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雾霾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7日 来稿)
    雾霾体制改革
    
     作者:说不是罪

    
    以前开大会给人的感觉就是喜庆,现在怎么给人的感觉倒成了紧张、准备打仗了似的?网上看不见直播,倒是有安保升级的图片,赫然耸现,那些安保的人真的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骚乱的地区随时提防空袭似的。这可是那人民代表大会啊,每天也不知都在讲些什么内容,从零星的新闻报导来看,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李家美女手提环保袋了,房价不可能崩溃,公务员工资太低,国企得加强,刚才突然看到个生态文明改革,真叫人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发笑,你说话都还能好好说吧?谁听过我们有个生态文明体制的?我们不是一直跟别国一样有个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吗?现在我们怎么绝口不提政治体制改革,却突然间冒出来个生态文明体制了?是不是想就此告诉世人我们虽然有雾霾,但是我们马上就要改革雾霾了?但是由于改革雾霾显得太直白,就美其名曰生态文明改革?
    
    我觉得千改万改,开会体制也该改一改了,不能越来越保密,越来越严厉啊,你不向全体公民直播开放就算了,也不至于要劳民伤财的动用那么多的安全保卫人力物力吧?难道你是信不过全体公民?还是担心一小撮反动派搞破坏?现在应该没有反动派了吧?如果有,也都在牢里了吧?如果有,也只能说是反对派,想想美国总统对反对派的态度是一个劲的巴结讨好请吃饭,噢,我想起来了,是害怕恐怖组织,要说这恐怖组织也真的够恐怖的,几个人就能把个堂堂大中国搞的鸡犬不宁、草木皆兵,害的我们的人民代表开会都要如临大敌,如覆薄冰,杯弓蛇影、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唉哟,再怎么的吧,也不是开会保密的借口,如果这个大会是能够见人的、经得起挑剔的、不怕质疑的、不是偏私的、真正代表人民的、为人民着想操心的、完全可以公开全程直播嘛!毕竟现在已经进入你们所谓的工业文明以后的“生态文明”新阶段了,毕竟电脑在我国几乎都已经普及了,直播大会、公开大会并不存在任何物质上的条件不成熟,没有任何物质困难,又不是什么高级国家安全机密大会,何必搞的水泄不通、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难不成你们不是害怕恐怖组织,是害怕全体公民?人民代表开会,讨论人民的事情,不让人民听见,这叫什么事儿?这说得过去吗?
    
    想来想去,我只有一个结论——我们的代表害怕丢人现眼,实在见不得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286219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里外看:习近平亲雾霾
·开发雾霾造福人类/何岸泉
·风雨不进雾霾国/晴朗
·效仿乌克兰清除中共雾霾
·点评中国:雾霾,电动车与政府治理/刘芍佳 (图)
·陈虎:深度雾霾背后的政治问题 (图)
·西诺新唱:张将军高唱《我爱祖国的雾霾》
·解龙将军1981年对中国雾霾的惊人预言
·陈维健: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雾霾:中国煤炭工业的崩溃和核雾染灾难/马可安
·雾霾不可能有所谓的“正能量”
·中国,不能只贡献GDP和雾霾 (图)
·武汉被雾霾笼罩 (图)
·废话雾霾掩盖不住习近平的困境/范一平
·中国多地遭遇环境之痛:雾霾水污染等
·马云:雾霾我特高兴 特权阶级没特供空气了
·新年雾霾锁北京 歌声质问习近平/视频
·雾霾看政:谨防以共同责任逃避应负责任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睫
·钟南山:淮河以北人均预期寿命因雾霾短5年多 (图)
·雾霾天气是大自然亮的红灯
·环保部长:雾霾已经好转 百姓还没感受到
·中国向雾霾宣战 环保支出却下降
·海外媒体对两会各有看点 雾霾成百姓心头大患
·政协会议在雾霾下召开,50余访民会场外打横幅请愿 (图)
·国家电网公司:让雾霾频发地区用"远方来的电"
·陈光标连续14年旁听两会 编唱《立法治雾霾》
·国宝级嗓子受害 梅葆玖声讨雾霾
·李瑞环密友梅葆玖:北京前几天雾霾 我嗓子现在都不舒服
·吴贤德: 不要把雾霾责任推给环保部门一家身上
·重雾霾7天今重见天日在京访民为“二”会展风采/视频 (图)
·雾霾发酵 已成北京头号政治问题
·中国人雾霾天不戴口罩 已有“污染疲劳”
·北京雾霾:要多严重才会启动红色预警? (图)
·家长忧心雾霾 凑钱为学校买空气净化器 (图)
·习近平:治雾霾首要任务是控制PM2.5 (图)
·雾霾持续7天,北京未启动红色预警遭质疑 (图)
·雾霾不散 网民痛骂政府“喂人民服雾” (图)
·中纪委“大雪”何时能让腐败“雾霾”立消? (图)
·环保部长周生贤的亲属在发雾霾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