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从雕塑历史看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存在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7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源于魏晋时期的佛像雕塑艺术在隋唐时期得到了空前发展,这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一大成就。其风格的多样化与技巧的纯熟而言,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平。
    
    此时的佛雕作品既博大凝重之态,又不失典雅鲜活之美。位于河南洛阳的龙门石窟在经历魏晋唐多个朝代的开凿后,随历经千年岁月的风霜,仍不失其神秘华丽之彩。龙门奉先寺群雕更显示出大唐帝国的强盛。此时的佛像雕塑艺术已逐步摆脱外来佛像样式的影响,走向了雕塑作品民族化的成熟期。
    
    继中晚唐之后的宋代雕塑进一步生活化、世俗化,创作手法上趋于写实风格,材料使用上则更加广泛。宋代的彩塑较为发达,在佛雕造像上较唐代有了较大变化,此时的佛雕造像以观音菩萨居多。宋代帝陵的表饰仿效唐代,但其表现手法以写实为主,石雕作品更具端庄温顺之态。宋代雕塑的过分世俗化,严重削弱了雕塑艺术应有的纪念性、恒久性,其作品在空间布局、形体数量上的追求也不及前代。
    
    明清雕塑有明显追随唐宋风格的痕迹,在名目繁多的寺庙里,供奉着各式各样的神像,从题材到表现手法日趋世俗化、民间化,形成了工巧繁缛、萎靡纤细、色彩亮丽的艺术风格。明清石雕佛像几乎绝迹、寺庙造像逐渐发达,且趋于程式化。明清帝陵的陵墓表饰较前代规模更大,像设更多,布置讲究、技术娴熟,但其既缺乏唐代的超然、也缺乏汉代的雄浑,此时的作品更能满足人们的赏心悦目之功能,失去了前代的创造活力。
    
    
    (二)
    
    梁思成《中国雕塑史》基本上就是一部“佛像史”,细细体会,不难把握“第二期中国文明的脉动”:
    
    佛像虽于明帝时传入中国,然而未即传播,东汉之世,可称其最初潜伏期。至桓帝笃信浮图,延熹八年,于宫中铸老子及佛像,设华盖之座,奏郊天之乐,亲祀于濯龙宫。此中国佛像之始也。按佛教原非礼拜偶像之教。佛灭度后甚久,尚无礼拜佛像之风。虽有塔庙讲堂等建筑,然塔则以纳舍利子,庙则以安塔。
    
    建筑中有画雕佛传及本行图,然其观念非如后之佛像也。明帝梦金人而遣蔡愔等至天竺求经,愔等得佛经及佛画像,并竺法兰及迦叶摩腾二比丘还洛阳。然此非塑像也。明帝以后,至公元后一世纪(汉和帝时)健陀罗古建筑中始见佛像雕刻,是为造像之始,盖深受希腊影响者也。此后三四百年间,健陀罗佛像传世者甚多。而中国受健陀罗美术影响尤重也。
    
    三国之际为雕塑极不发达之时代。遗物中之可评定为此时代者极少。唯镜之有年号者尚有数件,然此镜实仍汉制,由艺术上言,直可称为汉镜;其雕饰仍谨沿汉代多用之各种花纹,所异者唯技较巧而摹写较实耳。
    
    宫苑雕刻之可述者,有魏明帝洛阳总章观之铜凤。观高十余丈,建翔凤其上。曹操墓之铜驼石犬亦为当时重要雕刻。
    
    两晋有太极殿,殿前有楼,屋柱皆隐起龙凤百兽之形,雕斫众宝,以饰楹柱。
    
    晋代实为中国佛教造像之始。最初泰始元年,月支沙门昙摩罗刹(竺法护)至洛阳,造像供奉。为佛像自西域传来之始,继之有荀勖造佛菩萨金像十二躯于洛阳。其后佛寺渐多,造像亦盛,然遗物则惜无存者。
    
    当是时(建元二年,公元366年)沙门乐僔于敦煌凿石为窟。乐僔至山,见金光千佛之状,遂就崖造窟一龛,法良继之,营窟于僔之旁,伽蓝之起,实滥觞于二师,其后刺史建平公东阳王等次第造作,至唐圣历间(698——700年)已有窟千余龛。故亦名千佛崖。《西域水道记》谓乾隆四十八年,沙中得断碑,曰:“秦建元二年沙门乐僔立”,后又没于沙中云。然而莫高窟者,实中国窟龛造像之嚆矢,云冈,龙门,天龙山及其他刻崖,皆起西陲而渐传内地,此晋代在雕刻史上最大之贡献也。
    
    晋代有人焉,为中国雕塑史中一极重要人物,戴逵是也。逵字安道,风清概远,留遁旧吴,宅性居理,心游释教。且机思通瞻,巧拟造化。作无量寿木像,研思致妙,制定精锐,常潜听众论,闻所褒贬,辄加详改,委心积虑,三年乃成,振代迄今,实未曾有。此木像与师子国玉像及顾恺之维摩图世称瓦棺寺三绝。安道实为南朝佛像样式之创制者。而此种中国式佛像,在技术上形式上皆非出自印度蓝本,实中国之创作也。
    
    自南北朝而佛教始盛,中国文化,自有史以来,曾未如此时变动之甚者也。自一般人民之思想起,以至一物一事,莫不受佛教之影响。而艺术者——时代——族之象征,其变动之甚,尤非以前梦想所及者。在雕塑上,至第五世纪,已渐受佛教之浸融,然其来也渐。在此新旧思想交替之时,在政治历史上已入刘宋萧梁,而佛教尚未握人生大权之际,有少数雕刻遗物为学者所宜注意者。其大多数皆为陵墓上之石兽。多发现于南京附近。南京为南朝帝都,古称建业,宋、齐、梁、陈皆都于此。附近陵墓即其帝王陵墓也。陵墓在今南京附近,江宁,句容,丹阳等县境内,共约十余,其坟堆皆已平没,然其中柱,碑,翁仲等等尚多存在者。瑞典学者喜龙仁(Siren)所著《中国雕刻》言之甚详。
    
    考古艺术之以石狮为门卫者,古巴比伦及阿西利亚(亚述)皆有之。然此西亚古物与中国翼狮之关系究如何。地之相去也万里,岁之相去也千余岁。然而中国六朝石兽之为波斯石狮之子孙,殆无疑义。所未晓者,则其传流之路径及程序耳。至此以后,狮子之在中国,遂自渐成一派,与其他各国不同,其形制日新月异。盖在古代中国,狮子之难得见无异麟凤,虽偶有进贡自西南夷,然不能为中土人人所见,故不得不随理想而制作,及至明清而狮子乃变成狰狞之大巴狗,其变化之程序,步步可考,然非本篇所能论及也。
    
    在元魏治下,佛老皆为帝王所提倡,故在此时期间,造像之风甚盛。然其发展,非尽坦途。魏太武帝(424——452年)初信佛教,常与高德沙门谈论佛法。四月八日,诸寺辇像游行广衢,帝亲御门楼,瞻观散花,以致敬礼。此实为魏行像之滥觞。然帝好老庄,晨夕讽味。富于春秋,锐志武功。虽归宗佛法,敬重沙门,然未观经教,未深求缘报之旨。至献文帝(466——471年)竟有舍身佛道,摒弃尊位之行为。其对于寺观之兴筑及佛像之塑造盖极提倡也。
    
    中国雕塑史即于此期间放其第一次光彩。即大同云冈石窟之建造是也。石窟寺之营造,源于印度(印度大概又受埃及波斯遗物影响),而在西域,如龟兹敦煌,已于云冈开凿以前约一百年开始。故昙曜当时并非创作,实有蓝本。
    
    云冈雕刻,其源本来自西域,乃无疑义。然传入中国之后,遇中国周秦两汉以来汉民族之传统样式,乃从与消化合冶于一炉。其后更经法显与其他高僧之留学印度,商务上与印度之交通,故受印度影响益深而进步益甚。云冈初凿虽在北魏,然其规模之大,技巧之精,非一朝一夕所养成也。
    
    云冈雕饰中如环绕之莨苕叶(Acanthus),飞天手中所挽花圈,皆希腊所自来,所稍异者,唯希腊花圈为花与叶编成,而我则用宝珠贵石穿成耳。顶棚上大莲花及其四周飞绕之飞天,亦为北印中印本有。又如半八角拱龛以不等边四角形为周饰,为健陀罗所常见,而浮雕塔顶之相轮,则纯粹印式之窣堵坡也。
    
    尤有趣者,如古式爱奥尼克式柱首,及莲花瓣,则皆印译之希腊原本也。此外西方雕饰不胜枚举,不赘。不唯雕饰为然也,即雕饰间无数之神像亦多可考其西方本源者,其尤显者为佛籁洞栱门两旁金刚手执之三义武器,及其上在东之三面八臂之涅婆天像,手执葡萄、弓、日等骑于牛上。其西之毘纽天像,五面六臂,骑金翅鸟,手执鸡,弓,日月等,鸟口含珠。即此二者已可作云冈石窟西源之证矣。
    
    佛像中之有西方色彩可溯源求得者亦有数躯,则最大佛像数躯是也。此数像盖即昙曜所请凿五窟之遗存者。在此数窟中,匠人似若极力模仿佛教美术中之标准模型者,同时对一己之个性尽力压抑。故此数像其美术上之价值乃远在其历史价值之下。其面貌平板无味,绝无筋肉之表现。鼻仅为尖脊形,目细长无光,口角微向上以表示笑容,耳长及肩。此虽号称严依健陀罗式,然只表现其部分,而失其庄严气象。乃至其衣褶之安置亦同此病也。
    
    其袈裟乃以软料作,紧随身体形状,其褶纹皆平行作曲线形。然粘身极紧似毛织绒衣状,吾恐云冈石匠,本未曾见健陀罗原物,加之以一般美术鉴别力之低浅,故无甚精彩也。此种以外,云冈石像尚别有作风与大佛大不同者。年代较后,或匠人来自异地,俱足以致之。此种另一作风,佛身较瘦,袍带长重,其衣褶宽平,被于身上或臂上如带,然后自身旁以平行曲线下垂,下部则作尖错形。其中有极似鸟翅伸张者,盖佛自天飞降之下意识之表象欤。其与印度细密褶纹,两相悬殊。如二极端。其内蕴藏无限力量,唯曾临魏碑者能领略之。
    
    由此观之,云冈佛像实可分为二派,即印度(或南)派与中国(或北派)是也。所谓南派者,与南朝遗像袈裟极相似,而北派则富于力量,雕饰甚美。此北派衣褶,实为中国雕塑史中最重要发明之一,其影响于后世者极重。中国雕塑师之特别天才,实赖此衣褶以表现之。
    
    中国佛教雕塑中最古者,其特征即为极简单有力之衣褶纹。其外廓如紧张弓弦,其角尖如翅羽,在此左右二翼式衣裙之间,乃更有二层或三层之衣褶,较平柔而作直垂式。然此种衣纹,实非有固定版式者,亦因地就材而异,粗软之石自不能如坚细石材之可细刻,或因其像大小而异其衣褶之复简。总而言之,沿北魏全代,其佛像无不具此特征者。然沿进化之步骤,此刚强之刀法亦随时日以失其锋芒,故其作品之先后,往往可以其锋芒之刚柔而定之。
    
    此外山东历城,河南巩县,亦皆于此时开凿,其作风沿革亦略同焉。自永熙三年,孝静帝改元天平,迁都于邺,以至武定八年,禅位于高齐,此十六年间谓之东魏。仍继北魏之风,造像亦甚盛行。京都既迁,洛阳龙门造像之迹非复如北魏之盛,然古阳洞中东魏造像之可考者尚有数龛。除云冈龙门外,山东历城河南巩县皆有石窟遗刻,古自北魏,下至唐宋,诚佛图美术中最重之遗物也。
    
    佛像之供养,初以弥勒为最多,后为释迦,观音之供养亦盛。胁侍菩萨本多二尊,自宾阳洞以后,加以声闻,遂成五尊。至于师子飞天,由来亦古。
    
    玉石造像,北魏虽有之,然至东魏尤盛,至高齐益盛行。
    
    
    (三)
    
    梁思成《中国雕塑史》有云:
    
    元魏道教颇盛行。太武帝登位之次年,召天下方士,嵩山寇谦之,即当时道教中要人。终元魏之世,道教颇有影响,遗物亦不少。其命题虽异而作风则完全与佛像同也。其最古作品为鄜州石泓寺旧藏天尊像,字迹漫灭,仅辨“永平”年号,无甚特异也。
    
    北齐、北周之雕刻,由历史眼光观之,实可为隋代先驱。就其作风而论,北齐北周为元魏(幼稚期)与隋唐(成熟期)间之折冲。其手法由程式化的线形的渐入于立体的物体表形法;其佛身躯渐圆,然在衣褶上则仍保持前期遗风,其轮廓仍整一,衣纹仍极有律韵。其古风的微笑仍不罕见,然不似前期之严峻神秘;面貌较圆,而其神气则较前近人多矣。此时期可称为过渡时期,实治史者权宜感兴趣之时期也。
    
    北齐时代虽同,然地方之区别则极显著。北周遗物,今见于陕西一带者,率皆肥壮,不似北齐河北所遗玉石像之精巧。今山西天龙山所存此期遗物最多,然前数年山西国民党党部以打倒偶像号召,任意摧残,其受损害如何,不敢设想。此外山东神通寺,龙门莲花洞,巩县石窟寺等处亦有摩崖造像。在北齐三十年间,今河北、河南、山西、山东诸省造像数极多,研究亦不大难。
    
    石窟而外,北齐造像极多,大村西崖所列举即有二百余区,其散佚于豫冀者当不可胜计。其在山西者,武平七年郭延受造像最可为其代表作品。其石质为红色沙石,略似天龙山。菩萨(观音)像倚背光成高浮雕,背光已毁,臂已折,腿肥大似肿,圆似管,足亦肥板无生动气。像立覆莲上,莲花前有龟,作负驮状,其上有碑,刻字,旁有二狮。衣褶仅浅似线,宝珠带突起不高,衣之下端作卷浪文。全身自顶至踵,各部皆以管形为基本单位。其与北魏飘松直垂之衣纹,可谓绝对不同矣。
    
    北齐雕刻因地而异前已述及。今河北定县一带,产白玉石极佳。其造像虽与上述诸点不尽符合,然亦相去不远。其全身各部亦以管形为主,衣裳极紧,衣褶仅似线纹。
    
    此新影响者,殆来自西域,或用印度取回样本,或用西域工匠,其主要像(本尊)则用新式,而胁侍菩萨则依中原原样,此所以使本尊与菩萨异其形制也。天龙山当时僧侣,与印度直接交通必繁密,故其造像所含印度气味之多,亦为他处造像所罕见。今印度秣菟罗(Mathura)美术馆中与北齐同时造像颇多,两相比较,即可溯其源矣。
    
    河北境内遗像作风与山西大异。泰半甚小,似为各家中供养者。其结构至繁杂,颇似金像手法。唯最初者尚略带北魏遗意。佛像多有菩萨胁侍,其背则共有一背景,为叶形背光,其上则有飞天舞翔。俱为浮雕。其衣褶尚有在下端向外伸作翼形之倾向,其浮凸亦殊甚。坛座甚高,周刻天王狮子等等拱卫。其最普通之布置则在佛之两旁植树二株,枝叶交接于其上,树干遂成二柱状,而枝叶则成背光,飞天翔回于其间,共拱宝塔。枝叶之间多雕通处,使全像愈显其剔透玲珑,为其他佛教雕刻所罕见。
    
    北周造像较北齐遗物少,建德三年(公元 574 年)武帝灭法,道佛并禁,经像悉毁,沙门道士悉皆还俗,铜像则化为钱,周境之内,数百年来官私所造佛塔寺像,悉皆扫地。建德六年灭齐,齐境佛像亦同此厄。魏齐造像,设非皆经此度有意之摧残,其杰作之传于今日者当不只倍蓰,由美术史上观之,武帝罪亦大矣。幸宗教信仰,最为坚实,以帝皇之力,故意搜寻,然尚有幸免者。宣帝即位,佛道复兴,以坊州大像之出现,改元大象,造像之风复盛。北周遗物,以陕西为多。其作较齐像尤古。因所用石质不同,故其刀法亦异。唯较之齐像,则所受印度影响极其轻微,故保存元魏遗意亦多。
    
    北周大定元年,隋王杨坚受禅,国号隋。开皇九年灭陈,虏陈后主,南北遂复统一。文帝都大兴(长安),炀帝迁都洛阳。文帝之世,开皇仁寿间,造像极盛。周武灭法以后,至开皇元年,佛禁始开,大修周代废寺,建立经像,盛极一时。开皇四年又诏移安周时遣除残像。二十年,更颁布形像保护法,凡有敢毁坏偷盗佛及天尊乃至岳镇海渎之神者,以不道论。以沙门而坏佛像,道士而坏天尊者,以大逆不道论。终文帝之世,修治故像大小十万六千五百八十躯,造新像百五十万八千九百四十余躯(《法苑珠林》卷一百),周武惨灭佛法,至是始复旧观。
    
    按其风格,隋代雕刻实为周齐雕刻之嫡裔。其大部分仍可称为“过渡式”的,然其中已有少数精品,可以列于中国最发达之宗教雕刻者矣。杨隋帝业虽只二代,匆匆数十年,然实为中国宗教雕刻之黄金时代。其时环境最宜于佛教造像之发展,而其技艺上亦已臻完善,可以随心所欲以达其意。然隋代雕刻大体皆甚严正平板,对于自然仍少感兴味。然较之元魏,则其对于人体部分之塑造,确有进步矣。
    
    李唐之世,在中国史中,为黄金时代。文治武功俱臻极盛。世代长久,仅亚于汉(共290年)。国运隆盛,为前所未有。盛唐之世(公元七世纪)与西域关系尤密,凡亚洲西部,印度,波斯乃至拜占庭帝国,皆与往还。通商大道,海陆并进;学子西游,络绎不绝。中西交通,大为发达。其间或为武功之伸张,或为信使之往还,或为学子之玄愿,或为商人之谋利,其影响于中国文化者至重。即以雕塑而论,其变迁已极显著矣。然细溯其究竟,则美术之动机,仍在宗教(佛教)与丧葬(墓表)支配之下。然而唐代艺术史,高祖之世,实罕足道。考之古籍,虽有造像之记载;然武德中遗物,尚未闻见。太宗嗣位,与民以信仰自由,不唯佛道,即景教亦于此时传入。太宗于治国之暇,时与学者论学。玄奘西游,帝实使之。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玄奘自印度归来,先居弘福寺,帝复为立大慈恩寺,从事译述。太宗且为作三藏圣教序。当此之时,长安实世界文化都会之最重要者。四夷来归,贡使不绝于长安殿前,竟有十余国使之多。
    
    (梁思成没有意识到,唐朝的宗庙虽然享祚甚久,其实并非大一统帝国,初唐的统一不过是像西周那样的“天下共主”罢了,而安史之乱之后才是唐的本相:藩镇割据其实就是春秋的诸侯。)
    
    
    (四)
    
    武后之世,在政治方面,为害之烈,人所共知。然在美术方面,则提倡不遗余力,于佛像雕刻,尤极热心。出内帑以建寺塔,且造像供养焉。就初唐遗物观之,唐代造像多在武周,其中精品甚多。龙门天龙山诸石室及长安寺院中造像,俱足证明此时期间美术之发达及其作品之善美。佛像之表现仍以雕像为主,然其造像之笔意及取材,殆不似前期之高洁。日常生活情形,殆已渐渐侵入宗教观念之中,于是美术,其先完全受宗教之驱使者,亦与俗世发生较密之接触。故道宣于其《感通录》论造像梵相,谓自唐以来佛像笔工皆端严柔弱,似妓女儿,而宫娃乃以菩萨自夸也。
    
    自唐中叶以后,佛教势力日衰,窟崖之事,间尚有之,然不复如前之踊跃虔诚矣。
    
    自唐末兵燹之后,继以五代,中国不宁者百年,文物日下。赵宋一统,元气稍复,艺术亦渐有生气。此时代造像,就形制言,或仿隋唐,或自寻新路,其年代颇难鉴别,学者研究尚未有绝对区分之特征。要之大体似唐像,面容多呆板无灵性之表现,衣褶则流畅,乃至飞舞。身杆亦死板,少解剖之观察。就材料言,除少数之窟崖外,其他单像多用泥塑木雕,金像则铜像以外尚有铁像铸造,而唐代盛行之塑壁至此犹盛。普通石像亦有,然不如李唐之多矣。
    
    然就偶像学论,则宋代最受信仰者观音,其姿态益活动秀丽;竟由象征之偶像,变为和蔼可亲之人类。且性别亦变为女,女性美遂成观音特征之一矣。
    
    自唐以后,铸铁像之风渐盛。铁像率多大于铜像,其铸法亦较粗陋;其宗教思想之表现亦较少,与自然及日常生活较近。此点可与木像相符。不幸此种铁像多经熔毁,唯头遗下者颇多。然在山西晋祠及河南登封尚存数尊。皆为雄赳武夫。
    
    总之宋代雕塑之风尚盛,然不如唐代之春潮澎湃,且失去宗教信仰,亦社会情形使然也。
    
    元入中国,中国美术界颇受影响。蒙古民族对于中国美术上并无若何新贡献,而行军所至蹂躏破坏尤多。其取于美术者,为其足以光大发扬帝国及可汗之武功。其于宗教,墓上之建筑创作甚少,故雕塑发展之机会亦受限制。当时元代诸帝,皆慕中国文化,然而社会对于佛教之信仰日微,佛寺财富日绌,寺院已入破坏时代矣。考之记载,明永乐间之重修寺院,甚形发达,益可证明元代寺院之颓废。故黄河以北诸寺,大多立于隋唐,重修于永乐,再修于乾隆。鉴于元代创立并修葺寺院之少,可推定其佛教雕塑之不多。然新像之创造,概多用泥,木,漆一类较不耐久之材料,而金石之用为像者,殆已极少。
    
    元史中塑家之最著者有阿尼哥及刘元。阿尼哥为尼波罗国人(Nepal),专善画塑及铸金为像。两京寺观之像,多出其手。刘元尝从阿尼哥学西天梵相,称绝艺。两都名刹,塑土范金,搏捖为佛像,出元手者,神思妙合,天下称之。相传北平朝阳门外东岳庙有元塑像,至今尚存。中国艺术至元代而大受喇嘛式影响者,盖阿尼哥之故也。居庸关门洞壁上四天王像可称元代雕塑之代表。
    
    天王皆在极剧烈之动作中。其雕出不高,光影之反衬不甚强,然其路线则为绝对的动的。四天王之外,尚有各种雕饰,如人物,天王,飞天,龙,狮,花草,念珠等物,虽各皆雕刻精美,然大都散杂,于建筑之机能,无所表现也。此外山东龙洞寺延祐五年(公元1318年)造窟像,佛体颇欠庄严,而似俗骨人相,盖精神已去,物质及肉体之表现乃出也,此种写实作风,明代并无继续。永乐,乾隆,为明、清最有功于艺术之帝王,然于雕塑一道,或仿古而不得其道,或写实而不了解自然,四百年间,殆无足述也。
    
    (梁思成没有意识到,宋朝的宗庙虽然享祚甚久,其实并非大一统帝国,即使宋初,也无统一,后来更是东周那样战国纷争:辽金西夏吐蕃朝鲜越南日本南诏蒙古其实就是战国七雄的大小翻版。不过梁思成的聪明,还是让他看出了宋代失去了唐代的宗教信仰——至于这就像战国失去了西周的宗教信仰,则非梁思成所能明白的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228601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从建筑历史看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存在
·艾未未:好的建筑设计来自对生命的敬畏 (图)
·澳洲散记:国有与私人、保护建筑/平中要
·“哈尔滨楼房挖塌事件”不仅仅是一起建筑事故
·校园建筑如何为捐赠方冠名?
·杨支柱:没收违章建筑作保障房于法无据
·中共铁石建筑难逃地震劫难/张永清
·中国超百米建筑1500余栋 “烤”问高楼防火(图)
·短命建筑鉴照可怕治政思维/乔子鲲
·建筑业人士自曝住房质量内幕 监理形同虚设
·济南大规模城市改造:告别六层以下建筑
·折腾不除 何来长寿建筑
·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建筑师田溯宁
·济南调查:高层建筑10层上下浮尘最多?(图)
·城市文化建筑的意识要从小抓起
·陈一文:央视新楼全面违背抗震建筑所有基本原则!
·中共粗制滥造建筑“驴粪蛋”/孙燕
·我们的建筑既经不住地震台风浸泡/许锡良
·中国建筑的寿命期进入三天时代?
·世界级性感建筑北京亮灯 居民抱怨亮瞎眼 (图)
·四川省成都市,环球中心300建筑工人讨薪 (图)
·哈尔滨再现雾霾天 建筑物若隐若现 (图)
·济南百年老建筑先拆再重建,被挖成孤岛 (图)
·中国建筑界乱象:怪异建筑创意常出自各级领导 (图)
·央视新楼“大裤衩”获全球最佳高层建筑奖 (图)
·厦门“土豪金”建筑黄色玻璃金光闪闪 (图)
·武汉文物保护建筑:景明大楼 (图)
·奢华政府楼盘点:花40亿建世界第二大单体建筑
·济南一民国老城墙杂草丛生 专家:此建筑绝无仅有 (图)
·纽约时报:中国大城市正被建筑垃圾包围 (图)
·杭州天都城山寨巴黎建筑群,被称"鬼城" (图)
·南京一栋建筑发生爆炸 大火波及三层楼 (图)
·人民日报大楼火了,盘点中国土豪金建筑 (图)
·广州又现奇葩建筑 50亿打造积木大楼 (图)
·江苏扬中解释河豚建筑:吁保护生态 建设成本高
·河北山西遭受洪涝灾害 2人因建筑物倒塌死亡
·海口55名公职人员因涉及违法建筑被查办
·宁夏原州区发生山体崩塌 2人因建筑物倒塌死亡
·我家的明代雕花古建筑被当地政府故意违法偷拆
·上海新长宁建筑装饰公司总经理的贪腐/严燕文 (图)
·新疆呼图壁县最牛违法建筑,毁林圈地,11万伏高压线下建房/马兴龙 (图)
·强烈要求解决弱势群体集体资产/贵州建筑公司合同工 (图)
·宜昌中峡建筑公司与湖北金峡实业公司合同纠纷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警察抢劫建筑材料被制止 怒而拔枪重伤保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