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言成了计生委的策士?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6日 来稿)
    杨支柱
    
     据2014年3月5日长江日报报道(新华社也发了新闻并被众多媒体转载),“全国政协委员、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说,今年他的建议是提高独生子女和失独家庭的政策待遇,除了要提高独生子女费之外,还应对这部分家庭的家长实行优先入住养老院和医院等优惠政策。”

    
    为什么应该提高独生子女奖励?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地方会有独生子女奖吗?提高独生子女奖不是强化计划生育吗?在国家调整生育政策允许“单独”夫妻生二孩的背景下强化独生子女政策不是南辕北辙吗?计生委不是宣传了几十年“少生快富”吗?人家少生的已经快富了,还需要政府奖励吗?奖励的钱从何来?为了你们这一个月5元钱的奖励,计生委动辄向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家庭勒索几万或几十万所谓“社会抚养费”,全国养了不下两百万人专干绑架孕妇、婴幼儿勒索赎金的勾当!特别是全国许多省市自治区计生委已经出台文件,“单独”夫妻申请生二孩的,不再发放独生子女奖,“单独”二孩政策出台以前已领取的独生子女奖也不必退回;这使得独生子女奖已经跟独生子女脱钩,成了“听话奖”。莫言建议增加“听话奖”的奖金,这不是公开号召人们听计生委的话,服从计生领域领导的看法和打手的办法吗?
    
    医院是救命的地方,莫言居然建议计生模范优先,这不是置所谓计生国策于生命权之上吗?一个在安康堕胎事件引起世界舆论强烈关注的背景下一定程度上是靠描写计生暴行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居然反过来为强化计生献计献策,而且其献策还真是富有创作性,居然连就医也要搞计生优惠!
    
    “莫言说,他创作的文学作品《蛙》,内容涉及计划生育,由此对一些地方独生子女费较低的情况有所了解。今年,在调研的基础上,他建议将失独家庭纳入政府养老医疗体系,优先入住养老院,优先享受医疗资源,农村独生子女父母在丧失劳动能力后应享受和城市公职人员一样的退休待遇。”
    
    “失独”家庭固然苦,但是两个孩子甚至三个孩子先后或一起死于地震、洪水或溺水的也不是没有。这些家庭本来负担就重,又被政府征收了巨额“社会抚养费”,他们宁可倾家荡产也要“超生”的行为表明他们在心理上更不能没有孩子,他们的困窘和绝望远在“失独”家庭之上。从救济的角度看,他们不是比“失独”家庭更需要关注吗?为什么只看见“失独”家庭,还不是为了给独生子女政策擦屁股?还不是为了增强计生委的威信?
    
    农村独生子女父母在丧失劳动能力后应享受和城市公职人员一样的退休待遇?既然农村的独生子女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应享受和城市公职人员一样的退休待遇,城市的独生子女父母在丧失劳动能力后不也应当享受同样的退休待遇吗?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享受公职人员退休特权待遇的人可能超过老年人口的一半,钱从何来?就算钱能从天上掉下来,为什么生了两个、三个孩子的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这不是把计划生育歧视待遇从出生延伸到死亡吗?这不是强化计划生育吗?
    
    所谓养老待遇,其实不过是财富的代际转移支付。整个国家的劳动力交了多少养老保险金,才能给老年人发放多少退休金,否则必然出现支付不能。劳动力是谁养大的,是“失独”父母养大的吗?独生子女父母养大的劳动力更多吗?“超生”父母为社会养大了更多的劳动力,却被迫倾家荡产缴纳所谓“社会抚养费”,可他们千辛万苦养大的孩子缴纳的养老保险金,反而是给别人父母发退休金的!更糟糕的是,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提高,他们缴纳的养老保险金占工资的比重越来越大,以至于他们根本无力再从自己净工资中外拿出钱来供养自己的父母。让含辛茹苦生儿育女的人忍饥挨冻来保障计生模范享受特权养老待遇,提这种建议的人人性何在?
    
    已经成为计划生育策士的莫言,居然还好意思提他的《蛙》;我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一个人完全变节背叛了过去的人性立场,却仍然把把过去据以获得荣誉的著作挂在嘴上,作为他对相关问题是内行的证据来使用。
    
    莫言《蛙》对于计划生育的批判深度和语言的简洁,其实远不如马建的《阴之道》。但是由于莫言几十年来通过在国内持续出版他创作的小说而拥有数量大得多的国内读者,或许也由于莫言泥沙俱下一气呵成的文风更适合普通读者(我自己就更喜欢读痛快的金庸小说而非凝重的鲁迅小说,尽管我差不多要算鲁迅迷了),《蛙》对于揭露计生暴行所起的作用是远远超过无法在中国大陆出版的《阴之道》的。正因为这样,早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以前数年,我就开始卖力地在博客、论坛上到处推荐莫言的《蛙》和莫言就《蛙》的出版跟南方周末、凤凰卫视记者的问答。我甚至买了六本《蛙》,将其中的五本送了朋友。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受到众多的非议,我在网上奋力为他辩护。除了网上流传的《莫言获诺奖很有趣》、《莫言的选择》,我在微博上几乎为对莫言受到的方方面面的攻击进行了辩护,其篇幅加起来至少是这两篇文章的五倍。因为从莫言答记者问中看出莫言对计生暴行的揭露是感性的,理论上尚有诸多误区,我又通过莫言女儿的同事托莫言女儿给莫言至少捎去过易富贤的《大国空巢》和我自印的《火眼金睛看计生》。虽然莫言没有回音,但是我那位跟莫言女儿同事的朋友是绝对可信的,他明确告诉我说,管笑笑称已经把书带给莫言了。
    
    我做梦都想不到,以“莫言”自居的莫言,他作为政协委员的第一个提案竟然是给计生委擦屁股的,是为强化计划生育献计献策的。
    
    据说莫言的提案获得了大量的掌声。许多独生子女父母对计划生育不满,仅仅是因为计生委抢劫了“超生”家庭那么多钱,给他们分赃太少。连他们的独生子女不幸意外死亡,也被他们说成是对计划生育的贡献或奉献,应当获得政府的奖赏。莫非他们的独生子(女)是他们自愿献祭给伟大的计划生育事业的?那不是为了伟大的计划生育事业谋杀亲生子女了吗?
    
    然而为了骗取国民的同情,他们又同时自称计划生育的受害者。计生受害者是被强制堕胎、强制结扎、被强制上环的,因计生手术致死致残的,因生育而被罚款或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因生育而被剥夺工作的,当然还有被牵牛扒房的,还有“黑孩”。生得少的和丁克明明得到计生委的奖励,是计生政策的得利者。至于“失独”,那是意外,跟政策无直接关系,除非这些夭折的独生子女死于强制堕胎、强制结扎的手术台上。一家两个孩子同死于地震、洪水的,也不是没有。
    
    这样的国民,有什么资格嘲笑金家王朝的臣民?
    
    2014年3月5日南方都市报发表时改题为《独生子女家庭该不该获得更多优惠》,有删节,并做了少量技术处理
    
    来源:杨支柱博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2286210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废除计划生育后需要另一场大屠杀吗?
·杨支柱:死亡之地——计划生育之歌
·每个中国人都难逃计划生育带来的灾难
·杨支柱: 为什么说计划生育法是中国法学的耻辱
·菲律宾:“计划生育”么?
·陶冬:官僚解体潜规则计划生育 人口缩减无效/陶冬
·中国放松计划生育大势所趋
·强暴与毁灭——中国教会与强制计划生育/小光
·2012年与计划生育/杨支柱
·计划生育与“全能神”教/杨支柱
·春节成了不服从计划生育政策者的鬼门关 /杨支柱
·产科“医闹”特别多是为计划生育背黑锅/杨支柱
·解龙将军:迦南杀子献祭与中共计划生育
·日本人为何支持中国计划生育
·中国人口专家:计划生育根基是计划经济问题
·计划生育就是计划杀人/黄秀辉
·计划生育为外国人移民中国腾出空间
·计划生育之恶在“强制”二字上(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三)/查建国
·闾丘露薇:计划生育政策该反思了
·外媒:因负担太重,中国妈妈拥护计划生育
·中国放松计划生育后 不少夫妇“求仙问药”
·中国失独家长,计划生育"牺牲品"
·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40余年 我国少生4亿多人
·纽时:终结计划生育是习李政府一副好牌
·研究称计划生育使中国人口减4亿 失独家庭增多
·卫计委官员谈放开二胎:长期坚持计划生育不动摇
·卫计委回应“二胎政策”传闻:计划生育须长期坚持
·中国军方:计划生育严重危害解放军前景
·清华学者:计划生育危害性比大跃进和文革更大
·武汉计划生育新规拟对未婚妈妈与小三罚款
·计划生育与经济体制和政治制度的关系考
·博讯镜头:东学大讲堂:建议停止计划生育
·即使没有计划生育,很多中国人也只要一个孩子
·女子吊死在太康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被疑生前遭殴打
·江苏规定所有计划生育证件均免费办理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副主任孙志刚简历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正式挂牌
·在计划生育政策执法过程中婴儿被压死——父亲的口述
·区伯状告"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行政不作为 (图)
·赵秀英:大连市又一桩利用计划生育榨取钱财案例
·我亲历了镇雄计划生育部门野蛮“执法”
·向世界人民的公开信/徐州计划生育受害者王莹
·计划生育敢死队队, 一律杀!
·山东计划生育干部敲诈勒索,未超生未怀孕也罚3000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计划生育成绩斐然,高官人均占房340平方米!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