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波:乌克兰的转型之殇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5日 转载)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刘波
       

    导语:民选领导人上台之后如何制约,的确是个巨大的宪政难题,然而民众总是求助于暴动和街头政治也不是出路,这最终会形成惯性而愈演愈烈,甚至出现朝向“失败国家”方向的滑坡
       
    
      
    从去年11月开始,乌克兰独特的政治过山车就再次飞快地旋转起来。先是亚努科维奇政府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议,迅速引发数万人在首都基辅抗议,面对前来驱散的军警,双方各不相让。这场寒风中的对峙持续了近三个月,冲突不断升级,最终酿成几十人死亡的流血事件,政府和抗议者都指责对方使用暴力。
       
    到了2月21日,亚努科维奇终于与反对派签署协议,承诺提前举行大选、组建临时政府、修改宪法等。然而仅仅一天之后,就在分析人士还在探讨如何确保协议的履行时,局势就再次发生了戏剧化的翻转:议会通过决议将亚努科维奇解职,他的政治对手前女总理季莫申科被释放出狱,2004年的宪法也被恢复。
       
    新政权上台之后,马上宣布以大规模谋杀和平示威公民的罪名对亚努科维奇展开追诉。当前这位前领导人下落不明,合理推测应该是逃亡到了亲俄的东部地区。亚努科维奇是在2010年的民主选举中上台的,当时得到东部地区选民的强力支持,仅以约3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险胜季莫申科。虽然聚集在基辅中央广场的抗议者为驱逐亚努科维奇而欢天喜地,但是这场戏剧远远没有结束。东部克里米亚地区的局势变得非常不稳定,出现了俄罗斯族人的游行。该地区要求重归俄罗斯怀抱的历史遗留问题重新浮现,甚至从中透出一丝可能爆发内战的阴影。
       
    和2004年所谓“橙色革命”后发生的情况一样,美欧与俄罗斯的态度针锋相对。西方迅速表态不再承认亚努科维奇为合法总统,欧盟将新政权正式称为过渡政府,并表示将为其经济脱困和政治重建提供全力支持。然而俄罗斯官员坚称反对派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夺取权力的,对新政权的合法性表示质疑。这次乌克兰政治危机爆发本身就有强烈的外部因素:亚努科维奇政府本来是与欧盟商讨签署联系国协定,这将强化双方的经济纽带,但部分是由于普京政府对乌克兰实行了利诱与施压双管齐下的政策,部分是由于欧盟向乌克兰设置的国内改革要求,亚努科维奇政府突然宣布停止谈判,这正是激发抗议的导火索,因为西部以乌克兰族为主体的居民一直强烈要求融入欧洲。
       
    政治动荡只是问题的一面,在危机期间,乌克兰的经济困境雪上加霜,财政资金和外汇储备在迅速耗竭,国债收益率飞涨,爆发主权债务违约的风险剧增,迫切需要外来援助。去年乌克兰经济就以衰退告终,而今年一开年的政治冲突,更意味着不祥之兆。数据显示,乌克兰去年的经常账目赤字占GDP的8.3%,而预算赤字已经接近GDP的8%。乌克兰新政权上台后迅速向西方求援,表示未来两年里需要350亿美元援助,近期更是需要紧急贷款。这些钱可以由美国或欧洲提供,也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申请,但IMF将乌克兰实行严厉的改革措施作为随附条件,如取消对天然气供应的补贴、削减财政赤字等,这将意味着援助会出现波折,乌克兰的经济困境还将长期持续。即使乌克兰接受这样的条件,也可能因改革得罪选民而激发新的动乱。
       
    
      
    本次乌克兰危机的直接诱因是国内的抗议,但随着危机的升级,也迅速成为国际地缘政治的一盘新棋局,俄、欧、美等各方纷纷亮相,表现各异。
       
    面对这场欧盟东大门出现的危机,美国保持了低调,而让欧盟走上前台去应对。这是对欧盟自主外交能力的一次考验,而它在危机的演变过程中确实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乌克兰动乱期间,欧盟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对负有责任的乌克兰官员冻结资产,吊销签证,这些对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制裁措施加速了他的倒台。在成为欧洲经济的中流砥柱之后致力于提升政治影响力的德国默克尔政府,这次表现抢眼,而波兰作为东欧国家的首领,也显示出在这一地区的独特影响力。
       
    欧洲一体化进程正在经历一场信任危机,因为欧债危机等因素的影响,布鲁塞尔的欧盟中央机构正在遭受各国国民的质疑。但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对提升欧盟形象是一个机会:还有什么比几万人冒着寒风要求加入欧盟更能反映欧盟的吸引力吗?欧盟当然希望让欧洲统一理想的大旗继续向东飘舞,在苏联解体东欧国家的加入之后,让一体化功德圆满。这次应对乌克兰危机也测验了欧盟将对外政策统一化的效果,暂时来看,欧盟是从这场危机中得分的一方,但同时保持着一定的谨慎和观望态度,提醒乌克兰必须按期在5月举行民主自由的选举产生合法政府。
       
    乌克兰动乱激化之际,正值普京苦心经营的索契冬奥会举行之时。普京本欲借举办冬奥会的机会重振国威,却不料乌克兰城门失火,使俄罗斯面临重大考验。面对欧盟咄咄逼人的东扩努力,普京原本是希望构建一个由俄罗斯执牛耳的“欧亚联盟”,将独联体国家纳入其中,与欧盟分庭抗礼。但如今要将乌克兰这个战略要地拱手让给西方,对此,他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因此俄罗斯对欧盟的做法深表不满,指责其在鼓励示威者,制造既成事实来迫使别人接受,而毫无推进乌克兰国民和解的考虑。不过,亚努科维奇并非彻头彻尾的亲俄分子,他只是喜欢在欧俄之间捭阖谋利,本来走亲俄路线,却在半途向欧盟频送秋波,在协议将近签署时又转向俄罗斯,俄罗斯现在可以选择继续支持还是识趣地放弃他,而这也意味着俄罗斯未必不能同乌克兰新政府发展起友好关系,乌克兰的“改朝换代”对俄罗斯并不必然是一场败局。
       
    与2004年小布什政府时期乌克兰的“橙色革命”相比,这次美国反应的总体调门较低。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不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玩“冷战象棋赛”,同时表示美国支持乌克兰抗议者和格鲁吉亚,并不代表与俄罗斯之间进行的“某种零和博弈”。虽然美国国内“鹰派”呼吁加大对乌克兰新政府的支持力度,对俄罗斯展现更强硬态度,但奥巴马政府并不把乌克兰危机看作一个向俄罗斯“叫板”的良机,仅仅是警告了俄罗斯不要派兵干涉乌克兰内政。
       
    其实,这样的景象今年已经出现多次,在叙利亚、埃及等地,奥巴马政府都不愿介入过于棘手的国际性冲突。在2011年推翻卡扎菲的利比亚军事行动中,奥巴马也是让英法等国扮演主角。
       
    再看看乌克兰本身,经历变乱之后的乌克兰可能希望加强与欧盟的经济联系,争取其免签待遇,但这可能为俄罗斯所不喜,从而引来经济上的惩罚,毕竟乌克兰在能源供应等方面对俄罗斯高度依赖,而经贸举措是俄罗斯教训不听话周边国家的常用工具。在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后,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已经箭在弦上。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在2月23日表示,因对乌克兰新政府合法性存疑,已暂停对其提供资金援助;俄罗斯还警告可能限制乌克兰农产品进口;此外,乌克兰作为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的运输中转站,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13%通往乌克兰,而欧洲消费的天然气的30%来自俄罗斯。这意味着能源不仅是俄罗斯对付乌克兰,而且是对付欧盟的重要武器。
       
    不过,当前的乌克兰形势并不值得让俄罗斯和西方去冒爆发全面冲突的风险。俄罗斯视乌克兰为其天然的势力范围,基辅也是俄罗斯文化的重要起源地。美国地缘政治学家布热津斯基曾说:“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能成为一个帝国;而有了乌克兰,俄罗斯就自然会成为一个帝国。”如果放弃乌克兰,任由其加入西方阵营,将意味着俄罗斯的彻底败退,尤其影响俄罗斯在黑海的出海口,特别是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海军基地。但西部乌克兰人有融入欧洲的强烈愿望,并对俄罗斯的干预保持警惕。在当前形势下,俄罗斯也不大可能以军事介入来扭转乌克兰国内局势。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俄罗斯接受乌克兰新政治现实,但通过能源、经贸等手段保持对乌克兰的影响力。
       
    
      
    乌克兰是一个1991年才独立的国家。在独联体各国中,乌克兰的经济与军事实力仅次于俄罗斯,拥有得天独厚的肥沃土地,东部地区有从前苏联继承下来的雄厚的工业基础,以及良好的教育机构和人力资本。作为一个年轻而实力不俗的国家,它本来可以在苏联解体后形成的各国中,成为一个成功民主化的典范,然而它的表现却日益令人失望而落入了转型的陷阱。
       
    乌克兰国家建构失败的一个表现是,该国始终没有出现对国民负责的清廉的政治领导阶层,反而是“一蟹不如一蟹”。乌克兰独立以来,政治家大都高度腐化,和俄罗斯发生的情况一样,上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使大量财富落入了寡头手中,而苏联时代的旧精英很快形成新国家的政治领导层,这些人置国家命运与民生于不顾,只知中饱私囊。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上台后就大肆敛财,以自己的家属和朋友来占据国家经济要津,他在选举中获得的执政地位,只不过是其牟取私人利益的工具,其家族的财富据估计有120亿美元。
       
    作为亚努科维奇的政治对手,并被西方视为“自由派”旗手的季莫申科的记录也不佳,她也是在苏联解体后的经济乱局中积累了巨额财富。而且季莫申科的执政记录也欠佳,在“橙色革命”后出任总理,就沉迷于与总统尤先科争权夺利,面对尤先科出于现实考虑而与俄罗斯保持亲密关系的做法,季莫申科选择继续不断向俄罗斯发难,导致尤先科后来表示后悔任命她为总理。季莫申科在2010年的总统竞选中又败给了亚努科维奇,次年被判监禁。
       
    现在虽然亚努科维奇被推翻了,但从乌克兰的精英阶层中也很难涌现出一位未被腐败污染的领导人。自从独立以来,乌克兰从来没有出现能以服务民众为宗旨的有效的政治领导层,从来没有实现一种“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这场危机不只代表亚努科维奇一个人或其政治派别的失败,而是整个乌克兰精英阶层的失败。
       
    低下的国内治理水平,也更容易让乌克兰在国际关系博弈中沦为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历史上,乌克兰这块土地一直被四周涌现的强国拉扯、争抢,领土多次遭到瓜分。1648年乌克兰反抗波兰统治的哥萨克首领赫麦尔尼茨基为求得外援而承认沙皇俄国的统治权,使乌克兰东部并入俄罗斯。18世纪末,沙俄在瓜分波兰过程中,又将乌克兰西部纳入版图。受这样的历史影响,目前乌克兰东部和南部主要是俄罗斯族人,以信奉东正教为主,经济上重工业发达。西部地区主要是乌克兰族人,以信仰天主教为主,经济以农业为主,落后于东部。这种内部分裂使乌克兰成为一个天然的大国争夺竞赛场。
       
    几百年以来,处在“夹缝”中的东欧各国要生存和稳定,都需要一个能聚合国内资源并取得国民信任的领导人,并具备高超的左右逢源的政治技巧。然而乌克兰不稳定的政局使其对外政策多变,朝秦暮楚,政治家又普遍贪腐无能,这导致它日益在两边的拉力下走向断裂。按道理来说,乌克兰的最佳地位是成为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桥梁,它可以与二者都维持良好的政治关系和紧密的经贸关系,或者如政治家布热津斯基所说的“芬兰选择”,在政治上完全融入西方,但不加入任何针对俄罗斯的军事联盟,尤其是北约。但遗憾的是,乌克兰的政治家们多甘愿做西方与俄罗斯冲突的马前卒,为获取援助等短期利益而不顾国家长久命运。前总统库奇马虽然试图实行在东西方之间平衡的战略,而俄罗斯以能源供应为武器对其施压,美国则支持乌克兰内部的反对派抗议,最终陷入美俄争夺的夹缝之中而左右为难。这似乎已成为乌克兰难以摆脱的厄运。
       
    由于内部的矛盾与外部力量的拉扯,乌克兰东西部民众之间已经在各项政策上产生严重分歧,这威胁着这个国家的运行乃至生存本身。在后“冷战”的全球化时代,因为传统意识形态力量的减弱,民族情绪兴起,并挑战旧的国家认同。乌克兰的任务是要重新构建一个民族国家,一个在文化上有凝聚力的共同体。但该国缺乏具有全国号召性的政党和政治人物,历次总统选举都是“东西分明”,选民不依据对政治人物的政见、政策而是根据自身的族群认同来投票,而这也减弱了政治阶层的约束,导致其腐化。
       
    乌克兰的政治家们反过来也从族群割裂的态势中牟利。他们上台后也毫无弥合族群裂痕的意愿,反而依然以本族群代表人的形象出现,重新构建,甚至神化“本民族”的历史,夸大“血统”、文化方面的区别,重提历史纠纷,利用族群差异挑拨争端,刺激冲突,从而使自己可以通过打族群牌而不是有效施政就能当选,当选后继续贪腐。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本来是在血缘、文化传统方面联系非常紧密、同质化程度很高的两个民族,但现在双方的心理隔阂却越来越深。这种族群分裂现象在南斯拉夫解体的过程中也曾出现过,其结果是血腥的内战。
      
    现在乌克兰只是推翻了一个贪腐专横的亚努科维奇,但丝毫不能保证这个国家走向一个美丽新时代,更讽刺的是,他还是一位经民主选举上台的合法总统。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上台之后,马上就把经济权力赐予家人和亲信。这也说明,只以选举为特征的民主而没有强有力的宪政制衡机制,也是无法走向良治的。民选领导人上台之后如何制约,的确是个巨大的宪政难题,然而民众总是求助于暴动和街头政治也不是出路,这最终会形成惯性而愈演愈烈,甚至出现朝向“失败国家”方向的滑坡。
       
    亚努科维奇的政治生命已经基本完结,历史的这一页已差不多翻过去了。但历史能否翻开新的一页,乌克兰能否走向民族团结和稳定的民主,还是令人非常不乐观,甚至令人更加悲观。新的执政者如果要让稳定的民主制生根发芽,就必须抑制其内部的民族主义势力,并向东部的民众伸出和解之手,推动国民妥协。现代民主不是“胜者通吃”的游戏,必然意味着对不同群体利益的沟通和调和。这一次的胜利者以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方式将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赶下台,但如果他们试图对东部民众进行惩罚的话,基辅独立广场上抗议者的流血将迅速被遗忘,新的“弱势者”的血会吸引国际关注,而国家将陷入更持久的危机。
       
    乌克兰的转型之殇令人感觉似曾相识。在上世纪90年代,叶利钦等俄罗斯的政治精英也都相信,在苏联解体之后,只要实行西方的体制和自由化政策,就能迅速走向富强之路。然而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情况都表明,社会发展并不遵循简单的方程式。除了政治制度之外,社会转型也受制于政治文化传统、政治经济资源的分配状况、公民社会的发展程度、能否冲破利益集团的阻挠等种种因素。这不是否定民主制度的价值,而是强调民主制度只有在合适的社会土壤中才能开出美丽的花朵。民主并不必然意味着良政,在国际国内种种因素的掣肘之下,乌克兰走向廉洁、高效、负责任的政府和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依然是前路漫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1952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同意俄军入侵乌克兰?普京给北京惹上三大麻烦
·曹长青:乌克兰是俄国的第二个阿富汗
·乌克兰并不遥远/同源
·俄罗斯与乌克兰打不起来
·从乌克兰变局谈起(傅申奇)
·乌克兰变天对中国民主化进程毫无正能量可言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再评乌克兰聚众示威 (图)
·中国不是乌克兰,北京『变天』不容乐观/彭涛
·中国该不该向乌克兰索赔30亿美元?
·乌克兰事变给中国带来什么?/胡少江 (图)
·乌克兰的“蓝天”能否保住/曹长青 (图)
·《为什么乌克兰行 中国不行》/ 郭予豪
·乌克兰警察下跪?太不男儿!谈中国维稳/老桑 (图)
·乌克兰变天 不改革派要看清楚了/颜昌海 (图)
·效仿乌克兰清除中共雾霾
·查建国:向乌克兰致敬!(与环球时报争鸣之95)
·七律 向英雄的乌克兰人民致敬
·乌克兰革命重燃中国自由梦/梁京
·孙文广:评乌克兰聚众示威
·乌克兰海军司令被包围 躲在塌墙后 (图)
·中国外交部: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
·中方:对乌克兰国内出现的极端暴力行径予以谴责
·外交部发言人:中方对当前乌克兰局势深表关切
·外交部:中方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
·30人北京举牌 向勇敢的乌克兰人民学习 (图)
·中方官员:"中国向乌克兰索赔30亿美元"报道失实
·徐知汉等网友借乌克兰变化街头举牌表明诉求 (图)
·乌克兰人自由了,中国人还要等多久? (图)
·乌克兰希望俄明年初购买余下120亿美元欧债
·乌克兰小伙自幼就向往中国,结果因一条自行车链条被骗/视频
·乌克兰一架客机紧急迫降致4人死亡
·乌克兰送中国一份大礼 上海航母即将服役
·乌克兰拟禁播《海绵宝宝》 称其鼓励同性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