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1日 来稿)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据《第一财经日报》1月2日报道,自被任命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后,马俊飞最头痛的事便是藏钱。相比赚钱的本事,马俊飞实在不会藏钱。从呼和浩特到北京,马俊飞又是购房又是租房,在挥之不去的恐惧中,金条、美元、欧元、价值不菲的收藏品,逐渐堆满了两所房子,直至2011年6月案发。2013年12月底,马俊飞因为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河北省衡水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习近平登上中共总书记宝座之后,曾誓言“苍蝇、老虎一起打”。在庞大的中国官员体系当中,究竟什么级别的官员算“苍蝇”,什么级别的官员算“老虎”,至今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不管标准如何,马俊飞显然算不上“老虎”,有人甚至说他连“苍蝇”都算不上,只能算“跳蚤”。但从马俊飞的贪污数额来看,他绝对不是“跳蚤”,而是一只大“苍蝇”。回眸古代,“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21世纪的中国,跟古代相比,官场的腐败程度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四柱预测学当中,财能生官,但现实社会当中,财官却可以互生,有钱人可以拿钱去为自己冠上红顶,而官员则可以通过权力寻租来获取巨额的非法财富。在中国很多地方,卖官鬻爵蔚然成风,一些党政副职都明码标价,只要你舍得花钱,就可以步入仕途或官运亨通。而官员办事也是有价码的,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免开尊口。古代还有任人唯贤的科举取士制度,如今地方官场基本上是近亲繁殖,子承父业是常态,即使官二代不再当官,往往也是在商场上如鱼得水,因为有父辈的权力关照,弄个项目日进斗金轻而易举。
    
    毫无疑问,在当今中国,最富有者不是官员和官员家族,就是跟官员有勾结的商人。福布斯、胡润等富豪榜年年放榜,可是能进入榜单的中国富豪显然与他们在现实中的实际排名不一致,因为还有太多深藏不露的富豪没有参与“角逐”,这些富豪的身上权力色彩更浓,他们绝不会高调炫富。
    
    中国的传统文化讲求:“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然而传统道德早已在中国泯灭,如今大多数中国人均唯利是图,“笑贫不笑娼”成为了他们的人生格言。古人所说的“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现在被改成了“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记得几年前,有人曝出一位小学生的语文试卷,填空题中,这位小学生将“贫则独善其身”的上句写成了“达则妻妾成群”,此事一时间传为笑谈,社会风气之龌龊由此可见一斑。
    
    在当今中国,贪官污吏可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是人人喊打的背后却不是痛恨贪墨,大多数人倒是因为自己没能把持权力中饱私囊。中国官场少有立污泥而不染者,而在地方,清官几乎是零,否则就得提前告老还乡,因为清官让上级和同僚都不放心。
    
    上世纪80年代,贪官尚是少数,当时民众一旦听闻哪位官员贪墨,便为之一震,可现如今,让人震惊的不是哪个官贪,而是哪个官不贪,清官可谓是凤毛麟角。习近平上台后表现出了整顿吏治的雄心壮志,但是偌大中国,“苍蝇”、“老虎”简直是恒河沙数,数都数不过来,更别说要一网打尽了。
    
    虽有不少贪官落马,法庭上痛哭流涕,但是真心服罪者却寥寥无几,因为他们觉得还有更多更大的贪官逍遥法外,他们自己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媒体报道称,侦查机关起初查处马俊飞贪污受贿金额仅300万,然而在抄家时,却意外发现马俊飞的实际赃款高达1亿。稍有常识的人即可推测,以往贪官落马,官方所公布的赃款数据,大多是九牛一毛,马俊飞案就说明了这一点:倘若马俊飞将财物藏于其它地方而不被侦查机关发现,那9700万岂不是仍够他家人花几辈子,就算因300万,判个5年8年,也赚大了。总之,贪污查得清的少,查不清的多,这笔帐,贪官们清楚得很,因此苍蝇、老虎抓得再多,也挡不住官员们的贪婪。
    
    《新京报》最近发表了一篇“贪官藏钱处”的图解,道尽了大小贪官别出心裁的藏钱高招:卧室的枕头内、床铺下、穿衣镜夹层,卫生间的排气扇,厨房的米缸等等。重庆前公安局长文强将2000万元现钞藏在鱼塘淤泥里,江苏前建设厅厅长徐其耀,把400万元赃款,分别藏在树洞、粪坑以及稻田里。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弟弟刘志祥藏钱家中,清查时点坏几部点钞机。中国的贪官们藏钱的招术,千奇百怪,数不胜数。
    
    从马俊飞东窗事发到认罪伏法,估计那些逍遥法外的贪官们都会认为这位马贪官太傻,因为钱不应该藏在家中,藏钱家中等于放置了一枚定时炸弹。较保险的办法就是找公安机关多办几套身份证、户口本,换上不同的姓名,这样就可以大胆存赃款了。而最可靠的办法是将非法资产秘密转移到海外,并将家小移民他国。在中国,小官们担心的是被纪检盯上,而大官们担心的是这艘专制巨轮沉没,因为一旦改朝换代,其一切所得都会化作乌有,并且还要承担罪责。因此,当今权贵们最热衷的是转移资产,家小移民。有媒体报道,中国的贪官们每年转移到海外的资产上千亿。显然,马俊飞仅是只土苍蝇,他没有更大的权力和本事。
    
    众所周知,中国的贪官是抓之不尽、杀之不绝的。但是,反贪总比不反好。铁路系统的刘志军是只大老虎;最近发酵的中石油系统的腐败案,牵涉的贪官更多,范围更广,并直指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据海外《明镜月刊》报道,中石油之后,即将被查的是国家电网系统。打这样的大老虎,民众拍手称快。
    
    习近平除了誓言“苍蝇、老虎一起打”之外,还曾誓言“将官员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但他没有明说这是什么制度,就习近年来的言行来看,可以断定,他所言的这个制度绝不是宪政民主制度。如果不是宪政民主制度,又如何能将权力关进笼子里呢?
    
    打苍蝇、打老虎是好的,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其治标不治本,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贪腐,因此中国的贪官是越抓越多,腐败是越反越腐。要想根治中国的贪腐,必须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而这个制度不是别的,就是宪政民主,只有这个制度才能关住权力,才能将贪腐一网打尽。由而说,宪政民主是遏制官员腐败的不二法门。中国既需要王岐山这样的反贪肃贪的干将,但更需要有宪政民主之制度利剑。
    
    2014年1月5日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1919118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杨恒均
·李永忠:反腐政改新布局
·习近平反腐连小老虎都还没拿下过一只/吉歌 (图)
·馮勝平:習近平搞運動反腐 既得利益集團拼命 (图)
·终身追责举措与反腐强态形式下,人民终于看到一线曙光了吗???
·反腐打大老虎,难道情妇们就逍遥法外?
·郭永丰: 心虚习近平反腐 活跃公民全部送进了牢房
·廖祖笙:不能由犯罪集团主导改革和反腐
·廖祖笙:饮血茹毛的"反腐"和"改革"
·三中全会的历史地位取决于整党、反腐的成效/冼岩
·“季建业式”反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郭贤源
·王岐山“反腐第一季”宣告终结,“运动式反腐”面临转向!
·习近平假反腐必遭万世唾骂
·反腐败的长效机制有赖于政治改革/梁海怡
·中国的反腐工作究竟应怎样改进?
·中国式反腐败困局/孙喜
·从薄熙来庭审表情看中共反腐进程
·习近平其实并不“左”,反腐其实也是自杀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杨恒均
·国家铁路今年计划投资6300亿 反腐实行一案双查
·外媒称中国将整顿政法系统 反腐力度会更大更深
·四川反腐断送亿万富豪九寨天堂梦 (图)
·教授访罪犯编反腐手册:得分高离腐败越近 (图)
·知情人称中铁总裁自杀或与铁路反腐浪潮有关
·“莫让反腐成另一种形象工程” (图)
·人民群众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信心明显增强
·我国启动海外反腐引关注 个人需报海外金融资产
·中国启动海外反腐引关注 更多高官或东窗事发
·多项反腐制度今年起生效 更多高官或东窗事发
·2013十大反腐案:薄熙来衡阳贿选等案上榜 (图)
·纽约时报:网友解读习总包子餐的反腐暗号 (图)
·王岐山反腐这一年高潮迭起 到了要将军的时刻? (图)
·中纪委连发7文重反腐,点名道姓通报常态化
·中纪委连发7篇文章重反腐 点名道姓通报常态化
·美媒:网友解读习近平午餐反腐"暗号" (图)
·媒体盘点2013年国企反腐:逾30名高管落马 (图)
·政治局研究反腐 再提打“老虎”
·中共反腐打击面逐渐上移 超出批评人士预料
·上海访民严燕文坚持冬泳反腐维权 (图)
·黑龙江张宝珠开“反腐”新闻发布会 (图)
·终身追责举措与反腐强态形式下,人民终于看曙光了吗?
·上海严燕文冬泳反腐维权 (图)
·郑州皇帝黄保卫受“反腐压力大” (图)
·博讯镜头:湖北法官反腐被关监狱/视频
·探王歧山反腐诚意二十特例第(3)案 (图)
·探王岐山反腐诚意20特例第(2)案 (图)
·探王岐山反腐诚意20特例首案 (图)
·寻二十特案探王岐山反腐神话
·王岐山反腐神话两月或即破灭
·上海访民坚持实名实话上街上网诉冤反腐 (图)
·河南督查工作何时能真正反腐败? (图)
·治“谣言”为何不反腐?
·七七,上海严燕文等上街举牌反腐,响应习近平 (图)
·七七,上海访民严燕文等在市中心多条街上举牌反腐 (图)
·“七一”中共老赏员严燕文等在上海书城前举牌反腐 (图)
·刘红霞:严控意识形态乃反腐之阻力 (图)
·上海访民在外滩举幅诉冤反腐,感动游客和警察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