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告别毛泽东,解放思想向前看/晨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生120周年纪念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治局七常委瞻仰了毛泽东的遗容。全国不少地方都搞了各种纪念活动,包括湖南的专场演唱会。在“左派”的网站各种颂扬毛泽东的文章目不暇接,且这类文章多把歌颂毛泽东和“捍卫意识形态的纯洁性”紧密联系起来。且不说民间左派的各种颂毛的声音,更值得重视的是一些社科院官方学者和媒体纪念毛泽东的文章,如社科院前副院长李慎明的《对毛泽东几个误解的澄清》,《人民日报》也发文颂扬毛泽东的四大历史功绩。
    

    对毛泽东的评价不是个新问题,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就做出了关于若干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其中重点对毛泽东做出了官方的评价。但这个决议只在一段时间里平息了党内和社会上关于毛泽东的争论,但当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围绕着毛泽东的新的争论却又高潮迭起,直到形成今天这样左右对垒鲜明的局面:对毛泽东的“石破天惊”言论我们早已见怪不怪,极端的否定和极端的歌颂都不断地敲打着整个社会的神经。在毛泽东逝世37年后改革开放的今天,中国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带给中国的发展奇迹震惊世界,正如毛泽东本人差不多50多年前曾豪迈预言,50年到100年内外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样,当然变化的方向和毛泽东预言则恰恰相反。但就在这“翻天覆地变化”的中国,有一点却是没有谁当年能预料得到,那就是毛泽东对已经翻天地覆变化的中国社会的影响依然无处不在。之所以出现这种特殊的历史现象,就是因为毛泽东在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无人能企及的指导思想地位和这个思想体系本身与当今中国社会发展现实的深刻矛盾。如何客观、全面、历史地评价毛泽东及其思想体系在今天中国的地位和作用,就成了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因为它关系着中国改革开放最终走向何处。中华民族对毛泽东的纠结和争论,是中国发展到了特定的历史阶段中的特殊历史现象,它集中反映了我们对历史,现状和未来的纠结和焦虑,我们可以把这种焦虑叫做毛泽东纠结,它恐怕要伴随我们走过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
    
    一、毛泽东在现代中国的历史地位无法否定
    
    历史地看待毛泽东,就是要看到他是中国共产党作为革命政党的历史阶段的标志,这是谁都无法否定的。作为革命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从它诞生到领导中国革命达到1949年的胜利成为执政党的28年的历史中,毛泽东及其思想体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农村包围城市”“革命战争的战略和策略”都是其历史贡献,可以说毛泽东的基因深深地嵌入了中国共产党的血液和躯体里。在中共党内无论政策主张如何,大家都认同,没有毛泽东,就没有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就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否定了毛泽东,就否定了中国共产党,否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
    
    二、毛泽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留下了庞大的遗产
    
    围绕着毛泽东及其思想体系争论最激烈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他领导中国共产党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治国理政的理论和实践。从1949年中共建政到1976年他在“文化大革命”的凄风苦雨中病逝,在共计27年的时间里,毛泽东给中共,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整个中华民族留下了庞大的遗产,概括起来说有四个方面:
    
    1. 毛泽东的治国理政的思想体系,如何保证得来不易的革命政权永远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的手里,是始终不变的主线。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和平演变”以及修正主义分子的篡权,毛泽东坚持“阶级斗争为纲”要贯穿其整个治国理政的始终,并把“阶级斗争”的理论创造性地运用在党内,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党内“阶级斗争”, 在其晚年更是把“阶级斗争”理论发挥到极致,创造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并认为终于找到了“反修防变”的终极道路。毛泽东在建国后进行的历次政治运动是他其以阶级斗争理论指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不断探索和实践,在他眼里,只有狠抓革命,才能猛促生产。只搞生产,不抓革命,就是修正主义的“唯生产力论”。以今天的视角看,毛泽东进行的历次党内斗争,从“高饶反党联盟”算起,到“刘少奇邓小平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再到“林彪反革命集团”,无不是以阶级斗争名义进行的最高权力阶层的洗牌,而实际上是把党内不同政策理念的纷争极端化,不仅使中国共产党也使全社会付出了沉重政治、经济和思想的代价。毛泽东的这种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在客观上也使他在党内获得了皇帝般的权力,特别是经过“文化大革命”,他的“绝对权力”已经没有任何制约,到他最后几年,他的指示已经完全凌驾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常委会之上,后者仅仅成了贯彻他的“最高指示”的日常办事机构。而这一切只有当他去世后才得以全面的清算和反思。
    
    2. 毛泽东的政治遗产还有他亲手构建的中国的政治和法律制度。建国后,毛泽东建立了以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地位为核心的政治和法律制度,这种政治构建集中体现在1952年的宪法中。简言之,这种政治制度的核心是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后演化为“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政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公安、检察和法院三位一体的司法体制的政治制度基本框架。在毛泽东看来,政府是主体,人民代表大会和司法体系是为党和政府的各种方针政策服务的机构,都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的,是巩固红色政权的保障和工具。后来到了“文化大革命”,政府、人大和公检法体系最基本的功能也被他弱化,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常委会成了国家和党务的最高决策机构。毛泽东的骨子里是崇尚“无法无天”和“造反有理”的。这是他在长期革命斗争时期形成的特殊的政治性格和作风。现在的中国的政治和法律制度基础大多还是源于毛泽东时期,虽然经过不断的改进和调整进化到今天样子。
    
    3.毛泽东留给现代中国的遗产中当然也包括经济遗产。过去总是说,毛泽东一切以政治挂帅,大搞阶级斗争,搞垮了中国经济并耽误了三十年的发展机遇。这个观点确实不够全面。尽管毛泽东在建国后一直主抓党务和政务,并不直接主管经济,但这并不意味着毛泽东在经济建设方面是“甩手掌柜”, 相反,他非常重视经济建设,有时管的还非常细,如上世纪50年代,“超英赶美”的口号就是他提出的,大跃进是他主导的,别人有意见,他说人家离右派只差50米的距离。大炼钢铁是他带头倡导的,60年代“三线建设”也是毛泽东主导的。就是在“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情况下,他也不忘“促生产”。大跃进失败和三年困难时期后,毛泽东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并再次启用了陈云这样的“经济专家”主管国民经济的调整和重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经济和科学技术都还是有所发展的,并最终形成了以重化工业为基础的国民经济体系。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对毛泽东的经济遗产作这样的概括:他崇尚计划经济;在农村坚持“队为基础,三级所有”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制经济;他强烈警惕各种资本主义的经营方式的苗头,其中包括农村“包产到户”一类的尝试。他对“大跃进”及其产生的后果富有直接的责任。他对“对外开放”一直抱有十分警惕的态度,除了留下一个“广交会”的对外贸易窗口外,一般不开放其它对外经济合作的领域。那个年代搞对外合作的人很怕被戴上“重洋媚外”的帽子,这也可能成为搞垮对手的一个工具。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当时的国际环境也是促成毛泽东一些政策的重要因素,但同样不能否认的是毛泽东的“选边站”和“阶级斗争”的理论和政策也使其最后两边都不讨好,形成“光荣孤立”的结局。虽然晚年毛泽东制定了“三个世界”的理论,同美国结成策略同盟,但那主要是为平衡前苏联对中国的威胁,和经济开放关联不大。现在有人举出文革时期的经济统计数字,旨在说明即便是在文革时期,中国经济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还是取得了不能否定的成绩。这是用“障眼法”来进行政治投机,当然是站不住脚的。总的来说,在毛泽东主导下的经济发展路线和政策,使中国经济发展比例经常严重失调,头脑发热的指挥层出不穷,计划入微常常顾此失彼,结果是错失了近三十年的战略发展机遇期,人民生活在平均主义低水准下非常贫困,尤其农民更是如此。计划体制加上铁板一块的国有经济体制使国民经济基本丧失了活力,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越拉越大。这些都是无法否定的历史事实,也是后来邓小平发起改革开放的基本原因所在。当然现在有很多基层民众怀念当时的没有通货膨胀和没有贫富差别的“人民当家作主”贫寒的生活时光,那是计划经济特有的副产品,是另外需要专门讨论的问题。
    
    4.毛泽东留下的思想文化等意识形态的遗产也是无所不在。从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就非常重视思想文化领域的战斗,像抓枪杆子那样去抓笔杆子。1957年反右之前,毛泽东曾经设想出现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那样一种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然而在“大鸣大放”后,毛泽东却看到了另外一个景象,那就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串通在一起,打着大鸣大放的幌子,向中共发起了猖狂的进攻,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翻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他发动了“反右”斗争,击退了“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从此,毛泽东在思想文化战线致力于建立“马克思主义的绝对统治地位”,实行“舆论一律”的新闻文化制度,对知识分子实行长期的打压政策。他发动的许多政治运动都是先从思想文化战线打开缺口,这几乎成了他屡试不爽的“政治法宝”,直至到“文化大革命”,这种“红色纯洁”的意识形态的统治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然说“红色纯洁”也是有中国特色的,并不是西洋货。最后的结果是有目共睹的,这里不再赘述。
    
    三、“邓小平理论”与“毛泽东思想”的改革传承关系
    
    邓小平领导中国的改革开放三十五年,极大地改变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面貌,打破了西方传统看法,即市场经济只能和西式的民主体制共容共生。.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是第二次革命,也可以说是对中共的一次伟大救赎,并形成了被世界瞩目和研究的所谓“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这个模式的最显著的特色就是:集权的政治体制和市场经济似乎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中国经济三十年高速发展的奇迹,也正在造就一个数量庞大的新兴的中产阶级。这个成长中的中产阶级是中国政治体系稳定的基础。在中国新的社会政治经济格局下,各行业的国有经济特别是垄断性的国营旗舰企业继续为中共的领导力提供深厚的财政支持,同时新兴起的民营企业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天然盟友。在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形成了“邓小平理论”,它已成为新时期中共的指导思想。
    
    不过围绕着邓小平理论和毛泽东思想的关系,争论就一直不绝于耳。最流行的说法是邓的理论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否定,所谓解放思想就是从毛泽东思想的教条中解放出来。由此就产生了所谓的“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的问题。但如果我们全面系统地分析一下两者的关系,我们就会看到,邓与毛的关系与其说是否定的关系,不如说是包含有扬弃的传承关系可能更为准确,这种传承体现了邓小平作为改革者的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可以说没有邓小平对毛泽东思想的改革和扬弃,毛泽东开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不会有今天这样中兴的局面。具体地说,邓小平对毛泽东遗产的改革和扬弃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
    
    1 在经济领域,邓小平彻底颠覆了毛泽东的理论和实践。邓上台后在1978年底召开的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旗帜鲜明地高举了解放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的伟大旗帜,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中,领导中共打破“两个凡是”的桎梏。正因为打破了两个凡是的思想枷锁,才使全党和全国人民释放出了极大的改革积极性和创造性,经济改革自下而上,形成了改革开放的第一个高潮。1992年,“六四政治风波”过后,改革还能不能继续下去一时又成了问题,从上至下都担心改到资本主义道路上,让六四再度重演。在这个时候,已年近90高龄的邓小平身体力行,再到深圳视察,再举改革开放不动摇的旗帜,提出谁不改革就下台的名言。针对党内和社会上把改革行为贴上姓资还是姓社的标签,邓提出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否定了到处贴政治标签的做法。姓资姓社的大辩论一直持续到1997年以后,其中也包括对公有制和私有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地位等等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的厘清。经过这两次的思想解放,人们在经济领域才终于从过去几十年的计划经济的理论和实践旧框架下彻底解脱出来,并持续释放出了极大的改革的红利,持续达三十年之久。
    
    2 邓小平扬弃了毛泽东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实践。伴随着空前伟大的改革开放的实践,不可能不对政治思想和体制的框架做必要的调整,特别邓小平对毛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构架做了艰巨的改革和调整,为改革开放创造出了一个适宜的政治和思想环境。他结束了党内搞阶级斗争的做法,平反了党内和社会上毛泽东时期历次政治运动搞错了的人,提出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的主张,缕顺了党内和知识分子阶层的心气和情绪。他在文化战线上践行了毛泽东当年提出却没有实行得了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主张,为文化繁荣奠定了基础。他努力改革党内的领导体制,促进党政分开,进一步改革和调整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邓还大力提倡法制建设,力图避免毛泽东晚年那样的独断专行的局面再度出现。
    
    3 邓小平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开拓者和实践者。把中国融合到世界经济体系中,让改革和开放两个轮子一起转,是邓的重要思想。以他为核心的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为此作了大量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江泽民领导的中央领导集体最终完成了中国加入WTO的行动,使中国完全融入了世界经济的体系中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同时也推动了国内经济改革的事业。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看到,邓小平理论不仅仅是否定和扬弃了毛泽东思想的部分内容,同时也传承了毛泽东思想的基本框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代表大会和多个友党合作的制度没有变化,虽然邓做了某些改革和调整,但大框架没动。
    
    2 与外部的敌人作斗争,保卫红色政权的基本理念没有动摇。这体现在邓多次提出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六四”的处理上。
    
    3 在思想文化领域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没有变,因此舆论一律和新闻管制的体制没有动。
    
    4 中共领导下的司法体制的大框架没有动。邓小平从来都对所谓三权分立持批评态度。
    
    5公有制为基础的国有经济基础地位没有动。
    
    6 坚决抵制各种全盘否定毛泽东的思潮和主张。
    
    由此,我们可以说邓小平理论对毛泽东思想是在传承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和扬弃。这是两者的基本关系。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接班伊始就提出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不能互为否定的主张,应该说是经过长期思考得出的结论,并非权宜之说。同时习的说法也并不表明他尊毛贬邓,或者相反。从根本上说,毛邓是统一的,从具体阶段来说,又有否定和扬弃。这就是毛和邓的实质性的关系。
    
    四、从邓小平理论再出发,解放思想向前看
    
    邓小平发动的改革开放伟大革命已有三十五年了,中国在取得举世瞩目成就并创造了”中国奇迹”。但我们也必须承认,在中国的环境下,改革必然是一个长期的历史工程。毋庸置疑,还处在半途中的“半拉子改革工程”正在留下很多“后遗症”,严重的程度甚至足以葬送掉已经取得的改革成果。解决这些“后遗症”,改革需要再出发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和各阶层利益调整的最大公约数。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深化改革的决定,并出台了多达几十条的具体领域的改革措施和政策,这无疑是个得民心顺民意的重大举措。不过我们应该看到,由“顶层设计”开始的这波自上而下的改革浪潮对下列问题仍没有给出明确的路线图:
    
    1 如何改变过去三十年以政府投资拉动为主和消耗资源及污染环境为代价的高增长的经济发展模式,取而代之的是转变成经济增长速度与效益、资源保护和绿色环境建设互相均衡的、可持续发展的发展模式?主动地降低发展速度并不一定就能导致新的模式的建立,关键的问题还是如何让市场的调节力量发挥主要作用,在市场的竞争和发展中逐步让消费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动力,让法律成为绿色经济发展的保护神。这恐怕是全局性的大调整,从指导思想,发展战略和经济结构都要动,整体利益格局也要动。局部的改革措施可能很难奏效。
    
    2 如何让法律成为规范政府和市场关系的主要力量。现状是政府无处不在的手要远远大于市场的力量,经济运行中的各个参与主体在碰到市场和政府矛盾的情况下,都会去找政府,傻子才会去找市场,我们常在经济生活中听到这样的话,遇到难题找市长,大体上就反映了这个现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决定虽然首次提出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也宣示限制政府这只无处不在的手。但这只能被视作是政府主动地让与权力,既没有法律规定的政府行为的边界,又无相应的制约政府权力的制度安排。因此,这种政府让渡权力是主观的,随意的,不确定的。也就是说如有需要,政府还可以随时收回让渡的权力。
    
    3由于党和政府权力运行的软约束,导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量的权力寻租的空间和机会,由此产生最坏的一种结果就是权力和金钱相结合,腐败丛生。我们现在看到的现实正是这样权力和市场的最坏的一种组合。执政党反腐败力度伴随着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可以说越来越大,但腐败却愈演愈烈,引起包括执政党在内全社会的不安和焦虑。如何在制度和法律上做出重大改革,把权力真正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成了绕不开的问题。我们虽然有八二宪法,但且不说这部宪法本身还需要进一步改革,就是它现在的规定都有很多不能落实到实处,只流于字面上。这个尴尬的局面如何改变?
    
    4 在一个健康运行的社会里公民的权利不仅体现在选票上,更多地是体现在舆论对执政党和政府的监督上,由此这种舆论监督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代表着制约执政党和政府权力的社会力量。而要形成这种舆论监督力量,前提条件就是舆论的多元化生态。我们几十年一贯制的“舆论一律”体制一直被视为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必然产物,这个定势思维是不是要打破?庆幸的是以互联网及其自媒体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第一次给我们这个“舆论一律”的新闻体制撕开了一个口子。在互联网上我们看到了舆论多元化的雏形并显示了其强大的生命力,逐渐成为观察中国舆情民情的最可靠的窗口之一,它不仅事实上引导了当今中国舆论话题,也成为许多作恶官员的噩梦。虽然,这个网络舆论场也有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情况,但其正面的引导和监督作用是主要的、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天没塌下来,社会没乱,政权没被颠覆,反而它到有一种稳定器的作用。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有新闻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条件下能够逐步实现舆论多元化的环境,这是好还是坏呢?
    
    5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的决定,重申强化法制建设的目标,并具体提出进一步加强地方司法机构独立审判的作用。这是重要的进步,但显然不够。中国政法委主导的司法体制延续了几十年,其间虽有多次改革和调整,但司法相对的独立性始终无法取得重大进步,根本原因就在于从毛泽东开始的党管司法的指导思想一直没变,这就决定了已有的调整总是“修修补补又三年”的性质。权大还是法大,重是萦绕在我们心头的挥之不去的问题。司法相对独立对于限制不确定的政治权力,遏制司法腐败,平息社会各种不公,实现普惠的社会公平正义具有全局性的战略意义。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能进一步解放思想,走出过去几十年的巢臼,就没有办法从根本上遏制腐败,实现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其实中共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里,在法制建设上的有一些提法和举措已经在进步和突破,现在问题是要用更大的政治勇气和魄力,在稳妥地基础上再次出发,寻找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独立的道路。
    
    6 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都相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形成了与过去三十年完全不同的经济基础,多元化的经济主体和多元化的社会阶层是谁也无法否定的现实。而我们主流意识形态却仍停留在毛泽东时代,虽然后来有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但我们社会的基本价值观还是毛泽东留下的,这个基本没动。重要的是,一有风吹草动,阶级斗争理论和实践就大行其道,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8.9月份的清网行动和舆论斗争,搞得整个知识分子和企业家等社会精英阶层出现了整体精神焦虑的症候。这种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分裂”的状态,弱化了社会共识和价值凝聚的作用,对处在剧烈发展和变化的中国是有减分作用的。要不要创造一个体现民主、自由、平等和尊重人权为核心等适应新的经济基础的新的社会价值观体系,对凝聚社会共识,动员全社会特别是精英阶层的力量,遏制腐败和社会道德滑坡,推进处在转折关口的中国继续大踏步前进,实现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梦想共联共通的“中国梦”,具有不能忽视的意义。
    
    上述各项问题是摆在中共面前的巨大挑战。解决了这些挑战,才能实现治国理政能力的跨越式的发展和升级。这一切都要求我们进行第三次的“解放思想”,而这次解放思想不应该也不可能再从毛泽东出发,而是要从邓小平出发。是继续纠结于毛泽东,还是把毛泽东交给历史学家?中共应该做出新的历史性的政治决断。打棍子,扣帽子,贴标签都不能解决现实留给我们的多重挑战。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612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诞辰纪念 但政治现代化是大趋势/张广昭
·毛泽东的个人悲剧与中国整个国家的悲剧
·孟泳新:《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毛泽东——中国不能忘却​的罪恶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杨恒均 (图)
·杨恒均: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毛泽东以恶的方式推动了中国
·毛泽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毛泽东给老百姓干了什么,又给接班人留下了什么/鲍彤
·讲座:书海听涛—毛泽东与《共产党宣言》/视频 (图)
·程美东:毛泽东时代国人物质不富裕 但精神生活丰富
·宪政、毛泽东:习近平欲罢不能的苦衷?/彭涛
·且看建设现代市场体系和纪念毛泽东如何同台演出/鲍彤
·面对中共对毛泽东的吹捧,网友仿制的“佛爷颂” (图)
·孟泳新: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从奥巴马竖毛泽东铜像谈起/貌强
·毛泽东大饥荒源自城市向农村转移经济危机/温铁军
·如果毛泽东出生在毛泽东时代
·批驳司马南的《重温毛泽东宪政观》
·安徽强拆,事主挂出毛泽东、习近平巨幅画像/视频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延安儿女》音乐会/视频 (图)
·机会难得,左右派名人都赶紧拿毛泽东说事 (图)
·七常委今日瞻仰毛泽东遗容 向坐像三鞠躬
·外媒:七常委今日或瞻仰毛泽东遗容 (图)
·毛泽东诞辰120年 习近平肯定去纪念堂? (图)
·死了37年 毛泽东仍在影响中国 (图)
·中国人纪念毛泽东诞辰 说好的有说坏的也有 (图)
·毛远新高调亮相湖南毛毛泽东诞辰纪念
·在京访民和景山歌舞团隆重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图)
·”纪念“毛诞辰120周年资料、烧毛泽东像的视频
·原中办主任披露毛泽东生前最后字迹
·内地大学抵制圣诞节 学生高喊誓死效忠毛泽东 (图)
·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中共主导掀起毛热新高潮 (图)
·铁流:沈阳“国宝”是毛泽东的忠实家奴
·毛泽东诞辰成危机 习近平会怎么办? (图)
·湖南纪念毛泽东诞辰 李敏、李讷出席 (图)
·中纪委重温毛泽东“大小老虎一起打” (图)
·纪念毛泽东诞辰 成了习近平政治风向标
·上海高月清不服因悼念毛泽东拘留5天处罚继续申诉 (图)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