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捍卫中华民国:抛弃马英九,支持民进党/陈永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7日 转载)
     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陈永苗
    
     固然民国政府的有效统治,1949年之后败退台湾,且民国因素在大陆专政高压破坏之下,还是潜伏下来,不时有着反弹。潜龙在田。在世界历史精神大潮和二十世纪以来的人类文明精神,极权主义政权始终是文明的敌人,在人类底线以下,也就是是暂时的过渡的,这种状态,可以说其一出生就被判决死刑,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执行死刑判决。民国因素在大陆的复兴,也就意味着执行死刑判决。

    
    “自古夷狄之横,未甚于今日者”, 夷者,专制也,狄者,宪政民国者也。我们可以从“反清复明”长达数百年历史前车可鉴。清皇庭的统治,历代以来税负最少,皇帝最为勉励,比起明王朝帝王的荒淫无德,不知道好上几倍,但如此还无法消除夷夏之辨。“反清复明”者延绵不绝,清末政体之下的立宪改革也很成功,但还是无法阻挡排满之辛亥革命的脚步。
    
    主张“民国当归”者不绝于缕。随着时间的进程,人们对中共统治越丧失信心,就越怀念民国。不管中共意识形态如何把自己的政党国家统治抬到至高无上的位置,但是无法排除整个世界历史格局内和二十世纪以来政党不能取代国家,需要政党轮替的基本原则。于是把中共和国民党当做将来要竞选双党轮替的呼声,当做中国政改的可行路径,朝野隐隐传来。如与李克强合作翻译丹宁《正当的程序》的北京大学杨百奎教授,在八十年带代提出迎回国民党两党选举竞争。1986年到1989年的闽江沙龙同样有类似的内涵。五年前网络上星期一个一个叫做泛蓝联盟的网站,聚集了一大批大陆支持国民党的年轻人。
    
    在三年来微博兴起之后,大量的民国粉国粉在微博聚集,而且声势越来越大。于是有了自觉之心,开始给自己命名,寻找政治符号,新浪微博“湛蓝空气”说,希望朋友们能弃“粉”,逐渐改用国宪派/民宪派/47宪政派;不习惯的话,民国派这样的称呼也可以接受。:即使暂时不能统一名称,也应当果断弃“粉”。民国派、47宪政派、国宪派、民宪派、民国宪政派这几个称呼,视传播需要,现阶段都可以择用。实践中,还有赖众同仁自觉纠正习惯并互相提醒。新浪微博“书海飘香”和“高氏兄弟”也主张叫做民宪派或者民国派。
    
       不要老说中国距离宪政有多远,中国已经抵达了宪政,沦陷区并不等于中国。如果中国大陆作为沦陷区忽略不计,那还有什么遗憾。这种说法就是把沦陷区当做中华或者中国。沦陷丢失国土上的东西,是不值得计较的,是写不入中国历史进程,不构成任何未来的历史启示。并不是我们在沦陷区,沦陷区就是我们的灵魂枷锁。这是我们的原罪。
    
    著名的民运人士徐文立看了我的《一个时间的魔术:回归民国》之后,给我发了一系列他的“回归第一共和”的努力成果。看到他设计的中国民主党党旗,看来把自己当做中华民国的政党,而不是大陆的,这有很高的政治意义。本文也是这层意思;当做中华民国的政党。 我建议海外民主党派加入中华民国,根据中华民国宪法。用民国当归来重建海外的根据地,八九之后丧失的。
    
    在大陆沦陷区,民国并未丧失法权,内战状态也并未消灭。中共政权的统治合法性,一直处于悬空状态。例如解释叙利亚反对票:在大陆沦陷区,民国并未丧失法权,内战状态也并未消灭,中共政权的统治合法性,一直处于悬空状态。经过长期意识形态灌输和不断指定敌人的专政,国内法上合法性危机已经不大,但国际法上只有中华民国,妾身未明以外交为内政的延续,需要不断地贿买支持独裁,此为“内战外打”,出口转内销。
    
    民国当归的政治努力,是一种米奇尼克所说的“as if”,以此塑造民间的民国回归的政治能力。其中一个就是把我们当做已经民主化的中华民国,即将行宪或者为之预备的地区。所谓”AS IF ”就是按照民主化目标已经实现的样子行事,成为在大陆的虚拟在野党。
    
    催促台湾国民党到大陆来参加选举肯定是一个认贼作父的想法,而且不切实际,那么让我们在台湾的外围,以特殊的方式,加入民主宪政的生活,也就是成为在大陆的虚拟民国在野党。这是中华民国在台海两岸的复兴与进一步激活,这是对中华民国的政治认同。
    
    我把这个主要在网络上表达的,促成台湾民主在大陆实现,促成民国回归的虚拟政治力量,代表沦陷区人民利益的,叫做“民国党”,与这个任务南辕北辙的国民党对着来,民国党是民进党的孪生兄弟党,不过尚未生成,是一个人的反对党。也就是虚拟地进入中华民国宪政。民进党“民国党”,都对国民党开火,兄弟并肩作战。所以港台的抗争,应该与大陆勾连起来,有大陆作为支持,就强大起来。让大陆人民一起互相声援,互相守望相助。
    
    一个人的反对党,这是被迫的,只能以个体户的方式存在于大陆。不光是光提出政治主张,放弃启蒙,我觉得还要参与维权运动,寻回自己的社会根基,还有需要一个非组织性,公开性的,网络性的江湖,那就是很多“民国党人”联系成的江湖。
    
    在野党的反对,是致力于具体措施的批判,符合在野党与执政党共同方向的批判。也就是二者之间是我们的两极。也就是在野党是执政党的自我批判,就像大陆的新左派对改革右派一样。虚拟在野党民国党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会对在大陆的共党外装党内民主派进行宪政精神改造,党外装党内民主派与专制者同享一个“我们”,而民国党因为认同民国法统,不再作为党外装党内民主派的延伸或者拉拉队,不再是我们,而是我们与他们的关系,或敌或友之间暧昧不明。
    
    他们避开对现实具体措施的政治批判,其政治措施为回忆文革受迫害,或者八十年代改革的美好,例如骂毛泽东赞美改革,体现为文学或者文化,也可以叫做文化政治。而对现实具体措施,持有赞美或美化,即使有所批判,又回到抽象的帽子和记忆中的恐惧,例如说成回归文革。民国党对他们的国民劣根性改造,就是体现为对现实政治措施进行政治利益上的精算和盘点,然后决断。
    
    大陆人权成为两岸谈判和民国大选的议题。大陆因素在台湾选举中变得非常重要,已经不能忽视。康德的《论世界公民》那文章中,第一句话就是说良好的国际关系对国内宪政关系很大。大陆专制的存在,会拉低台湾民主的水准,令其变质。
    
    不见得大陆沦陷区人民是台湾的他者,且观念的构建,是要让台湾人更好时,才能保留下来。从世界历史来看,既卷入共同体,那必须成为领导者,联盟的领导者,才能利益最大化维持稳固。退则死。大视野对于一个群体来说,很大程度是生死存亡关键,谋全局以自保,台湾按照目前格局下去必死。台湾利益安全的保障,只有进攻中,在成为中华民族人权领头羊时,才利益最大化,就像罗马城之余整个罗马世界。
    
    《旺报》说,新党台面上的领导者都是“中华民国派”。那么民国党是大陆沦陷区的“新党”。 “民国党人”干的事情是,抛弃国民党和马英九,帮助民进党进一步获得中华民国认同。我觉得民间对两岸关系的关注,视角应该从统独转移到人权。我看到民进党因为参与大陆人权运动,台独的意识形态已经被理性诉求替代。
    
    统独话题是统治者利益压倒一切的视角,而人权民主话题是被统治者利益涵盖统一的视角,也就是,以大陆民主化作为统一的前提,这也是台湾人民的底线,更是对大陆人民求助于台湾人民的。在今天,国民党用前一个视角,而民进党因为回归原教旨的草根,关心大陆人权,而用后一视角。国民党是大陆在台第十个民主党派,而民进党已经开始全中华的民进党。改革时代中国人等于共党人的时候,就像八千万加上家属三亿时,当然民进党否认是中国人,可是今天中国人已经开始或者把回归民国这一个维度暴露出来,那么民进党也就是民国的。
    
     抛弃马英九
    
     宪政精神的化身或者载体,并不是某一个政客,而是政党轮替制度,因此在野党更靠近,执政党必须比在野党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能赶得上在野党的一个批评。我支持不选马英九,不仅因为马英九媚共,而且因为只有推动政党轮替,才能使台湾更关心大陆人权,更靠近宪政。
    
    放弃马英九,才能进一步深刻改造国民党,在野有助于,上台有害于。特权者,尤其是根基深厚的,从来没有自我改革的可能,只有下台或者外来民族的打击,才能促进其自我改革。国民党从独裁到威权的进步,每一次无不依赖于失去权力或者被干下去。所以并不是人民需要训政,而是执政者需要被赶下台,才能接受人民主权,承认自己是仆人,而人民是主人。在宪政框架下,也就没有革命,就没有人民主权。
    
    从蒋介石去台之后光复大陆到蒋经国李登辉,中华民国政府对沦陷区人民的关怀节节后退,甚至与主张去民国化台独的民进党相比较,马英九媚共登峰造就。把中华民国于沦陷区变为一种文化价值,这是马英九的汪精卫式沦陷。之前是或多或少的政治关怀。
    
    我们一直希望台湾能成为大陆的民主基地,四年前马英九上台,我们欢欣鼓舞,认为这目标即将实现,很多人甚至想移民台湾去开拓。小马哥颇红,说的比唱的好听,对政论家凌峰进行维稳,削减民主基金,遣返偷渡人,让喉舌入台。其续任是中华民主之一大退步,对台湾的伤害日后会看到。马英九就任总统前每年六四之日都要写文章,当了总统就黄了。为了迁就大陆,他促退了台湾民主。大陆人民把税款输血给他,而他一点也不服务。马英九在任四年,谄媚中共,大陆民主化,只谈文化,光说不练还好,还促退了台湾的民主化进程。
    
    “民国党人”又不是马英九,又何必替马英九着想,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体贴统治者的苦衷说法,是奴隶心灵的体现。林语堂说,中国人当奴才,喜欢说主子的话。民国党是大陆沦陷区人民,自然坐在自己的屁股上面,找立场提要求。你提要求归你提出要求,他能否实现归能否实现。应该与不应该,与能不能,是两码事。我们是沦陷区人民,按照我们自己的期待,我想要的大陆维度在台湾更加突出。
    
    台海两岸人民都不要马英九,权贵很需要马英九。郭台铭等台湾知名企业家近期纷纷表态“挺马”,是因为“不想与大陆为敌”。把马英九国民党权贵台商与大陆权贵等同起来,捆绑进入大陆改革与革命的战场,统治者与人民的生死冲突中来。如果要直说,我是不要国民党权贵集团执政。只要不是这个,其他的我都能容忍。马英九无法摆平国民党权贵集团,因此遭我放弃。小马英九说什么好听话都没用了。
    
    希望马英九就任之后,会着手改变贫富分化,但是我觉得不可靠,于是绿营又会被迫左转,再次诉诸于街头社会革命。民主政体仅仅是最不坏的,从伟大政治的角度,当然有的时候不如独裁。五毛嘲笑民国曾选出腐败总统。五毛是一批快饿死的野狗,在找主人,主人好坏决定其生死存亡。民主选举是一次全民狂欢,总统是附带的,选出来玩玩。
    
    不仅在民主政体,而且在专制中,选择一个政治力量或者领袖,都是被迫的,没有更好选择时无奈的选择。人民中在苦难中,是被迫寻找救世主,苦难与希望同在,还是被迫的。就像大龄剩女找老公。年轻少女的梦幻绝不会在政治现实中出现。专制就潜藏在美化当中,偶性崇拜当中。因为是被迫的,就要换来换去。既然婚姻中的老公不能换,那就换政治老公,总得换一个调口味。
    
    台湾本土的呼声已经在国共两党的配合之后下,很低,如果再不和大陆受欺压的百姓互相呼应,那更糟。领袖与官僚集团之间,往往领袖看起来站在人民中间,而官僚集团是人民潜在的或者明显的敌人。
    
    领袖有两种面相,一个是反官僚的人民化身,领袖元首更接近人民,与官僚集团有着更大距离,一种作为官僚首脑,在人民对立面。文革毛泽东又是官僚首脑,又是最大造反派。领袖与人民的靠近,必须通过革命或替代品如选举改造官僚。现在两岸政治家,魅力是广告宣传泡沫,是文化品,非政治力。文化脂肪上瘙痒啥用。
    
    对于政治家,永远要看做的,马英九做的,例如缩小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规模,对凌峰的维稳措施,遣返去台人员,都证明其所做所为与所说的,截然相反。对处于永恒热恋中的,朝三暮四故事中猴子,才会对政客的发言迷信。
    
    我们应该抛弃赢者通吃的成王败寇逻辑,反对党在于政治之中,宪政精神和公共利益的落实,需要反对党的反对,才不容易被执政党扭曲。可以说反对党比执政党更接近真理。支持反对党是最优选择。政党竞选执政党肯定有优势,为什么不像围棋先手的黑方要补贴白方那样,方才平等。在野党就像律师,执政党就像检察官,人民就像法官,检察官千辛万苦只要一点破绽就被律师搞掂。如此一来一去,朝野就平衡了。
    
    支持政党轮替,呼吁放弃马英九,是中华民国发生在选举场上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具有反对贫富分化的阶级革命的意义。这就是在美国宪政意义上的在议会和法院里面的革命。宪政精神的载体,是斗争,是政党轮替,而不固定在某一力量或者政党之上。我的立场是沦陷区人民获益或者可能获益的立场。
    
    宪政精神的载体,是斗争,是政党轮替,而不固定在某一力量或者政党之上。我的立场是沦陷区人民获益或者可能获益的立场。请记住民主宪政不依赖于某一个人,某一政党,而是依赖于冲突,交替,替代及其制度。
    
    当马英九符合我的标准的时候,或者可能符合的时候,支持他。当他“背叛”了,我当然反对他。对立,才能更好的促进民主化,而不是和谐。给五毛,必须干出五十块钱的事情。让政府权小责大,我看也只有选举才能做到。
    
    “民国党人”坚持永远的反对派精神。宪政中的政党轮替,才是最大的保障民主机制之一。所以如果让民进党上台,肯定在促进大陆民主化方面做得更好。上一次民进党不下台,也不会有今天的进步,政党轮替,会让民主宪政精神浮现出来,一起慢慢变好的。不是民进党或者国民党认同,而是在政党轮替中,其结果认同我的大中华观。
    
     帮助民进党
    
    台湾的政党,因眼光和格局所限,其政治思考和长远考虑很差,需要倾听来自与专制搏斗的大陆民间声音。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大陆民间声音才有最有生命力,最敏锐最长远的思考。
    
    民进党下台之后,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和格局,足矣囊括大中华。今天的台湾,非台独时代的,没有找到大视野来安置台湾的位置,就找不到安全感,而马英九勉强提供了,而蔡英文没有,无法让人安心,所以蔡英文败选。
    
    经过国民党当政四年,就是台独本身的内涵,也需要转化了,例如民进党大佬就提出修改台独党章。关心大陆维权,来掏空台独背后反大陆的民众情感,从而搁置或者掏空台独。
    
    台独实际上是大陆对台湾人民压迫的消极性抵抗,也就是说,你流氓我打不过你我躲家里。可是流氓已经经过国民党和马英九,像电脑病毒那样入侵了台湾,消极抵抗是不行的,只有进攻中才能保存自己,例如台湾应该提出,把福建省划给台湾作为腹地等等。我把它叫做进攻性台独。民进党关心大陆人权,也属于进攻性。
    
    主办新闻发布会的民进党立法委员田秋堇说,台湾乐见中国大陆在经济上崛起,但台湾政府在和中国大陆交往时,必须纳入人权议题。田秋堇主张,应该和美国面对中国大陆一样,定期和中共政权举办人权论坛和对话。 
    
    民进党关心大陆人权,也属于进攻性。政治评论家杨宪宏,发起成立“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他说,台湾与中国大陆近年展开各方面的交流,特别是签署了ECFA之后,马上发现民主的台湾一旦碰到专制的中国大陆,自由、人权、法制等台湾价值立刻就面临了七折八扣的问题。马英九政府在与中国大陆交往的过程中,既看不到原本的人权观,更不要说在谈判中加入“人权优”的条款。 
    
    政党轮替使宪政中华临近。民进党开始抛弃了台独纲领,将比国民党更捍卫中华民国
    
    2012年3月29日民进党代理主席、高雄市长陈菊在高雄市议会做施政报告中称大陆为“中国大陆地区”,而此前民进党在称呼大陆时通常都用“中国”,陈菊此次改口,是民进党转向的一个信号。在云南参加两岸关系研讨会的政治评论员陈淞山日前发表“民进党破冰之旅的登陆策略”再度倡议,把“中国”改称为“中国大陆”,若恢复“中国事务部”改称为“中国大陆事务部”或“两岸关系事务部”。 
    
    针对吴伯雄提出的一国两区,民进党中央批评说,把两岸定义成同一个国家,不仅是自我矮化、违反主流民意,更是在没有经台湾人民同意的情况下改变现状,等于是放弃或消灭了中华民国。民进党立委潘孟安指出,国民党面对共产党时,中华民国就不见了,只有在选举时才拿出来骗选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219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评黄河清《当代中国史稿》与民国史观/陈永苗
·陈永苗:追究周永康在范木根案中的政治责任
·陈永苗:民进党宪政共识战略上无视了中共
·陈永苗:郭飞熊与中国维权运动
·陈永苗: 国殇日读鲍彤文有感
·陈永苗:“拆政府”是史上最强非暴力行动
·陈永苗:断改革派后路迫使他们背水一战
·陈永苗:温和派最容易被抓
·陈永苗:从台湾公民运动找到“兼职革命”之路
·陈永苗:民进党必将是横跨台海两岸的反对党
·陈永苗:新社会主义传统是一种法西斯主义
·陈永苗:党内立法是僭越
·陈永苗:从红色到粉红色法西斯:毛泽东与太子党们
·经济危机塑造的抗争总体性/陈永苗
·陈永苗:“政治反对”是对专制的美化
·陈永苗:我反对纪念林昭
·陈永苗:习近平是薄熙来的“孪生兄弟”
·陈永苗:“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的问题/郭国汀
·陈永苗:上海自贸区是催眠造梦的形象工程
·陈永苗:学界之外逆流:共同行动塑造共识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陈永苗告王炳章博士书 (图)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陈永苗:别在党妈肚里装宫外孕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陈永苗:《就曹海波致马英九公开信》已由网络上下提交总统府 (图)
·陈永苗游精佑等就曹海波判刑八年致马英九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