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尚全:我建议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31日 转载)
    和讯网消息 12月28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主办的“中国改革(2013)年会”在京召开。年会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发表了主题演讲,在演讲中,高尚全表示,我在5月份给中央提出建议,现在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现在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光是体改委涵盖不了,所以我建议中央成立一个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是能不能落实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关键措施。中央贯彻群众路线教育贯彻得好,所以对我们提出的意见很重视。两位主要领导同志看了,还有一位政治局常委做了批示,最后中央决定要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而且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来。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学习了这个三中全会决定以后,体会最深的就是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我觉得意义确实很深远。第二这次三中全会提出了要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样有一个保障,是全面深化改革有一个组织保障。
    
    我想今天趁这个机会讲一讲我们国家怎么样从计划行政配置资源到市场配置资源,大家知道我们改革开放35年来最大的转变是什么?最大的转变就是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这是最大的转变。这个转变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资源配置的转变,从计划行政配置资源到市场配置资源的转变,也可以说35年来我们改革的过程也是市场化配置的过程。国内外的经验都证明,计划行政配置资源是低效的,只有市场配置资源才是最有效的。比如说我们过去计划经济体制是从苏联那里学来的,计划行政配置资源这个弊病不是现在才发现的,在50年代就发现了。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第一我当时在第一机械部工作,在沈阳有一个叫变压器厂,变压器厂需要大量的铜,从全国各地调到沈阳,旁边有一个冶炼厂,两个厂一墙之隔,没有市场,企业没有自主权,资源配置造成很大的浪费和不合理,因为我们体制性的障碍造成的。
    
    还有一个例子,52年的时候上海天气很热,企业为了不影响生产,需要增添一些降温的设施,当时没有空调,只有鼓风机,企业买鼓风机没自主权。经过打报告审批,经过七个部门审批,批下来,夏天过去了,这是50年代发生的事,说明计划行政配置资源是不成功的。当时咱们中国是这样的,当时我在56年写了一个报告,叫企业有一定自主权,后来这个报告人民日报发表了,56年12月6号人民日报第二版发表,配了一个漫画,企业没有打字机,坐火车到领导部门来审批,领导部门一大摞文件,这个漫画反映了当时审批经济的特色,计划经济行政配置资源就是审批经济。当时写了这个文章以后,引起批判,企业有自主权变修正主义了,当时的观念,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企业不能有自主权,企业就是政府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这是中国的情况。
    
    外国的情况也是这样,比如当时捷克和斯洛伐克,现在两个国家了,当时一个国家,本来捷克的皮鞋是很有名的,名牌,后来搞了计划经济,没有名牌了,计划部门按照每人凉爽皮鞋做计划,捷克和斯洛伐克当时1600人,3200万皮鞋计划做出来,发到下面去以后,结果怎么样?结果老百姓要的没有,生产出来的老百姓不要。因为皮鞋是个性化,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大人和小孩不一样,城里人和农村人不一样,但是我们千篇一律的做皮鞋计划。后来我们觉得搞计划经济不行,所以要搞市场调节,没有市场调节不行,计划经济把价格管死了,管死了以后,没有积极性了。后来放开了,有积极性了,大家竞争,竞争以后价格下降,后来我们搞了市场调节。当时就提出来,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不搞市场调节不行了,但是作为一个制度,我是计划经济作为一个制度,是必须要坚持的,市场调节为辅。
    
    后来到了十二届三中全会,我参加这个起草,觉得这个东西不行,商品经济有人反对,说社会主义只能搞计划经济,搞商品经济怎么行呢?所以不赞成。后来经过上上下下,我们开会,请了一些思想比较解放的经济学家,大家觉得必须要搞商品经济,是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同时提出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是不对称的,所以后来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来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到十二届三中全会不提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把市场调节的份量越来越加大了。
    
    到了十四大的时候,按照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精神,提出来中国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到了十四届三中全会93年,中央到底怎么样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决定,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这个决定怎么说的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在国家宏观调控下,使市场发挥基础性的作用,比过去是进了一步。但是有个国家宏观调控目标,到了十六届三中全会,到了2003年,我就提出来,因为我也参加这个决定的起草,十四届三中全会和十六届三中全会都参加了,我提出来这个表述不科学。第一这个表述国家宏观调控下是一个前提条件,你要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先要国家调控一下,这个市场经济怎么搞。第二资源配置的主体应该是市场,而不是政府,第三政府的作用只能在市场的基础上发挥政府的作用,而不是先发挥政府的作用,再发挥市场的作用,市场作为主体。第四宏观调控主要讲间接调控,主要运用经济手段、法律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主要不是行政手段。但是我们往往用行政手段来调控,到了地方省里地区都说我要代表国家,大家来调控,非乱不可。所以我讲了这五条理由,当时起草小组组长温总理觉得这个有道理,所以后来十六届三中全会不再用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而提出来更大程度上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后来还是用这个话,改变了,到了十八大开会的时候,在这个基础上加了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这样一个过程,从国家宏观调控下发挥基础性作用到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到不久前三中全会提出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个意义非常重大。
    
    什么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过去两种理解,一种理解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市场经济,按照市场来配置资源,这种理解。还有一种理解是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这个理解是有偏向的,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我可以不承认价值规律,我可以用行政手段,为什么我们出现了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为什么出现了中国模式?就是因为什么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明确。
    
    中国模式什么意思呢?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保持百分之九点几,世界都是下滑的,中国还保持很高增长,认为中国出现了奇迹。为什么中国出现了奇迹?就是因为我们政府主导,所以作为一个模式肯定下来。这个思维模式固化了,固化了以后,所以要改革,实际不是,政府在经济危机的时候采取必要的行政措施是暂时的东西,世界各国都采取过,但是应该是过渡的性质,不排除市场经济一般规律,所以经济好转以后,政府的行政措施淡出退出,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没有退出来。
    
    20年以前93年11月份人民出版社出了我一本书,题目叫《中国经济制度的创新》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我在这里讲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市场经济,中国共产党搞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必须要遵循,价值规律、竞争规律、市场配置资源。当时提出一个概念叫市场配置资源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一般,社会主义的条件是特殊,不能用特殊来否定一般,首先必须要遵循一般。在一般基础上,根据中国的特色,这是20年以前我讲的观点,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观点。不能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一般的经济规律都否定了,那不行的。我们必须要借鉴,必须要学习,必须要运用,不能太傻了,这个规律是人类长期形成的规律,是人类长期形成的观念,这个东西不是资本主义独有,更不是资本主义独享,人类共同形成的财富,我们必须共享。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按照中国的特色来应用借鉴,是这么一个关系。而不是说这都是西方的,中国特色就把它否定了,我们不应该那么傻,我们要聪明一点。所以市场经济是一般,社会主义条件下是特殊,我过去讲过这个观点,我现在还是坚持这个观点,不然我们太傻了。
    
    人类形成的经济规律,我们必须要遵循,这个问题我们党的历史也可以看出来,十二届三中全会的时候,中央经济体制改革有重要的一条,要学习借鉴包括资本主义在内的反映社会化大生产的管理经验、管理方法,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人民日报约我一篇稿子,人民出版后来发了一篇文章《正确对待西方的管理经验和管理方法》,反映社会化大生产的东西你不能否定,它是科学的,要做具体的分析。现代的企业制度都是借鉴了西方关于社会化大生产的规律,在十五大的时候当时争论,有的说股份制是姓资的,不姓社的,十五大提出来,股份制是资产的组织形式,不但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既不姓资也不姓社,它是反映社会化大生产的规律。
    
    市场要配置资源意义很大,首先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一个正确的定位,以后中国模式不容易出来了,因为我们有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而且讲了市场配置资源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市场经济本质上说,就是市场配置资源的经济。以后你说不要市场配置资源行吗?大家有共识了,所以以后对形成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共识,对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于实现两个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有很重大的意义。
    
    另外怎么样正确定位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也很重要,过去这个问题早就提出来了,但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提出来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呢?政府为什么干预微观经济呢?因为觉得政府可以干很多事情,所以政府越位、缺位、错位的问题就出来了。政府到底干什么?政府也要发挥正确的作用,政府怎么样有效性,政府怎么样正确的定位,凡是市场能管的,社会能管的,企业能管的,政府就要退出。政府不能当运动员,也不能当裁判员。
    
    我在人民日报2005年6月8号发了一篇文章《政府转型:关系改革发展全局的重点》,后来到了10月7号人民日报又发了一篇文章《关于服务型政府的几点思考》,讲了一二三理论,这篇文章领导们也看过,人民日报也发了。
    
    一二三,一就是解决一个矛盾,当前全面快速增长的社会需求同公共产品严重短缺的矛盾,政府就要解决这个矛盾。第二搞好两个服务,第一要为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搞好服务,这个问题现在还没解决。第三创新三个理念,一个就是人民是创造财富的主体,政府是创造环境的主体,我们过去计划经济把它倒过来了,计划经济政府是创造财富的主体,老百姓纳税的钱集中到政府,政府再去投入,这是不成功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这样做的。所以政府创造环境,不是创造财富。
    
      第二,凡是法律不禁止的,老百姓都可以干,过去计划经济理念,凡是老百姓企业干的事,必须要经过批准才能干,这样怎么创新呢?你要创新,审批的人往往不懂技术,是限制创新还是鼓励创新?现在要搞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什么意思呢?凡是你禁止的东西要列出来,不能干的,凡是负面清单里面没有的,你可以干。
    
    第三有限政府的理念,政府责任是授权的,法律允许的,你不能无限的扩大,不能越位、缺位、错位,政府必须是有限政府,讲了一二三理论,人民日报10月7号发表了。我还是坚持这个理念。这次三中全会讲得很彻底,企业能干的,社会能干的,政府就退出。
    
    另外就是这次有一个组织保障,中央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个问题我一直很关心。2005年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政府报告的时候,我提出三条建议,第一要恢复国家体改委,第二中央要成立一个高层次的协调领导小组,第三发改委要加强充实改革的力量。
    
    我在5月份给中央提出建议,现在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光是体改委,现在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光是体改委涵盖不了,所以我建议中央成立一个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是能不能落实全面深化改革一个关键措施。中央贯彻群众路线教育贯彻得好,所以对我们提出的意见很重视。两位主要领导同志看了,还有一位政治局常委做了批示,最后中央决定里头要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而且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来。
    
    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谁管呢?是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来领导,这样高层次的领导小组从来没有过的。所以对今后深化改革非常重要,为什么?过去十四届三中全会、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很好,但是没有一个相应的机构来贯彻。所以我觉得将来关键是落实,过程很重要,但是结果更重要。结果是什么?看能不能落实,有了这样一个领导小组,派出检查组,比现在宣讲团更有力量。我来检查,不光是宣讲,我要检查你是不是落实了,有了这样的权威机构,我相信今后的改革阻力就更小了,对我们全面深化改革,实现改革的总体目标,使大家更有信心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2286009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方明江:后改革时代的五座大山 (图)
·搜狐三中全会系列评论之一:改革未有穷期 中国还在路上
·常委集体瞻仰毛泽东遗容 改革开放后尚属首次 (图)
·胡温时期减缓了经济改革,暂停了政治改革/欧威廉
·吴敬琏等纵论启动全面改革
·郑作时:新土地流转改革惠及不到平民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改革的再出发/萧功秦
·史正平:脱离人民的改革,就一定是失败的改革!
·梁超: 将行政审批制改革引向深入
·王长江:改革“政左经右”说法太片面
·许小年:失败的改革和成功的改革
·撑船过河——中国“试验主义”改革第二季
·袁宗平:纪委的体制、机制改革是所有改革的重中之重
·撑船过河——中国“试验主义”改革第二季/吴稼祥
·网友建议从体制内改革解决养老金缺口。 (图)
·这十年应该说是市场制度改革倒退的十年 (图)
·和习博士谈谈许博士的“扰公秩罪”兼论官民如何互动推动改革进程?
·吴晓灵:35年改革形成新利益格局 改革面临诸多问题
·邱晓华:改革是被倒逼出来的 危机是改革催化剂 (图)
·改革领导小组 级别和权力高于国家发改委
·美国之音:习近平亲掌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任深化改革小组组长,担起改革的责任
·习近平出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
·改革只有与危机赛跑/人民日报
·六成省份结余负增长 养老金改革何时破冰
·李克强:以改革开放促经济提质增效升级和民生改善 (图)
·姜建清窃取“2013改革动力奖·金融家”称号 (图)
·中国的养老危机与改革思路
·改革之后 贵州省政府机构减少五个
·《中国民商》:2014改革展望座谈会 (图)
·农村改革目标正确,做法违法
·人权建设与改革学术研讨会举行 (图)
·世界人权日 学者热议中国人权制度改革路径
·人民大学大量翻译改革派书 内讧王岐山查
·解放日报申言: 改革会越来越触及既有的权力关系 (图)
·南方都市报社论: 户籍制度改革需时间表
·湖北省委就改革征求党外人士意见
·在希望与疑惑间徘徊的中国改革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辛辛苦苦三十年,重新回到改革前?——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