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为何把林彪逼上“叛党叛国”绝路/舒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4日 来稿)
    
     1971年9月13日,发生了当时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林彪“仓惶出逃,坠机在蒙古”,官方对此的解释是林彪“叛党叛国”。这就让人们有点想不通了,林彪是毛泽东亲自钦定的党的第二号人物,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接班人”了,为什么还要叛党叛国、阖家出逃自取灭亡呢?
    

     1996年10月31日,国内外著名的文化大革命研究专家王年一,在当代中国研究所召开的学术讨论会上有一个“对林彪集团的再认识”的发言,曾提出:“‘九.一三’事件是给逼出来的,甚至可以说是毛(泽东)制造出来的。”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在蜚声中外的大作中也用了这个“逼”字,该书第6章的一个小标题就是“把林彪逼上绝路”。
    
     这两年,我看了不少建国后的史书,看了林彪的命运,头脑中挥之不去的也是这个“逼”字。发人深思的是,毛泽东为什么要把自己钦定的“接班人”林彪逼上“叛党叛国”的绝路?原因很简单,就是中国历史上屡屡出现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加上林彪“功高震主”,在“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毛泽东的视野中,林彪已成为毛泽东的下一个“斗争目标”。只是林彪滑入政治深渊的速度比当年的刘少奇更快,这点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
    
     九大以后林彪地位迅速上升,几乎形成了功高震主之势,这成了毛泽东难以治愈的一块“心病”。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中曾指出:“毛泽东并没有真想把权交给林彪,选择林彪作为接班人,不过是为了打倒刘少奇的权宜之计。九大后,林彪在政治上羽翼丰满,尾大不掉,成为毛的一块心病.”
    
     林彪的“接班人”地位本来是毛泽东一手安排造成的。“文革”中让军队“支左”、介入地方政治斗争,并由军队干部主持各地、各单位工作,使“一元化领导”的各级革命委员会几乎全由军人所把持,这也是毛泽东的独创。这就造成了“九大”前林彪地位迅速上升的局面。林彪不但基本上掌握了军队的局面,军委办事组几乎是他清一色的人马;而且由于当时各省、市和中央各部委的第一把手多半是奉命支左的军队干部(29个省委第一书记中,有22个由军队将领担任;各省级党委中62%的干部都是军人),因而在政治上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俨然成为左右政局的一大势力,九大中的军队代表人数急剧增加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
    
     尽管林彪地位的迅速上升是毛泽东自己一手提拔造成的,可是一旦毛觉得林彪似乎有“羽翼丰满、尾大不掉”之势,他就感到惴惴不安,“大权旁落”的担心就产生了。几十年习惯于大权独揽的伟大领袖,晚年最担心的其实就是“大权旁落”。想当初,他亲自选定刘少奇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甚至亲自推荐并动员全党拥护刘担任国家主席;可是,一旦他认为刘少奇对他的最高权力构成了威胁,自己的“大权”要“旁落”了,“接班人”随即在他眼中变成了“睡在身边的赫鲁雪夫”,于是不惜精心策划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刘少奇拉下马来,而且让他最后不得好死。“九大”召开前,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司令部”才刚刚被“摧毁”,文化大革命才刚刚取得胜利,毛泽东就又一次为“大权旁落”担忧起来。因为“九大”会场上满眼都是军人,毛泽东一贯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林彪这个“接班人”就是军人出身,如果林彪也要用他的枪杆子出一个政权,到时候,他毛泽东恐怕就只能真的大权旁落了。毛后来在南巡中就说:“现在我要抓军队的事。有人说军队是我缔造的,但不能指挥”,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中,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林彪,他敢说那样大逆不道的话吗?其实谁也没有那样说过,“有人说”只是毛的一个藉口而已,而且军权从来就被他抓得牢牢的。但可惜人老多疑心,即便伟大如毛泽东者,照样摆脱不了这个宿命。于是,红太阳口头上称要把“九大”开成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心中盘算的却是如何对付“羽翼丰满、尾大不掉”的新任“接班人”林彪。
    
     其实,毛泽东怀疑林彪要“篡党夺权”,完全是多余的。林彪长期受着疾病的折磨,不但连“饮食男女,人之大欲”都没有了,而且对他分管的事务实际上也很少过问。据“林办”秘书张云生回忆:“我在林彪身边工作了4年多,因为要‘讲文件’,差不多天天都能见他一面,所以可以说,我对‘文革’中的林彪并不缺乏了解。然而我亲眼看到的林彪,在‘文革’动乱中要么是遇事不表态,要么讲些‘绝’话,要么就是对他份内之责‘大撒手’。”这样一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林彪,想要“篡党夺权”,不啻于说我这个小教师想当国家主席为国家做贡献一样可笑。
    
     再说,林彪要“篡党夺权”,肯定要有自己的一套班底,一般人以为就是军委办事组。而据张云生回忆,林彪与军委办事组主要成员的关系却是若即若离。“军委办事组自1967年夏成立,到1968年3月改组,再到‘九大’后正式成形,直到1970年10月我调离‘林办’,我没见到一次林彪接见军委办事组的全体成员,没有听到他对军委办事组的全面工作给予一次像样的指示。我甚至认为,不管是杨成武或黄永胜领衔的军委办事组,他们在什么地方‘办事’又怎样‘办事’,林彪从不过问。”“从1967年到1970年,林彪在住地毛家湾的会客厅只召见军委办事组的黄、吴、李、邱四员大将一次,谈的仅仅是怕苏联趁我国庆对北京实施突然袭击的事,而且只有20多分钟。”“黄永胜任军委办事组组长和总参谋长前后,林彪只见他两次。”“吴法宪可算林彪的亲信,但自从军委办事组改组后,林彪在住地从未单独接见过他。”“……林彪与李作鹏并无‘私交’。我在‘林办’任职四年,只是在1966年9月海军内部出现纷争,林彪偏向了‘高举’、‘突出’、‘有干劲’的李(作鹏)、王(宏坤)、张(秀川),因而在大会堂接见过一次李作鹏夫妇。从那以后,林彪与李作鹏再无单独接触。”“邱会作在‘文革’期间从没得到单独面见林彪的机会。”
    
     又有人说,“林彪控制‘军委办事组’,是通过他的老婆叶群……”,叶群把一切都办妥了。这简直就是笑话,翻开中外历史看看,有自己什么也不干,依靠一个老婆就能“篡党夺权”的吗?张云生对此是这样说的,“依我看,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叶群做坏事,林彪确实有责任。但叶群打着林彪的招牌,在外边胡作非为,林彪并不全部知情。他从叶群嘴里听到一些,又是经叶群用花言巧语伪装了的。‘林办’的工作人员直接受叶群控制,眼见处于病态的林彪受叶群摆布,但无能为力。”“事实上,叶群虽为‘军委办事组’成员,但她几乎从不参加‘军委办事组’的会议。‘军委办事组’的工作出了成绩有她一份,出了是非她不承担任何责任。‘军委办事组’天天忙于处理的‘三支两军’工作、部队战备训练以及人事调整等问题,叶群从不参与正式讨论研究。”
    
     林彪在1968年10月26日召开的“八届十二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所作报告中也承认:“……整个两年多的工作,主要是毛主席领导的,具体执行主要是中央文革,特别起作用的是江青同志、总理、伯达同志、康生同志以及中央文革其他同志。而我呢,老实讲,就是没有做多少事。我也并不是故意偷懒,就是身体不好,不能够做多少事情。所以实际情况了解的不多,工作也做得不多.”尽管如此,“伟大领袖”一旦怀疑林彪要“篡党夺权”,林彪只能注定是在劫难逃了。
    
     按道理,要搞掉一个法定的接班人,并不是“伟大领袖”一人说了算的。依照中共党章,中央全会是全党的最高权力机构,一切意见均可在会上公开表达,一切大事均应由全会讨论决定。但中国权力的吊诡之处就在于,不要说“伟大领袖”毛泽东了,就是地方一把手,也能顺利地把党改造成了他个人的“一言堂”。尽管林彪在九大上人多势众,但毛泽东只是略施故伎,利用多年来个人崇拜气氛为他造就的绝对权威,抓住“九届二中全会”上党内高层议论是否设国家主席一事发难,公布了一份大字报“我的一点意见”,同时不惜揪出陈伯达以“杀鸡吓猴”。当时,红太阳的个人权威已经推至登峰造极的境界,虽然只是“我的一点意见”,却几乎等同于一言九鼎的“圣旨”,众多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们只有违心地高呼“万岁”、“坚决照办”。就这样,林彪的穷途末路在此时已经注定了。
    
     不久,随着毛泽东“甩石头”、“掺沙子”、“挖墙角”三板斧的成功实施,特别是为期28天的南巡,在途中毛约见各地军政大员,13次大讲给林彪“上纲上线”、“定性定罪”的话:“有人看到我年纪老了,快要上天了,他们急于想当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这次庐山会议,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以此逼迫林彪铤而走险。就这样,毛泽东一步步把自己钦定的“接班人”林彪逼上了“叛党叛国”的绝路。
    
     现在重温这段历史,真是让人感喟无穷。我怎么也不明白,“与人奋斗”,真的就那样“其乐无穷”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20515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中國流亡律師滕彪勉「反送中」別退卻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 自由不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任務
  • 璇翠綘鏄冪姱浣犲氨鏄冪姱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 鑳¤閭︽槸涓涓瀬涓洪槾闄╃殑鏉浜虹姱
  • 香港6·16大游行的预示
  •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 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一)
  •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吴倩你们的耶稣: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 李芳敏144000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 独往独来法广网:香港反送中出人意料的胜利背后的重大启示
  • 滕彪China’sPrivilegingof“Mr.Science”over“Mr.Democracy
  • 璋㈤夐獜鏂囬泦棣欐腐鐪熻兘瑙f斁浜氭床鍚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8-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6
  • 家庭教会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2)
  • 胡志伟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 滕彪‘Icannotbesilent,andIcannotgiveup’
  • 谢选骏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 曾节明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 徐永海真有末日审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6-14圣
  • 谢选骏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4.外部勢力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两大失败终结红色帝国崛起掉头已经晚了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