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吴敬琏是如何昧着良心用假话讴歌改革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7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昝爱宗

    
    今天,有识之士都看到了,只搞经济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所谓的改革只不过是一个大忽悠,可吴敬琏老先生居然忽略这一常识,执意断章取义地鼓吹中共权贵集团推行的劫贫济富、强取豪夺、两极分化、缺失公平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国当下最需要的是制度变革,就是实行普世通行的真正的市场经济,把当前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废掉,把错误的方向转变为正确的方向,才算真正有了市场经济。普世通行的市场经济,其必备条件是,政府权力只能介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市场秩序的领域,而不能介入经济及市场资源配置领域,政府只管保障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权,保障社会福利和民众对于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环保的要求,其他一律交给市场,只有政府大幅减少权力,变管理为服务,权力最小的政府才是市场经济最需要的政府,那个时候再谈改革才有意义。
    
    中国的问题,无论是政治领域、经济领域、社会领域,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是制度问题,以及面临着制度废存、更替问题,而不是改革问题,可老一代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却为这个所谓的改革大发热心,近两个月来大量撰文、访谈讴歌改革,称以更大的政治勇气推进全面改革,就是要有坚决捍卫改革开放伟大旗帜的政治决心,克服来自旧意识形态和来自特殊利益的阻力和障碍。明眼看他满腔热情,其实全部是废话,他如此表态无非是向党效忠,而不是出于真心说真话。
    
    可怜的吴敬琏
    
    吴敬琏以85岁高龄仍在替党的深化改革事业操心,可谓他这个马列及共产主义信徒有足够的资本,可是中共这个令他信赖并加入了62年的党,今天并无真正的市场经济改革实质,他明显是操错了心。有例为证:2013年底,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说法,而在二十多年前,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的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说法,对此“重大提法”,吴敬琏感到令人振奋和欢欣鼓舞,他在公开发表的署名文章《2014年改革走势》中说,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在党的《决定》中重复多次,占有十分突出的地位,是深化改革的核心,所以他对着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话表态说:“我们作为共和国公民、国家的主人,也有权利有义务来督促政府认真推进和积极参与正在展开的改革,共同推动全面改革走向深化。”
    
    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称权贵市场经济或特殊市场经济更为客观。至于把市场起“基础性作用”改为起“决定性作用”一说,只是在玩文字游戏,事实上近三十年来那个所谓的“改革”只能越来越倒退,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而不是相反,比如土地的确权、赋权制度一直未制定、未界定,而是含糊化、模糊化。城乡土地基本上都是政府所有,买卖也由政府说了算,明显是权力主导,利益主导,而不是市场主导、市场决定。
    
    所谓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不过是玩文字游戏
    
    虽然这次改革提到的项目多达300多个,但多数都是流于形式或形式大于实质,比如政府干预的边界一直处在模糊状态,这对政府有利;而立法和司法审判的“地方保护化”,也是对政府有利,便于权力操作,便于市场资源配置“权贵化”、“政府化”、“国有化”、“特殊化”,哪怕是《决定》有3000多项改革,最后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再者,对于制度改革,意识形态和特殊既得利益的阻碍和拦阻也是惊人的,改革若是很容易,三十年前就应该成功了,可是拖到了今天就说明已经用不着改革了。1986年9月6日《人民日报》记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说,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已不能完全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要根据经济体制改革的要求,逐步进行改革。这就是说,那时的政治体制改革有些地方不适应或完全不适应,但今天依然是完全不适应,而且是全国不适应全面不适应,那么,实质性的改革从何开始?恰恰是必须从政治体制改革开始,同时从权力退出市场开始。三十年来,权力不但没有退出市场,反而是权力在资源配置中始终起决定性作用。
    
    今天,有识之士都看到了,只搞经济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所谓的改革只不过是一个大忽悠,可吴敬琏老先生居然忽略这一常识,执意断章取义地鼓吹中共权贵集团推行的劫贫济富、强取豪夺、两极分化、缺失公平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的“决定性作用”的整句话是这样的:“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前半句不过是文字游戏,后半句才是实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如何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政府要把权力更集中,比如把工商税收、资源税、房产税收归中央,把项目审批权由地方收回中央等等,这些权力收归中央,这岂不是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吗?是的,不但更好发挥中央政府作用和积极性,还更好发挥各级地方政府作用和积极性,因为地方政府可以更加依赖“土地财政”成为吃子孙饭的“负债政府”,这恰恰说明地方政府能够更好地发挥“卖地政府”的作用,中央政府吃饱税收的大头,地方政府毫不犹豫地吃饱土地的肥肉。如果真是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那么政府管的越少越好,越没有作用越好。所以,笔者认为“决定性作用”对比“基础性作用”不过是玩文字游戏,“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因为“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同时又兼顾起到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是不可能实现的,政府的作用就是大权我把持,权力我说了算,权力主宰市场,市场从属于权力。
    
    权力在市场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
    
    在现实社会中,权力在真正“起决定性作用”,市场只能靠边站,不然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权钱交易和权力寻租呢?2013年,全国反腐部门接到了反腐举报超过195万件,至少有18.2万官员被查处,其中省部级高官就多达31人,如果取一个平均数,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平均每一个地方2013年就有一个省部级高官落网,这是多么大的比例,如果真正有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那么会有这么多的贪官落网吗?再说这些还仅仅是小老虎,真正的大老虎比省部级高官还大,落网的比例也不低,但抓住的只是少数,漏网的却是多数,比如陈良宇、薄熙来最近还在狱中鸣冤和申诉,他们知道比起别的贪腐官员来他们只是“小巫”,如果真正反腐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大巫小巫在台上继续逍遥法外?
    
    中共新一代领导鼓吹的所谓全国改革,即使是真正启动,也不过是小修小补,维持现状,改革是当不得真的,也是难以改革下去的;中国当下最需要的是变革,就是实行普世通行的真正的市场经济,把当前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废掉,改变一个方向,把错误的方向转为正确的方向,才算真正有了市场经济。普世通行的市场经济,其必备条件是,政府权力只能介入社会公平正义的领域,不能介入经济及市场资源配置领域,必须退出所有的经济领域,国有经济除了必要的邮政等公益性质是行业,一律交给市场;政府只管保障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权,保障社会福利和民众对于医疗、教育、养老、住房、环保的要求,其他一律交给市场,只有政府大幅减少权力,变管理为服务,权力最小的政府才是市场经济最需要的政府,那个时候再谈改革才有真正的可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19918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敬琏:2014年改革走势
·吴敬琏:我不知道什么叫新城镇化
·吴敬琏等纵论启动全面改革
·吴敬琏:要小心“既得利益集团”阻挠改革 (图)
·吴敬琏:推进与经济改革配套的政治改革从何入手
·吴敬琏:向地方下放财政资源应谨慎
·吴敬琏:政治体制改革是建设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条件
·吴敬琏: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是中国改善环境的根本
·吴敬琏痛批中国模式:改革倒退
·吴敬琏合肥演讲:改革应创民众机会平等
·评吴敬琏《改革改什么,怎么改》
·吴敬琏:中国需要第三次改革大推进
·吴敬琏:政改关系中华民族的兴亡
·吴敬琏:政治改革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
·《吴敬琏文集》首发式:今年提改革总方
·"吴敬琏30年前预言成真,若再言中,国危"
·寻求转型对策/吴敬琏
·吴敬琏:中国新时期的改革议程
·西诺新唱:吴敬琏高声疾呼:政府还给农民《三十万亿》/视频
·吴敬琏:扭转"打土豪"心态,给企业家安全感 (图)
·吴敬琏:要小心"既得利益集团"阻挠改革 (图)
·吴敬琏称要有序放开中小城市落户限制
·吴敬琏: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更成熟更现代化
·吴敬琏教授来肥 在“安徽省直机关大讲堂”语出惊人
·吴敬琏寄望改革新突破:现在正处在很重要关头
·吴敬琏:习近平本人也提出了毛泽东式的口号和运动思想
·吴敬琏:中国下一次改革关键是政治体制 (图)
·于光远追思会 吴敬琏呼“两头针”/新京报
·吴敬琏曾经被轰出中石油
·吴敬琏透露: 改革将会有“大动作”
·吴敬琏: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近临界点
·吴敬琏: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等自由
·吴敬琏:为即将到来的改革大战略做好准备
·“安徽省直机关大讲堂”吴敬琏:重启改革议程 (图)
·吴敬琏:在选择的关头做出正确选择 (图)
·吴敬琏天津演讲强调:不改革,死路一条;要想活,就要改革
·吴敬琏再呼吁成立中央改革机构
·经济学家吴敬琏:改革与革命赛跑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