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聚焦中国社会的几个关键点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2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闵良臣
    

    中国社会之所以弄到今天这种情形(官权肆虐,民怨载道),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党国领导人在那里自说自话,盲目自信,以为十几亿中国人也像政府一样(假设政府不是假装),认可乃至拥护马克思主义作指导(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并依据这样的认识制定出很多其实根本不适合中国国情、民情的东西,浪费无数资源,耗费难以统计的人力财力。这是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东西,中国政府却还在那假装要上刀山下火海似地搞“深化改革”,还在强调要继续“摸着石头过河”,你说“旁观者”怎能不生气。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一、能不能对我们的一切思想、观点、学说包括各级官员直至国家顶层加以评论,尤其是批评——这是建立在这样的逻辑之上思考的:如果说总统不是皇上,那么不论执政党的总书记还是共和国主席,自然也不是皇上——如果有人说不能,主要是因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与那些“能”的国家有这种根本区别?有这种区别,对一个国家的人民和整个社会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果是后者,我们能不能改变这种情形?如果不能改变,这第“一”点之下的一切等于没说,诸位不必往下浏览。
    
    二、马克思主义还应不应该继续成为中国人的“指导思想”?如果认为应该,就要拿出让中国绝大多数人也认为“应该”的理由,以便自然形成最大的“中国共识”,而不是强迫形成这种“国家共识”。要做到这一点,最客观、最有说服力的,也就只能像零点调查公司那样,对整个国家搞个调查,弄出一个真实可信的数据——即使像统计全国人口那样搞个全国大普查都不为过。
    
    你想啊,中国人的生活、工作和思想是否需要某种思想作指导,这该是多么大的一件事啊,绝不亚于中国人口普查。而只要国家和政府掌握了这种国情、民情,再制定政策、法律、规划,一定会更加合乎国情、民情,也一定更加科学。设若有人勇于说:不需要调查。那本人就想问了:像这么大一件事,我们怎么就可以凭空胡说,即我们怎么知道今天的中国人还肯坚持马克思主义作指导?特别是如果中国绝大多数人早就不肯坚持了,我们政府为何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如果说无论中国有多少人同意用这种思想作指导,政府都可以强行这样做,那么,在自己看来,一,政府就要对全世界讲明白,中国强调用马克思主义作指导,与中国绝大多数人无关,仅仅是政府一厢情愿。二,这样做,等于说中国政府不在乎中国国民与政府是否一样的思想,是否“一条心”,再说得雅气一点,不在乎国民与政府形成这种“共识”。
    
    说句不客气的话,中国社会之所以弄到像今天这种情形(官权肆虐,民怨载道),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党国领导人在那里自说自话,盲目自信,以为十几亿中国人也像政府一样(假设政府不是假装),认可乃至拥护马克思主义作指导(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并依据这样的认识制定出很多其实根本不适合中国国情、民情的东西,浪费无数资源,耗费难以统计的人力财力。这是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东西,我们政府还在那假装要上刀山下火海似地搞“深化改革”,还在强调要继续“摸着石头过河”,你说“旁观者”怎能不生气。
    
    三、退一步说,就算可以在这个国家强调以马克思主义作指导,是否也应该允许对指导中国人的马克思主义进行公开自由讨论,允许包括在像人民日报这样的“舆论阵地”上进行自由争论?否则,即证明我们这个“指导思想”太脆弱了,或者表明我们这个“指导思想”很可能并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只是我们政府中一些人自己的主义、自己的思想,挂个马克思主义招牌。而凡是害怕讨论的学说或主义,都一定不是真理,也没有资格作“指导思想”,不论这种学说或主义是真马克思主义还是假马克思主义。
    
    真理不怕讨论。正确的思想、观点也不怕讨论,何况现在有人还将这种强行作为中国人“指导思想”的东西称之为带有“神性”,且说成是“宇宙真理”呢,那就更不应该害怕了。早先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称之为“放之四海而皆准”,这已经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了。因为别说宇宙,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否则,西方人不用这种神理论,岂不表明他们都是傻蛋?所以说,凡认为他的那个理论或思想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甚至带有“神性”,甚至称之为“宇宙真理”,都一定是在忽悠,说得更难听点,就是个骗子。
    
    现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从不害怕人们讨论它们,甚至鼓励他们的国民对资本主义对资产阶级进行批判,而近几十年来美国一帮所谓鼓吹“新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所干的其实就是批判当下美国资本主义以及民主自由的“勾当”。你看人家一点都不害怕,我们更没听说美国政府把哪个鼓吹新自由主义而批判美国资本主义批判美国民主自由的什么人要抓起来,还要判刑——反正我是没有看到。
    
    这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美国政府非常明白,那些人是因为美国当下的民主自由让他们已经不满足了,他们希望美国社会能更民主更自由,而公开讨论和批判只会让资本主义、让资产阶级更进步,绝不会打倒乃至消灭它们。换而言之,如果资本主义、资产阶级这么容易就打垮了,那么这种意识形态也早就完蛋了。所以说,在自己半个多世纪的生活中,截至目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西方一些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像我们这样不断地要坚持社会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地要坚持资本主义坚持资产阶级。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从来不号召人们去坚持,更不怕人们不坚持。是人们自己觉得资本主义、资产阶级“那一套”是正确的,是合乎人性的,于是不由自主地要去坚持。
    
    你读一读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会明白资本主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资本主义精神到底是怎样一种精神。大半个世纪中,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资本主义,什么叫资本主义精神,不过是当政者如何说,他们也就如何信罢了——关键是当政者又没有说真话。
    
    四、到底是专制制度好还是民主制度好?如果是专制制度好,为何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走上了民主道路?是不是中华民族走到今天走成了“神民族”,可以不入世界民族之林而“独树一帜”?如果承认民主制度好,我们为何又不肯实行民主制度、走上民主道路?是否真的只缘中国国民素质差?而国民素质差的国家又是否真的不能实行民主?或者说到底是国民不肯实行民主还是政府仇视民主?
    
    五、今天的中国社会到底算是民主社会还是专制社会?如果承认是专制社会,可以参考上面第“四”点;如果认为是民主社会,是否讲得通?在这个问题上,甚至包括上面第“四”点,中国同样可以搞个全民大普查,看看在中国民众心里到底是专制制度好还是民主制度好?中国当下实行的到底是民主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在这一点上,如果允许说真话,本人当然认为:今天中国社会实行的仍然是专制制度。我的理由是这样的:如果实行的是民主制度,就不会有我这样一篇文字;如果实行的是民主制度,就不会连民众要求官员公开财产都会给自己惹来麻烦;如果实行的是民主制度,更不会出现如此不堪的中国社会景象,如官员腐败成风,民众无法监督政府等。中纪委研究室前几天刚指出体制障碍是中国最大障碍(实际上是在说制度障碍是中国最大障碍),两天后又指出:中国有的地方存在团伙性腐败,且迟迟未能查处。其实这无一都在证明着中国社会实行的不是民主制度。你听说现代西方民主社会也这样“指出”过吗?
    
    六、能不能说军队坚决听党指挥?这是我们最忌讳的。但不能因为最忌讳,就不说。如果说能,请用你的理由说服我。本人觉得不能。我的理由是:即使现在的执政党可以代表全体中国人民,也绝不等同于全体中国人民。人民就是人民,政府就是政府,政党就是政党——不论执政抑或在野。这一点,在这个星球上200个左右的国家无一例外。既如此,一个国家的军队,首先就应该是保护人民不受任何人侵犯,包括不受本国政府以及政党的侵犯。苏联之所以能和平解体,就因为军队觉悟了,认识到他们是国家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他们只保卫人民的国家,维护人民不受侵犯,他们绝不能朝人民开枪,更不能开着坦克碾压人民。又因此,一个国家的军队,只能属于国家,属于人民,不再属于任何第三方。之所以要这样定义,这是因为,人民组成国家是天然的,甚至可以讲,人民即国家,国家即人民,无人民即无国家。只有在苏联斯大林时代,据说“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随着古拉格的日趋膨胀,苏联渐渐成为了一个没有人民的国家”(见胡紫薇《对于罪恶我们无法一分为二》)。
    
    七、西方民主社会的“三权分立”到底是好是坏?中国是否也能搞也应该搞?三权分立的好处在民主社会已经不证自明,这里无须多说。我们现在承认西方三权分立的作用,只是认为它不适合中国国情。不过,就本人所浏览到的这方面的文章,没有一篇敢于拿出来放到人民日报或是公开出版发行的任何一家报刊上然后鼓励中国人公开自由讨论。就凭这一点,即可证明认为三权分立不适合中国国情的文章是一种妄言,甚至除了在所谓“最主流”的媒体上挤占版面,浪费资源,再也没有其他媒体打内心肯刊登这种胡说八道的东西。这里插一句,据媒体最新报道,因湖南衡阳56人为买一顶人大代表帽子共花费1.1亿元人民币,即平均每人花费2百万元,导致最近湖南省两会无法如期召开。有报道称,衡阳市原有的六个县委书记已被解职,但用行贿当选的56名省人大代表中,仍有42人行动自由,他们集体威胁官方不得继续追查,否则“将把所有的黑幕都捅出来,把所有的底都捅个底朝天”,于是,湖南高层有所顾虑,很难下决心采取下一步制裁行动。这种恶劣情形,在今天已经实行“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国家不可能发生。
    
    最有意思的是,装模作样弄出西方“三权分立”不适合中国国情这种文章的人往往连真实姓名都不敢署,我不知道这种人为什么害怕?又害怕什么?既然那么理直气壮,自信自己所作所为是为“宇宙真理”而斗争,而包括政府在内又都是大力支持,也就是说有政府这个“坚强后盾”,又怎么会害怕呢?
    
    出现这种情形,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这就是这种人发表的观点连他自己都未必相信;更重要的是这种人知道,他们的那些胡说八道只会遭到无数觉悟的中国人的抵制乃至唾骂。他们没有勇气面对。他们害怕。他们也会恐惧。
    
    八、国家是否还要继续给国民洗脑?洗脑的毒害有多深,对中国社会对整个民族的毒害就有多深。这一点不用多说,看看韦唯最近因仍然选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首所谓的“红歌”,被湖南90%的观众票选回家。这其实不能完全怪韦唯,本人要算是一个觉醒甚至是反洗脑的人了,但直到今天,依然也还会像韦唯一样,潜意识中常常“选择”了这首《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也就是说时不时地还会哼唱。
    
    关键是问题严重到如此程度,政府仍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到现在还在变着花样给国民洗脑,从“毛主席最亲”变到“三个自信”,变到“宇宙真理”,变到“要永远高举毛泽东的旗帜”。这很可怕,如果再这样“坚持”二十年,又会害了整整一代人。难道就不怕多少年后,当我们的“社会改革”深化再深化之后的某一天,中国已经真正走上了民主道路,可由于被长期洗脑的官员其潜意识作怪,当其在台上念稿或是脱稿演讲时忽然冒出要“永远高举”这么一句,也像韦唯被票选回家一样被赶下台吗?政府就可怜可怜现在的年轻人以及祖国的下一代——放了他们吧!
    
    此外,长期洗脑还会有一个包括政府都不愿看到的结果,那就是中国大陆很难有人获得诺贝尔奖,而这又是我们这个大国尤其是政府急于想争到的。1949年后,大陆虽也有两位获得了这个奖项,但他们显然都是虽然被洗脑却已经清醒并觉悟过来的人。一位是作家莫言,一位是天使刘先生(可怜的是到现在中国政府还没能实现罗斯福总统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就提出的让国民免于恐惧感,以至于至今我都不敢直说是“和平奖”以及说出获奖者的真实姓名。这种社会正常吗?这社会是人民的还是政府的?)
    
    好了。中国社会的关键点肯定不止这几个,但如果能把这几个先真正落实弄清,并且本着谁说的对就照谁的办落实下去,什么制度先进就实行什么制度,什么不好,就改掉什么,管它西方东方,对中国民众有利就行,那么,中华民族才真正可以让人民去努力实现他们各自梦想,而不是由政府或国家领导提出一个什么大梦。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191952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一个人的自由也是自由
·闵良臣:坚持自由表达——从张维迎提议反对政府思想垄断说起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共产主义可以轻松实现?/闵良臣
· 在找死与等死中寻找出路?/闵良臣
·闵良臣: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试试
·你们听到了吗——1848年托克维尔的一篇演说辞/闵良臣
· 不亡又如何?亡了又如何?/闵良臣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闵良臣:就钱云会案十问乐清警方
·中共理论家只为混饭/闵良臣
·闵良臣:再致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公开信
·与总理交流也“安排”?/闵良臣
·全国妇联权益部(主任蒋月娥)是干什么的/闵良臣
·“灵丹妙药”:多党制不是,一党制更不是/闵良臣
·“流感”来自哪里/闵良臣
·无产有产都过“节”/闵良臣
·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闵良臣
·闵良臣:萨达姆在中国的“粉丝”戒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国大选为脱欧清路 英国财政大臣预言投资热
  • 泰:透过协商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
  • 日本软实力新跑道 东京奥运与诺贝尔奖秘密
  • 法国负责退休改革的特任专员漏报利益关联
  • 东京奥运主会场国立竞技场举行竣工仪式
  • 菲律宾棉兰老岛强震 墙裂屋塌 已知1死数十伤
  • 中国中车公司在葡萄牙波尔图地铁项目中中标
  • 玻利维亚将向莫拉莱斯发出逮捕令
  • 黎巴嫩:警察与示威民众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
  • 屯门有人试爆自制炸弹 港警拘三人 月内第四宗
  • 3.3万受难者经历重见天日 武宜三为右派鸣冤叫屈
  • 足球球星厄齐尔挺维族 中国粉丝怒喊封杀
  • 为争取年轻选民 蔡英文频频与网红上镜自甘被“撩妹”
  • 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贪污罪名成立 被判关押两年
  • 海龟背感测器 大幅提升海水温度长期预测精确度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当选总统承诺对话
  • 德球星厄齐尔发推涉及新疆问题 引陆网民愤怒足协回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