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7日 转载)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生日。这个诞生在湖南韶山冲的乡下孩子,怎么会成为一个大独裁者、一个使中国陷入劫难深渊的魔鬼?从各种资料和传记中,可看出至少有这样几个原因:
    
     首先,是毛的个性。他从小就有反叛而奸巧的性格。据旅英华裔作家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简称毛传),毛“十岁就从学校逃走”,“至少有三间私塾因他的倔强不服管教而委婉地请他父亲‘另请高明’。”

    
    毛晚年自己总结说,他不仅有“虎气”,还有“猴气”。例如毛小时候被父亲责骂后,跑到池塘边威胁说,他要跳下去,父母只好屈服。毛后来回忆说,“他们怕失去儿子,这是他们的弱点,攻其弱点,就能取胜。”才十几岁的孩子,就知道玩这种手段,即使对父母。
    
    其次,当然是后天教育和环境。毛的青年时代,正遇到中国社会巨大的变迁。毛两岁那年,清朝战败,割台湾给日本;清帝国被结束后,各种所谓新思想、新观念,层出不穷,包括马克思学说也涌进中国。性格反叛的毛,与打破旧制度的“革命”等想法一拍即合。这个时期毛的世界观开始成型,其特点是“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当时毛在一本德国哲学家的书上眉批:“世界固有人有物,但皆因我而有”。这种“我是最重要的,世界要为我而存在”的想法主导了毛的一生。
    
    即使对他自视最有感情的母亲,毛都表现出自私的一面。例如他晚年毫无悔意地回忆说,他母亲临死时,毛为了只记住母亲的美好印象,而不是临终的痛苦模样,因此告诉母亲他要离开。因此在母亲咽气之际,毛不在她身边。即使这种时刻,做儿子的看重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和印象,而不顾母亲对儿子最后的眷恋,自私至此,毛后天的残忍已显露倪端。
    
    毛的先天性格,以及青少年时代外部环境的影响,包括他读的杂书(他崇拜曾国藩,认为“收拾洪杨一役,完美无缺”),使他形成至少三个特性:
    
    一是冷酷无情。毛不仅对母亲,对他的父亲更无情,父亲“死前想见儿子一面,但毛没有回去,也没有对他的死表示任何悲伤。”这点可能是革命者的通病,据说邓小平连他母亲的名字都不知道,参加革命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毛后来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中充分展示了他残忍的一面,无论是暗杀刘志丹,陷害张国焘,给王明下毒,制服周恩来,逼死高岗,凌迟刘少奇等等政治角斗,他都是最后的赢家,这都与他更残忍、更敢下手有直接关系。
    
    二是崇尚暴力。毛在十九岁时,就跟同学说,要“将唐宋以后的文集诗集,焚诸一炉”。对后来的文革烧书,其实毛早就有想象力。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那本解读二十世纪历史的名著《现代时代》总结说,所有的革命领袖,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等,都是暴力的崇拜者。毛是他们之中掌握权力时间最长、杀人最多的。
    
    很多研究毛泽东的人可能都认识到,“吸引毛的是野蛮暴力,是打碎既存秩序、社会结构的暴力。这正是苏俄社会革命的模式。”但《毛传》却对此有独特视角:“毛不是从理论上信仰这种模式,而是从性格上走了进去。”强调了毛的性格在他热衷暴力上的先天作用。
    
    例如,今天人们反思为什么中国会发生一场暴力的文化大革命,其实它早就有“预演”:刚三十出头时的毛领导的那场湖南农民运动,就是场暴民运动。中国人熟悉的毛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其实被删了结尾一句:“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湖南暴民们有两个武器,一个是“梭镖”,可以随便捅破他们认为是“土豪劣绅”的肚子,另一个带“高帽”游街示众,让人羞辱到“从此颜面扫地做不起人”。后来的文革,可以说是当年毛领导的湖南暴民运动的现代版。
    
    毛上井冈山后,抓到第一个当地县长,下令用梭镖捅死了。毛第一次反围剿时俘虏到的国民党旅长,杀死后,尸体被倒吊树上,毛指着身旁的尸体对红军发表讲话。在江西镇压所谓反党“AB团”时,毛下令“各县各区须大捉富农流氓动摇份子,并大批把他们杀戮。”据当时中共文件,动用了一百多种刑法,进行内部清洗屠杀,导致红军一万多人死亡。
    
    三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如果毛都是这么鲁莽地杀杀杀,他难以获得或掌握权力。但正像他自己所坦白的,他身上还有“猴气”,甚至比刘邦还要狡黠的流氓气。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向党内对手认错、赔笑脸,到敌营喊“蒋委员长万岁”,到莫斯科振臂高呼“斯大林万万岁”(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一旦得势就“绝不饶人”。
    
    西方一些“中国专家”以浪漫情怀研究毛泽东,认为毛发动文化革命是出于理想主义。但实际上这场革命的主因是毛要清肃刘少奇等政敌。刘其实没有(也不敢)与毛为“敌”,只不过在六十年代初中共县委书记以上干部参加的“七千人大会”上,没有替毛的冒进大跃进政策(造成几千万人饿死)遮丑,说了当时大多数中共干部的心声,结果毛嫉恨在心,终于在恢复“虎气”后,“虎”口喷人,把刘诬陷迫害致死。
    
    毛对自己的“虎猴”两种气质的概括相当准确。面对知识分子,毛身上有“虎气”,他敢霸道,敢凶残,有大杀大砍的雄枭之气,因此能镇服或吸引那些心灵软弱的知识人。而对那些早期烧杀抢夺的土匪式红军,毛则是“知识分子”,他会写诗撰文,还雄辩滔滔,有猴子般的灵气。
    
    毛的一生表面上打败了所有对手,连两个指定接班人也最后被打倒(致死),副手周恩来晚年也被批判认错,连他的战友妻子江青都战战兢兢,说她是毛的一条狗,让她咬谁就咬谁。毛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有权势的帝王,制造了空前的恐怖,折磨了整个时代。但自视胜利者的毛泽东幸福了吗?其实毛本人最后也成为毛泽东的“受害者”,他的那些异想天开、乌托邦式的“夸大妄想”,加上长期残害异己,恐惧被报复的“被害妄想”,也伴随而折磨了毛自己的一生,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据《毛传》,毛临死时已无法说话,但却关心当时要被赶下台的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消息。所以,直到死,毛还对权争、下台(即使是他人他国的)仍非常敏感和关注。毛一生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可见在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之际,他的悲哀和绝望,他的怨恨和愤怒。其实毛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他的仇恨,他的野心,他的愤怒,他的焦虑等等,烧焦的。
    
    ——原载“曹长青网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228670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曹长青:曼德拉的缺德
·曹长青:习近平“挺安倍 帮美国”
·曹长青:共产分子当上纽约市长
·纽约马拉松:自由的交响诗/曹长青
·曹长青:一代人的悲哀与自豪—写在王胜林去世之际
·曹长青:中国人对美国政府关闭的误区
·曹长青:中共十一国庆Vs.人民遭殃历史
·曹长青:谷开来应被无罪释放
·曹长青:马英九因“性压抑”斩王金平
·曹长青:从刘醇逸惨败看纽约市长选举
·曹长青:东京办奥运对世界的四点好处
·曹长青:木乃伊觉醒了 兵马俑不能再沉睡
·你相信薄熙来的话剧演出吗?/曹长青
·日本皇军使用毒气了吗?/曹长青
·美国打击叙利亚有法理吗?/曹长青
·薄熙来是共产党的缩影/曹长青
·曹长青:谁说埃及民主失败了
·曹长青:埃及清场不是中国六四翻版
·曹长青: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
·曹长青:习近平“造假”有众多新发现
·曹长青:陈光诚是怎么逃的呢?
·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毁掉《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曹长青:《桥局》演义六四《天安门文件》造假
·曹长青:“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