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埃及宪法公投展示了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1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最近两年,埃及几度成为全球媒体焦点:先是统治了该国30年的独裁者穆巴拉克被人民赶下台;接着全国大选,原来被禁的穆斯林兄弟会不仅被允许参选,其候选人穆尔西甚至当选了总统;然后是穆兄会主导的国会制定新宪法,经公投通过;但穆尔西上台才一年,去年七月就遭到人民大规模抗议,最后由军方介入被推翻。

    
    埃及人民这次所以愤怒,是因为穆尔西上台后强化伊斯兰主义,要把埃及推向政教合一。穆尔西下台后,埃及走什么方向备受瞩目——是军事强人统治,还是内战混乱?
    
    结果是埃及军方推出“政治路线图”:第一步,起草一部不再是倾向伊斯兰主义,而是完全世俗化、走向民主化的新宪法,交付全体人民公投;然后选举新的总统、新的国会。这个政治路线图的核心是人民主权,即一切由全体人民公投、选举决定。
    
    埃及的这部新宪法,由各界50名专家和政党代表等讨论起草,最后交付全体人民公决。这个公投结果被普遍视为不仅是确立埃及的根本大法,也是对去年军方介入支持示威者推翻穆兄会政府的一个检验和评判,如果很多人出来投票支持这部新宪法,就等于是对去年那场结束穆尔西政府的运动打了对号。
    
    出乎很多观察家的预料,这部新宪法得到了埃及人民的强烈赞同,支持率高达98.1%!在近年无论是中东还是成熟的民主国家美国英国等,任何公投都难有这样高的支持比例。
    
    这不仅展示民意支持,也同时说明,埃及人民对穆斯林兄弟会政府要朝向政教合一、推行伊斯兰主义是多么愤怒不满。他们用支持世俗化的新宪法来传递这种情绪。
    
    上次穆尔西政府举行的宪法公投,赞成率是63.8%,远低于这一次(98.1%),投票率是32.9%,也低于这一次的38.6%(合格选民5340万,参加投票2061万)。
    
    上次穆尔西政府主导的宪法公投,没有政党公开杯葛,各派都参加,结果投票率还不到33%;而这次公投,穆兄会等伊斯兰势力公开抵制,呼吁民众不要投票。两天投票期间,有十多人死亡,四百多人因干扰投票而遭逮捕。在这种情况下,投票率和支持率还这么高,更说明新宪法深得人心!
    
    开罗民营报纸《华夫脱报》感叹,这是埃及历史“从未有过的”成功公投。国营媒体《共和国报》则欢呼“几千万人书写历史,埃及人选择自己的未来。”连美国的《今日美国报》也情不自禁地赞美,“这次成功公投是埃及崎岖政治转型之路的里程碑”。
    
    导致这个结果的很大原因在于,新宪法的核心是世俗化:反对把埃及变成宗教国家,反对政教合一,反对在宗教基础上建立政党(不许政党拥有武器)等,同时明确规定,女性跟男性具有同等的权利。在很多伊斯兰国家女人都必须蒙面、更不可参与政治的宗教文化下,埃及新宪法确立女性参政等权利,更具重要意义。同时埃及新宪法还规定国会可以弹劾总统等,等于确立三权分立的宪政原则。
    
    西方左派媒体对埃及宪法草案和军方做法有批评,认为军方扩权。但如果深入了解伊斯兰国家的历史就会很清楚,最可怕的、最阻止这些国家迈向民主的是热衷“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势力,如果没有世俗化军方的强有力制约,他们就可能掌权,把国家推向中世纪的黑暗。在伊斯兰国家的世俗化转型中,给予军方一定特权,是必要的,而且有时是不可或缺的条件。
    
    例如,土耳其是唯一加入北约的穆斯林国家(五十年代就加入),就因为其开国之父凯末尔将军用军力强势推行世俗化,军方一直有相当的权力制约伊斯兰势力复辟,才使土耳其走向世俗民主,而不是伊朗式的毛拉统治。
    
    科索沃战争期间我曾到土耳其采访,从参观凯末尔将军纪念馆,到跟当地民众交谈,得知军方在他们国家有崇高的地位(甚至特权)。即使凯末尔的后代将军们从1961年以来发动过四次政变,推翻要走伊斯兰主义的政府,但伊斯兰政党最后还是上台(至今已掌权十年,上台后以阴谋政变罪名把二百多将军逮捕判刑)。但正由于凯末尔的将军们长期推行建构的世俗传统和体制,即使伊斯兰政党上台,也无法把土耳其拉回伊朗那种宗教状态,因土国的宗教文化土壤,在多年世俗化下,已发生重大变化。
    
    埃及的塞西将军明显是凯末尔的“传人”,也是以强大军事力量来阻止伊斯兰势力,推动国家世俗化。这次宪法公投赢得九成八民众支持,是埃及人民对塞西将军说“yes”的标志。
    
    从CNN等西方媒体画面可看到,那些排队投票的埃及人,很多都拿着塞西一身戎装的画像,他们感激这位将军挽救了埃及,称赞他是“一条汉子”,在埃及历史十字路口,敢于挺身而出,率领军方对抗伊斯兰,使埃及回到世俗化轨道(从五十年代纳赛尔上台至穆巴拉克,埃及一直是世俗化主导)。连美国左倾(不喜欢塞西)的《洛杉矶时报》都不得不承认,投票站的埃及民众“表达了几乎一致同意的对新宪法和塞西将军的支持”,一位男子喊道,“我们不在乎奥巴马要什么,我们要的是塞西!”
    
    如不出意外,今年夏天将举行的埃及总统大选,将会是民众一面倒支持塞西(如他参选的话),这位59岁的将军会高票当选。
    
    在公投前塞西说,“埃及正处于历史上的关键阶段,世界在期待(公投)结果,如果我参选,那必须应民众的要求,而且获得军队的授权。”
    
    据埃及媒体,埃及军方内部已达成一致意见,支持塞西参选总统。而民众的支持率,从这次宪法公投(也是对塞西的公投)能明显看出来。塞西如果当选埃及总统,将对埃及的世俗化、政局稳定(包括亲西方,继续成为美国盟友)以及民主化等,都起到关键性作用。我预感,他很可能成为凯末尔之后,穆斯林世界第二个伟大的将军。
    
    2014年1月20日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286305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宪政的道路在埃及行不通吗?——话说穆尔西为啥下台/沈默
·查建国:埃及再乱给我们的启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2)
·埃及“茉莉花革命”反复的错综背景/淳于雁
·曹长青:谁说埃及民主失败了
·埃及民主转型的失败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晨曦
·埃及民主:娘胎中患不治之症/彭涛
·郑浩:埃及局势混乱反映美国中东政策很悲哀 (图)
·曹长青:埃及清场不是中国六四翻版
·如果埃及变成第二个伊朗 /曹长青
·埃及是在前进而不是在后退/南京龙
·非法合理的埃及巨变/刘青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与环球时报争鸣之63)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陈破空
·闾丘露薇:埃及军事政变具有双重性
·埃及军队国家化应是中国军队的榜样
·埃及军队国家化应是中国军队的榜样/杜阳明
·被推翻的埃及总统错在哪里?/曹长青
·为在“埃及地”受逼近的基督徒呼吁/孟渊沛
·綦彦臣:新的出埃及——继续为赵常青弟兄祷
·埃及愤怒日游行173人死亡 穆兄会恐遭解散
·英学者促美欧联手平息埃及乱局
·埃及天安门广场:女子只身挡军车生死未卜 (图)
·埃及军方疲劳轰炸 逼前总统吐“罪证”
·埃及临时总统曼苏尔撤回对巴拉迪的总理任命
·埃及变局引发中国官民两级化评论
·埃及使馆:感谢中国朋友谴责不道德涂鸦行为
·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将出访约旦、埃及和阿盟总部
·文物专家谈埃及神庙被涂鸦:受损浮雕或可修复
·埃及神庙刻字中学生曾就读的小学网站被黑 (图)
·习近平会见埃及总统 同意深化中埃战略合作关系
·中国政府将向埃及提供9000万人民币无偿援助
·埃及检方称指控有“确凿证据”
·大使馆遭到冲击 以色列驻埃及大使准备返国
·埃及总理表示9月举行议会选举 随后举行总统选举
·哈马斯批评埃及开放拉法口岸“言行不一”
·唱歌挺埃及革命 短片被中国封杀 (图)
·视频:怒吼吧,埃及雄狮 China's Egypt Song
·北京葛志慧因为去埃及使馆献花被传唤晕倒就医/视频
·中国民众强烈谴责外交部的“埃及态度”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