制度的特点是必须得有一定数量的民众身临其境、卷入其中,所以我认为任何民主的到来,必须得有抗争才行,没有经过一定努力而轻易得来的民主,不会被珍惜,也不会被很好的利用。那种纯粹通过自上而下的改良甚至宫廷政变而建立起来的民主政治,多多少少都存在先天不足。苏联的民主转型几乎是宫廷政变,民众卷入度远远低于几百年前的英、法、美,乌克兰等国家的民众就更是莫名其妙一夜之间因苏联的解体而获得了民主。但这些国家的民主政治要想真正走上正轨,恐怕得共产时期的遗老们都死去之后才能看到希望。
    
    相对于老牌民主国家,亚洲多国的民主转型看上去都如此地轻而易举,相比而言,转型最艰难的反而是目前发展最好的中国台湾和韩国。大家只要看看这两国的民众如何在漫长过程中为传播民主理念、争取民主权利与建立民主制度而抗争、牺牲,就能体会到,这种得来不易的民主,在其本身实现的过程中,就教育、启蒙了更多的民众,确保建立后的民主制度有更多成熟的公民来运作,来维护。
    
    相对于很多新兴的亚洲的民主国家来说,民主制度在外力或者领袖的领导之下一夜之间建立起来,可民主素质的提高与民主理念的普及,或者说民众在思想上的“民主转型”却远远没有完成。原则上说,在一个民主制度建立后的国家或地区,普及推广民主的价值理念,提高民众的民主素质要比在集权和专制国家里容易和轻松得多,可亚洲很多新兴的民主国家,从政治人物到普通选民,都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选票”上,没有了宪政思想,失去了自由、法治、平等、包容的普世价值,只不过用“选票”代替“枪杆子”来争权夺利,“民主”能不出问题?
    
    当然,不管亚洲国家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我也只有站在哈佛讲坛上才有勇气批评人家,毕竟人家的问题是民主带来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是回到专制而是靠进一步的民主。反而是那些没有实现民主也自然没有民主问题的国家,才可能有更大的问题。我今天不讲这个,否则,有问题的可能是我。
    
    谢谢各位。
    
    杨恒均 2014.3.9 (根据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演讲整理,有修改,你懂的) 《2014旅美日记》之六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919523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杨恒均
·杨恒均要‘替天行道’!?/伊利夏提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杨恒均
·秘书与太监/杨恒均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杨恒均 (图)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杨恒均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杨恒均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杨恒均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杨恒均
·中国如何在无声的较量中击退美国?/杨恒均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杨恒均
·不尽责的父母比不孝顺的子女更可恶/杨恒均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杨恒均
·反腐能否真正做到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杨恒均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杨恒均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杨恒均
·绶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杨恒均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杨恒均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杨恒均
·采访杨恒均:习近平要当一名成功的改革者
·爱与死:杨恒均《伴你走过人间路》出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杨恒均
·杨恒均,一个博客作者的家国情怀/《看世界》专访
·杨恒均点评两会发言:《朱德的扁担》不能删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著名作家杨恒均微博、博客被关闭 名字成禁止词
·杨恒均: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山雨欲来: 辫子戏、五毛与杨恒均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杨恒均: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张辉:我所认识的杨恒均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李剑芒:也说说杨恒均那点事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