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革道歉之我见/桑潮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1日 来稿)

文革道歉之我见
    
     桑潮流 旅美历史学政治学学人



    
    文革红卫兵头面人物陈晓鲁、宋彬彬,不久前相继就自己文革中的行为向有关人员道歉,引起轰动,议论纷纷。肯定者有之,否定者也有之。
    
    笔者认为,就他(她)们个人而言,道歉当然不失为一种愧疚,对当年的受害者表示自己的忏悔,也为当代的年轻人及后来人提供教训。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她)们的道歉无可厚非。
    
    红卫兵的行为是基于理想主义,而不是谋私,没有自己的小算盘。现龄六十岁以上者都是当年的红卫兵,无论他(她)是学生、教师、公务员、工人或农民,都亲身参与了文革。他们都是响应领袖与党的号召,“反修防修,打倒走资派,扫除一切牛鬼蛇神,永保红色江山不变色”,而积极投身运动的,唯恐被指为“逍遥派”,更不要说反对了。他们的激情与主动可谓废寝忘食,自我牺牲,决不亚于宗教狂热,与今日之“挣钱、出国或贪腐” 干劲相比较,远远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时代条件与红卫兵整体而言,他们的行为不应当归咎为个人行为,更不能归咎为个人的道德缺少。尤如战争,士兵在战场上的相互杀戳,都是无可非议的,他们是在完成自己的使命。英勇杀敌的战斗英雄在若干年后当然不必向对方的孤儿寡母忏悔道歉,哪怕当年战斗的双方已经化敌为友。
    
    真要说“受害者”,红卫兵与挨整者一样,也是受害者,与不同观点派别之间的武斗死亡者一样,都是受害者。好像一场“非正义”战争,死在战场上的士兵无论属于胜败何方,都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黑帮之间火并的死亡者则更其如此。但即使如此,死亡者们也是为他们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而战,为此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果说红卫兵行为过激的话,时代使之然,年龄使之然。红卫兵的过激行为当然不可取,但任何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与文化运动,都是鱼龙混杂的,即使历史证明具有进步意义的运动,也有过激行为,是不可避免的。就整体而言,瑕不掩瑜。某种意义上,“过激行为” 恰恰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更何况,“过激” 如何界定,标准是什么,制定标准的根据又是什么?
    
    纵上,红卫兵对文革无道歉可言。至于个人“要道歉”及其“考虑”,当然另当别论。


    
    道歉是“当前妖魔化文革” 的产物。若文革“伟大、光荣、正确”,邀功尚且唯恐落后,何来道歉。
    
    妖魔化文革能奏效吗?
    
    希特勒是妖魔,没有异议。而希特勒恰恰是通过民选、也就是时下所说的“普世价值”上台执政的。当年竞选时,选民对其顶礼膜拜、如醉如痴,痴迷程度决不亚于当今的粉丝们追星捧星。为什么德国人民选择妖魔而追随其走向深渊?难道全体德国人民都是白痴、走火入魔吗?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被俘的德军元帅鲍卢斯与苏军审判官的对话,颇耐人寻味:“贵国军官团由德意志民族精英所组成,出现过众多世界著名的军事家与军事理论家,为何追随希特勒这个奥地利下士、市井小人,一步步走向灭亡,毁掉整个德国,也毁掉你们军官团?” “先生,您不曾体会我们德意志军官团的荣耀与辛酸。一战前,我们以军人为荣;一战后,我们军官团背负战败的屈辱,竟然以着军装为耻。恰恰是他,带领我们军官团走出屈辱,再次恢复昔日的荣耀”。全体德国人民何尚不是如此感受呢?反面例子如此,正面例子也如此。
    
    文革是妖魔?那么,时下为何还要反思中共早已在《历史决议》中给予定论的错误文革呢?难道是广大人民群众发思古之幽情,享受当今的“幸福生活” 而无所事事,吃饱饭撑着,玩味文革以帮助消化吗?或者,“妖魔化文革”者们也需要帮助消化?
    
    文革这个妖魔是谁制造的呢?四人帮及其爪牙?当然。但几个人、十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就能在中国制造这样的妖魔,真有这样的能量吗?毛泽东应当对文革的错误负责?当然!但领袖一人就能把中国搞乱?全国人民都是没有理智的白痴,任其“发动群众”,一“发” 就“动”,遂成暴徒而打砸抢吗?或者说,文革如此众多的灾难只是极少数人对绝大多数人施暴的结果?
    
    文革妖魔的幽灵,为什么在四人帮被打倒几十年之后的今天,还在徘徊?再全面否定毛泽东,就能彻底驱散文革幽灵吗?主张“非毛” 者当然大有人在,但经历文革的人们都知道,“非毛” 的最佳时机是四人帮倒台之后,以至于邓小平不得不明确表态“不搞非毛化”。邓小平、王光美尚且不“非毛”,何人能“非毛” ? 当年不“非毛”,现时能“非毛” ?别说当今“非”不了毛,即使“非毛” 能成功,文革幽灵从此就消失了吗?
    
    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 被某些人称之为“文革再现”。 那么“唱红打黑” 就是妖魔?为什么有如此这般的群众基础而声势浩大,难道是薄熙来的个人魅力使之然?重庆的广大群众都是弱智白痴,受薄熙来的操纵而瞎起哄、为文革妖魔招魂吗?极而言之,假定薄熙来“鱼死网破”,步蔡锷之后尘,在重庆高举毛泽东旗帜,发表以“重庆模式”为主要内容的《告全国人民书》,反对修正主义。此举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呢,还是“为劳苦大众揭竿而起” ?是“乱臣贼子” 而孤家寡人呢,还是“解放之星” 而群众拥戴?是文人墨客对其口诛笔伐呢,还是大唱赞歌?是七日之内被武力剿灭呢,还是有军队军人投奔助战?万幸的是,此情此景未曾出现,从而避免一场有思想、有理论、有组织、有武装的特大规模“群体事件”。 薄熙来的危险性在于他的贪腐吗?薄熙来被判重罪,仅仅是因为他腐败吗?
    
    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顺民意,得民心。假定,习近平以“文革” 方式反腐败,后果将会怎样?是人民群众应者寥寥呢,还是万众欢呼、积极参与?恐怕政府干部、学校干部与教授(招生办、研究生导师等等)都难逃厄运!不仅企业家本人、甚至“富二代” 也难逃厄运!为什么?全国人民群众都是没有理智而道德败坏的暴徒搞打砸抢吗?
    
    如果说文革有过激行为,那么,“红卫兵基于反修防修理念而批斗走资派” 与 “群众、民工基于切身利益而批斗腐败官员、不法企业家” 简直就是不可同日而语。前者是口诛笔伐,后者是血泪控诉。后者的过激远远胜于前者不知多少倍。当年红卫兵批斗走资派,戴高帽、挂牌子、“喷气式”、甚至拳打脚踢;如果今日群众民工批斗腐败官员、不法企业家,恐怕是后者上午活的出家门,下午死的进火葬场,而且,人人拍手称快;也恐怕是尸积如山,火葬场不堪重负,只能挖坑集中掩埋了事。当前,在强化维稳条件下,尚且有如此众多激烈的群体事件、个人行为,一旦放手发动群众(更确切地说,无需发动、只要放手),人民群众中积蓄已久的反腐败力量将会像火山般爆发,运动的过激程度可想而知。(腐败官员和不法企业家们自己也心知肚明,因而转移财产、移民海外。好在当前的反腐败运动可控有序,不至于尸积如山。)若干年后,难道就因为“过激” 而否定这场完全正确、人民拥护的反腐败运动吗?为这场“过激” 的反腐败运动道歉?谁来道歉?向谁道歉?为什么要道歉?
    
    实际上,文革的主旨,是为了人民的福祉而 “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反修防修”。正因为如此,亿万群众才积极投身运动。而苏联亡党亡国,中共党政官员的严重腐败及其各种后果,活生生地应证了毛泽东的精辟论述:“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他们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应证了群众的通俗说法:“红色江山一旦变色,人民将吃二便苦,受二茬罪”。也正因为如此,亿万群众才会反思文革。好在红色江山还没有完全变色,好在习近平也决不让红色江山变色,以“刮骨疗医、壮士断腕” 之决心,势将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简言之,文革是一场持久的、全民“积极主动” 参与的群众运动,影响深远,直至今日,远及未来。罗列其若干负面后果而对其妖魔化,从而彻底否定之,谈何容易。未免太便宜、太轻松!


    
    “妖魔化文革”者们已经不自觉的将自身置于自相矛盾之中:一方面,对文革妖魔化,认为这是中共及毛泽东的重大错误;另一方面,对当前的群体事件又竭力支持,认为这是中共官员腐败的结果。逻辑上,当然也赞同反腐败的群众运动。
    
    “重大错误”论与“腐败结果”论都不无道理,但“自相矛盾”在于,两者都是针对社会弊病的群众运动,赞同后者,为何又同时妖魔化前者?(至于“妖魔化文革” 是为了“非毛反共”、“逢共必反”,哪怕逻辑混乱,那就是另一话题、另当别论了。)
    
    历史就是历史。第一,“存在即合理”。不能说文革是历史的怪胎,是本来就不应该发生而发生了的事情。任何历史事件都有其之所以发生的原因,不是“无中生有”。每个历史时期的人们都有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所要完成的任务。即使在后人看来是荒唐而不可思议,但就当时的历史环境而言,却是合理的。第二, 后人之所以反思过去,当然是接受经验教训。但更重要的是,后人中出现了历史上相同或类似的问题,需要借助历史经验与教训处理之,而不是发思古之幽情。这种反思也恰恰证明历史事件的合理性。第三,历史人物及其行为举措,不仅仅是其个人行为,更是历史时代的产物,领袖与群众皆然。领袖是群众的代表,领袖的意志是群众意志的集中表现,唯有如此,才能称其为领袖。因此,没有“某个人或几个人应当对其负责” 的历史事件,哪怕是他(们)在这个历史事件中扮演过重要甚至关键角色。即使“负责”,也只是作为“代表” 而负责,功过皆如此。也正因为如此,否定某人或某几个人从而否定历史事件,只是宰杀“替罪羊”,自欺欺人而已。第四“合理”不等同于“正确”。评判某个历史事件的“正确”或“错误”,是价值判断,也是“因时因地因人” 而异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都是“当时人”对其所作的评判。此一时彼一时,没有“超时空” 价值定论的历史事件或人物。昔日之是,今日之非。不可因后者而否定前者,反之亦然。
    
    笔者本人是文革时的高中学生,后来首批上山下乡,再后来参军、公务员、工农兵大学生、研究生、高校教师、美国高校访问学者、转获学位。一路走来,饱尝人间苦乐。不是当年文革的施暴者,也不是受害者,只是亲历者、参与者。既不对其歌功,也不对其诅咒;自认为有资格在实践与理论两个层面上对文革作某种程度的反思,也自认为不揣冒昧、可以提出“文革道歉之我见”,当然是未必正确的一家之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223161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宪政民主制与中共执政/桑潮流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脱欧协议关键时刻:英国下院明投票表决
  • 耿爽:中国政府从来没要求NBA开除莫雷
  • 被责支持香港示威者 苹果下架软件 总裁赴北京晤高官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出现九段线招致亚洲多国不满
  • 中俄支持马杜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称是笑话
  • 赵紫阳辞世14年后被安葬北京民间公墓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