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裕来:给有西的公开信:有律师妄言革命吗?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0日 转载)
    转自@袁裕来律师博客
    
    【给有西的公开信:有律师妄言革命吗?】我和有西无个人利害冲突。他说一些律师想当街头革命家。这是诋毁,我很愤怒。如果人权律师(含个别学者)出事,必是泛政治化的理由。有司也一直在调查。一些律师只就个案在法院坚持法律底线,同行帖街头革命家标签,远超出了观点之争
    
    给陈有西律师的公开信:谈人权律师及其他
    袁裕来:给有西的公开信:有律师妄言革命吗?


    
    有西兄:
    
    看到《人物杂志》新年问地球50人:@陈有西 一文,即你说的年度访谈,感慨很多,昨天发了几条微博。言犹未尽,决定给你写一封公开信,谈谈那篇文章涉及的几个问题。
    
    在此之前,先说明两点。
    
    第一点,尽管你在一年多前就拉黑了我,我觉得写公开信给你依然是合适的。因为我将谈论的是公共话题。
    
    对于你拉黑我一事,我一直感到很好笑。拉黑我,或许可以理解,我说话太直接太尖锐尖刻。但是,你在拉黑我之前,还拉黑了斯伟江,伟江之修养之才气之人品,但凡接触过他的人,恐怕是很少有人不叹服的。于是乎,我觉得你拉黑别人恐怕是心胸问题了。
    
    昨天,有个帖子说你共拉黑了4、5千人。我认为按照你的性情,是完全有可能的。我、你、斯伟江,甚至是称得上多年的老相识老朋友,你都会拉黑,何况别人?
    
    尽管我很难理解你为什么不喜欢听到不同的声音,而希望看到一个失真的世界,让自己变成一个“色盲”,但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和极限。
    
    但是,不管是喜欢不喜欢,谈一些公共话题,应该不算冒失的。何况,你也算是律师界的公众人物。就律师界一些问题接受别人的质疑,便是你的社会责任。
    
    第二点,有位网友说,我昨天发帖批评你,是因为我看到那篇博文有些羡慕嫉妒恨,因为你成了地球50人心理不平衡了。
    
    这种观点,有些幼稚也有些可爱。这些年,我也先后接到过几家二、三流杂志和网站的邀请,说是得了什么奖或成了什么人物。我都谢绝了。我觉得这些评奖并不那么严肃,这些活动除了扩大媒体的影响,对获奖者并无什么正面意义。不过,除了明显欺诈性的,我并不反对别人领奖并引以为傲。毕竟这是每个人的自由。我这样说,希望人物杂志等不会认为不尊重他们。
    
    至于我,根据我的性情和所做的那些事,有现在这样的名气我已经感到很满足了。甚至常常很惭愧,感到自己付出的少,社会给予我的太多。
    
    接下来谈谈你的那篇访谈。我看了以后,总的感觉是很震惊。
    
    第一段你对2013年的总结,“这一年我的成就感很大,并没有感到无力甚至失望。”我很惊讶,如今的司法环境如此恶劣,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文章中出现了两个例子,一是夏俊峰案和李天一案。
    
    夏俊峰案,你是这样叙述的:“辩护夏俊峰案,夏伤害的后果是两死一伤,一审一个多月判死刑,律师是有罪从轻辩;二审一年多维持死刑,律师是无罪正当防卫辩。我接手复核审辩护,补强了一审的无罪的证据,纠正了二审的对抗公权的辩护思路,见到了最高法院法官,并提交《反映》引起了高层的重视,拖了二年半,最高法院换届后,仍然核准死刑。”
    
    你作的是无罪辩护,可是夏俊峰死了,你怎么会没有无力感和失望呢,甚至成就很大?仅仅是因为你“见到了最高法院法官”,“拖了二年半”?
    
    从律师伦理角度来看,你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放在了什么位置?你对生命的敬畏又在哪里?
    
    按照我的看法,你至少应该向张晶母子鞠个躬,在夏俊峰墓前鞠个躬,跟他们说你感到很无力很失望。虽然夏俊峰之死不是你的错,你也尽力了,你至少应该代表法律人向他们表示一下愧疚。这是我们法律人欠他们家的。尽管,我不大了解案情,但是我相信你,因为你做的是无罪辩护。
    
    李天一案,既然你认为李天一是被冤枉的,你呼吁了,你并且认为你的呼吁很强烈,但终究他被判刑了,你似乎也应该感到无力感和失望。难道不是吗?除非你心中只有你自己,别人的人身自由甚至生命都无关紧要。
    
    再来看看第二段,是李天一案。因为人物杂志记者打电话给我说想听听我的意见,而且是一位好朋友推荐的,我不便拒绝。也简单地在这里说几句。
    
    你知道我的专业是行政法,没有代理刑事案件已经十多年了。虽然在专门代理行政案件之前,也代理过不少刑事案件,也看过不少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专著,但跟专业刑辩律师和专家相比,就差得太远了。
    
    那么,我为什么很关注李天一案呢?在微博仅仅原创的帖子就有22条。我的插入点主要是:1、批评李双江和梦鸽作为公众人物缺乏社会责任感;2、对相关律师违背职业伦理的批评。这是我非常关心的两个话题,尤其是律师伦理。我曾经进行比较系统地学习过律师伦理,这方面我相信有西兄你远没有我精通。这些帖子如今还在微博上,我看了下基本没有什么不妥。
    
    对于李天一是否有罪,我依然相信他是有罪的。我的判断依据,首先是,南都娱乐周刊在报道中,非常明确地记载,李天一曾经三次自认犯罪事实,梦鸽也签了名,这应该是非常有力的证据。这一点,我相信记者不至于造谣。其次,这是一起共同犯罪的案件,至少有3个共犯自认犯罪,并指证了李天一,其中一位律师还向认为李天一案系冤案的律师下过战书。
    
    司法最腐败,也不可能搞定那么多当事人和律师,而且是在案件引起了舆论极大关注的情况下,刑讯逼供根本不可能。讯问孩子们,监护人都在场。当然,如今法院已终审判决。但是,对李天一案,我了解的就这么多说的也这么多。
    
    至于有西兄你在李天一案中充当了什么角,我至今不大明了,别人恐怕也不大明了。但你说自己立场超然、独立、客观,恐怕跟事实不符。
    
    《博客天下》曾经报道,你受梦鸽委托组织过李天一案的专家论证会,在微博上你也过这样的表示,只是你说没有收过钱。到底有没有收钱,我们也不得而知。按照你的性情,我不大相信没有收钱。甚至李庄案,听说你也收了30万元,那是同行受难。斯伟江则是免费代理的。这一信息是确切的吧?当然,根据李双江和梦鸽的地位,你也可能是受人之托,或者约定的是事成后收费,结果事未还成就没收费。其实,律师收费天经地义,但你说中立恐怕有违职业伦理。
    
    你的访谈,最让我愤怒的是第三段。我看到后,曾经给我们共同的两位朋友发了私信,表示了我的愤怒。
    
    你说“中国大陆的一些律师,对社会转型太慢、政治体制改革和司法体制改革迟迟不启动,抱有深深的失望,产生了急躁情绪。今日一些中国律师,有3个榜样,美国律师的政治家功能,民国时期施洋大律师的煽动家功能,台湾美丽岛律师的革命家功能,认为中国律师要有担当,就要当民众觉醒的领头羊,要当街头革命家,要当新公民运动的发起者和坚定的支持者。”
    
    我的第一反应,这是恶毒的栽脏和诋毁,我现在也依然这么认为。估计你也看到了,这么认为的律师不止我一个。有些同行平日里是非常理性的人。
    
    中国大陆有谁在学习美国律师的政治家功能,民国时期施洋大律师的煽动家功能,台湾美丽岛律师的革命家功能?又有谁准备当街头革命家呢?
    
    事实情况是,中国大陆只有一些律师,即所谓人权律师或者死磕派律师,在法庭或者法院坚守法律底线,当然也是坚守法律人的底线。
    
    我是专门代理行政案件的,这些死磕派律师代理的是刑事案件,因此我很少和他们在一起办案。但也接触过其中的一些人,他们很谦和很理性很低调,但是他们很坚持,我认为他们才是律师界的灵魂,展现了律师的精神。
    
    我和你一样,都是很现实的律师,收费干活,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钱。当然,你比我多赚了一些。在他们面前,我们应该感到惭愧。捞取了名和利,过着相当滋润的生活,还要在他们身上踹上一脚,实在是太不应该。
    
    他们中没有人在以革命家、政治家面目出现,更没有打算搞街头革命,他们只是在法庭和法院坚持自己的诉求坚持法律的底线。
    
    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因为有人企图把他们的行为意识形态化、泛政治化。因为不把他们的行为意识形态化、泛政治化,就没有打击他们的理由。
    
    如果这些律师受到打压,可以肯定会从所谓的政治途径着手。这是我国的传统。而你把这些律师帖上政治化标签,就会给那些想打不压律师的人提供了依据。来自律师内部的评价,天然就给人以较强的杀伤力。说得直率一些,你的这种评价,比把律师归入新的黑五类,危害性更大。
    
    有些学者非常宽容,呼吁律师界的团结,劝我不要再用过分激烈的语言批评你,但恰恰是这些有正义感学者也可能因为你的政治标签承受压力,甚至遭到打压。
    
    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我相信律师会产生政治诉求,律师中也会出现政治家。但是,这是以后的事儿。到那时,国家也会允许以至鼓励。
    
    坦率地说,我很难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做?似乎不是无心之失。难道把律师界说得很严重,能彰显自己的份量,因此能够获取些什么资本。我不知道你还在幻想什么?我快50岁你快60岁,人生基调已定,诚诚恳恳地做人诚诚恳恳做事,才是正道。历史上不会有我们的名字,即使在刑事诉讼法的教课某个章节会提到你的名字,那也是一笔带过,而且只有小圈内的人知道。我的第一本办案手记的出版,曾经被认为是中国行政法30年的大事之一,就是这种性质。
    
    没有丰功伟绩,如何在历史上留名?有西兄,你不会认为已经创建了丰功伟绩,或者以为这辈子还能能创造什么丰功伟绩吧?  
    
    最后,说说你的“律师的战场在法庭”。这话,听起来很理性很打动人,似乎在什么场合都能得分。这也是我们所有律师的梦想。
    
    但是,在我们内行人看来,如今恶劣的司法环境下,这种话基本上就是忽悠人的。譬如,一些案件,法院甚至不受理,也即进不了法庭,律师怎么在法庭上作战?一些案件,法院就是说枉法裁决,法庭变成了戏台,律师如何作战?
    
    记得有西兄你网上曾经公开接过几起行政案件,譬如五粮液的案件,譬如南京有起拆迁,好像福建也有一起,不知道怎么样了?恐怕凶多吉少吧?这样的案件不死磕,能行吗?
    
    如今的司法环境是如此恶劣,正直的律师恐怕都会问心有愧。当然,资深骗子除外。
    
    所谓的公开信,实际上不是写给你,而是写给大家看。我的直率如果伤害了你,请多包涵。我说的都是实话,至少我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2306117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哪位想起诉国务院 一定要找袁裕来/张培鸿
·陈宝成案进度:袁裕来、徐利平两律师被控制在法院内 (图)
·袁裕来律师: 陈宝成案:我在法院被袭警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 别了,独评
  • 别了,独评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8)
  •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毕汝谐(作家纽约)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 滕彪形形色色的黑监狱
  • 李芳敏144000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 台湾小小妮113
  • 吴倩你们亲爱的耶稣:最后,犹太人将得到显示,看见“我父的盟约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王者博客滥用“辩诉交易”空子背后的“神逻辑”
  • 晨雷病入膏肓郭瘟鬼无药可医不自知
  • 伊阁谈谈蚂蚁帮的“精忠报郭”
  • 钱家后院期望无限美好奈何世道无常
  • 阿钟观“蚁窝月考”有感
  • 甲子如心向深渊,必被深渊所噬
  • 宗教信仰请远离演技派嫌犯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8)
  • 曾节明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 徐永海被批捕的维权人杨秋雨需要大家的关心
  • 给政治立宪第七章印度经济特区的发展历史及其启示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芯片制造商不愿被纳入中美贸易采购协议
  • 荷兰枪击:警方找到一封信更向恐袭线索靠近
  • 中国结婚率创新低 越发达地区越低
  • 巴黎:世界生活最昂贵的三大城市之一
  • 日本防卫相表明将运用远程空对舰导弹
  • 德国拟以中间道路应对华为设备的安全风险
  • 加拿大棘手的芬太尼危机
  • 特朗普与巴西“热带特朗普”博索纳罗在白宫会晤
  • 法国半导体创新材料公司Soitec卯足劲拓展中国5G市场
  • 德国今起5G频道竞标 华为设备未被排除
  • 习近平与方济各的关系空前密切
  • 社会风潮不断 法国香槟销售猛降
  • 黄背心暴力重创法国经济
  • 习近平到访欧洲 欧盟峰会呼吁贸易公平对待
  • 港媒调侃今年两会上演“死虎当活虎打”戏码
  • 马化腾香港豪宅升值快年租值逾千万李泽楷马云亦不示弱
  • 中国接受人权报告但拒62条建议 民主派斥“狡猾离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