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暴徒”苗德顺仍在狱中关押/武文建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6日 来稿)
    
    作者:武文建
    

    今日在网上网友“爱特”我说“前几天认识苗德顺的一个近亲,苗仍在押,在北京延庆监狱。”
    
    这个消息我认为比较准确。本人在北京一监和二监曾与苗德顺在一个对服刑过。苗德顺判的是死缓,他本人一直不服判决,在狱中一直申诉。在一监时我亲眼看过他在写申诉,印象最深的是“那场被称之为所谓暴乱的……”这句。
    
    死缓是这样改判的,接到判决之日,2年后改为无期徒刑,一般2年至5年后改有期徒刑,有期一般为14年至20年。苗德顺在狱中属于反改造性质,大家都叫他“苗大侠。在二监时由于总申诉,把他调到别的中队,后来许多出狱的“暴徒”对我说,苗大侠受了不少苦,有一次7、8根电棍电他,他一声没吭。
    
    根据苗德顺在狱中的状态,他现在狱中是可信的。另,赴美就医的陈子明先生应该知道此人,陈先生在二监服刑时曾在我们“暴徒队”楼下,我本人也希望陈先生讲讲他所了解的六四“暴徒”服刑的情况。89学运与六四抗暴,如缺少普通者,这段历史是不完整的。
    
    六四25周年将至,我心消沉。六四后是什么?是告别革命、和解、非暴力、我没有敌人、柴玲的“宽恕”。一些普通者的青春代价,包括我本人,换来了名人的“无敌”与“宽恕”。我的心灵再一次被坦克碾过。
    
    我的心灵再一次被坦克碾过!
    
    2014年1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19718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存柱:“六四”25周年绝食与感言 (图)
·六四25年接力绝食唤起民众埋葬专制
·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艾鸽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 (图)
·艾鸽:六四女鬼(油画) (图)
·“六四绿卡”血肉之恩你报了吗?/高春风
·话“六四血卡”--我对你们的几点意见/李布然
·敦促中央先行个案道歉赔偿平反六四
·何哲:希望成立美国六四绿卡族联合会
·薄熙来案将成为左派心目中的“六四” (图)
·曹长青:埃及清场不是中国六四翻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孙宝强
·江棋生: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邓小平的六四,毛泽东的文革/ 穆岸
·六四的回忆/阎骥
·曾建元:一切从平反和道歉开始——六四24周年纪念
· “六四”24周年回顾当年党内斗争/淳于雁
·张炜:“六四”事件与中国经济增长
·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曹长青
·美国历史学教授斯蒂芬·莱文发起的“公开六四真相运动”又有了新举动 (图)
·费良勇:既要清算六四罪行,也要提倡宽容和解
·李维国因申请“六四”游行被拘行政起诉案始末
·多人纪念赵紫阳被禁六四相关纪念被阻 新公民运动将开庭胡佳再遭软禁 (图)
·崔健上春晚是个信号 北京逐步解封六四 (图)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
·“六四”二十五周年活动首遭打压 异见人士无惧传唤坚持绝食 (图)
·悼赵紫阳妻子 《炎黄春秋》社长书平反六四 (图)
·我在一个六四人士参加的家庭教会中的讲道 (图)
·前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希抵港向中国政府投案 (图)
·三中全会湖南邵阳前“六四”人大学生罗茜遭囚禁一周
·六四事件前的民运与其后的维权运动
·全部被删:邓小平因六四心神恍惚夹不住饺子 (图)
·揭秘:六四后中共曾3次发起“采购潮”
·习近平重评"六四"?习仲勋百年冥诞猜想
·景山议政:24年前经历者谈六四全过程/视频
·建国64周年 中国网民借机暗中悼念六四 (图)
·网民因申请六四游行而被控颠覆受审
·环球时报曾发六四报道 就是没有一个中文字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