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亲普京者是乱叫爹/颜昌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2日 转载)
    
    与反对势力签定协议后不到30小时,乌克兰总统亚努克维奇竟出人意料的逃之夭夭,乌克兰一夕变天。国会随后通过释放因遭滥权、贪污指控而入狱的前总统季莫申科,同时宣布以屠杀罪名通缉亚努克维奇。根据被揭露的文件显示,亚努克维奇原打算出动2万多名镇暴警察包围基辅广场,进行血腥镇压,然而在军方反对下作罢进而出逃,国会随后并解散广场警力部署。基辅的镇暴行动,造成至少88人死亡,被认为是乌克兰脱离前苏联后最血腥暴力的行动。
    

    亚努科维奇2月21日开始潜逃。为尽速成立稳定的政府以加速获得国际援助,乌克兰国会于23日表决通过,由议长图奇诺夫出任临时总统,成立联合政府,直到5月25日举行大选。但已逃亡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透过广播喊话,称自己仍为乌国合法总统。
    
    在亚努科维奇成为落跑总统后,他的宅邸被人民卫队所接管,并开放供民众参观,一窥亚努科维奇贪腐奢华的一面。亚努科维奇奢华糜烂的生活面,还真让陷于贫困的乌克兰民众看傻了眼。
    
    此前遭到亚努克维奇逮捕并送往东北戒护就医的反对党领袖前总理季莫申科,在获释后即宣布将参加5月25日举行的总统大选。虽然季莫申科获得不少民众甚至国际上的支持,然而她在获释后的公众演说过程中,不少民众冷淡待之。有媒体表示,人们往往为季莫申科天使般外表所欺骗,其实此人既贪腐又无情,词锋与政治犀利,情绪变化起伏不定,沟通拙劣毫无团队意识。她虽为亚努克维奇的政敌,但屈服于普京,普京甚至盛赞季莫申科是他可以共事的人,不满人士则称她只是“普京的另一只宠物”。她曾著述不赞同普京的扩张政策,但在普京盛怒下噤声收回,同时在2008年乔治亚与俄罗斯间的南奥塞提亚战争中,时任总理的她竟然违背信念,拒绝总统尤先科谴责俄罗斯的提案,原因是她寄望俄罗斯当局能支持她竞选2010年的总统大位,并因此与当时的总统尤先科反目。
    
    季莫申科虽顶着2004年橘色革命的光环入主乌克兰总理职,然而靠天然气致富的她却是竞选有力治国无方。两度总理任期让经济日趋下滑,最后还因涉贪与滥权而入狱。示威者对这些旧时代政治人物的劣绩依旧是记忆犹新,他们在国会前对季莫申科呛声,要求“新人新政”,甚至高喊“我们不相信你。”在季莫申科的广场演说过程中,甚至有人趋前告诫她,不要忘记发动革命的是人民,还有人请求她勿再让人民失望。就连她身边的助理都觉得,她的参选“不是件好事”。
    
    但乌克兰的政变成功对普京而言无疑是一重大打击。普京十分忧心,此将造成前苏联国家阿拉伯之春的骨牌效应,重挫他所力推的“欧亚联盟”扩张政策。对俄国来说,视为兄弟之邦的乌克兰目前情势要比与欧盟签协定还糟上十倍,一旦乌克兰倒向西方,首当其冲的骨牌效应,就是今年11月举行选举的摩尔多瓦,由俄国所支持的共产党希望重新执政,这也是摩国是否加入“欧亚联盟”的关键。
    
    至于欧盟则是忧喜参半,忧的是俄罗斯恐伺机出兵镇压,重演2008年俄国出兵格鲁吉亚的不幸事件,以及东西乌克兰因民族主义导致分裂,造成巴尔干效应,形成东欧的新火药库;喜的则是乌克兰势将重回欧盟怀抱,并借此引发其他前苏联国家的仿效,加速欧盟东扩的政策。欧盟、美国与国际货币基金(IMF)都已表达协助乌克兰重建经济的意愿,同时为使过度政府得以顺利运作,欧盟与IMF也正研议对乌克兰提供条件较为宽松的钜额贷款,以避免节外生枝让陷入经济困境的乌克兰局势再度沦为俄罗斯的掌控。
    
    为不激怒俄罗斯,欧盟目前言语低调,但仍给予必要之协助。美国则是高调警告俄罗斯勿出兵干预。俄罗斯议会则已经授权普京对乌克兰动武,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英媒指出,欧、美、俄三国势将卷入濒临内战的这场漩涡。
    
    至于乌克兰是否就此全然导向欧盟,从这个国家残破得近乎破产的经济状况观察,仍在未定之数。首先是600亿欧元主权债务的绝大多数,都掌握在俄国银行手中,西方国家未必肯接手这个烂摊子,为了保障债权,俄罗斯可以使出不少手段威逼就范,乌克兰自是不敢大意;其次是吃惯了天然气这个吗啡的乌克兰,一时半刻是戒不掉的,一旦断气,乌克兰内部势必炸锅,就连欧洲都受不了,这有前车之鉴的。除了天然气,俄国也还是乌克兰的主要贸易伙伴。美国驻乌克兰前大使毕佛就表示,俄国手上还有很多可用的经济筹码。原本同意的150亿美元拨款,除了之前已发放的30亿,其余均已于亚努克维奇向反对派让步后遭到冻结。西方国家是否能即时接手以解燃眉,将会是乌克兰未来走向的关键。
    
    为了尽速解决乌克兰临时政府所面对的经济危机,以避免横生枝节,欧盟国际事务暨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凯瑟琳‧阿绪顿,赶往乌克兰与反对派代表克里兹契柯等关键人物会面,商谈后续的合作事宜,特别是乌克兰当前的经济维稳议题。
    
    乌克兰目前整体债务高达600亿欧元,外汇存底仅剩187亿美元,而今年约需举债70亿到100亿美元,如无外援,将立即面临倒债危机。临时政府估计,今、明两年共需350亿美元金援,当局并敦促包括波兰和美国在内的国际伙伴能于一两周内先提出一笔援助贷款,先行度过眼前的危机。
    
    为避免因援助条件严苛引发乌克兰民众的愤怒,欧盟与IMF势必力挺,放宽贷款条件。美国与欧盟也同意在“政治问题依民主程序而获得解决”的条件下,将给予乌克兰大量协助,而这也是乌克兰国会加速成立临时政府的用意。
    
    亚努克维奇透过广电表示临时政府是一场政变,他仍是合法的总统,并已着手整合亲俄罗斯的东部与南部地区,徐图后续发展;而亲欧的西部地区立维夫则早于亚努克维奇出逃前两天宣布独立,当地安全部队并向人民投降。
    
    于20多年前脱离苏联统治后的乌克兰,陷入当局贪腐的泥淖,同时也因过度仰赖俄罗斯的廉价天然气资源,不思结构性经济改革,导致国家经济一蹶不振;反观同时脱离苏联,经济规模大致相同的波兰,在当局亲欧路线与励精图治的带领下,人均所得已达22000美元,为乌克兰的3倍。有分析指出,这正是普京最大的阴谋,借由天然气资源牢牢掌握乌克兰的经济命脉。外加150亿美元的援助诱惑,几乎毁尽乌克兰橘色革命的成果,重新投向俄罗斯怀抱。
    
    2月22日意外的发展,虽让乌克兰暂获和平,然而一旦亚努克维奇成功整合工业发达的东区与南区,势必与亲欧的西区展开政治对峙,进而引发内战。再加上目前南区亲俄的俄国海军基地克里米亚的港市塞凡堡街头已出现独立的口号,并重新任命说俄语的市长,这对一心想“收复”克里米亚半岛的俄罗斯,正好有了军事干预的借口。临时总统图奇诺夫也正式警告“分离主义份子”切莫轻举妄动,当局将会予以严惩。
    
    不过亚努克维奇的整合是否成事,专家仍表怀疑,这起因于历史的缘由。19世纪末“乌克兰民族意识”的兴起,以及30与40年代苏联曾残害大量的乌克兰文化工作者与军官的劣行,使得即便以俄语为主的东乌克兰人民也未必全然认同俄罗斯。这可以从亚努克维奇本欲从顿涅茨克与克里米亚机场搭机出逃未果看出端倪;而去年底的一项调查也清楚显示,45%乌克兰人民认同与欧盟的经济整合,只有14%人民认同与俄罗斯经济整合。
    
    究其实,乌克兰动荡局面实起因于对就业与经济发展的路线之争。是继续仰赖昔日老大哥救济的东行路线,抑或转向欧盟采取经济结构性改革与转型的西行路线,民调的结果很清楚,但中饱私囊尽享贪腐奢华的亚努克维奇,却甘冒成为普京附庸的大不讳,违反乌克兰人民的意志,片面取消欧盟协议,除酿全国性悲剧成为手染鲜血的屠夫外,也还遭致全国追缉的下场。
    
    乌克兰“变天”,亲俄总统逃进俄国,乌克兰有了亲西方的新政府。这个结果明显是俄国普京的外交挫败。普京的恼怒可想而知,他下令俄军(15万人)在靠近乌克兰边境军事演习。同时乌克兰靠近俄边境的克里米亚半岛的俄国人举行反基辅新政府的游行,甚至喊出”克里米亚是俄国的”。普京宣称,他们有责任保护克里米亚的俄国同胞(不受欺负)。
    
    普京会不会复制几年前对格鲁吉亚的肢解?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关键还在西方国家的态度。如果美国坚定,像1960年代“古巴导弹危机”时肯尼迪总统那样做好要跟苏联军事对抗的决心,最后普京会像赫鲁晓夫那样“软下来”,在真正的实力对比下,服从现实。但对乌克兰来说,现在美国总统不是肯尼迪,更不是里根。从乌克兰人民三个月前聚集首都独立广场示威到今天,作为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国的总统奥巴马,从没有公开讲话支持乌克兰人民。不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普京仍军事入侵乌克兰,也将遭到西方的强有力回击。奥巴马已警告,如果俄国军事干预(入侵)乌克兰,将是一个“巨大的严重错误”,这种误判的代价是“昂贵的”。美国国防部长黑格尔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
    
    所以,届时奥巴马总统不可能没有任何举动,因为那将是他的难以承受之重——第二任内的最大外交失败,也会是他政治生涯的一大耻辱。
    
    正在英国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伦敦跟英国首相卡梅伦就乌克兰局势发表了联合声明,指出乌克兰的领土和主权完整是不可侵犯的。
    
    其他欧洲主要国家,如法国和意大利等,也跟欧盟立场一致。远在美洲的加拿大哈珀政府,则是全球最强烈支持乌克兰反对派的。而经历过专制和欺压的原东欧国家,更是同情支持乌克兰。在乌克兰反对派示威抗议期间,波兰等国家就极力斡旋,支持示威者。
    
    当年的大苏联已灰飞烟灭,更没有了什么俄国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而美国领衔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不仅没有随冷战结束而消失,反而不断吸收新成员(主要是原东欧国家),现已扩至28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军事力量(北约军费占全球70%)。
    
    面对乌克兰局势,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发表了声明,明确指出“必须保持乌克兰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等于告诉普京不可轻举妄动。北约秘书长也发表了类似谈话。以俄罗斯一国之力,对抗整个北约,普京再不懂数学,也能算出结果。其中仅美国的年度军费开支(7100亿美元)就是俄国(719亿)的近十倍,更不要说美国在海军、空军以及远程战斧飞弹等方面都占绝对优势。除军事优势以外,对乌克兰问题,西方大国无论左派还是右派,立场一致,都是支持乌克兰走向民主自由,反对俄国干预(更完全不能接受军事入侵)。美国两大理念对立的报纸《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调子完全一样,都是坚定在站在乌克兰一边,这显示了美国舆论罕见的一致,就如同当年一致对付希特勒。
    
    这次乌克兰事件的转折点是亚努科维奇总统逃走前一天同意签署提前大选、恢复2004年宪法(限制总统权力)的协议。他所以能同意,主要是因为德国外长和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的斡旋施压。这个协议一签(同意提前大选)即等于告知世人,亚努科维奇掌权的末日到了,所以他的同党为自保纷纷跳槽,众叛亲离,他只得连夜逃离基辅,于是整个局势大逆转。
    
    西科尔斯基为什么这么热心乌克兰事务?因为他有特殊背景,他在青年时代就支持瓦文萨领导的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后在英国留学时申请政治庇护获准。波共垮台后,他当选波兰国会议员,后出任外交部副部长、国防部长,从2007年担任外长至今。西科尔斯基的妻子安妮·阿普尔鲍姆也有特殊背景,她在美国出生,是《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他们1992年结婚,后阿普尔鲍姆移居波兰,加入波兰籍。阿普尔鲍姆现仍给《华盛顿邮报》写专栏,最近的专栏几乎都是关于乌克兰。她是一位苏联和东欧问题专家,2003年出版《古拉格:一部历史》的调查性专著,广受好评,获美国最高新闻奖项的“普利策奖”。
    
    他们代表着原东欧国家和人民对乌克兰的特殊同情和对俄国的反感。
    
    而普京也要算计,如果对克里米亚“动手”,把这个地区分裂出去,那么它要拉拢乌克兰的企图就永无实现的任何可能,因为只要克里米亚被“俄国化”,乌克兰民众和精英们就永远不会原谅克里姆林宫,乌俄关系就化为“子虚乌有”。
    
    这次俄国主办冬季奥运的调子显示,普京想提升俄国在世界(包括西方)的形像,因它没有对抗的实力。另外全球化也把世界连为一个整体,俄国经济更需要西方。所以无论是地缘政治、经济全球化,还是军事实力,俄国都没有全面跟西方对抗的本钱。《纽约时报》对亚努科维奇为何逃跑的报道中说,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跟亚努科维奇谈了几小时,他就是不让步,最后他是在接到普京打来的一通电话后才妥协的(同意签协议)。
    
    这说明普京没有在最后一刻死挺亚努科维奇,他懂得什么是“大势已去”。
    
    所以,以普京这种前克格勃的精明,他还是现实的。
    
    对乌克兰新政府来说,真正的麻烦不是俄国出兵,而是克里米亚闹“独立”。更头痛的是,他们模仿刚刚获得胜利的乌克兰反对派的“基辅模式”,由克里米亚议会作出决定,要在5月25日(乌克兰全国大选日)在克里米亚全民公投,决定该区是否“高度自治”。虽然克里米亚的亲俄议会说,该区还是保留在乌克兰,但所谓“高度自治”其实就是走向俄国,或变相独立。
    
    克里米亚80%的居民把俄语当成母语,一半居民是俄罗斯人(另有12%是反感俄国的鞑靼人)。虽然鞑靼人已游行抗议,反对脱离乌克兰(鞑靼人在苏联时代曾遭歧视迫害),但他们毕竟是少数,一旦公投,“高度自治”议案可能被通过。这将对乌克兰新政府是个严峻考验。
    
    但在整个乌克兰,乌克兰人占80%。虽然很多人说俄语,也把俄罗斯文化视为自己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多数乌克兰人“心向俄国”。他们并不愿意乌克兰被纳入俄国势力,而是希望自己的国家加入欧盟,成为西方的一部分。“我们的希望是,乌克兰先走一步,引导(做样板)俄国也变成一个自由、容忍的民主国家。”
    
    虽然乌克兰内部有“亲俄派”,但要把乌克兰分裂成两个国家(克里米亚独立出去),是任何党派都不能接受,也无法承受的。现在连亚努科维奇的“地区党”都发声明谴责他们的前老板(逃走的总统),而且地区党议员也呼吁俄国不要干预乌克兰内政,公开警告普京“乌克兰的事情应由乌克兰人自己来处理”。
    
    美国卡特总统时代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生于波兰华沙)曾说:“离开乌克兰,俄罗斯的欧亚帝国之梦就做不成了。”
    
    今天,普京试图重圆旧梦,看来最终依旧还是一场梦,毕竟时代变了。
    
    当然,普京要介入乌克兰危机,除军事干预,也可直接朝乌克兰的痛处——濒临瓦解的经济下手,就能为乌国制造各种麻烦,甚至逼临时政府垮台。
    
    智库“欧洲外交协会”的俄罗斯专家威尔森指出,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及其人马的贪腐恶行,从2010年到2013年间估计搜刮80亿到100亿美元,早已把乌克兰经济逼入瓦解边缘;如今乌国外汇存底迅速锐减,乌克兰币兑美元汇率暴跌,根本无力抗衡俄罗斯的贸易制裁。因此俄罗斯大可对乌克兰施加经济压力,包括提高天然气价格、减少借贷、收回贷款与出口限制,都能重创乌克兰经济。
    
    但乌克兰也并非全无筹码——六到八成通往欧盟国家的俄罗斯天然气管线,取道乌克兰。这段管线在2009年俄乌能源大战时曾暂停供气,严重损及Gazprom的信誉。乌克兰也能透过影响Gazprom对欧洲的供气进行反击;此外,乌克兰经济若崩溃,也会损及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投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2306113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知青们要删除那段苦难的记忆/颜昌海
·乌克兰变天 不改革派要看清楚了/颜昌海 (图)
·张兰等“逼移民上岛”显权贵空前分裂/颜昌海
·颜昌海:中国历史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和斯大林的?/颜昌海
·彭丽媛“夫人现象”给女人们的启迪/颜昌海
·颜昌海:全球独裁者财富冻结 中共权贵何去何从? (图)
·中国名博颜昌海:换一种思维考虑西藏问题
·毛泽东说:“日本人实在好!”/颜昌海
·钱云会告诉世界 中国进入了危机社会/颜昌海
·在有特色的人肉大路上,前进!/颜昌海(图)
·“全民所有”旗号下“官权所有”的垄断/颜昌海
·颜昌海:中国如何应对全世界的“反华势力”?
·GDP第二 中国将堕为世界最溃败国家/颜昌海
·美军撤离伊拉克:不带走一片云彩……/颜昌海
·共产专制给整个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颜昌海
·中国经济“泰坦尼克”/颜昌海
·上海世博仅仅买来一个烫手山芋吗/颜昌海
·中共腐败吞噬一切的怪兽/颜昌海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九所大学校长发表联合声明
  • 中国泳星孙杨当庭质疑突击药检合法性 并指翻译不正确
  • 黄背心社会运动一岁了
  • 费加罗报:香港因争议瘫痪
  • 香港律政司长在伦敦遭抗议者围攻 北京谴责伦敦火上浇油
  • 法国遭北极冷气横扫 罕见大雪33万家庭停电1人死亡
  • 香港律政司长郑若骅伦敦遭围攻跌倒 林正谴责“野蛮袭击”
  • 台版陈同佳在台被捕跨 境犯罪竟涉香港东南亚大陆
  • 被中国拘留的北海道大学教授回到日本
  • 青天白日旗和蒋家后代撑港 北京抓狂?
  • 香港二把手:港处完全无政府状态 环时踩多一脚
  • 台生逾半离港台宣布比照311震灾额外容纳各大学展开抢人行
  • 堵路第五天:交通续半瘫痪 警不积极清路障 市民质疑积民怨
  • 中国两大经济数据露疲态
  • 从香港撤回后有大陆学生吐槽环时报道不实
  • 美国佛州柑橘九成染中国“柑橘艾滋黄龙病”
  • 中国解除美国禽肉进口限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