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沛:“六四”十八周年与袁红冰笔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4日 来稿)
    徐沛更多文章请看徐沛专栏
    二零零四年,原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袁红冰教授为了发表其在秘密监控下创作的四部作品,借出访澳洲之机在悉尼申请政治庇护。
    

    
    如今袁红冰的四部巨作《自由在落日中》、《金色的圣山》、《回归荒凉》和《文殇》已先后问世。有评论者表示读完这四部著作后对有 “北大才子” 之称的“袁红冰的才华及人品,更加敬重。这四部用史诗的文笔创作的小说,写尽了中国人性的苦难,而且,其中的文学艺术的魅力,可以同当代以及历史上任何一部传世之作相比。 ”
    
    与此同时,袁红冰于二零零五年创办了网站《自由圣火》,于二零零六年发起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大张旗鼓地抵抗中共专制,弘扬民主自由。
    
    
    零七年五月袁红冰应邀出席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全球支持中国民主化第二次大会。我的六四心结促使我特意找他交流。在此为读者们奉上下列记录。
    
    徐沛:上世纪八十年代,您就是北京大学诉讼教研室主任,有 “诉讼法三杰”之一的美誉,当时还被公认是中国自由法学派的领军人物。您的法学学术著作等身。您是中国第一部全国性的《证据学》高校统编教材的编委会成员。而现在您则是政治难民。您怎么看待名誉地位?
    
    
    袁红冰:在一个专制的国度之内,特别是在中共暴政铁幕之下,根本就没有思想自由。知识分子都面临一个严峻的选择,或者选择做中共暴政的奴才,或者选择做中共暴政的抗争者,即选择做一个自由人。选择做奴才,做暴政的精神奴隶,就可以得到暴政赏赐的种种“荣誉”和“地位”;选择做自由人,就必须准备承担艰难的命运。而我选择了做自由人。所以,我从未将那些所谓的“名誉”和“地位”放在心上。
    
    徐沛:在八九民运中,您组建“北大教工后援团” 支持学生,六四屠杀发生后,您成为北大教师中被清查的第一位。当有北师大教师配合中共媒体试图让世人相信天安门没死一人时,您在干嘛?现在马上就是六四十八周年祭日,您有什么打算?
    
    
    袁红冰:八九年六月四日之后,北京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确有一个北师大的教师,为暴政作证,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看到这个消息之后,我既愤怒,又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卑鄙感到羞耻。当时,北大大学确定了七十个教师作为清查对象,我被列为“第一号清查对象”。面对这种情况,我和北大的一些教师进行秘密沟通,以对抗当局的所谓清查。另外,我一直思考,如何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对中共暴政进行反击。事实上,从九零年开始,我就和我的朋友们,实施了一系列反抗暴政的行为。
    
    六四十八年的祭日就要到了。很少有历史事件如六四血案这样,注定要对中国命运的前景产生不可回避的影响,尽管中共暴政竭尽全力试图让中国人忘记六四;也很少有历史事件如六四血案这样,时间逝去越久,她所积聚的震撼历史的能量便越强,因为,中共暴政的六四罪恶,为人类的良知所不能饶恕。
    
    无论从哪个角度思考,六四的结局都意味着民族的悲剧。为使悲剧不再轮回,必须对悲剧的原因达到深刻的理解。然而,迄今为止,我们很少看到从文化的角度对六四悲剧原因的探讨。而文化正构成一切历史事件的最深刻的原因背景。
    
    为此,我们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名义呼吁,将文化背景作为基本的参考系,来回顾六四,理解悲剧。以便使今年纪念六四的过程中,能够涌现出丰饶的精神价值和社会意义。我们坚信,历史终将听从这种精神价值的召唤,并实现其社会意义。
    
    《自由圣火》网站将专门设立 “2007年六四追思—起步于文化的思想过程”专栏。我们期待一切依然忠实于六四圣血的人们, 把你们的思想转化成专栏文章—六四需要用深刻的思想来纪念,在今天,尤其需要。
    
    
    徐沛: 在六四屠杀后的红色恐怖中,您还敢于继续推动民运,发表被以 “涉嫌为六四翻案”为由查禁的专著《荒原风》,主编《历史的潮流》,组建《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至到九四年被捕,您何以能克服恐惧?
    袁红冰:首先,少年时我就立下誓言,要以此生与中共暴政作百年决战。我一直遵守我的誓言。另外,当时《自由在落日中》一书已经写完,我对生命已经不再有留恋。
    
    徐沛:上百万字的《自由在落日中》的手稿在您九四年被捕后被没收,您又重新写出第二稿。在我看来这肯定是个世界纪录,请问您在第一稿和第二稿上分别花了多少时间?
    
    袁红冰:第一稿是从一九七一年起开始构思,直到一九九三年完成初稿。第二稿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即完成。
    
    徐沛:您弃院长等名位如草芥,选择了流亡之路。在当今中国知识份子中,几无仅有,请问您依靠的是什么样的信念?您的理想是什么?
    袁红冰:自由是我的信念。我个人的理想是,要用自己的笔,使中国的苦难升华为自由的史诗和生命的哲理。我的社会理想是,终结中共暴政,实现宪政民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286509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袁红冰: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对海外民运的冷峻审视/袁红冰
·袁红冰:铁幕关不住自由的心——《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国际研讨会》开幕辞
·袁红冰谈杨佳
·掀起中国夏季维权上访大潮的号召/袁红冰
·袁红冰:血火瓮安的启示——兼评伪类的主旋律
·袁红冰:大地震怒,天谴暴政
·袁红冰:命运向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挑战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袁红冰:中国文化之命运(下)
·袁红冰:中国文化之命运(中)
·袁红冰:中国文化之命运(上)
·石雨哲:悲情英雄:读袁红冰先生《英雄人格哲学》
·袁红冰执笔:“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关于2007年纪念六 . 四的公告
·袁红冰:为张嘉谚先生《凝视中国自由文学》序
·袁红冰:《文殇》再版后记——贵州之美赋
·袁红冰:二零零六年高贵与卑鄙备忘录
·袁红冰︰今日的西藏就是明日的台湾
·袁红冰:十世班禅喇嘛死于中共的政治暗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