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费良勇:六四纪念十大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0日 来稿)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Forum for a Democratic China and Asia (FDCA)
    
    论坛理事长 费良勇
    
    Tel. 49/911-22 38 20, Fax: 49 / 911-22 38 28, Handy: 49 / 179-202 8873
    
    Jordanstr. 10, 90513 Zirndorf, Germany, E-Mail: [email protected]
    
    *********************
    
    六四纪念十大战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 费良勇
    
    1989年6月4日,大军阀邓小平调动20多万正规军,使用坦克机枪屠杀要求“反官倒、反腐败”的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数千人被打死碾死,伤残者无计其数。邓小平还罢黜和软禁了同情学运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赤裸裸地用枪指挥党。随后,中国的政治改革大开倒车,中共专制政府对体制内外的民主体制追求者进行了大规模的清理,一些人被逮捕判刑,一些人流亡海外,在这样的背景下,“民主中国阵线”在海外诞生了。
    
    中国的八九民运因为“六四大屠杀”而失败,民主化再次与中国人失之交臂。六四大屠杀激起全世界民主国家、有正义感人士的极大愤慨。各民主国家政府和媒体强烈谴责中共,许多国家与中共断绝官方关系。六四大屠杀也激起了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人民对共产专制的万分痛恨。随之而来的是“苏东坡事件”,苏联解体东欧变色,冷战结束,东西德统一。全球格局大变。六四大屠杀事件不是东欧变色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但它起了激励和催化作用。
    
    日本法西斯制造了南京大屠杀,中共法西斯制造了北京大屠杀。真正的爱国者,不会忘记南京大屠杀,更不应忘记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战争期间异族对华人施暴,北京大屠杀是和平时代本国权贵对人民施暴。
    
    六四纪念的最高宗旨是唤醒民众推进民主化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六四事件时出生的婴儿,现在已经大学或硕士毕业。由于中共刻意封杀六四信息,许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六四屠杀。专制集团干了坏事,总是希望人们尽快遗忘。而我们则坚决反对遗忘。每年的六四纪念活动,首要宗旨就是提醒世人不要忘记六四。
    
    六四纪念的意义可以简单归结为:反对专制、反对屠杀、反对遗忘,悼念六四先烈、继承先烈遗志,公布六四真相、正确评价六四、惩办六四凶手、推动政治改革,追求自由民主,唤起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关注良心犯,打碎文字狱,撕破中共专制的遮羞布,防止民族主义成为一党专制的保护伞,凝聚民主力量,保证民主事业薪火相传,分化瓦解专制势力,建立公民社会,改变中国国情,催生宪政民主新中国。
    
    由于中共的严密控制,海内外纪念六四都困难重重。在国内禁止纪念六四,公开纪念六四者,被逮捕判刑或者关进精神病医院。在海外纪念六四,也要冒着不能回国旅游经商,甚至不能探亲奔丧的威胁。所以,每年参加六四纪念者,越来越少。尽管如此,以中国民主化为己任的民运人士,一定要坚持纪念六四。六四也是中国民运的一个重要资源。纪念六四,能够让更多的人关注六四,关注中国的人权和政改,有利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六四是中国民主化不能忽视的坎。
    
    纪念六四,在海内外要有不同的做法。海外是安全的自由环境,国内是危险的专制境地。我们提出纪念六四的措施,要考虑可行性和国内人士的安全性。风险太大,参与者必然不多,形不成规模,影响也不会大。若参与者代价太大,也得不偿失。我提出“六四纪念十大战”的设想,供海内外有识之士参考。
    
    所谓“战”,指的是以战斗的姿态,积极向上的精神,投入六四纪念活动。也可以说,我们要把六四纪念作为一场不流血的“战争”或者“战役”来“打”。纪念六四本身不是目的,我们不是为了纪念而纪念,而是为了公正评价六四,弥合历史伤痕,推动和平变革,建成民主社会。
    
    广场战
    
    重回天安门广场,这是八九民运参与者的期望。但每逢六四,中共如临大敌,重兵包围天安门。值此四分之一世纪大祭时刻,中共兵警有可能将天安门广场围得水泄不通,民众根本不可能进入广场。我提出的广场战,指的是在海内外的各个广场上(包括中国驻外使领馆前)举行六四纪念活动,也就是采用传统的街头活动形式来纪念六四。这当然包含了重回天安门广场。即使地理上的天安门广场进不去,我们也要回到心灵上的天安门广场。中国各大中小城市以及村镇的广场,各大学的广场,都可以成为纪念六四的场所。中共不可能将这些地方全部封锁,我们总是有机会的。让中共草木皆兵,刺激民众联想六四,这就是我们的胜利。
    
    六四这一天,历年采用过的“黑衣行动”,“白衣行动”可以继续进行,还可以采取“戴白花”的行动。在国内,如果直接打出“平反六四”、“重新评价六四”的标语风险太高,也可以打出“反对腐败”、“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反对强拆”,“反对赠送巨款给外国”,“拯救孩子”,“增加教育经费”等标语。如果当局连这样做也不允许,更凸显专制的野蛮和恐怖。广场战,说到底,也是心灵战、对峙战。
    
    网络战
    
    网络是上帝送给人类反专制的利器。“经济上垮于腐败、技术上垮于网络”,这将是专制政权的宿命。中共虽然重金打造“金盾工程”,也就是“网上长城”或“网上柏林墙”,采用封网、实名制上网、抓捕网络活跃人士等多种措施,但也无法全面控制网络。在历史上,“一夫挡关,万夫难开”,但在网络上,“一夫攻关,万夫难挡”。国内很多网页可以自由跟贴,这个机会应当充分利用。据悉,在不久的将来,网络技术有可能彻底破除专制封网。
    
    我们可以广泛发送电邮传播六四纪念信息,广泛传播六四纪念网页,并告诉国内民众如何“翻墙”游览自由网站。我们可以建立六四网上纪念馆、设立“网上耻辱柱”,将邓小平、李鹏等六四凶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手机战
    
    手机已经同网络合为一体,但手机毕竟有其独特性,所以,我们还是将手机战单独列出。新型的手机具有电话、电信、电脑、照相、摄像、录音、传真、扫描和导航等多种功能,发送和接收信息极为方便。随便照一张像,讲一句话,写几个字都可以马上发到网上。我们可以使用手机向网络传送信息,也可以使用电脑借助网络向手机群发信息。再通过多人转发,手机和网络互动可以迅速传播大量信息。我们可以编写大量纪念六四的短讯,在发送到网络特别是微博上的同时,也发送到手机上。
    
    媒体战
    
    国内媒体包括网站,都受到中共严格控制,直接发表六四纪念信息的可能性不大,但也有人士巧妙地打出了六四纪念的广告。如果官方规定凡是“六四”和“64”都不得见报,也可以改换一些方式,例如,“五卅惨案后第五天发生的更大惨案”,“六一儿童节三天后的变故”,“五四运动一月祭”,“八八事件有玄机”等等。总之,要创造机会打破禁忌。
    
    海外民运,要打好海外媒体攻关战。我们要举办六四25周年新闻发布会,向报社、杂志社、电台、网站等媒体写信、写文章、发图片等,要求发表六四纪念文章、诗歌和图片等,要求电视台重播六四纪录片,邀请媒体采访报道六四纪念活动,借助各种媒体提醒世人千万不要忘记六四。
    
    外交战
    
    我们要向民主国家政府、议会和人权组织、欧盟和联合国的人权机构等发函,或者派人专访,要求它们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布六四真相,停止政治迫害,释放王炳章、刘晓波、杨天水和朱虞夫等一切良心犯。
    
    展览战
    
    我们要印制大量六四屠杀以及近年来中国人民反专制反腐败、维权抗暴、追求自由民主的图片,在广场、街头、展览馆等各种可利用的场所举办图片展。
    
    文艺战
    
    有创作能力的人士,要勇敢地进行文艺创作,写出一批关于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的小说、诗歌、散文、笑话、相声、小品、快板、戏剧等,也可以创作绘画和雕塑等,还可以拍电影电视片。好的文学艺术作品,其影响力远远大于政论文章,可能流芳百世。
    
    论坛战
    
    举办关于六四屠杀事件的研讨会、纪念会、报告会、学术研讨会和网络会议等,至关重要。海外的会议可以在大学、研究所、旅馆、华人社区、中餐馆等多种场合召开。国内有条件的地方,也可以举办相关研讨会。网络会议,国内外都可以独立或者联合召开。可以将服务器和技术控制中心选在海外,国内的人士来参与,这样风险小。
    
    签名战
    
    通过网络和集会等发起公众签名活动,要求中共公布六四真相,释放政治犯,实施政治改革。我们可以专门建立签名网站,还可以通过群发电邮征集签名。激励人们纪念六四,关注中国的社会变革。
    
    教育战
    
    由于中共的信息控制和封锁,中国人常常发生信息断层。八九民运的学生,不知道七九民运的人士。目前许多青年大学生,不知道八九民运是怎么一回事。追求民主化、建立公民社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教育下一代,让他们了解八九民运和六四真相。每一个民运人士,首先要给自己的孩子,亲友的孩子,讲述有关六四的故事。海外民运人士应去中文学校和中国留学生多的大学讲述六四真相,分析现实政治。中共花费了人民大量血汗在全球各地办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做了一些中外文化交流的事情。但中共办孔子学院的根本目的是以文化交流为旗帜,向全球扩展专制软实力。所以,孔子学院实际上成为中共的统战工具。我们应当去孔子学院散发谴责六四屠杀、要求政治改革的资料。海外民运应当组织力量编写一本关于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的历史教科书,并通过网络向海内外大量发送。
    
    六四25周年大祭必将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
    
    初稿写于2013年10月中旬飞行途中
    
    2013年12月10日 修改于 纽伦堡
    
    (全文大约3500字)
    
    (首发于香港《揭露》月刊2014年1月号)    

_(博讯记者:赵洪兵)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4/2/1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91950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但愿马年梦成真/费良勇
·强烈抗议中共关押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费良勇
·2013年多伦多民运大会开幕词/费良勇
·王炳章激励了一代人是中国民运的1杆大旗/费良勇
·重回天安门/费良勇
·省视中国城管制度/费良勇
·《大变革与新文明》序言/费良勇
·推行宪政必须废除劳教/费良勇
·中共的三大作风即三大骗术/费良勇
·痛悼民联前主席吴方城先生/费良勇
·发展经济为了什么?费良勇 (图)
·严防劳教换马甲/费良勇 (图)
·无皇王朝何时休/费良勇
·无皇王朝何时休?/费良勇
· 中国特色叹/费良勇
·何时换人间?/费良勇
·追求真理 终生不渝 沉痛悼念许良英先生/费良勇
·中共十八死保专制/费良勇
·四六宪法是民主中国的立宪基础/费良勇
博客最新文章: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透视中美贸易战的背后——21世纪的国家精神之战
  • 霍明学.“福州大抓捕案”当事人之雷宗林狱中情况通报
  • 台湾小小妮160
  • 曾节明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7-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4)
  • 陈泱潮十字路口,不能不重申舉國舉世皆大歡喜方案
  • 井中蛙我的老板是耶稣(小品)
  • 谢选骏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邱国权四川军民抗日战争历史不容歪曲抹杀!
  • 谢选骏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爱、我的慈悲、我的怜悯将是你们得救的恩
  • 谢选骏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 李芳敏144000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 谢选骏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31期)
  • 谢选骏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