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正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6日 来稿)
    李不平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一次谈话中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机无可厚非,他寻找的道路是错误的;”笔者认为:毛发动文化大革命动机是对身后事不放心,怕中国的赫鲁晓夫鞭其尸,他盲目地发动大跃进、酿成全国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他发动文革就是要打倒有可能鞭其尸的人——中国赫鲁晓夫,这种动机无可厚非吗?
    
    一、打倒:“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刘少奇、邓小平是毛发动文革的初衷
     
    1964年6月8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说:“传下去,传到县,如果中央出了赫鲁晓夫怎么办?”
    1965年在南宁会议上毛泽东说的更明确:“谁晓得我身边有没有睡着赫鲁晓夫?将来有一天他作秘密报告”
    
    毛泽东多次提及睡在身边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是怎么回事?毛为什么这样警惕中国的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是继斯大林之后的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是改革者,苏联对中国的援助多数是赫鲁晓夫时期,对中国的大项目援助都是赫鲁晓夫拍板,1956年在苏共二十大会议上赫鲁晓夫作了一个没有外国人参加的报告,被中国称为“秘密报告”,在报告中,赫鲁晓夫严厉批评斯大林,“大搞个人崇拜”,“独断专行”,肃反扩大化、错杀很多人是暴君;并将斯大林的尸体焚烧后移出莫斯科红场。斯大林确实犯了极严重的罪过,批评、否定斯大林是实事求是,是苏联共产党人的共同意愿,也获得东欧各国共产党(包括中国共产党)的认同。在58年成都会议上,毛泽东说:1956年,斯大林受批判,“我们一则喜,一则以惧,喜的是反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为我们发展马列主义揭掉盖子,破除迷信,去掉压力,解放了思想。”惧的是赫鲁晓夫那样野心家,在他身后重演。“一棍子打死斯大林的闹剧。”1964年勃列日涅夫继赫鲁晓夫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仍坚持赫鲁晓夫的路线,继续否定斯大林,中苏关系毫无改善,矛盾加剧,以致1969年中苏军队在珍宝岛兵戎相见。
     
    毛泽东惧怕中国的赫鲁晓夫,就是因为他有斯大林之过,而无斯大林战败德国希特勒之功。人民喊了毛泽东几十年大救星,而他发动领导的大跃进运动,造成了全国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毛忏悔过、流过泪、曾一度不吃肉和民同苦,大跃进饿死人是其一块心病。他活着呢,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就敢于发难,刘少奇敢揭伤疤……百年之后,中国的赫鲁晓夫,能不清算他?能不秘密报告?……趁我活着先把你中国赫鲁晓夫打倒。这就是毛要发动文革的初衷,而且要七、八年搞一次。
    
    二、祸起大跃进,成灾元帅罢官
     
    1957年12月毛泽东出席莫斯科世界共产党、工人党大会,苏共给予其特殊礼遇、极其看重,同时也深受社会主义阵营的各国领导崇敬,毛在大会发言时全场起立并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这是此次会议唯一的风景线,毛自我感觉良好,联想中国几年来的诸多胜利,蒙生中国共产党要领导世界革命、要做社会主义阵营的领袖的念头。为此有了超过苏联,提前过渡到共产主义设想,也有了要为营内各国赶、超资本主义国家做一个表率。为此毛泽东在这次演讲中,向各国共产党领袖提出了十五年超英、赶美的大胆设想,并承诺不说空话,还请各国党领袖给予监督。回国后毛泽东从幕后直登前台,亲自发动了1958年的大跃进,为了使中国尽快进入共产主义,毛泽东又在全国掀起大办人民公社运动。
    
    盲目跃进因之造成中国经济过热,比例失调,经济损失巨大,超时空大办公社,农民积极性受挫,农业减产,大办食堂农民吃不饱、更吃不好。在五九年在庐山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拍案而起,为民请命,一时获得一些同情和支持,毛泽东主席将彭德怀及其支持者,视为向其权威挑战,不但不接受彭德怀等人的批评和建议,还对彭、黄、张、周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打成反党集团、军事俱乐部、右倾机会主义的路线头子。罢官、软禁。毛不惜生灵涂炭,国家经济崩溃,坚持把这场狂热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进行到底,以此表示自己一贯正确和伟大。
    
    庐山会议结束后,一场比五七年反右派运动更大的“反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在全国展开。一时间到处都揪小彭德怀”,斗争锋芒直指一大批实事求是、体察民情、肯说直话的党员和干部,中央直属机关、国家机关,司局级以上领导干部被批判斗争高达9.3%,各省都有相当一批省委、省政府一级的负责干部被划分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以诞生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河南省信阳地区为例,五九年秋后,第二次共产风又刮起来,还夹带着疯狂的反瞒产,哪个基层干部完不成征购任务,就是“小彭德怀”,就要象土改的地主那样遭受斗争,哪个生产队长交不够征购粮食,就会被捆起来吊打追逼。全区打人成风,手段千奇百怪,骇人听闻。许多县的县委扩大会议成为斗争大会,光山县委书记马龙山带头斗争“右倾”的县委书记张福洪,亲手动手毒打,将其活活整死。该县刘文彩书记到槐店公社主持反瞒产运动,连续拷打四十多个农民,打死四人。从庐山会议以后到六0年七月为止,整个信阳地区为追逼粮食,正式由公安机关逮捕1774人,其中36人死在狱中,拘留10720人,其中死在拘留所667人,这简直就是一场恐怖,当地老百姓气愤地说:“干部好似阎王爷,大队好似阎王殿,只见活人去,不见活人还!”后来,河南省委向中央检讨中,也称信阳“一时间形成一种恐怖世界、黑暗世界。”一九六0年春天,信阳地区的公共食堂普遍断炊了,最严重的村子八十天没有一粒粮食,浮肿病大面积蔓延,农民开始大量外逃或饿死。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亲自赴信阳,代表中央处理信阳饿死百万人的事件,先念副总理流着泪说:“太惨了,当年西路军全军覆没死了那么多人,我没掉一滴泪,到信阳我实在忍不住了。”无庸置疑,它是庐山会议反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的直接后果。大灾难,人口锐减,田园荒芜,满目凄凉。饿死十万人的息县,自然村减少639个,全区有不少死绝户,有的只剩孤儿。仅据潢川,光山,息县三个县统计,孤儿达12000人之多。河南省全省死亡人口在二百万以上,死亡牲畜七十四万多头,荒芜土地四百四十余万亩,扒毁农民房屋一百六十多万间……当然河南省信阳是全国灾情最重、最典型,中央派团调查才有了数据,至于全国其他省份,遭受的灾情大同小异,但有轻有重,轻重就看省市主要负责人批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是积极还是消积,积极省份灾情就严重,不积极的省份灾情就小些,如四川省、安徽、甘肃、贵州、青海省有相当一批省委、省政府一级的负责干部被划为右倾机会主义份子,那里的灾情就严重,国民经济元气大伤,通货澎胀,人民普遍挨饿,吃不饱,浮肿到处可见,酿成全国性大饥荒,到处是逃难的盲流,到处有饿死人的事发生。
    
    这由于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错误地发动批判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把本来纠左的会议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变,变成反右倾,本应叫停的大跃进却变成继续、盲目跃进,酿成全国性的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毛泽东难逃其咎。到一九六0年底不得不下令停止大跃进。因此大跃进、庐山会议彭德怀成了毛泽东的心病。
    
    三、坚持错误,拒绝为彭德怀平反
    
    在1962年1月27日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在大会上报告:“过去我们把缺点和成绩,比之于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毛语)。现在恐怕不能到处这样套,农民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你不承认,人家不服”。谈及彭德怀问题时,刘少奇说:“彭德怀信中所说到的一些具体事情,不少还是符合事实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主席写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见是不对的,也并不算犯错误。”刘少奇上述讲话刺痛了毛泽东,否定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大跃进,关于缺点和成绩,毛泽东一直说成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来掩饰大跃进的罪过,刘少奇不但揭了毛的疮疤,还直接说出彭德怀的意见书“不少符合事实的”,“即使意见不对,也并不算犯错误。”“刘少奇公开指责毛泽东在庐山的批彭反右倾运动,并为彭鸣不平。 1967年2月3日,毛泽东接见阿尔及尼亚客人巴卢库时说:“1962年七千人大会时他已经看出问题。”毛看出的问题就刘少奇的上述讲话。会后彭德怀写了八万字的申诉书,要求党中央为其平反。当年七月毛泽东在北戴河召开中共工作会议上,提出阶级斗争动向,三凤:“翻案风、单干风、黑暗风,”九月中央在北京召开八届十中全会,会上毛泽东明确表示:我对彭德怀这个人比较清楚,不能给以平反。全会还决定成立彭德怀专案审查委员会,对彭德怀进行全面审查。以审查为由,坚持错误,拖延平反。
    四、 一错再错,铸大错。
    
    直至1965年9月,毛泽东要彭德怀去大西南任三线建设副总指挥,行前,9月23日,毛找彭德怀谈话,刘少奇、邓小平、彭真在坐,毛说:“也许真理在你一边……对你的事,看起来批评过了,错了,等几年再说吧。”就在彭德怀到四川大山沟后的一个多月按毛泽东的布置,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_‘_海瑞罢官’》的文章,在报纸公开发表。该文第九稿修改后毛泽东在中南海召见上海市委文教书记张春桥及姚文元,毛泽东说:“1959年庐山会议上,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撤了他的职,他很不服气哟。党内那些思想右倾的人也不服气,一直吵吵闹闹地要翻案。如果他们翻案,就是错了吗?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就该拔掉,那就让赫鲁晓夫上台,我们上山重打游击去。所以说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海瑞罢官》就是右倾翻案的产物,它的要害是罢官。彭德怀称是今天的海瑞敢于为民请命。二百年前的海瑞敢骂皇帝,所以嘉靖皇帝罢了他的官。1959年我们也罢了彭德怀的官。所以有人借古讽今,替今天的海瑞招魂哪!”
    
    毛泽东所说的让赫鲁晓夫上台,就是指的刘少奇、邓小平,刘、邓在62年曾运作为彭德怀实事求是地平反工作,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既否定毛的三面红旗,又公开说彭德怀的意见书,提出的问题是符合实际的即使提出的意见不正确,做为政治局委员,给主席提意见不能算错,(在毛看来,刘少奇在公开为彭德怀平反)。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文章在上海文汇报发表,受到北京市委书记彭真、中宣部长陆定一的抵制,彭真下令北京各报杂志一律不转,并打电话责问上海市委党性哪去了,为什么批判北京的人(吴晗)不与北京打招呼!并向毛叫板:“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毛泽东的布署遭到北京市和中宣部的抵制后,毛在中南海召见林彪,与林面商机宜,毛说:“看来《海瑞罢官》是替彭德怀鸣冤叫屈的,吴晗(《海瑞罢官》作者,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和他的支持者们,是有组织、有计划地为我的那位朋友(朋友:指彭德怀)翻案,过去江青、康生他们跟我讲这事,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果然是这么回事了。林彪气愤地说:“这是不能容忍的,谁如果胆敢为彭德怀翻案,我们就象当年整彭德怀那样,把他们坚决搞下去,主席放心,你指向哪里,我保证雷打不动地跟到哪里。”有了手握军权的人物的表态,还有了林彪煽起对毛泽东个人崇拜,毛就下决心向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刘少奇、邓小平开战,亲手发动文化大革命一错再错,铸大错。
    
    五、历史是公正的恶有恶报
     
    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公开发表,拉开了文化大革命序幕,斗争矛头直指要为彭德怀喊冤叫屈的吴晗及其支持者——彭真、邓小平、刘少奇以及一大批各级党、政、军等负责人。1964年2月毛泽东对来访的金日成说:“在中国各种地下工作的坏人1000万人。”1965年8月3日毛又对法国客人马尔罗说:“我孤单一人。”(打倒一大批是毛早就有想法)。就这样打倒一大批党政军各级领导干部的全面内战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大地漫延十年,实属一场浩劫。彭德怀、吴晗、刘少奇等人被相继迫害致死。毛泽东亲密战友写进党章的接班人林彪,71年因与毛进行权力较量,失败外逃摔死在温都尔汗。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一个月后他的夫人,文化大革旗手江青连同拉开文革序幕的两个主角张春桥、姚文元,被办事毛泽东放心的华国锋、叶剑英等人逮捕,并宣布文化大革命结束。
     
    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开始拨文革之乱返刘、邓之正,彭德怀、吴晗、刘少奇……招血平反。蹲了共产党九年大牢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也重获天日,被选为中国人大委员长。他制定法律、组织特别法庭,对文化大革命中为非作歹、祸国殃民的江青、林彪两个反革命集团的主犯,进行公开审判,并绳之以法,人心大快,正是:“人间正道是苍桑,”中共十七大也停止高举XXX思想伟大红旗,哀哉,人亡政息!最后的胜利者是正直而无有阴谋的人们,在刘少奇追悼大会上,邓小平握着王光美的手说:“这是胜利!”真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有错不改瞒天下——赔了夫人折了兵。
    
俞正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286106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道歉之我见/桑潮流
·被害教师孙历生之女于小康: 呼吁北京女三中文革真相
·萧瀚:善待“文革人”道歉
·徐贲:文革忏悔“政治责任”
·对文革,永久追责
·改革领导小组:“中央文革”47年后重现?
·对文革的道歉不要变成自己的漂白剂/一地秋白
·红二代的文革忏悔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图)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史平:反省文革,自今日始!
·河南商报温江桦:“文革道歉”是面向未来的一面镜子
·冯敬兰:老三届同学会反思文革 拒绝遗忘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高西庆:希望文革能够得到正确的关注
·推荐阅读寻访实录《文革受难者》 (图)
·毛与“文革”:中国政治混乱之源-写于毛冥诞120周年
·侯健羽:文革对我这个80后的影响
·从两个“刘亚洲”看文革了犹未了/张二枝
·红二代道歉 文革错在哪,自己又错在哪? (图)
·法广专访陈小鲁谈文革与红二代
·王容芬:宋彬彬等的文革道歉其实是个政治风向标 (图)
·校长怎样死的 宋彬彬参与的文革8.5事件综述
·徐友渔:国家更应该为文革道歉
·魅惑天下的道歉秀 媒体:对文革死难者的侮辱 (图)
·红卫兵宋彬彬公开道歉 打开文革罪恶潘多拉
·“文革之恶,光有个人道歉远远不够”
·美籍宋彬彬为文革道歉 实际是想给自己洗白?
·宋任穷之女为文革道歉 当年造反得力现为美籍 (图)
·红二代宋彬彬曾打死9个人? 道歉引爆文革话题 (图)
·宋彬彬向文革受伤害老师同学道歉 数度落泪 (图)
·法广专访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广州现唐伯虎真迹 文革中裹雨衣掩埋幸存 (图)
·习近平在曲阜谈及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戕害
·李瑞环亲制家具在广州展出 包括文革时作品 (图)
·三中全会交锋,不否定毛泽东但否定文革
·陈小鲁为文革道歉引“红二代”不满 被批不像话
·武汉”文革“受害者夏幼华给武汉中院院长的信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