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刘逸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0日 来稿)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日前,甘肃省纪委对政协酒泉市委员会原主席杨林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经查,杨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财物;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保持或发生不正当性关系。(12月19日中纪委网站)
    
    酒泉以发射卫星而闻名中外,此前,有关酒泉的贪腐丑闻少之又少,如今,该市原政协主席杨林严重违纪的消息一经问世,不禁令人大吃一惊。其实,令人吃惊的不单单是杨林的滥用职权和收受贿赂,更因为他“与多名女性保持或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众所周知,在地方上,政协主席等职务基本上属于虚衔,虽然级别在那里,实权却难以同党政官员相提并论。权力的差异决定政协官员的腐败不会有党政官员那般严重,但是,因为政协官员在之前一般也担任过党政官员,很多还当过一把手,所以,仍然人脉甚广,可以进行权力寻租,当然也可以通过权力和不正当收入猎艳。
    
    部分门户网站对中纪委网站上的这条消息进行了重点转载,并把原标题后加上了“与多女有染”,这样,一条严肃的时政新闻就多多少少稍带上了花边新闻的味道,吸引着更多的读者点击观看,而评论者无不拍手叫好。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有人根据男人在不同年龄段的生理特征,将孔子的这段话改为了:“二十日立,三十奔腾,四十微软,五十松下,六十联想”。可见,一般男人到60岁左右在房事方面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不过,从如今的社会现实看,很多男人都能做到老当益壮,如薛蛮子,60岁还能玩“双凤戏皇”,而杨林今年也刚好虚岁60。大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农村,一般的男性到50多岁就基本上停止了性活动,而在城市,60岁依然光顾花街柳巷的男性不在少数。几年前,有人在湖南长沙和湖北武汉拍摄到的老年人找小姐场景让人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一点。那还是一般的市民,如果是像杨林这样的灰色收入高的贪官,自然更有条件保持旺盛的精力。
    
    有人不禁要问,杨林的床上功夫为何这样好?这么大把年纪能与老伴保持性关系就算是身强体健了,为何还能与多名女性保持或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其实,仔细分析,成就杨林非凡床上功夫的大致有几个条件:一是吃好喝好;试想,作为一个地方的政协主席,虽然算不上位高权重,但平时肯定有不少酒桌上的应酬,山珍海味甚至是一些牛鞭、狗鞭之类的食物少不了,这必然导致杨林的性欲超常。二是禁不住诱惑;因为杨林是官员,而且有钱,自然少不了女人攀龙附凤,主动献身,估计和他有染的女性当中不乏女公务员,也会有一些希望挤入公职机关的年轻女性。三是色心太重;从杨林的长相看,其泪堂突出,相学上认为这是性欲强与好色的显著特征。四是缺乏监督和约束。杨林与多女有染应该并非自今日始,知晓他这种隐私的人应该不少,如果是早日处理,或许不会让事态发展到如此严重。
    
    曾经有网民这样调侃部分不务正业的官员:“清晨起床,打拳;上午开会,打盹;中午吃饭,打嗝;下午上班,打哈;傍晚加班,打牌;晚上娱乐,打炮;深夜回家,打架”,杨林似乎就是这样一类官员的代表,他长期与多女有染,其家人不可能不知道,估计是担心事情败露影响家人的命运,所以才没有大义灭亲。
    
    事实上,在地方官场上,诸如杨林这样有着超强床上功夫,与多女有染的官员还有不少。从上海高院六法官集体嫖娼的情况看,一部分官员与女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已经习以为常,而且是有恃无恐,在圈子内并非秘密,只是一般的民众难以掌握线索而已。如今,杨林倒了,不知道其他有着相似劣迹的官员会不会有兔死狐悲之感?
    
    最近一年来,高层的反腐行动可谓雷霆万钧,一大批高官被中纪委拿下或被判重刑,这让人看到了一定的希望。当然,要真正废掉官员们的床上功夫,还得把权力关入制度的笼子。只有实现宪政民主,建立起了强有力的制度性反腐体系,官员才会最大程度地与贪腐隔离,与不正当的女人隔离。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3/12/2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919720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逸明:央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刘逸明
·刘逸明: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刘萍的3宗"罪"羞辱中国法制/刘逸明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刘逸明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什么?/刘逸明
·刘逸明: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刘逸明: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刘逸明: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刘逸明: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刘逸明: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刘逸明: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刘逸明:“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刘逸明: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刘逸明: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刘逸明: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刘逸明: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 毛新宇出语惊人却难改现状/刘逸明
·刘逸明: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刘逸明: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刘逸明:湖北鄂州惊现成群不明飞行物
·刘逸明在人民网的博客被屏蔽(图)
·专访刘逸明:关注周莉,别让维权者寒心
·刘逸明谈希拉里讲话:网络自由有利于构建和谐
·刘逸明:高智晟“被迷路”的警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